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稀世珍宝“象牙佛”颠沛流离记

2018-07-25  轻风无意

位于甘肃河西走廊西部踏实河岸的榆林窟,被视为莫高窟的姊妹窟,榆林窟的规模并不大,但它所拥有的历代壁画艺术却可与莫高窟相媲美。而榆林窟镇窟之宝象牙佛的故事,令人感慨……

稀世珍宝“象牙佛”颠沛流离记

榆林窟的磨难与辉煌,与一尊稀世珍宝“象牙佛”联在一起。对“象牙佛”的激烈争夺与舍身保护,贯穿了榆林窟的整个历史。

清廷平定了西域与河西走廊持续几百年的动乱后,中断和熄灭了的香火,终于在莫高窟和榆林窟重新燃起。嘉庆年间,一位叫吴栋云的内地喇嘛云游至榆林窟,看到河谷两面崖壁的洞窟,虽多年失修,已破败不堪,但这里风水地理呈祥,佛窟内彩塑和壁画气象很好,民众渴求佛祖保佑的心理很强烈,便决定留在这里,重修佛窟,护弘佛旨。

一天,吴栋云带人清理一个佛窟(注:即后来编号的4号窟)的流沙时,忽然从角落里一块微翘的砖头下发现了一个黄绸包袱。打开里面的8层哈达包布,一尊精美的象牙佛雕珍宝现于眼前。

佛雕为两瓣,可开合,高15.9Cm、厚3.5cm、中宽15.7cm,打开来两面,每面各有25个小格,小格里刻有50个不同的佛经传故事图像,总共有279个人物、12尊车马,均栩栩如生。两面合起来,佛雕的外形是双手捧着佛塔的普贤骑象图,威严而极富韵味,有很浓的印度风格。

吴栋云喇嘛高兴至极,觉得这是佛祖显灵,是弘兴榆林窟的吉兆,便举行了法会,将象牙佛小心供奉起来。从此,远近信众纷至沓来,香火不断,榆林窟佛事盛极一时。

稀世珍宝“象牙佛”颠沛流离记

到清同治年间,社会又发生动乱,乱匪洗劫榆林窟,逼当时的住持杨元交出藏起来的象牙佛,杨元严辞拒绝,终被杀害。

象牙佛传到和尚李教宽手里时,他接受师傅教训,干脆带着象牙佛离开了甘肃安西,打算回故乡金塔暂避,途经肃州(今酒泉)时,却因病去世。

临终前,李教宽将象牙佛托付给笃信佛教的一位乡绅盛居土。辗转之间,象牙佛移送金塔寺。同治末年,金塔寺因兵乱而被大火焚毁,但象牙佛却被一位叫梁贡的人秘密收藏而幸免于难。

到了光绪三十年,榆林窟的新住持、80岁的严教荣和安西各界偶闻象牙佛的下落,便组织佛班弟子,于光绪三十一年二月,将象牙佛重新请回榆林窟。

到了宣统年间,严教荣住持又死于战乱,象牙佛的秘密传给了他的徒弟、新住持马荣贵。马荣贵深知自己的师爷杨元、李教宽和师父严教荣为保护象牙佛付出的生命代价,不敢再把象牙佛公开供奉,于是,将其带下山去,请朋友秘藏了许多年。

1927年,马荣贵收下一个31岁的叫郭元亨的徒弟。马见郭吃苦耐劳、诚实可靠,于是,10年后便把象牙佛的迷藏处告诉了郭,并反复盯嘱:“万佛峡的这尊宝物,人死窟塌,也不能失传!”半年后,马荣贵被兵匪所害,摔下断崖而死,收藏和保护象牙佛的重任又落在郭元亨身上。

3年后的一天,国民党军阀马布青的—队匪军来到万佛峡,逼郭元亨交出象牙佛。郭元亨巧言以对,说:“听说过,但从没见过。”贼匪们不甘心,推倒舍得塔,铲掉壁画,砸碎佛塑,乱搜一气,之后扫兴而去。后来,又有一伙匪徒来搜,还是没有得逞。匪徒们扒了郭元亨的衣服,用棉花沾上清油,贴在郭元亨的身上点着烧,说:“再不说就烧死你!”郭元亨忍着剧痛,还是平静地回答:“不知道,没见过!”

经过严酷摧残的郭元亨,遍体烧伤,后来经好友用民间土方洗伤杀毒,才保住了性命。

为不使象牙佛再有闪失,郭元亨将它用十多层绸布裹好,装入一个铁匣子,秘密转移出榆林洞,藏到了贼沟子山上一个废弃的老鹰洞里。

后来,张大千到榆林窟临画时也问过象牙佛的下落,表示愿以两千银元购买;国民党高官于右任巡视敦煌时,也到榆林窟打听过象牙佛,均被郭元亨巧言骗过。

但地方官却不好对付,1947年冬,国民党安西县参议员刘永宽策划了一个抓捕郭元亨逼抢象牙佛的阴谋,但消息走漏,没有抓到郭元亨,后经人从中说情斡旋,才将此事平息。

稀世珍宝“象牙佛”颠沛流离记

1949年,安西解放,郭元亨毫不犹豫地把这尊宝物献给了人民政府,政府嘉奖了他的爱国行为,并任命他为榆林窟文物保管员。后来,郭元亨还先后被选为乡、县人民代表和省政协委员。

这尊万劫不灭的象牙佛,现存放在中国历史博物馆里。经考证,该象牙佛是古印度健陀罗雕刻艺术作品,可能是印度传法高僧或中国去印度学经僧人带回来,刻制年代可能在唐以前,文物价值很高,是当时中印文化交流的罕见物证。

一尊象牙佛,演绎出佛门几代义僧以生命护宝的可歌可泣故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