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别骂,你们被他骗了

2018-08-04  Ilewqdadl...


6.6分?


怎么也没料到,《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豆瓣评分这么低。



再看下猫眼(8.2分也算差了)的差评……


有因为男友脚臭打一星的(林更新看傻了)。



好,这种任性的不算。



正经的差评,主要吐槽了三点:


有特效,没剧情



有奇幻,没悬疑



以及……和四大天王有什么关系啊?



看片后,Sir开始也认同以上吐槽。


但怪了……仔细一回想,Sir居然还觉得不错,观影过程堪称:


看完“”,看后“”。


惊完,顺便也想告诉你——


咱!都!被!耍!了!


咱走过的路,确实没人家吃过的盐多。


今年68岁的徐克,真特么是只“老狐狸


他用貌似庸俗的叙事,布置了观影机关,拍出了一部暗藏玄机的娱乐大片。


(Sir猜100个人可能只有10个发现了这秘密)


有这么玄?Sir你确定不是在忽悠?


来,出于对徐老怪的深入了解(其实想通后Sir也惊了一身冷汗……),Sir给你慢慢抽丝剥茧。


先说特效和元素——这是Sir“爽”的根源。


身为一个喜欢传统神话的保守人士,Sir并不喜欢在国产片里看到一些没来由、没根源的怪兽。


不是效果做得不好,而是做得再好也“没感情”。


那些凭空设计的怪物,大归大猛归猛,即便称得上视觉奇观,也难让人产生文化共鸣。


徐克有脑洞,但徐克也忠实于传统。


《四大天王》的特效奇观,就非常贴合国人想象。


它糅合了儒道释、武侠江湖、魔幻奇幻……组合了方术幻术、机关暗器……总之样样都是老祖宗那儿来的。


比如这个主力配角团——异人组(来自道教)。


武则天为压制狄仁杰,召集“异人组”,乍看个个奇形怪状。


但细看,这道士、这书生、这老妪……都是书上出现过的道家形象。


这位道士幻天的眉型,简直是太熟悉的童年连环画回忆有没有


异人组,玩的是方术。


方术古指关于治道的方法,成玄英在《庄子疏》中写道:“方,道也。”

分为方技和术数。而所谓方技,在古代指医经、经方、神仙术、法术等

——百度百科


看来“方”,包罗万象。


但在《四大天王》里,方术主要是一些好看炫目的法术幻术。


有了出处,徐克拍起来就既熟悉、又新鲜。


幻天祭台做法,变出多臂,召唤乌云雷电。



鬼夜的火遁术,还加上了中国特色的烟花。



飞烟秒变女装,随手暗器爆雷,撒出满天花雨。



金殿上又施展机关术,遥控倒酒入杯。



你说这到底是神话,还是武侠,还是聊斋故事?


其实什么都有。


徐克消化了,又组合了。


除了消化中国,徐克也在消化“世界”。


比如反派团体——封魔族(来源印度教、佛教密宗)。


唐代密宗,其实起源于印度教。


8世纪初唐玄宗开元初年传入,到唐末失传。《妖猫传》中的空海访唐,求的就是密宗。



《四大天王》里的封魔族,确实也洋溢着印度味儿。


不仅是这种印度式浓烟,这个王宝强的电影都会整……



下面这个画面,Sir第一眼看时是惊呆的。



一个活生生的迦楼罗漂浮在空中……以前只在画书和动漫里看过。


还有印度教圣物,瞻波伽花。



以及怪物中的大Boss,浑身是眼的怒目金刚。



此处插一嘴——想象力如果想营造真实,就得无孔不入。


除了上面这些显眼大家伙,小玩意也得用心。比如封魔族施展幻术的关键道具,“球形香囊”。


它可不是道具组瞎整的,而是真实地在唐代出现过。采用陀螺仪原理,无论如何旋转,其中的香料都不会洒出。



好,说回来。


封魔族打败了异人组,这隐隐让Sir感觉似乎在应和历史——


密宗传入中国后,道教确实式微。


那么,封魔族又靠谁搞定呢?


徐克虽然喜欢杂糅,但绝不掉艰涩的书袋子。他想要的中国元素,都是观众一看就明白的。


比如我们有句老话:不怕怒目金刚,只怕眯眼菩萨。


这话虽然后来演绎成了处世哲学,但可能在更早的年代,它也揭示了密宗与禅宗在中国的更替关系。



唐前期,禅宗由六祖慧能创建,后因武则天信佛,到了中晚唐禅宗日渐鼎盛。


眯眼菩萨,就是打败封魔族的禅宗——片中的圆测(阮经天 饰)


这样的高僧,中国人都知道该长什么样,但没谁像徐克做得这么标准——


菩提树下,杂草丛生。


脸上生满青苔,一个坚定的僧人在苦修参禅。



跟圆测相关的特效,也都是禅宗style。


比如沙陀忠去找圆测求助,产生了幻觉,看到了会说人语的金鱼。


金鱼,是佛家八宝之一:“游于水中,无碍于世义,有解脱之相。”



还有被不少观众吐槽“齐天大圣”的白猿,其实取自“佛陀感化白猿进果”的典故。


记得么,白猿也给张无忌献过经书


即使是最后的高潮戏“大理寺之战”,徐克也没瞎编,而是继续让传统说话。


圆测如《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一样,向封魔族反派解释“恩怨无穷,放下屠刀”,以佛法止杀。


你要说这不新鲜,Sir绝对同意。


以禅服人,点化众生,武侠仙侠小说都玩臭了,确实没新意。


但这只是假象呵呵……


下面说让Sir惊的——悬疑


《四大天王》的推理简单吗?


明面上是。


狄仁杰发现了坏人,打败了坏人,出现了更大的坏人,再找来圆测打大坏人……


但暗线,却没几个人察觉(因为暗线牵连了整个狄仁杰系列)。


提一个简单问题,十有八九你会答错:


谁才是电影最大的反派


明面上是封魔族族长,可徐克上映前特别强调过:


“这次反派是三部里最厉害的,你会意想不到。”



封魔族族长显然担不起“最”字,更没有“意想不到”。


那会是谁,武则天吗?


NO。她的位置太明显,而且在电影里的野心也大过了实力。


鉴于下一部还没出炉,Sir惊出一声冷汗后,发现嫌疑人只有一位:


本集“救世主”——圆测。


其实仔细推敲,你会发现线索很多。


《四大天王》制作特辑中,徐克说圆测这个角色城府很深。



电影中圆测的出场,从头到尾也没有佛光普照。


反而站在阴影中,眼睛全黑,嘴角还有邪魅的微笑。



再看大家吐槽剧情的槽点,其实更像疑点——


比如,封魔族目标是除掉皇上和武后,可明明已经操控局面,为何不直接在大殿动手?


又比如大理寺之战,刚开始圆测的经文能破解幻术,后来怎么不管用?


又比如,圆测告诉封魔族族长“放下杀心,魔轮自然松解”,为什么罩在自己头上的魔轮,却得用亢龙锏震碎?


——难道因为,圆测自己也有杀心?!


这么看来,狄仁杰、武则天、封魔族,其实都是圆测的棋子。


沙陀忠去找圆测,产生幻觉,说明圆测也懂幻术(时灵时不灵的保命经文,应该也只是幻术,帮助圆测建立威信)。


后面的彩蛋中,水月去找圆测,却发现封魔族人都跪着(即使圆测不在现场),看来圆测已经牢牢掌控了封魔族。


再回想各派势力你会发现,其实一环套一环


异人组压制狄仁杰,封魔族控制异人组,圆测操纵封魔族……最后操纵武后。


所以,封魔族族长才会轻易放下杀心,才没在大殿上行刺皇帝武后。


狄仁杰派沙陀忠求助圆测,圆测迟迟不出手,也并不像狄仁杰想的那样是没“顿悟”。


圆测更像在等,等一个最后能让他成为救世主的良机。


电影开始,他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但并没有说,入地狱是为了成佛。


入地狱,也可以是为了“操纵人间地狱”。



还有最后三个彩蛋看似简单,估计也没几人细细琢磨——


第一个,狄仁杰发现天后抛弃方术改信佛。


第二个,狄仁杰察觉了天后更大的野心,告诫众人“今后亢龙锏、大理寺、金吾卫必须做好准备,面对这场权势之争的挑战。”


什么挑战?圆测上位禅宗当道,难道没有天下太平?


第三个彩蛋看起来搞笑,其实暗藏杀机。


水月去找圆测,圆测不在。他去了哪里?


缺位代表神秘,神秘指向阴谋。


现在回想起电影宣传语的“真相不白”,似乎也是在说,这一集并不会揭晓最终boss。



对了,观众还有一个实力吐槽:


片名叫《四大天王》,和“四大天王”有什么关系?


听起来很无厘头,但这又藏了深意。


徐克瞒得别人好苦,甚至连主演都不说。


赵又廷:我其实搞不太懂

马思纯:我觉得我还没看透

冯绍峰:导演知道吗?




可能不是主演笨……而是徐老怪的解释听起来太玄乎:


在我来讲四大天王是一个精神状态的东西,是当我们在故事里面最终要选择了四个人物,变成我们故事里面决定这个年代的一个转变的可能性。



行了,Sir来划重点吧——


精神状态转变,两个看似和剧情无关的词,其实是解开“四大天王”的题眼。


Sir觉得,四大天王分别指狄仁杰幻天(异人组)、无相侯(封魔族)圆测


按照徐克的说法,《四大天王》说的是武则天以及她所在的唐代,从理性到信仰的转变。



Sir接着这个,随便往下推几句:


理性(狄仁杰)会被功利(幻天)压制,功利会被盲目(无相侯)利用,而盲目必然会输给更有理论系统的信仰(圆测)。


信仰呢?信仰就是最高存在吗?


不,它反而可能是最危险的存在。野心与信仰也会勾结,大奸大恶可能披着伟光正的外衣,走向神坛也许是黑化的开始……


这是徐克眼中真正的“正与邪”——表面简单,却充满反转(正如本片)。


说到这,你是不是也冒汗了……咱还是太嫩啊。


《四大天王》当然还是商业片,以娱乐为目的。


公平地说,它是一部有门槛的爆米花大片


与其说它在调戏观众,不如说是对观影感负责。


90分钟内,你爽到;90分钟外,你可能还被惊一把。


这,难道不是合格的商业片态度?


说到这,Sir也想向“老爷”(徐克昵称)致敬。


徐克今年68,影视生涯贯穿了很多人的童年、青年、中年。


也许正是因为一路看来,Sir能隐隐发觉他的变化——虽然大部分是拍武侠,但徐克的“武侠心”是在变化的。


青年时的电影热情天真,中年时细腻洞察,68岁时的作品居然返老还童,越来越像老顽童。


这个“童”有天真的一面——不管现在是不是一个武侠类型片下滑的大时代,徐克仍然坚持探索;


这个“童”也有狡猾的一面——《四大天王》以一个幼稚的外表,罩住了一个狡猾的内在,正像周伯通打着空明拳。


狄仁杰系列已经第三部。


一环套一环,逐渐水落石出的“长线体验”,足以让它成为华语商业大片中,少见的系列大作。


刚开始,我们都以为它只是普通武侠大片。


直到坑越挖越深,才有越来越多人说一个词——“华语重工业”。


虽然这是一种表扬,但老实说Sir不知道什么是电影“重工业”……轻重都是相对的,褒扬重反而容易误导人,以为电影就是越重越好。


其实好的大片、好的系列,永远要举重若轻。


说到这,Sir反而想起斯皮尔伯格的《夺宝奇兵》。


当年它也是“重工业”,虽然和如今比太轻,但当年全球观众看它的感觉,也是又爽又惊。


如今《狄仁杰》的好,并不是因为徐克动用了重武器,而是因为他用好了重武器。


重武器搭台,文化唱戏,爽。


当观众发掘出了整条悬念长线,又惊。


等这一系列收尾,Sir希望能有机会说一句:


这,才是真正能与好莱坞大片分庭抗礼的作品。


徐克,老当益壮。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