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重磅揭秘!虚拟货币:有多贪就有多惨!

2018-07-10  张林ex88i...


特别说明:应被访者要求,文中主要人物(张全、李密、吕蒙、王峰、陈丽)及其他们所对应的事物(支付神、东灵币、创业通),均为化名,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致电盟君及时修改。

 

比特币在7月8日早上5:00左右开始上涨,在7月9日凌晨1:00左右冲至6873.71 美元之后,开始缓慢下跌,终结了此前比特币在二季度录得的7年连涨,20000美元峰值之下,腰斩过半。


“我从来都是捞一笔就走,基本上都是在赢。比特币?早就不玩了!币中潮人,玩了很多年。“这钱TMD太好赚了,比抢银行都爽”!

 

张全被圈子里称之为“币神”,一大批粉丝跟着炒币,其中有几个竟然把厂子都卖掉了啥也不干就炒币。

 

作为一个信奉上帝的人,张全明明知道虚拟货币究竟是个什么游戏,但他一面祈求上帝宽恕于他,一面继续着赤裸裸的罪恶。

 

“别的不敢说,至少在中国,凡是玩虚拟货币的,没一个无辜!无论是赚还是赔,都活该。”张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哪一天会尸骨无存。


爱掏鸟窝的土豪


 

大家都以为张全是个80后吧,其实不然,他已经60岁了,究竟有多少资产,盟君一直没有搞清楚,只知道,他至少有上亿固定资产(房产为主)。


为了方便大家深入的了解张全这个人,盟君先说说跟张全之间的故事。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认识了一大批企业家,翻了下朋友圈,两个微信号上,应该在5000左右,没加微信的就不计算了。


我们相识于2013年初,那时候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加了他的微信。


到2013年年底,朋友李密开公司搞社群(其实就是个产品社群,电子商务)还缺一点资金找我想办法,我又给张全去了一条,结果有回音了,二话没说给了10万块,成为公司小股东,还是大股东李密代持的。


“我从来没回过你的信息,但看你发的内容,都是在帮助别人,也从不乱发东西,不瞎聊,看得出来,你是个勤奋实在的人。”张全说,其实他对电子商务一点兴趣都没有,纯粹觉得盟君这个小伙比较顺眼,“拿10万块去玩玩呗,虽然我没听懂,感觉挺好玩的”。


当看到张全本人的时候,盟君“惊呆了”:大块头、大嗓门,说话做事下决定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


这不跟我们父辈年龄差不多吗?怎么朋友圈那么活跃,给人感觉就是个2、30岁的小伙。


张全的管理理念、经营方式、营销手段,那简直可以写成教科书了,跟盟君所接触到的那些企业家相比,实在太超前、太先进了!因此,盟君有啥问题都去找他咨询,往往三言两语就拨开云雾见月明,茅塞顿开啊。


举个例子。


有个小家电,就拿咖啡机来说吧,常规的也就1000块左右,“要我来做至少得上万!每一台赚几十块一百块的,拼死拼活还未必赚得到!”张全的办法是,咖啡机功能甚至都不用变,把造型做大一点,颜值高一点,边角镀点金,加块玻璃能看到机器里面去,而机器里面加一根会转动但什么作用也没有的柱子,柱子上再镀点金,甚至做成金色的就行。


“这东西往家里一摆,立马高大上,然后说这是什么纳米技术喽,能煮出全世界最健康的咖啡,喝了能提升还能降三高,既符合潮流又高大上,谁到你家里来看到不竖大拇指”?


绝了吧! 


后来随着对张全认识的逐渐加深盟君(ID:ljz8848)才发现,这是他的一贯套路,后文会多有提到,这里就先不多说了,主要讲讲他的一些非工作层面的事情。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张全的口头禅是“玩”。而他也确实爱玩,几乎每周都会找地方Happy,尽管周末较多,但很多时候都是在工作日。


感觉他好像空闲得要命,可他哪来那么钱?


从2014年年中开始,因为有合作关系,盟君跟张全来往明显多起来了,简单回忆了下,我们一起出去挖竹笋至少有5次,挖野菜10来次,什么挖红薯、采菱角,户外烧烤、摘野果,钓鱼,甚至我们还一起去掏过鸟窝!真是五花八门,上山下水无所不在,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张全都能找到。


一群平均年龄都在40岁以上的“汉子”,竟然不止一次的去爬树掏鸟窝。而盟君竟然一听张全招呼就参与其中了,想想真是后怕,盟君甚至都觉得,有一段时间,整个人都被他影响了,失去了自己的判断,连说话做事都无意中展现出张全的影子。


这其中,张全最喜欢的有两项山里活动,一是去打猎,二是挖奇石。


又一次,我们去附近的生态农场打猎,才知道整个生态园都是张全策划的,还投了500万做了第二大股东。


“农家乐有什么好玩的?圈两座山,种点蔬菜水果,养鸡养鸭,适当的除虫,就是有机产品,也别搞什么认证了,身边朋友每个人给我5000块一年就全包了,还送货上门。”张全的推广方式很简单,但很实用,约朋友们去生态园打猎,顺便吃顿农家饭,十个里面有八个都买单了,“打猎有讲究的,野生动物是不能打的,子弹口径也要合法,但驯养的鸡、兔子什么的总可以打吧”。


第二笔生意来了,想打猎,就得是会员,会费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打到猎物可以直接带回家,生态园给处理好。“为什么不接散客呢?你傻啊,这叫饥饿营销,圈子营销,谁都能打还有什么意义?”张全总是这样说,“相信我就掏钱,包你爽!一个舍不得在你身上花钱的人,做朋友都没啥必要”。


据盟君大致了解,张全在本地有23家控股公司,60多家参股公司,外地的没算,隐约听他说过几嘴,“单笔投资1000万以上的项目,我没细算,应该不低于20个吧”。



这样的老板,实力可见一斑了吧,可我们每次出去,全都是AA制,张全一次都没有为大家买过单!甚至他的小秘书帅哥吕蒙曾告诉盟君,“每次活动,张总至少赚100块,哪怕50块也赚,从不做赔本的买卖”。


可谁又能想到,张全的座驾,顶多不超过15万,感觉很旧很老了,家里的别墅也就300多平,摆设最多的就是石头。


没错,就是石头,各种各样的石头,凡是张全看到的,喜欢就收集起来,而且以自己挖的为主。“你信不信,就这块黄石(盟君对奇石真没啥研究,感觉就是一块黄色的石头,花纹倒是挺漂亮),我能卖30万。”张全指着家里的一堆石头,感觉全是宝贝。偶尔也会透露些他的生意经,“如果2000块拿回来的石头,不超过1万,我是不会出手的”。


张全不缺钱,爱买不买!留在家里看着也是种享受!


随着接触的深入,后来盟君发现,张全名下居然没有一家实体企业,原来的3家工厂全都关闭了。


“一年挣几百万,起早摸黑,利润才几个点,有什么好玩的?”张全赚钱的路子很多很野,其实在2000年以前就脱实入虚了,“我几天就能挣1000万,还搞什么工厂”?


挥动屠刀祈求宽恕



什么生意几天就能挣1000万?


炒币!


也许是出于某些考虑,张全当时并没有告诉我他是怎么赚的,还是吕蒙不小心说漏嘴了。


盟君一直对虚拟货币是坚决抵制的,从来都不去碰。真不明白,张全这样一个聪明绝顶的老板,怎么会不知道虚拟货币中的这些弯弯绕呢?


“这东西我三天就搞明白了!”实在没忍住,盟君(IDljz8848)就去问张全,“击鼓传花呗,只要你快进快出,不要贪得无厌及时出手,等出事情的时候,我早跑了”。


这个事情,李密其实也是知情的,原因是公司效益很不好,一直亏损,“账上还有60万的时候,张总控盘,拿出去转了一圈,应该在一个星期左右吧,赚了100多万,不过公司账上只多了10万”。


没过多久,这家公司停业了,张全作为第一大股东,股权投资款一分钱也没有收回来。


这个问题咱也不在本文讨论,还是把重点回归到主题。


说来也巧,2015年3月,有个做装饰装潢的老板突然约见盟君,说有个小型内部交流会让我去听听,盟君想,此前引荐给我的朋友说这个老板(名字就不提了,在本文中,他就是个过客,仅出现在这一段里)很有实力,盟君也想去看看他究竟是有多大的实力。


盟君去了那个聚会的健康管理会所,先在包厢跟这个老板简单聊了几句,才得知这个会议是关于虚拟货币的,名称叫“支付神”,参加的都是些门店老板,开洗浴的、卖建材的、搞运输的、开餐馆的、修理手机家电的啥都有,最多的是搞装修的,还来了一群工头,总计大约有100多人。


“你的好朋友张全也投资了,赚了不少。”这位老板告诉盟君,支付神很神奇,人民币可以直接购买,消费多少就返多少,如果有人在你店里用支付神消费,对方就自动成为你的下线,除了正常利润,对方每消费一笔,都有不菲的抽成。而且对方店里的消费者,用支付神支付,你同样有抽成,“我们严格按照国家规定的直销7层设计的,完全合法”。


“我们这个平台,应用了大量的先进技术。首先,APP底层架构是区块链技术,区块链知道吧,那是全世界最安全、最公正的技术,绝对不可能造假;第二,我们采用了Ar技术,不用进店,在手机上就可以360度看到商品,跟实物一模一样;第三,我们的支付体系是独立研发的,支持所有的线上支付工具,并自动结算,每天一结,随时可以看到账户收益情况;第四,你还可以投资基金,我们可以打包票,每月结算利润,一年至少翻倍;第五,我们在国外合法注册了公司,并且一分钱税都不用交。”这位老板告诉盟君,现在支付神的币,每天平均涨幅超过6%,基金规模每天增长在20%以上,“利润等你投资了再看曲线图”。


多年从事金融行业的盟君一听就明白了这是个庞氏骗局,听了几分钟培训师慷慨激昂的演讲之后,就悄悄地离开了。


盟君为此专门去做了个简单了解。原来区块链的基础原理非常简单,就是计算机编程最基本的一个数据结构,树和链表,即区块和链表。一个一个的区块里面存储我们要分析的数据,然后每一个区块都会指向它前一个区块,区块链就是一长串存储了所有数据的链条。


这就是区块链最基本的原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那神奇的点在哪里?


这个概念比链表要稍微进阶一点,即用哈希值(Hash,计算机领域的一种散列函数, 简单地说就是一种将任意长度的消息压缩到某一固定长度的消息摘要的函数)把一整块数据表达出来。


举个例子:要描绘我这个人。数据可能非常长,恨不得拿X光把我从头到脚扫一遍,然后三维建模,这数据就是个很庞大的数据,但我这个人可以有一个唯一的标识身份的东西,比如我的身份证号码,或者我的指纹、人脸识别可能也是独一无二的哈希值。

  

从那以后,这位装饰公司老板再也没跟盟君发过任何消息,而盟君随后在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即当各地曝出各种虚拟货币卷款跑路、币值惨跌等消息,而支付神群各种鼓舞士气、各种维稳措施接连出现之后,盟君悄悄退群了。


而关于虚拟货币如何进行危机公关,网上信息很多,盟君看到的套路,基本上也差不多,就不占用大家时间了,有兴趣可以去网上查看。


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下与虚拟货币(数字货币)对应的主权货币,因为盟君实在无法相信虚拟货币能像这个人所说的一样,会比主权货币更安全可靠,最终取代主权货币。


主权货币,又称主权信用货币,是以某一主权国家的货币作为基准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如现今世界上通用的人民币、美元、英磅、欧元等,都属于主权货币的范畴。


主权货币是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上的,作为主权货币,必需要有稳定的价值。最初国际上的储备都是直接用金来衡量,在20世纪以来逐渐被美元、英磅等币值较为稳定的国家的主权货币所取代。但是近年来由于美国经济不景气,美元价值持续下滑,给中国等有大量美元外汇储备的国家造成了很大损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此前曾提出应建立一种'超主权货币'来代替现在的主权货币,从而使国际贸易和储备更加稳定。


但这显然不会是虚拟货币能担当的,因为“超主权货币”的根本基础,还是国家信用,有哪个国家会允许一个不受自己控制的货币来主导?



这段时间里,盟君IDljz8848跟张全又出去野了几次,因为胆子太小,蹦极之类的运动即便人去了也没敢玩,可张全一把年纪居然次次不落空,让人不得不服。


因为有那个装修老板的消息,张全终于正面跟盟君开聊虚拟货币了。


“虚拟货币没什么玄乎的,道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张全透露,1999年前后,当时有一款叫“东灵币”的,国内没几个人知道,比比特币进入中国还早。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虚拟货币。说实在的,当时有些抵触,你说这钱咋可以就凭空多出来呢?”张全脑子很好使,还真三天就搞明白了,“只要下家够多,资金盘越来越大,利润就出来了,现在想来没啥高深的。”


张全这人特喜爱新鲜事物,拿了5万块试试水,一个下线都没有发展,就然后躲在一边看热闹,“那个涨势之快之大,是我始料未及的。如果没记错的话,因为那时候比较忙,没空去关注,有时候就想,反正就几万块,没了就没了,差不多得将近一个月之后才想起来有那么一回事。结果一查吓了我一跳,已经100多万了”。


那可是1999年,100万得顶现在多少?


张全毫不迟疑的立即出手,净赚100多万,心里暗暗自喜,“TMD,太过瘾了,躺着也赚钱!”不过那时的他还没有失去理性,胆子还不够大,“如果我再放一段时间,能变成1000万”!


冷静下来之后,张全作了一番分析,“这玩意儿真赚钱,太容易了,来得又快,只要脱身及时,包赚不赔的生意啊!”


张全果然聪慧,一次交易就制定了属于自己的交易规则:第一,连普通人都知道的币不做,只做身边人尤其是北上广深的企业家朋友都还不熟知的币种;第二,一个币只做一次,赚了就跑,绝不重复,绝不再次炒同一种币,不管它涨还是跌;第三,每一次持币时间不准超过1个月,拿在手里越久,风险就越大,万一被查封或者跑路或者大跌了呢;第四,绝不发展自己身边人炒币。


的确,只要是张全认识的人,他从不主动说炒币的事,也从不推荐,只有在别人问起来的时候,根据关系的远近,给出不同的信息而已。盟君也只看到过一次他的交易记录,数字是本金100万,出手是870万,时间12天。也从未听说过他鼓励谁去炒币。


“我算是很有良心的了,认识即是有缘,我不希望身边的人因为我的建议而去做任何决定。”文首提到过,张全是信奉上帝的,“我年纪大了,经常晚上会惊醒,一身冷汗!我知道,这辈子我做很多踩界的事,赚了很多不义之财,我祈祷上帝的宽恕,但同时,却至今无法阻止自己的贪欲,还在不断的害人。”


这也是张全这些年来从未发展过任何一个下线的主要原因吧,“我不知道上帝是不是会宽恕我,即便不宽恕也没关系,这些年来我想明白了,只要不惩罚(原语报应)不要落在我老婆孩子身上就好”!


一边挥起屠刀,一边祈祷上帝,佛祖也未必会原谅!


“仿佛是魔咒,我一看到账上的数字增加,就会莫名的兴奋,而且沉迷其中。有时候我在想,如果给我把枪,我会不会去抢银行!”张全深陷其中,而且完全清醒的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可依旧停不下手,“我把这些告诉你,一是看你年轻,二是想减轻点罪恶感吧”。


于是,张全把他所知道的关于虚拟货币的很多信息都告诉了盟君(ID:ljz8848)。


庞氏骗局本质都一样



回到正题。时间回到2000年。


第一次炒“东灵币”时,张全结识6个业内元老,跟其中2人相熟,组成了一个小圈子,戏称自己为三剑客:张全、王峰、陈丽。从国内外网络寻找符合张全“四项基本原则”的标的,然后在各自渠道上进行甄别筛选,“凡是知道人多的币就放弃,只不过那时候知道虚拟货币的人实在太少,国外随便一种币都能做。以前是纯粹炒币,后来才加上什么区块链、直销、ar、支付之类的东西,其实从根本上说还是一码事,穿上了不同的衣服而已,有的甚至穿了好几件”。


“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区块链应用,它们其实都是伪区块链。”张全认为,“区块链这件事情,大家听起来很美好,好像有区块链我们真的能够做到去中心化,不需要一个官方、不需要一个组织、不需要一个公司来让我们建立起这个信任机制,听起来是非常美好,但其实还是很难实现的。


“目前而言,去中心化是一个伪命题,如果一个人不相信他做出这个东西,那你也不应该相信他。如果你信任他了,那你为什么还需要区块链来帮助你建立起对他的信任背书呢”?


“以前我们没有技术,我们一直都是在炒‘外币’,他们两个比我更狠,凡是能下手的人都下手了,尤其是陈丽,口才好,人又漂亮,而且生意做得很大,吸引了一批忠实的粉丝,从高管级别到身价几十亿的都有”,张全说陈丽也是有绝招的,她只发展大户直接下线


“向下兼容更容易,那些崇拜喜欢陈丽的企业主大多数都是赚钱了的,除非这些下线自己太贪不愿出手”,而在她下线之中,大部分人采取的是同样的策略,找更小的企业主或做小生意的老板。


这些小老板手上活钱也不少,也没多少判断力,或者说也没啥兴趣去判断,看看上线真赚钱了,就冲了进来。刚开始一般都会拿几千几万不等的资金来试试水,操作会了,赚到钱了,就立马把大部分流动资金投入进去,于是就形成了两批人,一是跟得紧的,赚了就跑,二是追求更大利润跑得太慢被套,“只有两三个币是被查封的,大部分都是跌到一文不值和发起方卷款跑路”。


“那时候钱真的很好赚,一天翻倍的都有,我所经历过的最夸张的疯狂是连续20天持续翻倍。在我们三剑客里,表面上我赚的钱是最少的,实际上最多!”张全的办法是,第一次翻倍都套现,第二次套现就赚钱了,剩下的全是利润在滚。


比如投入50万,第一次翻倍套现25万,剩下75万翻倍成150万,第二次套现30万到50万,已经拿到纯利了,剩下的100来万继续翻倍,继续套现,根据情况不同,选择不同时间清仓。


“只要能实现第二次套现,就一定包赚不赔,越到后面利润越高。别看陈丽是个美女,她下手却比我狠多了,基本上都是要到第三第四次翻倍才套现,而且投资力度很大,大多是前一次收入的百分之七八十的样子。而王峰则比较疯,除了留三个月的备用金外全部杀进去,且从来不提前套现,要么撑死,要么血本无归,怎么劝都不听,终于在两次‘意外事故’中倾家荡产了”。


2006年年底,王峰跳楼自杀了,欠了1300多万的债(本金),其中张全300万,陈丽200万,高利贷400万,“老王可惜了,人不错的,就是不知道控制自己。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推脱才借钱给他,因为我们知道他迟早要出事。要不是老王老婆悄悄地藏了几十万,打死都不给老王,这孤儿寡母的还真不好过。”


“那件事对我触动很大,高利贷是可以随便碰的啊,利滚利半年多下来,好像是3000多万吧。我意识到原来制定的交易原则是明智的,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能打破,还加上了一条,就是本金第一,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回本金,让利润去拼。”



王峰出事前,三剑客觉得替别人炒币始终受制于人,弄不好也会赔钱,“你见过亏钱的赌场吗?没有!那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坐庄呢?”张全提议之下,2005年起,就收购了一家软件公司,开起交易所来。


“区块链,不就是个记账本吗?最大的卖点就是看来最真实最可靠安全,那都是扯淡!”张全的技术人员告诉他,至今为止,除了比特币还没被攻克外,全世界没有一款虚拟货币不能入侵,就看技术水平和是否值得去攻破了,“打个比方,某一种币,有1万个链接储存点,只要你能掌握百分之三四十,就可以抢班夺权,把别人的币放进自己的账户上;价格上也是,在控盘的情况下,几乎是想涨到几块就几块,想什么时候涨就什么时候涨”。


事实上,目前币圈山寨币泛滥,大部分数字货币没有任何区块链技术,发币都是靠庄家拉盘出货,击鼓传花。“没有任何真实价值的空气币,现在占币圈的99%。大家都是抱着‘管它是不是空气币,反正总有接盘侠,捞一波就跑’的想法。”


“挖矿好玩吧,那也是套路,就是用这个方法来激发大家贪小便宜,放大了捡钱,只不过是一个辅助工具罢了”。


“我认为区块链就是个伪概念,你看看现在哪些产品在用区块链技术?甚至还跟分享经济扯到了一起。比如艺术品、白酒之类的产品,都是高利润的东西,用这个方式来诓消费者的。你有见过100块一件衣服用这个技术的吗?因为它解决的数据不可更改是有迹可循,即可追溯,但原始数据(商品状态)是不能确定有没有问题的,也就是说能管之后的真实性,同时,可操作空间也大,完整的过程详细客观真实的记录,那也是有人为因素的。”不管张全的认识是否正确,但他的选择是用新技术的外衣去圈钱。


我们耳熟能详的正面说法是:区块链本身具有分布式(Distributed)、去中介(Disintermediation)、去信任(Trustless)、不可篡改(Immutable)、可编程(Programmable)等特征。


张全对这几个月所谓的特征是持怀疑态度的,但不妨碍运用。“哪些专家鼓吹让数字货币成为法定货币的事,也就只能呵呵了”。


三剑客的软件公司是这样操作的。


发行的时候面值1元,5000万股,给直接下家为8毛,总数不超过20%,软件公司和三剑客留下50%,然后让下家去定向发展下线按市值购买20-30%(有的直接下家会先出货一部分),一般等涨到3-4块以上开始释放更多筹码,同时对新的参与者全面放开,迅速再翻3-5倍(也有的多有的少),庄家和直接下家留一小部分在里面站台(大多是有级别有影响力的人),后面的事就随机处置了。


不过,三剑客也遇到过“黑天鹅”。曾经有一只币,发行到第二周,因遇到P2P抽查的时候正好被选上,结果被发现软件公司搞交易所了,投资者们很恐慌,大量抛售,他们也不敢接盘,几天之内就只有市值9分钱了。


三剑客和直接下家们都没机会套现,亏损很严重,这时候,如果直接下家跳出来把消息放给有关部门,那事情就麻烦了,“这些直接下家可都是些有能量的人,还指望着往后继续合作,于是我们三个人就按1.2元一股给回购了。”张全认为,越是在关键的时候,越要舍得花钱,而那些直接下家也确实给力,很快就让软件公司从有关部门的视野中散去了。而那些各个层级的下线的下线,也公关了一些实力不错的跟随者,最后剩下的那些份额,以3:1兑换转为一个新的币种。


还有另外一个币选择了直接清盘,“反正服务器和账户都在境外,我把软件公司注销,原班人马在开一个公司就好。”至于为什么要新注册公司,张全也是有考虑的,员工要交社保,“如果连个公司都没有,员工哪留得住?投资者就更不会相信了,至于境外的离岸公司,有专门的人做这个生意,很多国家都有我们的空壳公司”。


“让去中心化见鬼去吧!人人都当家做主了,我还赚个毛线?”不过,张全认为,这是个很好的皇帝新衣,大家都想要,也都不会去戳穿,“多有参与感,多有说服力的东西,让赚钱更容易,不用傻啊”!


当华尔街知名投行雷曼兄弟在2008年9月宣布破产之后,世界各国央行突然宣布放弃此前的货币政策,又匆忙建立了一套新的货币创造机制,在发行了数千亿美元的整个过程中,公众有发言权吗?


当华尔街救助计划变成了一项为期九年的不间断“货币印刷活动”——而被他们美其名曰为“量化宽松政策”时,公众有发言权吗?


当希腊出现债务危机,欧洲央行觉得对其强制实施最严厉的紧缩经济措施时,公众有发言权吗?


很不幸,都没有!


即使在大多数所谓的民主国家里,中央银行其实没有真正地做到民主化,而往往受到那些大型金融机构和金融精英的影响。这种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人人可以指点江山了。


这种谁信谁倒霉的东西,就看怎么用了。“不用真是暴殄天物”!


但从内心深处,张全还是很想学李笑来的。


在互联网中,李笑来是个极富争议的人物,信任他的人将其奉为导师,讨厌他的人则斥其收智商税、赚的是没羞没臊的钱。但不管怎么说,李笑来一路走来,甩不掉的标签就是财富和金钱,《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令他名声大噪,币圈的风光使其身后跟了一堆“吃肉喝汤”的信徒。


只可惜,这位币圈“首富”对自己的信徒并不是很友好,其实在这段录音曝光之前,李笑来一面劝诫韭菜理智,一面又背地里心安理得享受收割韭菜带来的名利,已经为人揭露。


“不管怎么样,他(李笑来)是不是真心想把一些割韭菜的套路亮出来,但结果是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面。”在张全眼中,“所有的骗局都一样,无外乎利益的诱惑。哪怕是一时的心安,讲点内幕出来也是值的”。


永远不要试探人性的底线



去年,全球市值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也经历了困难的一年。CoinDesk的数据显示,自去年末达到近2万美元的创纪录高位以来,比特币价格已下跌约80%。比特币价格的暴跌被与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的崩盘相提并论,许多失败的加密货币被比作在互联网繁荣时期破产的一些公司。


而根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区块链安全公司CipherTrace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加密货币交易所中大约有7.61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被盗,被盗规模是2017年全年水平的三倍。


后来张全发现市面上多了有人利用区块链创业募资,便迅速做出反应,搭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潮,做了个“创业通”交易平台,把股权分拆并交易,还设立了Token模式,做了两单就被有关部门给关停了。


平台在交易之前会告诉投资者,交易就会赠送一定的平台币,用户交易时会产生一定的手续费,但是交易的手续费会在第二天以平台币的方式返还给交易用户。而剩下的平台币,则是以预挖的形式赠予相关伙伴持有,虽然并没有锁定,但是其流通解锁的方式是“交易即挖矿”。


利用这种机制,用户在进行交易时,不仅能在次日再得到作为手续费返还的平台币,还可以解锁预发的平台币,实现了双倍流通量。而利用这种交易才会进行相应解锁的机制,会让各方更有动力推广平台币。


早期进入的投资者会以极低的价格获得没有价值的平台币,通过后期在交易平台的刷量行为营造出一种平台币很火爆,价格一直上涨的假象。例如:在FCoin上平台币FT价格从开盘价的0.1元左右上涨了几十倍。


通过这种交易模式,使平台币早期入局者挣了很多钱,这也是为什么早期投资愿意以拉人头、发展下线的传销模式飞速发展的原因。当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后入局者赚钱难度会越来越大,价格越来越高,而被高位套牢。


张全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局内人”,倾家荡产一贫如洗的,跳楼吃安眠药自杀的,被高利贷砍死的,躲债躲到国外去的,进监狱的,发了财移民的,发了财转做正行的,还有继续躲在背后赚没良心钱的,以及前赴后继入局的各色人等,几乎凡是大家能想象得到的,张全都见过了。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7月公布的案例,到目前为止,涉及“虚拟货币传销”的案件有187件,涉及“暗黑币”“K币”“五行币”“云币”“维币”“HGC”“中华币”等多种虚拟传销货币。这些案件的共同点是,都以虚拟货币为幌子行传销之实,必须“拉人头”,承诺有“高回报”,还会冠以相关国家机构的名义来增加可信度。



“我这是在透支我的信仰。”张全已经很多年没有去教堂了,“我几乎每天都在家里读圣经,去年还在另一套房子里布置了一间佛堂,妻子信佛,但我去佛堂的次数比她还多”。


张全布置佛堂的期间,我们一起去了个外地的极有名的佛教圣地,用旅行袋装150万请了尊佛像回来。那次,那个苦修方丈拒绝了我们三天,一来是庙里没几僧人,开销很小,方丈似乎也没有要大修镀金身等计划,二来是知道张全信奉上帝,“佛度有缘人,既然你做不到放下屠刀,佛祖的恩泽不会因为世俗之物而倾斜,因既然种下,就一定会有果的显现,除非大彻大悟,否则自当承受”(此为意译,盟君当时没听懂,问小和尚后大致理解成这样的)。


“如果我从未接近过佛祖,又如何能理解佛祖的法旨,不能感受佛祖的恩泽,又如何能做得一善?”张全最终还是说服了方丈,在藏经阁的角落得到了一尊巴掌大的铜佛,趁方丈不注意,把装有那150万的旅行袋留在了柱子的后面。


临走之时,小和尚追出来告诉我们:“方丈说要去远游,深山潜修,以除孽障,以见佛祖,会在庙里留下我们的名字”。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去过任何一座寺庙,哪怕经过的时候,也只是远远的作揖,可能今生也不会再踏进寺庙一步。”张全甚至感觉到,越是去佛堂就越不平静,但越是想去;越是读圣经,就离上帝越远,但越是希望听到上帝的召唤。


“永远不要企图试探人性的底线,因为它一定会比你的预设值要低,没有最低,只有更低!如今的我,拥有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可对金钱却更加痴迷了。只有在财富数字暴涨的情况下,才感觉自己还活着。”张全每年都要留出至少3个月的时间周游世界,但凡没有见过的要去见识下,没有体验过的要去尝试下,“除了不杀人放火,只要没有对不起妻子孩子,我都想去玩一下”。


至此,盟君才恍然大悟,难怪张全都60岁的人,还要带我们去干掏鸟窝这样无聊的事,也难怪他会连几十块钱也赚。


张全应邀为盟君(id:ljz8848)梳理了下“炒币产业链上的人生百态”。


“币圈里没有一个是无辜的,都是贪欲!你看,交易所哪怕只拿交易费也够发财的了;创始发行方就是想空手套白狼,购买技术开发和推广能花几个钱,只要发行成功,那至少是几十倍几百倍的收益。发一个币,成本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弄个交易所,最少也得几十万吧,他是雷锋啊,垫钱做这些,让那些根本就不认识的人赚钱,而他自己没点啥诉求?纯粹为了好玩?或者是做公益”?


至于那些上币费达到大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张全一点都不关心,“这也不是我们能干的事,动静越大,风险就越大,悄悄滴数钱哪点不好”?


“区块链软件公司就不用说了,干完一单就有钱拿,又不用负任何责任,当然希望所有人都去发币了。你说他们知不知道这东西害人?当然门清,可他们还是做了,为了这点钱,会害死多少人他们有在乎吗”?


“而那些想不劳而获、想被动收益、想赚快钱的人疯狂投钱,都是自找的,没有判断力的是极少数!真不明白,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咋那么喜欢做白日梦。当然,没这些人,我们也捞不着”。


“要洞见人性,两种情况,一是生死关头,二是绝对利益。我再重复一遍,永远不要企图试探人性的底线,因为它永远比你的预设要低,只有更低,没有最低!”张全告诫盟君,“你看好吧,远的不敢说,只要稍有机会,国内这些搞区块链平台的,有几个会不搞币”?


“一方面人傻钱多,一方面想钱想疯了,那些国外玩剩下的东西,到国内来已经够用了,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复杂的操作,越简单越好,只要你让他们看到你在赚钱就行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