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战区 / 虹膜 / 好莱坞很看好这个年轻华人女导演,不是没...

0 0

   

好莱坞很看好这个年轻华人女导演,不是没原因

2018-07-11  第3战区


只从外表来看,在南达科他州的松树岭印第安人保留地中长成的布拉迪不似通常西部片中我们熟知的牛仔形象,那些活跃于拓荒时代的牛仔们似乎总是气质彪悍,性格豪爽,α信息素爆表。


布拉迪还非常年轻,大约二十岁出头,中等身材,谈不上健壮,消瘦的脸庞带有几分稚气。他的眼睛长得秀气,眼神沉静,说话时,声音的分贝不高,语气也温和,因为家庭原因和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神情一直显得郁郁寡欢。



这个丢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青年是电影《骑士》的主角,戏外戏内的他都叫做布拉迪,他曾经是当地牛仔竞技比赛中的新星,不幸在斗牛赛中摔下马来,颅骨骨折,不仅导致脑损伤和右手运动神经受损,也留下极易诱发癫痫的后遗症,医生告诫他不要再骑马,否则后果自负。


但是,布拉迪还需要供养并且照顾穷困的家庭,他15岁的妹妹莉莉是艾斯伯格症候群患者,父亲酗酒好赌,他们的母亲多年前已经因病去世。



尽管电影里所有角色都由现实中的本人扮演,《骑士》却不能算作一部纪录片,片中真实故事和虚构剧情皆有,大约是一半对一半的比例。


导演赵婷在纽约大学学习电影时,选择松树岭印第安人保留地拍摄了第一部电影《哥哥教我唱的歌》,之后结识苏族部落的青年布拉迪,在他受伤后,才由他复健过程中的个人心路构建出《骑士》的剧情。


赵婷


在电影开场时,事故早已发生,布拉迪从睡梦中惊醒,用工具刀撬出固定头上伤疤处纱布的手术钉,他右边的头发因为之前的手术被削光,露出长度惊人的狰狞伤口。肉体上的创伤终有痊愈的一日,布拉迪也在努力回到日常生活中去,但我们很快将知道,这一切不可能尽如人意。


保留地的生活艰苦而单调,布拉迪在戏中有一场纹身戏,他在戏外一直想要个纹身致敬他那位瘫痪的朋友莱恩,可是钱不够,电影完成了他的心愿,这种极端的贫穷与《骑士》的区区八万美元成本倒是十分相衬。作为一名中国女导演,选择在美国也少有导演挑战的保留地牛仔题材,不可避免地,会被质疑是否在卖弄噱头。



《骑士》的画面干净细腻,无论是自然光下墨蓝夜幕中的草原风光还是红紫灯光的室内景,在摄影师约书亚·詹姆斯·理查兹的镜头下都显得质感十足。虽然缺少专业演员的演出,布拉迪的眼神和表情敏感且动人,在他驭马和凝神回忆的时候,你能感受到真正的意气风发或切肤之痛。


除他之外,片中最好的角色是布拉迪的妹妹莉莉,她聪明,也善解人意,会用语无伦次的话语表达关心之情,也会哼着自己编的小调抚慰兄长难言的痛苦。



《骑士》不是一部满溢雄性气质的电影,女性导演赋予了它温情脉脉的氛围,电影里的主要人物都没有接受过任何高等教育,但他们的言行并不粗野,反而彬彬有礼。


即使是在保留地拍过两部电影的赵婷,仍然不算熟稔他们的生活方式和语言特点,所以大部分配角都只是功能性角色,谈及的话题有限,一部电影看下来,观众对神秘的保留地还是所知有限。



在一群人围坐篝火的场景中,布拉迪的朋友们希望他还能回到牛仔竞技比赛中,用其他人受伤后重回赛场的例子鼓励布拉迪,然而, 布拉迪自己也明白,大脑损伤和肋骨骨折毕竟没有可比性。


布拉迪的右手会在无意识中握紧成拳头,无法自然放松,必须用力把一根根手指掰开,他也同样不能放开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在马背上驰骋。他在超市找了份临时工作贴补家用,心中仍想着要回去骑马,但他至少还有别的选择,而他的好友莱恩已经瘫痪,甚至无法说话,只能用手指动作和奇怪的摇晃表达自己的意思,这一幕暗示不放弃骑马的话,布拉迪的下场可能也是如此。



没有人能宽慰布拉迪的孤独心境,父亲只是让他放弃,朋友们又以为他可以轻易克服创伤,莉莉还未成年,莱恩也许是唯一懂他的人,但他自己就是个悲剧。电影中和布拉迪相处时间最多的是马,他驯马也骑马,也会和马交谈几句,他在马厩中展示自己的非凡技巧时,是他发自内心感到快乐的时刻。


如果把《骑士》看做为了生存放弃梦想的故事,未免太过残酷,在导演看来,梦想不一定非要局限于某事某物,但她也同样喜欢《摔角王》,由于布拉迪负伤后宁死也要坚持骑马的决心才起意拍摄《骑士》,如永生般梦想,如垂死般生活,有多少人这样渴望着,就有多少人这样失望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