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中游动的鱼 / 订阅号 / 如何思考一个陌生的领域?

0 0

   

如何思考一个陌生的领域?

2018-07-11  阴影中游...


是 2018 年第 41 篇原创文章

本文共有:4212 字


L先生说:

周末跑了几个城市看市场

所以,又拖到今天才更新……

不过质量仍然是有保证的

大家尽可放心喔 : )



最近最火的电影,非《我不是药神》莫属。


截至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药神在豆瓣是37万评价,9.0分。这在中国电影来说,是一个多年不遇的奇迹。


不过今天不聊电影,因为我还没空去看……


我想借这部电影,跟大家聊聊:如何思考一个不熟悉的领域。



在这里说一下:对于医药行业,我毫无了解。所以,我跟大家一样,都处于同一起跑线(如果读者中有从事医药行业的朋友,那就比我更专业了)。


那么,针对这么一个陌生领域,我们可以如何去了解和思考呢?


我大致翻了下简介,下面是《药神》的主要内容(如果有错,请纠正):


某制药公司生产了一种特效药品,在国内售价非常高,许多病人买不起这种药。而在一线之隔的印度,仿制药的价格相当低廉,但不允许进入中国。于是,一位中国人程勇,开始帮助病人到印度「进口」仿制药


针对《药神》所反映的社会现实,网上大抵有三种比较主流的声音。


第一种,是义愤填膺,控诉药企黑心,唯利润是图,定价高昂。要不是有大量仿制药厂商,病人连生命权都无法保证。


这种观点,说实话,是属于比较浅层的思考。因为他只看到了最简单、最表层的原因,没有继续进一步思考,考虑长期结果、深层原因和其他影响,而是让情绪占据了统治地位。


这是我们需要避免的。


第二种,则是考虑到:药企也需要生存。如果没有利润作为驱动,谁会花重金去做研发?


他们能够看到:走私仿制药、破坏专利权的行为,看似为病人谋福利,实际上破坏了药企的利益,削弱了药企研发新药的动力。长期来看,并不利于医药事业的进步。


在这种情况下,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这种思维就好了一些,能看到长期的影响和后果。但仍然略嫌不足。


第三种呢,则另辟蹊径:既然病人要保障生存的权利,药企又要有足够利润作为动力,那么,责任自然就落到了政府头上。


为什么政府不能花钱补贴、做研发?这样,既给了药企生存空间,又能有效压低药价。


这种思维也是不错的,考虑到了病人和药企的平衡,给出了另一种解决思路。


但仍然还可以更好。



为什么这样说呢?


仔细看这三种观点,你会发现:它们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不全面。


无论是站在病人、药企,还是政府的角度看待问题,实际上,都是把问题的视角窄化了。你看到的只是整个问题的部分,而不是全貌。


这就是我们常犯的第一个错误:对于一个复杂的系统,单独站在其中一个因素的视角去看待,或者单独归因到其中某个因素,都是不全面的。


任何一个系统,其内部因素一定是互相影响、互相制衡的。必须把视角拔高,从更高的层次去看待整体,才能更好地理解这个领域。


第二个错误是什么呢?


我们常常会有一种思维:一个问题存在,就一定有解决方式,或者一定要找到一个解决方式。否则,任何思考、讨论,都是无意义的。


其实并非如此。


我们必须承认,并非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很多时候,「没有结果」也是一种结果 ——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思考和讨论没有价值。


反之,通过深入思考,我们可以增进对问题的理解,谋求达到一个共识。

这对于问题的最终解决,也是有帮助的。


请大家记住这两个原则。


接下来,我们来一起思考,如何更全面、更深入地,理解《药神》所反应的药品现状?



首先,我们先思考:

在这整个系统中,都牵扯到哪些元素?

有哪些人、组织、机构,参与到了这整个环节之中?


最容易想到的是这几个:

药企,药店,病人。


药企研发药物,卖给药店,病人去药店买药。这构成了一个最基本的生产和消费链条。


但仅仅只有这几方涉及到其中吗?显然不是。如果你只看到它们,就很容易导向第一种(指责药企)和第二种(为药企辩护)结果。


这也是很多人最容易犯的毛病:让思维停留在「显而易见」的层面。


至少,它还应该包括这些:


  • 政府:制定法律政策,掌握财政预算,控制药品流通和进出关。

  • 医院:指导病人购买药品。

  • 慈善组织:为病人免费发放药物。

  • 各高校、科研机构:为药物研发提供基础力量。

  • 仿制药公司:更严格来说,还应该分成原研地仿制公司、印度仿制公司和国内仿制公司。

  • 药企:可以更进一步细分成,负责研发的部分(科研人员),和负责销售、运营的部分(公司管理层及股东)。

  • 病人:可以细分成,能负担药费的富人,和无法负担药费的穷人。

  • 投资者:为仿制药公司、药企注入资金,包括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

  • ……


这张清单还可以继续列下去,不过我们先到此为止。


这些盘根错节的对象,彼此间通过利益、因果、驱动等关系,跟其他节点间建立联系,构成一张复杂的关系网 —— 这就是一个「拟合」现实世界的基本模型。


你列出来的元素越丰富,越详细,拟合程度就越高,越接近真实世界。


这就是第一步:找出构成系统的所有元素。


完成了这一步,才能保证思维最基本的全面性 —— 只有考虑到各元素之间的制约和平衡,你才能从整体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而非从单个元素的视角。



找出了相关元素,下一步是什么呢?


针对每一个元素,我们分别去找到它的三个要素:

Have:你有什么、能提供什么;

Need:你需要什么,想得到什么;

Constraint:你受到什么条件约束。


比如,对于病人,他们的 Need 都是有效的药物(来自药企、仿制药公司的 Have)。但富人的 Have 是充足的药费,而穷人的 Have 是有限的药费,Constraint 可能是信息沟壑 —— 缺乏有效的渠道,不知道有仿制药这回事,等等。


对于仿制药公司,它们的 Have 可能是有效的药物和劣质的药物,Need 都是利润,Constraint 可能是政策法律、技术水准、交通运输,等等。


对于药企,它们的 Have 是技术力量、有效的药物,Need 是利润,Constraint 则是高昂的研发经费和时间成本,以及严格的规定(比如临床试验等)。


进一步拆分药企。其中的研发人员,Have 是技术力量、成型的产品,Need 是研发经费和销售渠道;而管理层和股东,Have 是研发经费和销售渠道,Need 是技术力量 —— 你看,它们的 H 和 N 是完全对应的,所以才能紧密结合起来。


再看政府。政府的 Have 是政治力量、税率调控等,Need 是社会的稳定和公民的基本福利,Constraint 则是有限的财政预算,严格的比例(难以随意调整),效率(存在滞后和延迟),干预(无法直接影响,只能通过政策、拨款等间接影响),等等 —— 这些都会影响政府的决策。


这一步的意义在哪里呢?主要有两点。


1)找出了所有元素的 H 和 N(其实就是供给和需求),我们就能把它们一一对应、连接起来。


2)通过思考各元素的 C,我们就能更加全面地理解,这个元素在参与到整个链条之中时,需要考虑的因素、克服的困难,以及面临的阻力。

这有助于帮助我们去反复审视,每一个元素能起到的作用。


例如:我们可能会希望,政府能够施加干预,投入预算去研发药品、压低价格 —— 但须知:政府的财政收入也不是天下掉下来的,不但总量有限,而且每个领域的比例都需要严格控制,并没有那么容易调整。


注意:到这一步为止,我们并没有涉及任何专业内容。


也就是说,上面这些分析,都在我们的背景知识范畴内。我们只是通过规范的方法和流程,把它们列出来,进入我们的视野和思考范畴,来更好地鸟瞰整个图景。



第三步,就是把前两步所列出的元素,通过它们的 H 和 N,分别对接起来,构成一条完整的链条。


如果存在无法流畅对接的情形,或者产生了断点,很大的可能,就是由于 C 起了阻碍的作用。


那么,我们就要去思考:

  • 能否引入新的方法,消除这个C?

  • 能否找到别的节点,绕开这个C?

  • 能否通过优化调整,缓解这个C?


到这一步,我们就必须获取足够的信息,来填补思考过程的空白。


比如:穷人无法为有效药物负担足够药费,只能退而求其次,寻求印度的廉价药品。那么,为什么这个情形没有成为主流呢?


通过针对性的搜索,我们就可以知道:国家为了打击假药,禁止不合规的药品进口。如果放开进口,固然能降低药价,但一方面会影响药企的利益,另一方面也可能造成假药横行。


这就是仿制药公司 C 的来源之一。


那么,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思考:针对这个C,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缓解和消除?比如:能否给专门做仿制药的某几家公司开放一批牌照?诸如此类。


这里的重点在于博弈和平衡。每进行一次的思考,都要同步思考:

它可能会造成什么结果?可能会有什么影响?能否干预和消除?


不仅仅是针对 C 动手。通过检视整个复杂系统,逐一分析 H 和 N,我们还可以找到更多的优化点。


比如:富人的 H 和 N 可以完美对接,但穷人不行,存在一个落差 —— 与此同时,慈善机构、投资者、富人,等等,他们的 H 都是资金,那么,能不能通过一些价格歧视的手段,把「抹平」穷人落差的这部分成本,转嫁到其他元素身上?


比如:富人可以通过投注资慈善机构,为穷人承担医药费;与此同时,富人也可以得到声誉,以及国家承诺的减税(富人的 N),等等。


这就是一种有效的做法,通过迂回的方式,把各元素的 H 和 N 对接了起来。


这些,就是我们所得到的「假设」。它们为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一种可能性。


下一步,就是不断循环,去获取信息和资讯,来支撑和推翻这些假设。


重点在于,整个复杂系统,总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如何通过重构、对接和调控每一个接口,来实现系统整体性效率的上升,这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了。


另外,正如我一直所强调的:框架和模型并不能帮助你解决问题,它们能做的是:

指导你「朝什么方向去思考」;

让你知道「应该获取什么信息」;

以及,如何把获取到的信息,安放在合理的位置上。


这就是一个更加全面、深入的思考过程。



你可能也看到了。思考到最后,我们依然没有得出有效的结论,依然没有得到「问题的解答」 —— 我们得到的,只是「可能性」和「假设」而已。


这是正常的。并非所有问题都有明确的解答,因为如果有,它早就已经被解决了。


但通过这个过程,你会更加了解这个领域,与此同时,也是在不断地锤炼你的思维能力。


这就是思考的意义所在。


思考不是为了得到一个最优解,

而是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


这些文章也不错:

自卑、焦虑、社交障碍?这套思维方式可以帮到你

这套法则,治好你的信息焦虑

如何独立思考?这里有一份全指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