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本万利 / 经方医学 / 《六神类方解伤寒》第二课

分享

   

《六神类方解伤寒》第二课

2018-07-23  医本万利


大家好,今天开始正式进入《六神类方解伤寒》的方剂讲解课程。
在正式讲解方剂之前,我们再回顾一下“汉传经方解析法”的具体内容。
“汉传经方解析法”,原名“刘志杰经方解析法”,起初家父出于知识产权的考虑,不得不以此命名,避免学术剽窃问题。如今为了有利于汉传中医学术的进一步弘扬,我们已将汉传中医的多个理论框架图申请专利,并即将用于各本经方教材当中,因此“刘志杰经方解析法”届时正式更名为“汉传经方解析法”。
经方解析法,古今医家都在试图**其内涵,但因没有运用正确的系统理论体系做指导,都未将其彻底**,空做了无用功。
而只按照条文主治描述的“证”去运用方剂,又称为“死套方证”,达不到真正理解方剂内涵的目的,更不能保证方剂的实际疗效。
那么,只有将方剂对治的寒热病机、配伍法度、药症主治等全部理清,才能正确地使用、活用并广用方剂。
汉传经方解析法适用于任何中医方剂的解析,将任意经方或时方方剂代入其中,该方剂的配伍组成、针对病机、功效对治,以及方剂的不足与缺陷皆可一目了然,然后按照汉传经方的方剂解析法则去分析、整理、修正,并指导运用,可以使一个方剂得到满意的治疗效果,达到对方剂的“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
学习过前两轮课程的同学都了解,汉传经方解析法,分三个层次:三才解析法、四象解析法和五行五味解析法。
析方之法有三
一者三才,分阴分阳,知五气多寡,详病理也。
二者四象,定君臣佐使,明主次,识方证也。
三者五行,究六味之功用,查药症,致病本也。——《经方法钥》


从上表我们便可清晰的了解汉传经方解析法的各部分具体内容,在我们的公益课程当中,主要运用三才与四象解析法用以对诸多方剂的讲解。
对于四象解析法,我们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
君药,在一般情况下,其药量使用相对较大。另外,峻烈药、毒性大的药物,虽然药量小,但因其作用强烈,也为君药。
如四逆汤中用生附子,尽管附子用量不多,但药物作用及毒性较大,因此将附子列为君药。
总结一下,君药的确立条件为:
1、对治主症,以及同时对治其它兼症。
2、药性的毒性和烈性程度相对较大者。
3、药量偏大。
其中,第一条是必不可少的条件,第二条和第三条可备选其一。
下面,我们就结合汉传经方解析法,以及上一节课提到的六神类方分类法则,进行《伤寒论》相关方剂的讲解。
【桂枝汤】
桂枝(三两) 芍药(三两) 甘草(炙,二两) 生姜(切,三两) 大枣(擘,十二枚) 
上五味,㕮咀三味,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适寒温,服一升。
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离,病必不除。若一服汗出病瘥,停后服,不必尽剂;若不汗,更服,依前法;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服一剂尽,病证犹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乃服至二、三剂。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
汉传经方解析法
三才解析法
阳性药:桂枝、生姜
平性药:炙甘草、大枣
阴性药:芍药
从三才解析法中可以看出,桂枝汤五味药,属小方。两味温性药,一味凉性药,定有使药的存在,为二旦汤配伍。而三两桂枝与生姜的温性要强于三两芍药,因此桂枝汤为阳旦汤类方。
桂枝汤用药温多凉少,因此能对治以凉滞证为主,夹杂烦温证,凉温证并见的“阴痞证”,六纲归为厥阴病机证。
继续往下分析:
四象解析法
君:桂枝(温 辛甘滋)3两
臣:生姜(大温 辛)3两
佐:炙甘草(平 甘滋)2两
    大枣(平 甘滋)2两
使:芍药(凉 酸苦)3两
药症:
桂枝 温 辛甘滋
刘志杰:治伤寒中风。
《神农》上气咳逆,结气,喉痹吐吸,利关节,补中益气。久服通神轻身不老。
生姜 大温 辛
《本经》主胸满咳逆上气,温中、止血,出汗,逐风湿痹,肠澼下利,生者尤良。久服去臭气,通神明。
炙甘草 平 甘滋
《神农》主五藏六府寒热邪气,坚筋骨,长肌肉,倍力,金创肿,解毒。久服轻身延年。
大枣 平 甘滋
《神农》主心腹邪气,安中养脾,助十二经,平胃气,通九窍,补少气少津液,身中不足,大惊,四肢重,和百药。久服轻身长年。
芍药 凉 酸苦
《神农》主邪气腹痛,除血痹,破坚积,寒热疝瘕,止痛,利小便,益气。
从四象解析法及药症可知,桂枝辛温,能温散外感风寒湿邪以及凉性气滞。能解决头身痛,上气咳逆,心下结气,喉痹吐吸,关节不利以及寒凉性虚劳不足等症。表里凉滞证症状都能解决,药力作用广,因此为君药。因其甘滋,还可以养津液、护胃气。
生姜辛而大温,能解决凉滞证及轻度的寒饮证导致的气滞、血瘀、痰饮等病理产物。“出汗”,是指其发汗解表力强,能对治在表的风寒湿邪,并加强桂枝治表解表的作用,使桂枝汤能够发汗攻表解肌。《伤寒论》中的“桂枝攻表”一词,便是指代桂枝汤而言。正因生姜的辅助,并配合“啜热稀粥”,桂枝汤才具备攻表的作用。此外,生姜还能温中下气止呕、止下利等,治疗主症以外的凉滞证下的兼症。为臣药。
炙甘草和大枣,性平,能固护中土胃气;味甘滋,能滋养津液,为佐药。佐药,都有调和诸药的作用,其中,炙甘草能养虚劳,护胃气津液,协调诸药,缓解诸药劣性,因此,经方方剂中多用甘草作为佐药。而大枣,更强于和胃气、补津液,胃中或体内水饮较重的情况下不宜使用。
芍药,性凉,对治夹杂的烦温证,能沟通君臣的桂枝与生姜,调和阴阳,并制约君臣药性,使其温性不至太过,为使药。芍药能通大小便,有“小大黄”之称,泻而不虚人,对于虚劳体弱者,较为合适,虚寒证明显者则谨慎使用。芍药清热、利尿、通便,对温热性的血瘀痰饮等导致的疼痛、腹痛,都有较好的疗效。因此,能对治烦温证为主的血瘀、痰饮、食积结聚等病理产物。
总结一下,桂枝汤,主要治疗寒热错杂、凉滞多烦温少,水饮和津亏并存,的“阴痞证”,六纲属厥阴病机证,对治的病理产物囊括了“气血饮食”。外能发汗、解表、祛风寒,内能调和阴阳、除凉滞清烦温,补虚劳。
有人可能会提问,桂枝汤既然对治厥阴病,又为何能治太阳外感中风?
太阳外感中风证,即是外感风寒之邪与太阳本证的合并证。风寒之邪束于肌表,表热又不得外发,因此而既发热又恶风寒。发热、汗出是烦温证的体现,恶风寒、头身痛等则是凉滞证的体现,符合寒热错杂、寒多热少的厥阴阴痞证病机,桂枝汤自然能够很好的解决,更何况药症的同时相对。
桂枝汤,是在汉传经方的小阳旦汤基础上,加入一味平性甘滋的大枣,即增加了甘滋补津液的功效,因此桂枝汤更适合厥阴病机证或外感风寒证时并见津亏相对明显者。
桂枝汤主治的常规证为:头痛、汗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脉浮缓。
而临床广用,大家可根据病机及药症进行组合分析。接下来看下一个方剂。
【桂枝加桂汤】
桂枝(五两) 芍药(三两) 生姜(切,三两) 甘草(炙,二两) 大枣(擘,十二枚)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桂枝加桂汤,就是在桂枝汤基础上增加二两桂枝。药物组成及数量没变,增加了温性药,那么其配伍法则和类方归属一样没有改变。
汉传经方解析法
四象解析法
君:桂枝(温 辛甘滋)5两
臣:生姜(大温 辛)3两
佐:炙甘草(平 甘滋)2两
    大枣(平 甘滋)2两
使:芍药(凉 酸苦)3两
桂枝汤除了解表治表这个主要功效外,还有一个主要功效是降逆,主要原理就是通过辛温发越,散表通气,而达到降逆的效果。增加了桂枝的用量,便是加强了这两种功效,同时,也加强了补津液、利关节的作用,使化裁后的桂枝加桂汤更加偏于发汗解肌利关节。
那么桂枝加桂汤,对治的病机便主要是在表证较重,津液消耗较多,引起中下焦之气乘机上逆、关节不利的寒热错杂、寒多热少的厥阴阴痞证,病位以表为主。
正如相关条文记载的:
烧针令其汗,针处被寒,核起而赤者,必发奔豚。气从少腹上冲心者,灸其核上各一壮,与桂枝加桂汤,更加桂二两也。《伤寒论》
发汗后,烧针令其汗,针处被寒,核起而赤者,必发奔豚,气从少腹上至心,灸其核上各一壮,与桂枝加桂汤主之。《金匮要略》
记载的便是发汗过度引起的气机逆乱的问题。
因此,桂枝加量,补津液、散外邪,释放上冲的压力,治疗表证明显、津液亏虚,咳逆结气的气机逆乱明显者,或伴有明显汗出恶风的太阳外感证等情况。
这样,桂枝加桂汤也讲完了,再看下一个方剂。
【桂枝加黄芪汤】
桂枝 芍药(各三两) 甘草(二两) 生姜(三两) 大枣(十二枚) 黄芪(二两)
上六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温服一升,须臾,饮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复取微汗,若不汗更服。
很明显,这是在桂枝汤的基础上加了一味黄芪。
黄芪 微温 甘滋甘淡
《神农》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瘘,补虚,小儿百病。
桂枝加黄芪汤,六味药,仍属小方。黄芪性微温,属于增加了一味臣药,因此仍为阳旦汤类方。
汉传经方解析法
四象解析法
君:桂枝(温 辛甘滋)3两
臣:生姜(大温 辛)3两
黄芪(微温 甘滋甘淡)2两
佐:甘草(平 甘滋)2两
    大枣(平 甘滋)12枚
使:芍药(凉 酸苦)3两
黄芪,是一味补虚劳的要药,而对于黄芪这味药的详细药症讲解,在家父的博客中便有记载,大家课后可以到网站浏览。黄芪性微温,能加强桂枝除凉滞的功效。味甘滋甘淡,既能补津液又能祛水饮。这使得桂枝汤在发汗解表的同时又能渗水利湿,解决表里水饮,还能辅助补津液、补虚劳。
因此,桂枝加黄芪汤,能够治疗在桂枝汤证基础上,又见表里水湿排泄不畅导致肌表出现粘汗、汗出不畅,或并见皮肤病,或见明显虚劳征象等情况。
符合条文中对此方的描述:
诸病黄家,但利其小便。假令脉浮,当以汗解之,宜桂枝加黄芪汤主之。又男子黄,小便自利,当与小建中汤。(据《金匮要略》条文合并)
我们再看一个方剂。
【桂枝加附子汤】
桂枝(三两) 芍药(三两) 甘草(炙,三两) 生姜(切,三两) 大枣(擘,十二枚)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桂枝加附子汤,是在桂枝汤基础上加了附子,六味药,仍属小方。但附子性热,药性相对峻猛。上面我们讲到,君药的确立条件中便有一条:药性的毒性和烈性程度相对较大者。因此,桂枝加附子汤,君药为附子。
汉传经方解析法
四象解析法
君:附子(热 苦辛)1两
臣:桂枝(温 辛甘滋)3两
生姜(大温 辛)3两
佐:甘草(平 甘滋)2两
    大枣(平 甘滋)12枚
使:芍药(凉 酸苦)3两
附子大者一枚,约合15g,可以按1两计算。不过,如今的附子质量良莠不齐,患者对附子的适应程度也各不相同,汉传中医如今使用的附子为江油地区产的生附子,**皆从5g起用,以知为度,此处须对各位加以提醒。
附子 热 苦辛
《神农》主风寒咳逆邪气,温中金创,破癥坚积聚,血瘕,寒湿踒躄拘挛,膝痛不能行走。
附子药力较大,能对治寒饮证,又配以两味辛温的臣药,而本方又属小方,因此,桂枝加附子汤为阳旦汤类方,可以被寒饮证(玄武汤)借用,用以对治寒饮证明显,而夹带轻微烦温证的病机。
附子是温阳利水祛寒饮的主药。其性温通走窜,能发散风寒湿邪,还能除气滞,涌泻痰饮、血瘀和食积等,表里上下的寒饮皆可对治。
那么,太阳中风发汗过度,导致表证及风寒之邪不解,伤及在表的阳气,表卫不固,因此“遂漏不止”,持续汗出,此时不但要更恶风,还会畏寒加重,四肢逆冷,甚至难以屈伸,出现了在表的阳气欲亡的征兆。同时,在里的津液也不足,引起“胃中干”,里热津亏,而致“小便难”。
正如《伤寒论》条文中记载的: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
表证风邪不解,汗多不止,阳气受损,病及少阴虚寒,又存在里热津亏,同样是寒多热少、寒热错杂的阴痞证,寒饮为主烦温为次,因此以“桂枝加附子汤主之”,温阳气散寒饮固肌表,同时补津液清里热,利大小便。
那么桂枝加附子汤,即是对治在表的阳气不固,表虚寒明显,同时津液亏虚,在里又有轻度实热,出现畏寒身冷,恶风,汗出不止,四肢拘急,大小便难等症状的厥阴病机证。
这样,桂枝加附子汤也讲完了。这四个方剂,层层递进,不仅体现了阳旦汤的基本配伍法度,也示范了药症及四象君臣变化模式,希望大家课后慢慢体会,玩味其中的原理。
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汉传弟子刘云舟)

端 午 安 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