承认吧,这是全球最怂的国家

2018-07-03  小说写作...



华哥说

这个曾横扫欧亚非三大洲的帝国,如今连名字都不保,无奈的背后是一个残酷现实。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顾景言

新闻背后,有你不知道的世界



最近,一则国际新闻引起了很多吃瓜群众的强烈兴趣:马其顿共和国的总统公开和希腊叫板,表示要撕毁和希腊签订的一项协议。


这可把希腊给惹恼了。


众所周知,在现代国家之间的交往和沟通中,契约精神是重要基础,堂堂一国总统,竟然把协议当废纸,以后哪个国家还敢和马其顿打交道?


但是,在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很多人却不由得感叹:马其顿看起来像个苦主,希腊有点太霸道了。


因为,这项让马其顿总统愤慨不已的协议,内容竟是希腊要强迫马其顿修改国名。


马其顿总统伊万诺夫


一个国家强迫另一个国家修改国名,简直是天方夜谭,或者站在马其顿的角度来说,当真是莫大的侮辱。


那么,希腊作为欧洲文明的主要发源地,为何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行为?“马其顿”这个国名究竟是哪里得罪了希腊人?


这段公案,其实在2000多年前就埋下了伏笔。



希腊对马其顿:由歧视到崇拜

2000多年前,在希腊的北部,马其顿王国正在崛起。与大多数向往民主自由的希腊人不同,马其顿的治理模式和斯巴达十分相似,尚武之风浓厚。


在很多当时的希腊人看来,马其顿人就是一群不知道文明为何物的野蛮人。


但是,马其顿的军事实力却在不断壮大,直到如日中天,令希腊人感到恐惧。希腊人一直引以为豪的文明,并不能为他们挡住马其顿的刀锋。


公元前338年,希腊诸多城邦被马其顿王国打败,沦为马其顿的附庸。


一向骄傲的希腊人不愿意被自己眼中的“北方蛮族”统治,纷纷组织军队进行起义,但是,更大的失败在等待着他们,因为他们遇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强悍的君主——亚历山大大帝


亚历山大大帝画像


公元前336年,20岁的亚历山大继承了马其顿的王位。


他是世界军事史上罕见的战争天才,在继位之后13年的时间里,灭亡了当时不可一世的波斯帝国,占领埃及,兵临印度河流域,建立起一个横跨亚欧非的强大帝国。


亚历山大大帝,也因此被称为“征服之王”。


正是亚历山大大帝的出现,使后世的希腊人把这段本应视作“亡国奴”的耻辱历史变成了一个民族最光荣的记忆之一。


因为,亚历山大大帝所建立的功业实在是太辉煌了。


无论古代的马其顿人和古希腊怎么争斗,毕竟属于同一种族——地中海人种


等到罗马帝国强大起来,征服了古希腊和马其顿,它们都成了罗马帝国的一个部分了。


后来罗马帝国衰退,斯拉夫人6世纪到8世纪这几百年间像潮水一样,进入巴尔干各地区,经过杀戮、征服和同化,古代的马其顿人早就被斯拉夫人取代了。


随之而来,斯拉夫也就分成了三个部分:东斯拉夫(今天的俄罗斯和乌克兰),西斯拉夫(波兰和捷克)和南斯拉夫。



而今天的希腊人也早就不是当初的古代的希腊人了。


但是,如今的希腊人早就把古希腊和古马其顿时期视为自己国家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是最值得炫耀的国家历史之一。


在希腊看来,自己是马其顿帝国所有荣耀的继承者,这一身份不容许任何国家前来争夺。


而现在的“马其顿共和国”这个名字,触碰到了希腊人最敏感的神经:用这个国名,是不是想和我们抢夺马其顿的光荣历史?


即使马其顿共和国并无此意,希腊也担心在今后会影响到自己“正统”继承者的身份。


于是,希腊人要逼迫马其顿共和国把国名改了。



马其顿不改国名,希腊恐被分裂?

如果说希腊强迫马其顿修改国名,纯粹只是出于历史文化上的占有欲,那也有些以偏概全。


这一举动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深层次的原因:领土纠纷。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15世纪,巴尔干半岛和希腊被强大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征服,到了19世纪,土耳其日薄西山,受制于它的很多国家趁机宣告独立,其中就包括希腊。


希腊与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分占了马其顿地区。


希腊把自己分到的那一部分马其顿地区设立为了3个省,分别为色雷斯-东马其顿区、西马其顿区、中马其顿区,其中生活的大部分都是马其顿族人。



塞尔维亚所属的马其顿地区,则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成为了南斯拉夫联邦的一部分,也就是现在马其顿共和国的前身。


1991年,马其顿共和国宣告独立。


但是希腊却感到如鲠在喉。希腊认为,“马其顿共和国”这个名字很可能会导致希腊国内三个马其顿省区产生异心,在未来谋求脱离希腊加入马其顿共和国。


而且,万一马其顿共和国在未来对希腊的马其顿地区提出领土要求,岂不是会把希腊推到分裂的边缘?


必须让马其顿共和国把名字给改了!



强权之下,马其顿终屈服

为了逼迫马其顿修改国名,希腊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在国际上,希腊并不断造势,拉拢欧洲各国,对马其顿的国名提出抗议。


在希腊的闹腾下,1993年4月7日,马其顿不得不做出让步,以“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名字加入联合国。


为了让马其顿彻底修改国名,希腊还对马其顿实行了严厉的经济制裁,禁止马其顿使用希腊的诸多港口,马其顿的经济发展受到很大的限制。



马其顿作为前南斯拉夫的成员国,在独立之后本来就面临着政治经济方面的诸多问题,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希腊的制裁,使马其顿雪上加霜。


为了改善国内的境况,马其顿希望能够加入欧盟,但是这一计划也被希腊弄泡汤了,希腊作为北约和欧盟的成员国,和欧美各国的关系比较密切,同时具有否决权,百般阻止马其顿的加入。


可以说,如果不顺从希腊的意愿,马其顿就不要想有好日子过。


在巨大的压力下,马其顿终于屈服了。


2018年6月12日,在经过多次协商之后,马其顿总理扎埃夫宣布,同意希腊的要求,把国名由“马其顿共和国”改为“北马其顿共和国”。


欧盟就更名一事公布两国领导人的声明(图自欧盟官网



然而,事情却还没有结束。



西方的种族纷争,永远的痛

虽然修改国名能够给马其顿的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的好处,很多马其顿人还是不愿意蒙受这么大的耻辱。


其中反应最为激烈的,就是马其顿总统伊万诺夫:“这项协议使得马其顿共和国不得不屈服于另外一个国家。



是的,没有什么比被迫修改国名更耻辱的了。


纵然希腊现在也算不上什么强国,但是各方面实力还是轻轻松松碾压马其顿,和西方各国的关系也比较好,可以卡住马其顿的经济咽喉。


在希腊看来,自己的逼迫马其顿改国名也没什么不对的。


原因就是此时的马其顿已经不是以前的马其顿了,只不过马其顿土地上的斯拉夫人。


所以,希腊逼着马其顿改名字,就是让马其顿承认,他们只是居住北马其顿的外来居民,与希腊国内的马其顿地区的人没有任何种族关系。


再说,对于马其顿这个国家来说,只要有利,没什么做不出来。


1999年,马其顿就为了台湾的10亿美元赞助,与中国断交,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后来,马其顿只得到台湾的2000万投资和1.5亿的贷款,觉得“吃亏”了,又和台湾“断交”,投入中国的怀抱。



希腊当然对于这样唯利是图的小国当然不能不防。


名字一改,马其顿不能以民族借口,建立一个统一整的马其顿国家,从而避免希腊的马其顿领土分裂了。


最可笑的是,无论是希腊还是马其顿,这都是斯拉夫人在争来争去。


斯拉夫人是世界上最喜欢窝里斗的种群,没有之一。


不仅东斯拉夫人、西斯拉夫人和南斯拉夫人之间斗,而且内部斗得更厉害。


例如,俄罗斯与乌克兰现在就水火不容;本来以前同属于南联盟的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就是“世代敌仇”,如果本届世界杯上,克罗地亚队与塞尔维亚队相遇,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火花?



马其顿也和周围的国家搞不好关系。


宗教和种族加起来就成了狭隘的民族主义,巴掌大的巴尔干半岛各国一言不合就要闹分家,南联盟的各国家深受其害。


当然在种族冲突时候,倒霉的只有各国人民了。


就从这点来看,希腊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看起来逼着马其顿改国名,实则是避免以后的种族纷争。


我们姑且先不去分析希腊和马其顿孰对孰错,让我们庆幸中国没有民族纠纷造成的小国林立的局面。


中华民族自古强调统一,避免民族主义与分裂,实则就是华夏文明的智慧。


纵观世界历史,无论哪个民族和国家,受到了18世纪以来西方现代民族国家理论影响,内部矛盾不是越来越少,而是矛盾越来越激化。


从这点上,中国古人强调一统真比西方民族自决自治的理论更具有眼光。


只有儒家文化才能救世界,恐怕并不是一句空话。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