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藤长霖 / 文学与修辞 / 李清照“梅”诗词中的修辞赏析

0 0

   

李清照“梅”诗词中的修辞赏析

2018-07-10  古藤长霖

   本文选取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六首和“梅”有关的词进行修辞赏析,剖析其表现手法和修辞手法。

李清照“梅”诗词中的修辞赏析

  李清照出身官宦名门,自幼资质聪颖,性格坚强,故而争强好胜,又颇高傲。易安多咏物词,较之她笔下梧桐芭蕉的清凉,海棠犁花的愁苦,菊花木犀的高洁,梅花则孤苦坚贞.这应与李清照的性格与人生经历多有关系。自易安现存四十余首词中择取六首与梅有关的词,或是咏梅,或以梅作为引发感情的线索甚至是作者个人悲欢的见证者,现实录如下,略作修辞上的分析。

  1) 渔家傲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樽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2) 玉楼春・红梅

  红酥肯放琼苞碎,探著南枝开遍末?不知酝藉几多时,但见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闷损阑干愁不倚。要来小看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

  3) 菩萨蛮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残。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沈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4) 诉衷情

  夜来沉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残蕊,更拈余香,更得些时。

  5) 孤雁儿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沈香烟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 。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萧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6) 清平乐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挪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一、李清照“梅”词中的拟人

  陈望道谈到“比拟都是发生在情感饱满,物我交融的时候。”详细地来说,比拟中的拟人是把物当作人来写,赋予无生命之物以生命,无感情之物以感情,从而折射出作者的思想感情。故而拟人是一种带有浓郁感情色彩的修辞手法,透过这种修辞手法,可以了解到作者在不同时期的思想情感状态,李清照“梅”词中的拟人尤是如此。

  例如在《渔家傲》一词中,“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此句中,以拟人的手法细致入微地描绘了寒梅的姿态情貌――朵朵红梅,花蕾初绽,花香袭人,像一个娇柔的少女露出妩媚的笑脸,既而统一于浴出新妆的玉人,剔透玲珑,清新优雅,然而不仅如此,同时寒梅亦给此玉人带来了凌霜傲雪的高贵气质,别具一格,“此花不与群花比”。此词为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屏居青州时所作,明诚黜官,他们生活的周围笼罩着一种冷落寂寞的气氛,人情冷暖,可见一斑。但再看李清照这首词,“渔家傲”属中调,六十二字,前后各五句,五仄韵,句句押韵,是用韵最稠密的词调之一,故而乐感很强,从而表现出轻快明朗的格调;以寒梅附于玉人,宣之“此花不与群花比”,其高傲,不与人同的个性显现出来。可见,此时的李清照并没有失落的情绪,反而表现出对隐居生活的快感来。

  又如在《清平乐》一词中的上阙,“挪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一句中,以拟人的手法写梅花因受了而洒落“清泪”,恰描绘出了少女活泼天真,无忧无虑的情态,惹人怜爱。这正是李清照南渡前宁静生活的写照。而在,《玉楼春・红梅》一词中,“红酥肯放琼苞碎”,又以拟人化的物态描绘了红梅初放时的情态和神韵,妙趣横生。一个“肯”字,大胆直率,再结合最后一句“要来小看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来看,词人坦率的性情便显现出来,而词中的感慨亦是词人的身世之叹。又如在《孤雁儿》一词中的“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一句 ,“笛声”(即《梅花三弄》,相传此曲为晋人桓伊所作,声调哀怨)是哀绝凄切,催人泪下的,此处曲笔写“梅心”为笛声所动,实则表达出梅心尚且如此,人心更何以堪的感慨。词人将人心附于梅心,以梅心曲意衬人心,“物我合一”,情感倾泻而出。此首《孤雁儿》约写于建康三年,赵明诚逝后,为悼亡之作。词人把梅作为个人悲欢的见证者,着力描写了丈夫逝后自己清冷孤寂的生活和凄凉悲绝的心境。

  在其余两首《诉衷情》与《菩萨蛮》中,虽未有明显的拟人手法,但我们仍能感受到词人与梅的统一。这两首词中的梅均以“残”的形象出现,词人意不在咏梅,而是将梅作为引发情感的线索,抒发了孤寂抑郁的愁绪,表达了个人的身世之叹,故国之思。

  从对以上六首词的分析可以看出,拟人手法的运用,最重要的是实现物与我的统一,因此,上述的修辞手法, 看作一个更广泛意义上的拟人。

  二、李清照“梅”词中的对比手法

  李清照擅长于对比,运用娴熟,信手拈来,自然而不造作。易安词 常常可见对比,层层对比,把人物的今昔之感和物是人非的哀伤之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此六首词中,对比手法运用的最有代表性的应是《清平乐》。这首词是李清照晚年流徙途中的作品。词的上下两阙,分别描绘了两个不同的画面。从时间上看,上阕写的是往昔,下阕写的是眼前;从背景上看,上阕是红梅白雪,下阕是海角天涯;从人物上看,上阕是头簪梅花的少女,下阕是两鬓生华的老妇;从行为上看,上阕是“尽梅花无好意”,下阕是“故应难看梅花”,凄凉无奈。从意境上看,更是一个明朗轻快,一个阴黯萧索。总之,上下两个画面构成了鲜明强烈的对比,在这种对比下, 词人将自己的一生诉诸其中,南渡前宁静幸福的生活,国破家亡后流离失所的飘零,人生的悲剧,时代的悲剧,在这强烈的今昔对比之中突显出来,感伤倍增。

  然而,从对这六首词的分析来看,词人对比手法的运用并不仅限于此,“处处对比”亦表现在一些细节之处。

  例如,在《玉楼春・红梅》“红酥肯放琼苞碎”一句中,一个“碎”字写出了红梅初放时的静中之动,使读者仿佛看到了梅花乍放时令人销魂的一瞬,静动对比之中,感染力之强可见一斑,李清照这首咏梅词被誉为“得此花之神”。词人动静对比的运用并不只此一处,又如在《诉衷情》一词中,下阕“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残蕊,更拈余香”,在万籁俱静的环境背景中词人忽起奇笔,连用三个“更”字,静中见动,从细微的之中表现出主人公微妙的心理活动,纵使尽残梅,也难捱这漫漫长夜,动与静的描写就这样统一于人物的愁情离绪的感情和弦之中。又如在《渔家傲》一词中,词人先铺展开了漫天大雪,四周皆白的背景,然后在此背景中突显出一树红梅,这就不但使梅的形象更加鲜明耀眼,而且更能充分展示出寒梅凌霜傲雪的坚强性格,归结到词的最后一句,“此花不与群花比”,对比之中,词人对梅的喜爱不言自明。

  此外,词句中暗含的对比随处可见,如《诉衷情》中的“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一句,既有对美好梦境的憧憬与追求,又表达了对身边现实的厌烦与埋怨。再如《菩萨蛮》之中的“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故国之思缘何而来?必定是想起了往昔的时光。由此可见,李清照词中的对比,已不仅仅是一种修辞手法,而是已深深地融入到了词人的创作与思想之中,这种娴熟与不着痕迹,自是词人对一生的记录、体悟与感慨。

  三、李清照“梅”词中的叠字

  陈望道定义“叠字”为(同一的字)紧相连而意义也相等,叠字绝大部分为形容词,功能即为摹声状物,表情达意。

  叠字按照摹声状物的性质可分为模拟声音的象声词和描绘情态的形容词。在李清照这几首“梅”词中出现这样几处叠字。

  a.小风疏雨萧萧地。“萧萧”又作“潇潇”,形容风雨声

  b.萧萧两鬓生华。“萧萧”描绘了一种凄凉之感

  c.人悄悄,月依依 。“悄悄”用以描绘静,“依依”指月的朦胧

  “诗源于歌唱”,而词作为律化的,长短句的,固定字数的,讲究平仄对仗的诗,在词谱下填写而成,则更具有音乐美。用文字表达音乐,那么最能产生乐感的词语莫过于双声、叠韵、叠字这几类。“双声之婉转,叠韵之铿锵”,那么叠字可将两者结合起来。

  摹声、状貌,本取其声或形,而不问意义,但被词人恰当地运用于词中,不但构成了声律上的和谐,亦体现出了所暗含的意境和氛围,所谓“声谐义恰”,是词人情感的流露。如两个“萧萧”,一摹声一状貌,但悲凉之感油然而生,形象而丰富。又如“悄悄”与“依依”,它们所表现出的不在于对具体事物或环境的刻画,而是偏重于词人当时的情绪与感觉,细致而美好。

  李清照擅长于叠词的运用,最令人称赞的莫过于《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一连下了十四个叠字,将一个孤寂老妇的那种若有所失,身心俱寒的凄惶表达的淋漓尽致,由浅入深,既细腻有层次,又吻合人物情绪发展的顺序,毫不使人感到堆砌做作,可见其雕琢功夫之深。

  四、总结

  修辞与文风密切相关,李清照的词清新自然,细腻委婉,这于其常提炼口语入词,较少用典,又多句法奇创的修辞风格有关,在语音上更讲究“协五音六律”,故使其词回环曲折,多姿多彩。李清照的“梅”词自有一番风格,修辞手法运用独到,自此一个感性,有才华,富于理想而饱经忧患的女词人形象便更清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