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黄汉光 / 生活小记 / 只想抽烟不读诗

0 0

   

只想抽烟不读诗

原创
2018-07-24  广东黄汉光

正月里来闹元宵。


独处陋室,窗外锣鼓声、弦乐声、鞭炮声不绝于耳,热闹的是外面的世界,自己:半支淡烟人半醉,半品薄茶半品诗。寂寥,寂寥消散在那一个个弥漫的烟圈之中;清静,清静排除在一首首浓浓的诗意之外,倒也自得其乐。

虽说吸烟危害健康,但乐此不疲。

手指夹着香烟,随意在书柜中抽出一本唐诗宋词。

元宵节,与时俱进,当读元宵诗词。
心不在焉地看着看着,感觉读诗,其危害比香烟有过而无不及。

翻开醉翁的《生查子·元夕》: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野史曾有多个版本的传闻,有声有色描绘醉翁是个多情种,云: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女人之间。或许这词便是例证。他怀念往年元宵那人约黄昏后的甜蜜,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但今年的元宵节呢?世事难料,情难如愿。往日的甜蜜、过去的缠绵,只残留在记忆之中……旧时欢愉仍驻留心中,而痴心等候的那个人,或许明年还会来,或许永远不会再来了。无可奈何花落去,但那只似曾相识的燕子呢?那曾有的爱情真是无比难测吗?如果真的这样,那些两情相悦、缠绵悱恻的美丽韶华难道是在岁月中流走的吗?谁也不曾料到呵,错过了一季竟错过了一生。山盟虽在,佳人无音,这是怎样的伤感遗憾,怎样的裂心之痛!

说读诗危害健康,便在于诗中总有太多人世间的伤感。

你看:回眸寻望,昔人都已不见,此地空余断肠人。无限伤感,隐隐一怀愁绪化作一声长叹: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此恨绵绵无绝期?
 
再翻开才女李清照的词《永遇乐·元宵》:
落日镕金,暮云合壁,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读着读着,原来那美少女的形象:“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已无影无踪,虽说“可怜人似春将老”,但还是看到不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老妪形象:如今憔悴,风鬟霜鬓……

悲哉!国破、家倾、夫亡!饱经沧桑,原本簇带济楚的少女变为形容憔悴、蓬头霜鬓的老妇,而且心也老了!

 “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读得让人潸然泪下,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蜷缩在小屋角落里的老妇人,心中曾经雄心勃勃的“九万里风鹏正举”、“生当作人杰,死也为鬼雄”已经在心中变得冰冷,内心只有那今昔盛衰之慨,看来似乎透露出她对生活还有所追恋的向往,但骨子里却蕴含着无限的孤寂悲凉。面对现实的繁华热闹,她却只能隔帘笑语声中聊温旧梦。这是何等的悲愁!难怪南宋著名词人刘辰翁会每诵此词必“为之涕下”!

这载不动的许多愁……愁啊愁,愁就白了头。会危害健康么?只能半品,不要全心投入,在于有品与无品之间。

半品那些欢乐的元宵词又如何呢?

唐宋的年代太久远了,翻翻年代稍近一点的,看看唐伯虎的《元宵》:

有灯无月不娱人,
有月无灯不算春。
春到人间人似玉,
灯烧月下月如银。
满街珠翠游村女,
沸地笙歌赛社神。
不展芳尊开口笑,
如何消得此良辰。

这首取材于农村的《元宵》,看到了农村元宵灯月辉映的美景,而灯月映照下的村女则更美。她们青春焕发,喜气洋洋.尽情欢笑,一幅乡村元宵灯下美女图跃然纸上……

读着读着,内心也惆怅起来,老家就在农村,是在广东饶平名叫渔村的山旮旯,明天也是家乡游神的日子,那里有纯朴的村姑,有天真的孩童,有熟悉的潮乐,可是却没有回家,想想王阳明所写的元宵诗,改动一个字:故园今夕是元宵,独向渔村坐寂寥!

惆怅,思念着故乡,更思念着故乡的父老乡亲……

不读诗词了,啜着潮汕工夫茶,还是不读什么鬼诗词了,掏出香烟,点燃,这烟虽然很劣质,虽然很危害健康,可是吐出的烟圈中的烟雾四处弥漫,烟柱中的烟雾袅袅升起,就像天空故乡高山云雾,时卷时舒,自由自在,内心永远不为情所困,不为忧所患……

写于2018年元宵夜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