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天阁隐龙斋主 / 军事战例 / 斯大林格勒战役有多惨烈?

0 0

   

斯大林格勒战役有多惨烈?

2018-07-06  鹏天阁隐...

战争的残酷都深刻存在于细节之中,已经有的回答很多虽然很详细,但都太高屋建瓴,很少能从个人,普通一兵的角度来描述这场战役的残酷性的,以下就是一些细节,大家体验下:

1.1942年9月13日,苏联红军第389步兵师的一名士兵在日记里写道:“成群结队的斯图卡俯冲轰炸机飞过我们的头顶,在这样的轰炸之下,连一只老鼠都难以活命”在马马耶夫岗的苏军指挥部里,由于炮击和轰炸,细小的土粒和灰尘持续从掩体木质天花板上抖落,所有的军官,参谋,信号员们浑身是土。野战电话线也经常被炸断,派出去排查线路故障的线务员几乎全部有去无回,不得不把女性接线话务员也拉出去充数。驻守在一座粮食仓库里的50多名红军士兵,从9月18日到9月20日死撑了3天,由于补给和饮水完全断绝,他们被迫开始饮用自己的尿液,还要留下一半用来冷却自己的水冷式重机枪。


2.德国士兵将斯大林格勒的街巷战称为“鼠战”——许多建筑物已经坍塌了一半,然后苏德双方的士兵在另一半摇摇欲坠还没有坍塌的建筑里进行近身肉搏,一座建筑物就像是一块多层夹心蛋糕“德国人占据了顶楼,苏联红军在德国人下面一层,在这一层俄国人下面,又是从建筑物地面入口处破门而入的德国人”为了有效清除在建筑物里顽抗的苏联人,德军重拾了一战末期的“暴凤突击队”战术,每个步兵单位都抽调出精锐士兵组成十人一组的突击小组,携带冲锋枪,迫击炮和火焰喷射器,逐个清除地堡和工事。而崔可夫将军指挥下的苏联红军的战术,则被称为“防波提”,用轻型迫击炮将德军坦克,装甲车和尾随的步兵割裂开来,然后反坦克枪和反坦克炮集中对付德军装甲车辆,不要命的苏军工兵甚至会在枪林弹雨中从工事中爬出来,匍匐前进,把反坦克地雷放到德军坦克的前进方向上。直到战争后很多年,在斯大林格勒市区中依旧发现了许多苏德双方士兵的尸骸,依旧保持当时紧紧抱在一起,同归于尽的姿势。


3.到了夜间,双方也不会休战,德军“暴风突击队”小组和红军精锐的“巷战突击小组”都会在黑暗的掩护下出动,携带冲锋枪和手榴弹,以及锋利的匕首和工兵铲。后两者更能在暗夜中,在狭窄的坑道近战中无声无息地杀掉对手。双方士兵满身污秽,红着眼睛在狭窄的空间中互相砍杀。德军在整个9月,消耗了2500万发轻武器子弹,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在夜间风声鹤唳“一个哨所误以为苏军在接近,就会拼命开火,从而引发周围所有单位一起开火”。为了“物尽其用”,最大程度上对德军造成损失和骚扰,苏联红军连落后的双翼Po-2飞机都用上了,在夜间轰炸中,向德军据点投掷小型炸弹,Po-2被德军称为“缝纫机”或者“值班军士”,虽然杀伤力有限,但造成了大批德军士兵患上了战场应激综合症。对双方来说,最宁静的时光反而是凌晨几个钟头,因为掩护敌人偷袭的黑暗已经过去。


4.对于苏军来说,维持军纪的除了内务部督战队,就是伏特加。一名苏联军官回忆说“只要伏特加一出现,战士们全都变得俯首听命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酒瓶子”在激烈的战斗中,酒精被用来麻醉自己,用来壮胆,对于苏军来说,那点可怜的伏特加供应远远不够,红军士兵们就铤而走险,医用酒精,工业酒精甚至防冻液都被利用起来,在用防毒面具里的活性炭简单过滤后,就被酒瘾大发的红军士兵拿来享用了。当然这样做的危险极大,轻则剧烈头疼,四肢无力,严重的甚至当场酒精中毒死亡或者永久失明。


5.守卫斯大林格勒的62集团军只有一个卫生连,由100多名女性组成,只有部分人受过系统专业的战地医护训练,很快卫生连就被源源不断送来的伤员压垮了。野战医院设在伏尔加河东岸,由于惧怕德军炮击和轰炸袭击,只有夜间,伤员才能“像成袋的土豆一样被扔上木船,送到对岸”,由于延迟了受伤后宝贵的“救护黄金时间”,成千上万的伤员死在伏尔加河西岸的伤员收集区。即使在医院里,医护人员手头也缺医少药,由于最高指挥部规定,食物的最大份额要送到前线,供应能够作战的士兵,所以野战医院里每个伤员一天只能分到三份咸麦糊,偶尔有一小块腌鱼。由于缺少新鲜血浆,卫生连里的女性医护人员不仅白天黑夜要负责繁重的医护工作,还要不断抽血为伤员输血,有几位年轻的女性战地护士最终因为输血过多而死。

6.在整个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苏联红军临时战地法庭一共宣判了13500件战场“严重案件”,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即刻枪决,包括变节,开小差,自残,和“损害红军士气”有时一名士兵逃跑,身边的战友因为迟疑来不及开枪制止或者报告,也会被因为“迟疑”和“胁从”被处决。有时,士兵逃跑原因就是他们是被就地强征来的平民,根本没有受过任何系统军事训练,即使是精锐的第15近卫步兵师,也累计产生了近百名这样的逃兵。有一次,第45近卫步兵师的一名狙击手由于“枪法过分不准”也被判罪处决,最后发现他是喝多了自己酿制的劣质伏特加,在枪决后,他大难不死,带着伤口摇摇晃晃地又回到了自己的部队,接受第二次枪决..... 为了严厉制止逃兵行为,苏联最高统帅部宣布对逃兵实行家属牵连:一旦某个士兵逃亡,他的家属会被送到西伯利亚的惩戒营,甚至所在部队的战友和长官也不能幸免。10月17日,隶属第64集团军204步兵师的两名士兵擅自逃跑了,团长和政治委员下令枪毙这两名士兵所在排的排长,然而由于排长已经在前一天的战斗中阵亡,刚刚到任一天的,年仅18岁的新任少尉排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处决了。

7.由于苏联最高指挥部的疏漏,直到战役开打,还有1到3万名斯大林格勒市平民未能撤离,滞留在市区。他们被迫栖息在下水道,地下室,或者郊区的河岸的洞穴里,缺少粮食和其他生活必需品,儿童们在轰炸和炮击间隙,从藏生之处冒险跑出去,从死去的马,牛身上割些尚未腐烂的肉来食用,甚至在夜间捕捉老鼠。由于饥饿,一些儿童冒险冲入熊熊燃烧,尚未倒塌的粮食仓库,试图用书包和衣服包裹一些烧焦的谷粒和玉米,用来果腹。他们甚至会冒险在夜间接近苏军和德军的储备仓库,试图偷窃一些军用补给品,其命运更是不想而知,在整个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有成百上千的当地儿童因为这种绝望的偷窃行为,被德军和苏军射杀。

为了侦查苏军阵地动向,甚至获取一点饮用水,德军也强迫落入自己手中的苏联平民为自己服务,有时,一点黑面包就是很大的报酬,出于饥饿或者恐惧,很多平民被迫在双方交火地带从事最危险的工作,从为德军装满水壶,到搬运阵亡者的尸体,而苏军则毫不犹豫地对同胞开枪,因为根据斯大林的指示,发现任何协助敌人的本国平民,哪怕是被胁迫,也要立刻枪毙。

8.到了12月圣诞节后,包围圈中德国第六集团军的士兵们每天人均口粮已经不足200克黑面包,战壕和防空洞已经如同史前人类的洞穴,军装和大衣成了一堆破布,由于长期缺乏更换衣物和盥洗,每个人身上都长满了虱子和跳蚤,奇痒无比,遍地的尸体养肥了老鼠,一名德军士兵甚至在酣睡中被老鼠啃掉了两个脚指头。每个士兵的脸颊都因营养不良而深陷,皮肤呈现不健康的褐色,由于寒冷的天气和营养不良,从执勤哨位上下来的士兵只能有气无力地躺在自己的掩体里,无人阅读书籍,或者打牌,下国际象棋,因为寒冷和饥饿让人无法聚精会神或者思考,斑疹伤寒开始流行,有些士兵甚至得了雪地欣快症,失去理智的他们脱去所有衣物,走到雪地中,在雪中辗转翻滚,不少人活活被冻死。



看着各种资料写到这里,感觉写不下去了,战争本身就是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尤其在斯大林格勒,根本没什么荣誉或者辉煌可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