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zhi9 / 待分类 / 汉语中来自日语的词汇

分享

   

汉语中来自日语的词汇

2018-08-01  wuzhi9
2013-07-17 1页 5.0分 
汉语中的日语借词指汉语由日语引入的借词,是中日之间语言交流的一部分。汉语从日本借用辞汇发生在近代,主要以汉字为媒介。日语借词对现代汉语的形成有重要的作用。
概说中国与日本在东汉以来即产生有记载的联系。隋唐时期交流达到高峰。整个古代,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传播可以认为是单向的,即由中国传入日本。汉语中找不到由日本传入的辞汇(外来语主要只有从印度传入的佛教用语)。
中国在19世纪中叶(西元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不少有识之士也开始先后主张洋务运动与西学东渐,开始学习并翻译西方语言的书籍。由于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成功学习西方的技术与制度,并在甲午战争中击败中国。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一方面自行翻译西方词语,另一方面也开始向日本学习,借鉴日本已经翻译成汉语的西语。由于日本西化较中国早,相当多西语词汇首先经日本学者翻译成汉语,然后透过中日的文化交流流传到中国。由于同是建立在汉语的基础上,日制汉语和中国自己翻译的汉语词汇在经过相当时间的演变之后,逐渐进入汉语圈并成为汉语的新兴词汇,这些辞汇对现代汉语的形成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之后的中日两国的长期文化交流中,也还其他一些日本的翻译以及新造词语逐渐在汉语圈使用。
例如,早年孙中山著作可看到“democracy”的译词为“德谟克拉西”、“virus”的译词为“微生物”、“revolution”的译词为“造反”,现在分别由“民主”“病毒”“革命”所取代。
早在民国初年,汉语中通用的和制汉语就有数百条。其中不乏“~主义(-ism)”“~化(-ize)”这类造词性很强的词尾,在现代汉语中占有相当的份量。比较常见的词缀如下:
∙~团。例:工团、法团
∙~力。例:购买力、
∙~法。
∙~性。
∙~的。 -->(~底/~的/~地)。
∙~制。
∙~主义。
∙~会。
以下分类别讨论现代汉语中来自日语的辞汇。
和制汉语由于汉语也是因为19世纪时急迫需要翻译西文,而大量从日本输入新词,大部分进入汉语的日语借词都是日语中的“和制汉语”。举凡“电话”、“社会主义”、“资本主
义”、“干部”、“艺术”、“否定”、“肯定”、“假设”、“海拔”、“直接”、“警察”、“杂志”、“防疫”、“法人”、“航空母舰”都是属于和制汉语日语借词。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日语中的“和制汉语”都在现代汉语中通用,如“介错”、“怪我”、“油断”这类和制汉语词都没有进入汉语。
部份抽象化汉语原有词汇而意义有所改变的半和制汉语词汇,如“社会”、“经济”,原先虽为汉语,但现今使用的意义已经与古汉语相异,是否认定为日语借词有争议,有些学者称这类词汇为“回归词”。
来源于“宛字”的词“宛字”,日语“当て字/宛て字”。日语传统上多用汉字,有时非汉语词也利用汉字的读音(音读与训读皆可能用到)以汉字纪录,如“滅茶苦茶(めちゃくちゃ)”。这种做法最初是在假名未出现的时代使用(如万叶假名),但假名出现后仍然常用。这种做法类似于六书的假借,但为区别于中国的假借,本文称之为“宛字”。
来源于和语宛字的词此类较少,常见的用例如“寿司(すし)”(本字是“鮨”,“寿司”是宛字)。
来源于外来语宛字的词由于明治时期翻译西洋词(主要是专有名词)时学术词汇使用汉字词表达还是主流,所以频繁使用宛字翻译。如クラブ“倶乐部”、ロマン“浪漫”、ガス“瓦斯”、コンクリート“混凝土”、カタログ“型录”、リンパ“淋巴” 等,都被汉语借用。此类词汇虽然看起来像是汉语词,但实质上是对西语的音译,故对日语来说,只些词不属于和制汉语,而是外来语。
和语词以汉字写法引入绝大部分的和语的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是以汉字写法而非读音直接引入汉语。部分一般辞汇亦以汉字写法直接引入汉语,如:取消(取り消し)、场合(ばあい)、立场(たちば)、手续(てつづき)、出口(でぐち)、入口(いりぐち)、取缔(とりしまり)、见习(みならい)等。韩语中有更多此类用语的案例,如:매상(売り上げ)、소포(小包み)、수입(手入れ)等。
日语自身读法的音译此类词汇多是日语本身非以汉字表达的词汇,但华人习惯于以汉字引入日本辞汇(包括专有名词),所以自行以音义方式输入日本词。如“卡拉OK”(カラオケ),“榻榻米”(畳)等。商标的例子较多,如“马自达”(マツダ,松田)、“日产”的俗名“尼桑”、“立邦漆”(Nippon Paint)等。
流通于台湾的日语借词由于台湾接受日本统治时期较长,无论是闽南语或台湾国语,日常所用的日语借词数量相对于中国大陆、香港等其他地区比例又明显更高。如“便当(弁当)”、“欧巴桑(おばさん)”、“秀逗(ショート)”。
若考虑到台湾话(台湾闽南语),和制汉语词汇数量又较标准汉语更多。在日治时期的汉文报纸中,夹杂和制汉语非常普遍。例如改札系(剪票员)、驿(车站)等,其中不少在战后已改用国语词汇读以闽音。但现今尚有“水道水 chui-to-chui(自来水)”“注射(打针)”“注文 chu-bun(订购)”“案内 an-nai(带路)”“看板(招牌)”,甚至外来语如“o-to-bai(オートバイ,摩托车)”、“bih-lu(ビール,啤酒)”、“jiang-bah (ジャンパー,夹克)”、和语如“a-sa-li(あっさり)”“o-ba-sang(おばさん,阿姨)”“sa-si-mi(刺身,生鱼片)”,这些日语词汇都自然平常地使用在台湾闽南语当中。许多早年曾在中国大陆曾用而目前已少用的和制汉语词,如摄护腺、昆布等,在台湾仍继续
使用。
另外,在粤语里亦有“防疫注射”,亦用了“注射”这个和制汉语词来构词。
日本流行文化引进的和制汉语20世纪末起,由于日本电子游戏、漫画、流行音乐等大量进入中文圈,也有许多词开始在汉语打开知名度。
如“暴走(失控)”一词因新世纪福音战士而进入ACG迷的生活圈,而“达人(专家)”一词也开始经常出现在报章、杂志上。一般来说这个时期进入汉语的和制汉语词由于时期尚短,社会仍持保留态度看待,只将他当作一种“流行用词”,并没有真正将他视为“汉语”的一部分。
但部份用来描述社会现象,无法准确翻译成中文的和制汉语,如“暴走族”、“援交(援助交际)”、“少子化”、“人气”等词汇,已经经常被台湾新闻媒体直接采用了。
接受日语借词的矛盾现在汉语在向日语借词的过程中,并非全盘接纳,其中也经过排斥、抵抗,但最后日语借词仍大量涌入。
例如严复就强烈反对冒用日语借词,他提倡使用“计学”(zh-classical:计学)取代“经济学”、使用“群”取代“社会”(类推“群学”取代“社会学”)、使用“天演”取代“进化”等,学界习称“严译”。而严复也不是一概否定日本译词,例如他接受“自由”一字作为“liberty”、“freedom”之译名,并尝言:“西名东译,失者固多,独此无成,殆无以易。”
也有少数新制汉语取代日语借词的例子,如“逻辑(logic的音译)”取代和制汉语的“论理”。
从和制汉语的特征来说,日本人制造和制汉语,多半爱用两字词。而精通文言文的中国学者翻译时爱用单字单词。在白话文运动后,由于沟通上的需要,两字词较为稳定、口语上容易理解,或许是和制汉语借词最后于中文扎根的主因。
判定汉语词汇众多,要判断某个词是否来自日语有时并不容易。
除了一些由名人所译的和制汉语,如“科学”一词由日本人西周(にしあまね)所译外,许多词难以考证。尤其有些“半和制汉语”原为汉语词,只是日本学者先确立其作为某西语词的对译语后,汉语再效仿。此类词汇是否属于日语借词也有争议。
汉语日语借词表:
以下这些日常用的现代汉语词汇,都是近代从日语中“进口”过来的
A:
暗示、
B:
霸权、白旗、白热、白夜、版画、半径、半旗、饱和、保险、保障、悲观、悲剧、背景、必要、变压器、辩护士、辩证法、标本、标高、标语、表决、表像波长、博士、不动产、不景气、
C:
财阀、财团、采光、参观、参看、参照、插话、刹那、常备兵、常识、场合、场所、衬衣、成份、成员、承认、乘客、乘务员、宠儿、抽象、出版、出版物、出超、出发点、出口、出庭、初夜权、处女地、处女作、储藏、储蓄、触媒、传染病、创作、刺激、催眠、错觉、
D:
打消、大本营、大局、大气、代表、代言人、贷方、单纯、单位、单行本、单元、蛋白质、导火线、道具、登记、等外、低调、低能、低能儿、低压、抵抗、地上水、地下水、地质、地质学、电报、电波、电车、电池、电话、电流、电子、定义、动产、动机、动力、动力学、动脉、动态、
动议、动员、独占、读本、读物、对象、对照、
E:
二重奏、
F:
发明、法律、法人、法庭、法则、反动、反感、反射、反响、反对、反应、泛神论、范畴、方案、方程式、方式、方针、分解、分配、分析、分子、封建、封锁、否定、否决、否认、服务、服用、辐射、附着、复式、复员、复制、副官、副食、
G:
改编、改订、概括、概略、概念、概算、感性、干部、干事、干线、纲领、高潮、高利贷、高射炮、歌剧、革命、工业、攻守同盟、公报、公立、公民、公判、公仆、公认、公诉、公营、公债、共产主义、共和、共鸣、固定、固体、故障、关系、观测、观点、观念、关照、光年、光线、广场、广告、广义、归纳、规范、规则、国际、国教、国库、国立、国税、国体、过渡、
H:
海拔、寒带、航空母舰、化脓、化石、化学、化妆品、画廊、环境、幻想曲、回收、会话、会社、会谈、混凝土、活跃、
J:
机关、机关炮、机械、积极、基地、基调、基准、集结、集团、集中、计划、记号、记录、技师、假定、假分数、尖端、尖兵、坚持、简单、见习、间接、建筑、鉴定、讲师、讲坛、讲习、讲演、讲座、交感神经、交换、交际、交通、交响乐、脚本、教科书、教授、教养、教育学、阶级、接吻、节约、结核、解放、介入、借方、金额、金刚石、金婚式、金牌、金融、金丝雀、紧张、进度、进化、进化论、进展、经费、经济、经济恐慌、经济学、经验、精神、景气、警察、警官、净化、静脉、竞技、就任、拘留、巨匠、巨头、具体、俱乐部、剧场、决算、绝对、军国主义、军籍、军需品、
K:
看守、科学、客观、客体、课程、肯定、空间、会计、扩散、
L:
浪人、累减、累进、类型、冷藏、冷藏库、冷战、理论、理念、理事、理想、理性、理智、力学、立场、立宪、例会、了解、列车、淋巴、临床、领空、领海、领土、流感、流体、流线型、流行病、流行性感冒、伦理学、论理学、论坛、论战、
M:
漫笔、漫画、漫谈、媒介、美感、美化、美术、免许、民法、民主、敏感、明确、命题、默示、母校、目标、目的、
N:
内服、内阁、内幕、内勤、内容、内分泌、内在、能动、能力、拟人化、年度、暖流、
O:
偶然、
P
派遣、判决、陪审、陪审员、配给、品味、平面、评价、
Q:
骑士、气密、气体、气质、汽船、汽笛、铅笔、前提、前卫、强制、侵犯、侵略、勤务、轻工业、清教徒、清算、情报、情操、取缔、取消、权威、权限、权益、
R
热带、人格、人权、人文主义、人选、任命、日程、溶体、入场券、入超、入口、
S:
三昧、商业、少将、社会、社会学、社会主义、社交、社团、身份、神经、神经过敏、神经衰弱、审美、审判、审问、升华、生产、生产关系、生产力、生理学、生态学、剩余价值、失效、施工、施行、时间、时事、时效、实感、实绩、实权、实业、士官、世纪、世界观、事变、事态、事务员、手工业、手榴弹、手续、输出、输入、水准、水密、私法、私立、思潮、思想、死角、诉权、素材、素描、素质、速度、速记、随员、所得税、索引、
T:
他律、台、探险、探照灯、特长、特权、特务、体操、体育、条件、通货膨胀、同情、统计、投机、投影、投资、图案、图书馆、退化、退役、
W:
外在、外分泌、外勤、外在、唯心论、唯物论、卫生、味之素、胃溃疡、尉官、文化、文库、文明、文学、物理、物理学、物语、物质、悟性、
X:
狭义、下水道、系列、系数、系统、细胞、现金、现实、现象、现役、宪兵、宪法、腺、相对、想像、象征、消防、消费、消化、消火栓、消极、小型、小夜曲、校训、效果、协定、协会、心理学、新闻记者、信号、信托、信用、刑法、形而上学、性能、虚无主义、序幕、序曲、宣传、宣战、选举、学府、学会、学历、学士、学位、血栓、巡洋舰、训话、训令、训育、讯问、
Y:
演出、演说、演习、演绎、演奏、阳极、液体、医学、遗传、义务、议决、议会、议员、议院、艺术、异物、意匠、意识、意义、意译、音程、银行、银婚式、引得、引渡、印鉴、印象、营养、影像、优生学、右翼、语源学、预备役、预后、预算、元帅、元素、园艺、原动力、原理、原意、原则、原子、原罪、原作、远足、运动、运动场、运转手、
Z:
杂志、债权、债务、战线、哲学、阵容、证券、政策、政党、支配、支线、知识、直观、直接、直径、直觉、直流、纸型、指标、指导、指教、制版、制裁、制约、质量、中将、终点、仲裁、仲裁人、重点、重工业、主笔、主动、主观、主人公、主食、主体、主义、注射、专卖、资本、资本家、资料、自律、自然淘汰、自由、总动员、总理、总领事、组成、组阁、组合、组织、最惠国、左翼、作品、作物、作者、坐药、座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