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奶奶给我讲的,两个关于归来的故事

2018-07-09  小说写作...

作者:小涵    微信公共号:小说写作指南

奶奶老了,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晒太阳,晒着晒着就睡着了,口水淌出来

小表弟追打着老猫满院子跑,猫猛地扑进她怀里,我说,奶,回屋里睡吧,外面凉。


奶奶晃晃悠悠站起来,说,人老了,做的梦也全是过去的事儿。孩子啊,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有点不耐烦,奶,你问我多少次了?我前天回来的。


回来好啊,回来好啊,有好多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扶着奶奶坐下,知道她又要说过去的事了。



那是哪一年来着儿?就是日本鬼子打进咱们村那年,二牛他媳妇儿秀华毒死了自己和自己生样的两个小娃娃。


二牛是谁?是你大爷爷,16岁和你大奶奶秀华成了亲,20多岁被拉壮丁参了军,不晓得打谁去了。过了几年,二牛回来了,跨着大白马,大黑靴子,腰里别着枪,后面跟着一群抗枪的娃娃,可神气了。

我和秀华钻进人堆里看,你二牛爷爷把秀华抱到马上,去地里撒欢儿跑,踩坏了不少苗。


过几天,二牛要走了,村里的铁蛋,黑柱等大小伙子也跟着去,说打仗有肉吃。

秀华抹着眼泪哭,二牛拍了拍她的头。让秀华等他,仗打完就回来了。


没过两年,铁蛋灰头土脸地回来了,他说打仗根本吃不饱,天天有人死

二牛,黑柱都死了,都被日本人打死了,自己命大,才能回来。


你秀华奶奶不信,把孩子撇给我,要出门去找你大爷爷。

还没等准备好,过几天,黑柱也回来了,拿着秀华给二牛绣的锦囊,说是二牛临死前给他的,自己是不行了,让秀华带着孩子找个老实人嫁了。


秀华没有再嫁,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娃娃,一直熬到日本人打过来的那一年。

村里有人去给鬼子报信儿,说二牛当过大官儿,打过日本人,你大奶奶知道了,

把耗子药拌在饭里,和孩子吃了,就这样都死了。


“究竟是谁告的密,这么狠”我问奶奶,


奶奶摇了摇头,又过了几年,日本人被打跑了,国民党也被打跑了

坏人都被打跑了,你大爷爷二牛就回来了,干瘦得不成人样,


打仗的时候,二牛挨了枪子,没死成,被日本人弄到东北挖矿

俄国人来了,救了二牛,于是二牛就沿途乞讨回来了。


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媳妇儿没了,孩子没了,什么都没了

你大爷爷在68年,也没了。



你大爷爷死的第二年,村西头定武家媳妇儿生了个大胖小子,叫喜洋,按辈分你得喊伯伯。


喜洋20岁的时候娶了亲,女人是村南的喜梅,没过几年,老天爷发大水,地全让淹了,喜梅抱着小娃娃,喜洋牵着大娃娃往山上跑,。


跑一半,喜洋把大娃娃交给喜梅,又往回赶,我们在山上喊他回来,也不知他听没听见。

一个浪头就把他冲走了,喜梅坐在地上哇哇哭,一问才知道,屋里有二百块钱,喜梅让喜洋去拿,钱没了,人也没了。


喜洋邻居三顺家更惨,三顺爹,三顺娘,三顺姐,三顺弟都死了,三顺正好在山上采药,才活了下来,那年三顺也就17,8岁。

大水走了,人得过活,大三顺7岁的喜梅和三顺搭伙过起了日子,房子搭起来了,地整起来了,孩子也能养活了。


两人成婚的第二个年头,喜洋回来了,他被大水冲走了,但没死,抱着木板子漂到邻县去了。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这算什么样的福呦,地成别人的了,媳妇儿成别人的了,孩子也问别人叫爹了。


三人见了面,三顺一直说哥,对不住。

喜梅在一旁抹眼泪,喜洋抽着烟不吭气。


后来喜洋住进了屋里的偏房,没过几天就死了,发大水把人冲走都没事儿,回来却死了。

这事儿太奇怪,三顺跟警察说是他害死的喜洋,被拉进了监狱,没几年就挨了枪子儿。


三顺死了,喜梅也成了疯婆子,逢人就说,是我害了喜洋,是我害了三顺,我对不起他们……


有人说是喜梅杀了喜洋,也有人说是喜梅让三顺杀了喜洋,还有人说喜洋憋着一口气才能回来,身子骨早不行了,是病死的……


哪个真哪个假,谁知道呢?


再后来,疯女人喜梅跑丢了,留下两娃娃,吃百家饭,村里给他们拉扯大,现在都跑南方打工了,

好几年也没见回来,是生是死,也没个人牵挂。


日头偏西,冬天的夜来得格外的早。

我叹了口气,扶奶奶站起来,进堂屋。

老猫在八仙桌下睡着了,小表弟拿着书本,摇头晃脑: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