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54geO / 朱明帝国 / 血战碧蹄馆,明朝骑兵和日本战国武士的较量

分享

   

血战碧蹄馆,明朝骑兵和日本战国武士的较量

2018-07-26  昵称54geO

万历援朝,明朝提督李如松收复被日军占据的朝鲜陪都平壤后,想乘胜收复朝鲜都城王京,结果明军在进兵路上的碧蹄馆被日军重重包围,战败逃走。经此一战后,李如松大受打击,丧失进取之心,一路北退。而作为胜利者的日军,不仅在此战严重损兵折将,战后也无力反攻明军,同样没有进取的动作。作为万历朝鲜战争的一次重要会战,碧蹄馆之战给明、日双方都带来了相当大的重创,是一场没有真正胜利者的会战。

1593年1月6日至8日这三天时间,李如松率兵对小西行长驻守的平壤城发起总攻,最终攻克这一座坚城。由于李如松在第二次平壤之战中对日军造成了重大打击,日本史料《松荫灵社记》对他的评价非常高,认为他是大明首屈一指的名将:“如松在其国以勇武善战有声,一时推为第一。”
血战碧蹄馆,明朝骑兵和日本战国武士的较量

碧蹄馆之战发生的直接原因,是李如松在收复被日军占据的朝鲜陪都平壤以后,想一鼓作气收复朝鲜都城王京,他为此先后派出三千五百名骑兵南下勘探王京道路,为自己进兵做好准备工作,碧蹄馆是去王京的必经之路。当明军侦察队越过碧蹄馆,行至王京城外的砺石岭时,在此遭遇日军先阵立花宗茂并将其击破,由此轻敌,李如松的家丁查大受和朝鲜人都向后方的李如松报告了王京空虚、可以拿下的消息。李如松误信了这一错误情报,继明军侦察队之后,亲自率领轻兵向王京进发。但砺石岭之战结束不久,王京的日军大部队相继出动,迫使明军侦察队从砺石岭后退到了碧蹄馆。由于日军势大,退屯碧蹄馆的明军侦察队难以脱身;正在行进途中的李如松在获悉相关情报以后,并没有因为自己兵力少退缩,而是勒马驰赴碧蹄馆,督军作战,于是揭开了碧蹄馆之战的序幕。

碧蹄馆之战在巳时(上午九时至中午十一时)正式开始打响,四千五百名明军直面的是小早川隆景先锋队的第一阵粟屋四郎兵卫,李如松下令明军先使用神机箭、天字大将军炮等火器,以火力压制日军。日军也施放铁炮回击明军,小早川方的史料《梨羽绍幽物语》记载:“我铳技精妙,丸无虚发。”但即便如此,日军铁炮队的火力也没拼过明军的天字大将军炮。在一波火力压制后,明军骑兵又上前搏斗,与日军白刃相接。据《日本战史·朝鲜役》的记载,明军骑兵部队攻击粟屋右边的阵地,之后回旋到左边,逐次增加生力军,反反复复对粟屋的阵地进行回旋攻击。这一战术,颇似日本战国名将上杉谦信在第四次川中岛合战时摆出的“车悬阵”。在天字大将军炮的轰炸和明军辽东骑兵的不断驰突下,粟屋四郎兵卫不敌,败退,由小早川隆景安排的第二阵井上五郎兵卫接着战斗。井上五郎兵卫在《隆景碧蹄里之战史》中被评价为“勇冠(毛利)军中”,可见是不可小觑之人。但明军不屈不挠,打得井上五郎兵卫非常被动,有些士卒甚至开始向后逃窜。情急之下,井上五郎兵卫大声激励手下士卒:“士之临战场也,以进死为荣,以退生为辱!汝等努力,慎勿去此!”尽管如此,井上五郎兵卫也不敌明军,继粟屋四郎兵卫之后败退。

血战碧蹄馆,明朝骑兵和日本战国武士的较量


​ 碧蹄馆之战地图

尽管小早川隆景安排的第一阵粟屋四郎兵卫、第二阵井上五郎兵卫相继败退,但他留有后手。在酣战之际,小早川隆景使左翼的立花宗茂、高桥统增从望客岘左侧的丘陵迂回到明军后方,右翼的小早川秀包、毛利元康等将从望客岘右侧的丘陵迂回到明军后方,他自己则亲自率领第三阵从正面迎战明军,中军和左、右两翼对明军形成包围。《宣祖昭敬大王实录》记载,此时日军“左右散出,冒死突出,直冲中坚”、“左冲右突,一时直前”。小早川隆景在碧蹄馆之战的这一安排,颇有汉代名将韩信在垓下之战决战项羽时的风采,不愧为日本战国排得上名号的名将。

陷入重围的明军,此时面临日军先锋队的包围,不得不拼死作战,以求突围。但原本在砺石岭后方观战的日军预备队相继出动,望客岘漫山遍野都是,从望客岘的左右两方夹击,将明军团团围住,使明军难以突破日军的包围圈。

据《吉川家谱》记载,自第四队的吉川广家投入战斗后,石田三成、增田长盛、大谷吉继、加藤光泰诸将也相继投入战斗,甚至连原来留守王京城内的小西行长也杀出城外。

从日本史料的记载来看,碧蹄馆之战的关键阶段到了后,王京城内的日军真正做到了倾巢而出。碧蹄馆之战,至此成为由李如松率领的四千五百名明军,对战由小早川隆景、立花宗茂、小早川秀包、吉川广家、石田三成、大谷吉继、小西行长等日本战国名将、名臣率领的数万人的激烈会战。但明军在绝对的劣势之下,仍旧爆发出巨大的战斗力,诚如《征韩伟略》一书所言:“奇兵宗茂、秀包等见机而下山,直冲如松中军,隆景亦纵横奋击。而如松兵有节制,进退自在。两雄相会,战甚苦,自巳至午。”毛利家史料《萩藩阀阅录》亦记载,小早川秀包部队受到明军冲击,伤亡较大。包含家老横山景义,下级武士如桂五左卫门、内海鬼之丞、伽罗间弥兵卫、手岛狼之助、汤浅新右卫门、吉田太左卫门、波罗间乡左卫门等武将皆在此役战死。可见明军在逆境下仍旧顽强作战,毫不屈服。

为了突破日军的重围,李如松与骁将数十人亲自冲锋陷阵,在马上用弓箭射杀日军,但“势不能支”,终究无法敌过兵力众多的日军。李如松见实在无法打退日军,便指挥明军撤退,他亲自殿后。

血战碧蹄馆,明朝骑兵和日本战国武士的较量


​金甲倭紧逼李如松时,明军稗将李有升拼死保护李如松,手刃数倭,但后来被日军的钩子拉下马,惨遭日军肢解,周遭的八十余名明军勇士亦被砍死。为保护李如松,李如松的兄弟李如梅、李如柏、李如梧和游击李宁等护卫在其身边,一同协力射击、砍杀日军。李如梅拉弓引弦瞄准金甲倭,将其射下马,周遭的日军士兵哭着扶起金甲倭而去。日军见明军勇猛,不再急于进攻。此时,先前被李如松留在马山馆的副将杨元,听说前方战事危急,与参军郑文彬、中军旗鼓官王希鲁等急领一千名骑兵驰援至战场,杀入日军的重围,使日军稍稍退却。

杨元抄领一千名骑兵杀入重围以后,李如松趁乱率领杨元、李如柏、张世爵等将冒死突围,此过程中杀死许多日军。游击李宁的左手被砍伤,铠甲叶片被日军铁炮射穿,但没受重伤。除了李宁负伤外,副总兵孙守廉也被砍伤了右臂。情急之下,李如松又一次跌落马下。先前被明军击退的井上五郎兵卫见到这一场景,察觉到这一落马的将领是明军大将,于是便跃马突进,准备斩杀李如松。万死一生之际,周围的明军将李如松扶起,让他骑着另外一匹马逃走。井上五郎兵卫不得其志,未能斩杀李如松,因此气得咬牙切齿。

虽然明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赖于杨元的援兵,被困碧蹄馆的明军得以突破重围向坡州方向撤退。在明军撤退过程中,明军骑兵的马匹因为泥泞的地形而难以驰骋,甲胄、辎重、炮车等军用物资被弃置于碧蹄馆,一片狼藉。其中,编号为陆拾玖号、壹佰叁拾伍的两门天字大将军炮,被小早川隆景缴获;编号为贰拾伍号的天字大将军炮则被吉川广家缴获。可能还有几门不知具体编号的天字大将军炮也被日军给缴获了。这些被缴的天字大将军炮,后来都被日军作为战利品运送回了日本,据说小早川隆景缴获的两门至今还在。此外,朝鲜人在清理战场时,也拾得明军遗弃在碧蹄馆的军粮若干、盔甲二百余部,交还给了李如松。但李如松只留下甲十余部,其余都给了朝鲜人。

明军突围后,一路向北撤退,但日军仍在后方追击。追至惠任岭时,坡州的明军大军出现在岭头,日军见明军大军在惠任岭现身,心里也没底,于是尽数撤退回了王京。据毛利家的史料《梨羽绍幽物语》记载,日军之所以撤退,是由于立花宗茂的家臣小野和泉守见到明军援军出现时,便当即劝阻日军立刻停止追击。小野和泉守说:“彼众我寡,逼击恐为敌所围!”日军诸将顾虑到明军援军势大,因而听从了小野和泉守的这一番谏止的话,停止继续追击。至此,李如松终于逃出绝境,碧蹄馆之战由此结束。《宣祖昭敬大王实录》对当时的情景是这样记载的:“贼追至惠任岭,望见大军,不敢踰岭,奔还京城。”《乱中杂录》亦记载:“贼追至前岭,望见官军大至,走还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