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送穷文》原译文

2018-07-22  DLLC1234



《送穷文》是唐代文学家韩愈创作的一篇古文。

这篇文章模仿扬雄《逐贫赋》的写法,借主人与“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五鬼的对话,以幽默嘲戏的笔调描绘了自己“君子固穷”的个性和形象,抨击了庸俗的人情世态,抒发了内心的牢骚和忧愤。文章开头写主人一本正经地恭送穷鬼的离去。随后,作者以三个自然段叙述自己不当穷而穷的意蕴,借穷鬼与自己的对话来抒发内心的郁闷与不平。最后出人意料地以“留穷”作结。全文意蕴上寓庄于谐,文字上寓谐于庄,情节波澜起伏、变化莫测,语言生动有趣、形神兼备,是体现韩愈奇崛文风的代表作品。


作品原文

送穷文1

元和六年正月乙丑晦2,主人使奴星结柳作车3,缚草为船,载糗舆粻4,牛系轭下5,引帆上樯6。三揖穷鬼而告之曰:“闻子行有日矣7,鄙人不敢问所途,窃具船与车,备载糗粻,日吉时良,利行四方,子饭一盂8,子啜一觞9,携朋挈俦10,去故就新,驾尘彍风11,与电争先,子无底滞之尤12,我有资送之恩,子等有意于行乎?”

屏息潜听,如闻音声,若啸若啼,砉欻嚘嘤13,毛发尽竖,竦肩缩颈,疑有而无,久乃可明,若有言者曰:“吾与子居,四十年余,子在孩提14,吾不子愚,子学子耕,求官与名,惟子是从,不变于初。门神户灵,我叱我呵15,包羞诡随16,志不在他。子迁南荒,热烁湿蒸,我非其乡17,百鬼欺陵。太学四年,朝齑暮盐18,唯我保汝,人皆汝嫌。自初及终,未始背汝,心无异谋,口绝行语,於何听闻,云我当去?是必夫子信谗,有间于予也。我鬼非人,安用车船,鼻齅臭香19,糗粻可捐。单独一身,谁为朋俦,子苟备知,可数已不20?子能尽言,可谓圣智,情状既露,敢不回避。”

主人应之曰:“予以吾为真不知也耶!子之朋俦,非六非四,在十去五,满七除二,各有主张,私立名字,捩手覆羹21,转喉触讳22,凡所以使吾面目可憎、语言无味者,皆子之志也。——其名曰智穷:矫矫亢亢23,恶园喜方,羞为奸欺,不忍伤害;其次名曰学穷:傲数与名,摘抉杳微24,高挹群言,执神之机;又其次曰文穷:不专一能,怪怪奇奇,不可时施,祗以自嬉;又其次曰命穷:影与行殊,而丑心妍,利居众后,责在人先;又其次曰交穷:磨肌戛骨25,吐出心肝,企足以待,寘我仇怨。凡此五鬼,为吾五患,饥我寒我,兴讹造讪26,能使我迷,人莫能间,朝悔其行,暮已复然,蝇营狗苟,驱去复还。”

言未毕,五鬼相与张眼吐舌,跳踉偃仆27,抵掌顿脚,失笑相顾。徐谓主人曰:“子知我名,凡我所为,驱我令去,小黠大痴28。人生一世,其久几何,吾立子名,百世不磨。小人君子,其心不同,惟乖於时,乃与天通。携持琬琰29,易一羊皮,饫于肥甘30,慕彼糠糜31。天下知子,谁过于予。虽遭斥逐,不忍于疏,谓予不信,请质诗书。”

主人于是垂头丧气,上手称谢,烧车与船,延之上座32。[1]

注释译文

词句注释

送穷:中国民间一种很有特色的岁时风俗,其意就是祭送穷鬼(穷神)。穷鬼,又称“穷子”。据宋陈元靓《岁时广记》引《文宗备问》记载:“颛顼高辛时,宫中生一子,不着完衣,宫中号称穷子。其后正月晦死,宫中葬之,相谓曰‘今日送穷子’”。后人在正月的晦日(月末)这一天,把稀饭和破衣陈列在门外祭奠他,号为“送穷”。穷,这里是困穷的意思,是说在社会生活中不得意。

元和六年:即公元811年。元和,唐宪宗年号。乙丑:这里指正月三十日。晦:每月最后一天。

主人:指作者自己。使:派。星:奴仆名。结柳作车:用柳条编结成车。

糗(qiǔ):古代的一种干粮,米或麦炒熟后磨制成的粉。粻(zhāng):米粮。

轭(è):驾车时架在牲畜颈上的曲木。

引:牵引。樯:帆船上的桅杆。

闻:听说。子:您,指穷鬼。行有日矣:马上要走的意思。

子饭一盂:请您吃一顿饭。饭,这里作动词用,吃的意思。

啜(chuò):饮。觞(shāng):酒器。

挈(qiè):领,带。俦(chóu):同伴,同一类人。

彍(kuò)风:乘风。彍,张大。

底:停止。滞:逗留。尤:过错。

砉(xū)欻(xū):声音细碎。嚘(yōu)嘤(yīng):声音夹杂。

孩提:幼儿。

我叱我呵:即呵叱我。

包羞:忍耻。诡随:不得不假装顺从,也是忍气吞声的意思。

我非其乡:我不是这个地方的本地鬼。

朝齑(jī)暮盐:形容饮食清苦。齑,切碎的菜。

齅(xiù):“嗅”的古字。

不:同“否”。

捩(liè):扭,转。覆羹:把汤翻到地上。

转喉:说话。触讳:触动忌讳。

矫矫:方正的意思。亢亢:高尚的意思。

摘抉:研究。杳(yǎo):深远。微:微妙。

戛(jiá):敲打。

讹(é):谣言。讪(shàn):毁谤。

跳踉(liáng):跳跃。偃(yǎn):仰面跌倒。仆:俯身跌倒。

黠(xiá):机灵,狡猾。痴:呆笨。

琬(wǎn)琰(yǎn):美玉。

饫(yù):饱食。甘:甜。

糠糜(mí):糠粥。

延:引进。上座:贵宾的座位。[1] [2]

白话译文

元和六年正月三十日,主人让名叫星的仆人结扎柳条为车,捆草为船,装上干粮,套好牛车,升起帆船,向穷鬼三次作揖并对他们说:“听说你们即将起程,不敢问你们要走哪条路,悄悄准备了车船,装了干粮,今天是吉时良辰,去哪里都是吉利的。请你们吃一顿饭,喝一杯酒,带领你们的朋友伙伴,离开旧寓去住新的住所,车扬尘,风鼓帆,比电光还迅速。你不至长久住在这里长久怨恨,我有资助送行的情谊,你们是否打算马上就走呢?”

屏气细听,好像听到一种如咏似泣细碎不清的声音,让人不禁毛发都竖起来了,耸肩缩脖。那声音似有似无,过了好一会儿才能听分明。似乎有人说:“我和你相伴已经有四十年了。你在幼年时,我没有嫌弃你的幼稚无知,你读书耕田,求官职与功名,我始终跟随你,不改初衷。门户的神灵,呵我叱我,我忍受屈辱包涵容忍,心仍然专注于你,从没有想到别处去。你贬官广东,那里气候潮湿蒸闷,不是我的乡土,所以各种鬼都来欺负我。你在太学任国子博士那四年间,下饭的早餐是切碎的菜、晚餐是一把盐,只有我在保护你,别人都嫌弃你。从当初到如今,我不曾离开你,心里没有去别处的打算,嘴里也没有说过要走的话,你从哪里听到传闻,说我即将离去?一定是先生听信了谗言,存心和我疏远。我是鬼而不是人,哪里用得着车船,只需用鼻子嗅闻食物的气味便可果腹,干粮也是舍弃不带的。我孤身一人,谁是我的朋友伙伴?你如果全都知道,可否一一加以数说?你如果全都说出来,那就可称为圣人智者;真实情况既已揭露,我敢不躲开吗?”

主人回答说:“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你的伙伴,不是六也不是四,居十去掉五,满七减去二,各有主张,自有名字,使我动手就惹祸,一说话就触犯忌讳。凡是能使我面目可憎、语言乏味的,都是你们的主意。其一名叫智穷:刚强高尚,厌恶圆滑而喜欢正直,耻于做奸诈之事,不忍心伤害别人;其二名叫学穷:轻视术数名物一类学问,探究幽深微妙的道理,摄取各家学说,掌握精神要领;其三名叫文穷:一种技巧也不擅长,文章怪怪奇奇,不能在当时实施,只能用以自娱;其四名叫命穷:影子和体形不一样,脸丑心美,牟利退居人后,负责争于人先;其五名叫交穷:待朋友忠心耿耿,倾吐肺腑,抬起脚后跟站立盼望对方的到来,对方却把我视为仇敌。这五种穷鬼,是我的五种祸患。你们使我忍饥受冻,惹得别人起讹传造讥讽,你们能使我沉迷,别人离间不了。早上悔恨我的行为,傍晚却又恢复故态。你们卑劣无耻地纠缠我,刚把你们赶走转眼又回到我身边。”

话没说完,五鬼就一起张眼吐舌,跳跃翻滚,拍手顿脚,互相瞧着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慢慢地对主人说:“你们知道我们的名字和我们的全部作为了,驱赶我们让我们走,实在是小聪明大糊涂。人生一辈子,有多长久?我们替你树立名声,可以流传百世。小人和君子,他们的心意是不同的。只要不趋时适俗,才和天理相通。携持美玉,却只换一张羊皮;吃饱了美好的食物,倒羡慕那糠粥,这世上理解你的人,谁能超过我们呢?你虽然遭到贬斥,我们也不忍心疏远你,如果你不相信我们的话,请你从《诗》《书》等经典中找到答案。”

主人于是垂头丧气,拱手称谢,把那柳条编的车、草扎的船烧掉,请穷鬼在贵客的座位上坐下。

创作背景

韩愈的《送穷文》作于唐宪宗元和六年(811年)春。韩愈自贞元八年(792年)中进士后,政治上一直坎坷不顺。贞元十九年(803年)任监察御史,不久又被贬阳山(今属广东)令。元和三年(808年)被召还任国子博士,元和四年(809年)改官为都官员外郎,后又改官为河南(今河南洛阳)令。这篇文章是韩愈在河南令任上所作。

作品鉴赏

整体赏析

《送穷文》是韩愈发自内心的自白,把作者一肚皮的牢骚发泄得淋漓尽致,堪称一篇寓庄于谐的妙文。主人(韩愈)认为被五个穷鬼缠身,这五个穷鬼分别是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五个穷鬼跟着他,使他一生困顿。因此主人决心要把五个穷鬼送走,不料穷鬼的回答却诙谐有趣,他告诉主人,这五个穷鬼忠心耿耿地跟着他,虽然让他不合于世,但却能帮助他获得百世千秋的英名。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