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范儿 / 文史范儿 / 朋友圈再多10W+,也不敌这些千古最牛文案!

0 0

   

朋友圈再多10W+,也不敌这些千古最牛文案!

原创 有奖征文
2018-07-24  文史范儿

本文参加了【诗韵中国】有奖征文活动

 

文/予舍先生


公众号:文史范儿(wenshifan2017)


01


最近,李白的心情有点丧。

他的公众号突然十几天都没有更新了,粉丝们嗷嗷待哺,后台积压的留言数以万计。

在这个号称大唐第一网红,汇聚千万粉丝的大号里,最近一次的推送还是半月前的两首诗。

一首《鹦鹉洲》:

鹦鹉来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

鹦鹉西飞陇山去,芳洲之树何青青......

一首《登金陵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正常发挥,没什么问题啊!怎么还不更新?

这天,李白终于发消息了,

一个醒目的标题映入眼帘《亲爱的朋友们,怎么说呢,我洗稿了!哈哈哈哈哈哈......》

毫无意外,推送发出,十分钟破了10万+。

文章很短,还不到100个字:

大家欣赏一下这首诗,很不错哦!

《黄鹤楼》

——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稍作对比,所有人都清楚了,李白半月前的两首作品的确有模仿这篇《黄鹤楼》的痕迹。

但是,这首诗真的这么牛,能让李白茶饭不思,滴酒不沾?

是的,这是他纵横诗坛第一次感到焦虑。

想当初,李白到处游山玩水,各大景区都抢着笔墨伺候,生怕错过“李太白到此一游”的金字招牌。

唯有这次在黄鹤楼,老马失蹄,他的不败纪录被终结了。

意气风发的李白看着这首题在楼上的诗,陷入沉思,久久没说一句话。

你写成这样,让我怎么下笔?

也罢,好小子,我李白承认你为第一,黄鹤楼的文案归你了。

后来,李太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佳话也渐渐传播开来。

人们仿佛能够想象,已经作古的崔颢肯定笑开了花:

怎么样,我这手文案可以说无敌了吧?

这时,人们的目光又被评论区的一条消息吸引了。

短短20个字,已经被李白置顶了。


02


它是一首诗,短到5岁小孩都能脱口而出。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毫不夸张,这首诗已经简单到不能再简,朴素到不能再素。

当时,王之涣已经35岁,

三十而立,应该是很多中年人焦虑的源头,

王之涣虽然有才,但是该焦虑还是得焦虑。

不过,去年的他,爱情正迎来第二春,

有妻有子的王之涣,迎娶了小自己17岁的妙龄女子,

忘年恋+粉丝嫁给偶像,似乎是一段佳话,

但正如今人所知道的,这种婚姻很难迎来社会各界的祝福。

这不,老王的麻烦来了。

当时的老王只是一个小小的科员,新婚妻子却是县长的女儿,

门不当户不对,有人说他吃软饭了,

这还能忍?老子不干了。

王之涣愤而辞官,开始了只剩下诗和远方的旅行。

这一天,他来到了鹳雀楼。

诗人登上楼顶,遥望着一轮红日在群山的尽头缓缓落下,

目送楼前的黄河水奔腾咆哮,滚滚东流,

一时百感交集,

逝者如斯夫,难道我王之涣就再不能出人头地了?

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流言蜚语根本压不倒我。

于是,他的情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仰天长啸出,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十个大字。

这首诗究竟有多牛,传播有多广,已经不用我多说了。

那么,它能问鼎建筑文案之冠吗?

这时,一声来自100年前的“恐怕还不行”打断了他的笑声。


03


时间:公元675年,深秋,

地点:江西南昌滕王阁。

今天,南昌市军政首长兼江西省诗歌俱乐部主席阎伯屿正在开会。

一面鲜红的横幅高高挂着——“热烈庆祝江西省南昌市第X届新媒体大会暨滕王阁落成仪式召开。”

一块发亮的烫金桌牌放在会议桌的上首,写着阎伯屿三个大字。

阎都督试了试话筒,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

新事物就要有新气象,滕王阁我已经修缮完毕了,请大家尽情创作,拿出好作品,让滕王阁走向全国......

“啪啪啪......”话音刚落,房间里响起一片片热烈的掌声。

一个个自媒体大V走上讲台,朗读他们的大作,台下点赞声唏嘘声此起彼伏。

很快,太阳已经西斜,

听了大半天诗赋的阎都督,脸上已经露出疲惫的神情,他蜷缩在椅子上,双目微醺着。

“诸位可以先休息一会儿,这是刚刚一位年轻人递给我的文章,大家不妨听听!”

只见一位主持人右手拿着一张纸,站在台上缓缓朗读起来。

先从周围环境和地理位置写起: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

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阎都督揉了揉眼睛,一般吧,再听听看。

潦水尽而寒潭清,

烟光凝而暮山紫

......

层峦耸翠,上出重霄;

飞阁流丹,下临无地。

阎都督睁开了眼睛,捋了捋胡须,从椅子上坐起,双目透出异样的神采。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

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

听到这里,在座的所有人已经惊作一团,鼓掌声,赞誉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主持人的声音也越来越洪亮,速度越来越快,

当他一口气念到,

时运不齐,命途多舛。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

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

......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整个房间竟突然安静了,静的只剩下人们短促的呼吸声,叹息声。

“这篇文章的作者在哪里?快快请台上就坐!”

阎都督站在台上,高声喊道。

所有人都在四处张望,极力寻找,却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


04


历史似乎总喜欢开玩笑,

谁能想到,26岁的王勃,刚留下这首不朽的传世之作,

他便真的从这个世间消失了,

一曲《滕王阁序》成为绝唱。

如果说时光易逝,人生无常让人倍感为力,

那么世间还有一种人,却正在尝试着超脱生死,物我两忘。

大约300多年后,一位大神带着他的《岳阳楼记》走上了文坛巅峰。

这已经是范仲淹人生最后的时光。

这年冬天,他已经58岁,

与他共举“庆历新政”的富弼被贬去了山东,

一同致力于诗文改革的欧阳修被下放到了安徽,

挚友滕子京也孤身去了湖南岳阳。

好在老滕还和自己保持着联系,

这天,在接到岳阳楼记约稿的一刹那,老范的心里其实是拒绝的,

子京啊,你这是要把老哥我放到火上烤啊!

要知道,彼时的岳阳楼早已是闻名天下了。

根本不缺文案啊!

这不,李白带着新欢夏十二缓缓登楼了,

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

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

还是同样的配方,还是同样的骚气,

我不管,我就是要上天!

“咳咳......老哥哥,上天也不带上我?”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

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李白一回头,看到杜甫也登楼赋诗一首,

子美老弟,只有哥哥我懂你的苦啊!

范仲淹看完这些作品,呆了好一会儿,

过了半晌,他才静静坐下,缓缓提笔。


05


岳阳楼的美誉,已经不需要自己再夸了,

洞庭湖的胜状,古人也写得腻了,

怎么办?

他忽而想起自己漂泊沉浮的半生,

想起世事无常的悲欢,

不错,歌以咏志,我要为千古志士代言,

发出大宋文人的最强音!

从北上主政到南下遣归,范仲淹一路上舟车劳顿,江水奔流,

小船上,时而狂风大作,他手扶桅杆仰望星空,

时而浊浪排空,他极目远眺看山岳潜形,

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阵阵袭来。

浸透百骸!

把酒临风,一杯浊酒,

他终于写出来了:

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

何哉?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纵横千古,为什么总有人能让我们感动?

沧海桑田,人的一生究竟为什么而活?

为了一个亿的小目标?

咳咳!

随便你,

而他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你以为老范又熬鸡汤了?

他其实是在向偶像致敬。

还记得那首“我在幽州等着你”吗?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

—— 陈子昂 《 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后人却终于出现了,

范仲淹呼应了这个穿越时空的召唤,

“微斯人,吾谁与归!”


06


一座城可以烟消云散,一篇雄文却可以流传千年。

黄鹤楼因崔颢闻名遐迩,

王之涣让鹳雀楼扬名华夏,

滕王阁让千年以来的中国人伤感那位少年天才,

岳阳楼记承载了悠悠千古汉儒文化的政治光芒。

......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