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墨斋 / 跟李兵学诗词 / 跟着李兵背诗词 |第005首|陈子昂诗二首

分享

   

跟着李兵背诗词 |第005首|陈子昂诗二首

2018-07-30  三友墨斋

陈子昂诗二首 来自精美JSYR故事 01:32

陈子昂诗二首

春夜别友人二首·其一

唐代:陈子昂

银烛吐青烟,金樽对绮筵。

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

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悠悠洛阳道,此会在何年。

 

春夜別友人二首·其一

 

唐代:陳子昂

 

銀燭吐青煙,金樽對綺筵。

 

離堂思琴瑟,別路繞山川。

 

明月隱高樹,長河沒曉天。

 

悠悠洛陽道,此會在何年。

译文

明亮的蜡烛吐着缕缕青烟,高举金杯面对精美的席宴。饯别的厅堂里回忆着朋友的情意,分别后要绕山过水,路途遥远。宴席一直持续到明月隐蔽在高树之后,银河消失在拂晓之中。走这悠长的洛阳道,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相会?

注释

银烛:明亮的蜡烛。

绮筵qǐ yán:华丽的酒席。

离堂:jiàn别的处所。琴瑟:指朋友告别宴会的音乐。语出《诗经·小雅·鹿鸣》:“我有嘉宾,鼓琴鼓瑟。”

“明月”二句:说明这场春宴从头一天晚上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清晨。长河:指银河。

悠悠:遥远。洛阳道:通往洛阳的路。

简评

首诗写作者离开家乡赴东都洛阳告别宴会上的场景,充满了对朋友的依依惜别之情
​诗的赏析:
​1、意象:是诗词里作者写的物。意:带有自己的意思;象:即物品(或事物)。所有的事物当出现在诗词里他就不是一个单纯的事物,他带有诗人的主观感受和色彩,我们叫他意象。
​2、意境:意象小、意境大。意境是所有事物的总和,表现出的思想感情,所以有人说意境实际上是形神情合理的统一。意境总揽了所的意象,传达了作者要表达的思想感情,他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即生于意外、以孕于象内,这就是意境。
​3、《春夜别友人二首》(其一)中点到的事物较多,诗中的名词指向一个事物或物件,如:银烛(不是一般的烛)、青烟、金樽、绮筵、离堂、琴瑟、别路、山川、明月、高树、长河、晓天等都是意象,名词如叠加在一起也看不出什么含义,如果联系在一起就成了意境。
​例如:

银烛吐青烟,     写晚上宴席开始的环境,
​金樽对绮筵。     写高档的宴席场面。

离堂思琴瑟,     想起离别宴会时的音乐,
​别路绕山川。     又想起离别之路环绕山川。

明月隐高树,    时间的变化,
​长河没晓天。    补充上句时间的变化。

悠悠洛阳道,    遥远的洛阳路程,
​此会在何年。    不知什么时候现相会。


背诵技巧

    三联对,小中大——低中高。前四空间,后四时间。(这一部分详细内容为在线语音讲解,背诵窍门多多,唯本群群员可听。加我13942702778拉你入群。事先声明,入群收费,每日一元。
​银烛对金樽、青烟对绮筵、离堂对别路、明月对长河、高树对晓天,前面都加了修饰语,偏正式。琴瑟对山川,两个事物,联合式。


登幽州台歌

唐代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登幽州台歌

 

唐代:陳子昂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译文

向前看不到古人,向后看不到来者

只有那天地苍茫悠悠无限,我独立其间,怆然泪下

注释

幽州:古十二州之一,现今北京市。幽州台:即黄金台,又称蓟北楼,故址在今北京市大兴,是燕昭王为招纳天下贤士而建。

前:过去。古人:古代那些能够礼贤下士的圣君。

后:未来。来者:后世那些重视人才的贤明君主。

念:想到。悠悠:形容时间的久远和空间的广大。

怆(chuàng)然:悲伤凄恻的样子。涕:古时指眼泪。

简评

幽州台是燕昭王为招纳天下贤士而建。陈子昂登上此台,联想自己的际遇,不免有逝者已矣、今不如昔的感慨,因而悲从中来。关于“前”和“后”的问题,我的解释是:
​      读过金庸的小说儿《射雕英雄传》的。有个西毒欧阳锋,他最后疯了,是什么让他疯的呢,一是他练武练的有点儿走火入魔,因为是上了黄蓉的一个大当,黄蓉抛给了他一个让他永远也想不明白的问题就把他搞迷糊了,把他搞疯了,就是我是谁?我是谁,实际上,我们很多人都喜欢在这个问题上钻牛角尖儿,我是从哪儿来的将来往哪去,我到底是谁。
​      这个问题好像现在科学根本也解释不了。所以成为一个死结,老百姓不思考这些问题,所以过得很很悠然,是吧,我们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不去考虑生前身后事。但是有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就像金庸说的欧阳锋,这样的人,她一战钻到这个问题里边儿。他就容易发疯。我觉得陈子昂的这个怆然涕下,主要的意思是向前看不到古人。向后看不到来着,我独立于天地之间,我到底是谁,我能干什么,
      ​这个问题就像李白。到了晚年忽然想明白一个问题,他一生都在追求什么,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致君尧舜上总感觉到自己能帮皇帝的玩儿。结果忙活了一辈子才想明白了一个问题,我连生前是谁,死后是谁我都不知道,我这辈子追求的这个虚荣到底有啥用,没有任何意义,这不光是一个诗人的问题,实际上他也是一个哲学问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