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渐进的伊斯兰化,政治强人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

 老骆驼4753 2018-08-05

1999年和2001年,土耳其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数百亿的美元资金迅速外流。这种情况,对于土耳其这种经济体而言,无异于釜底抽薪。政府已经彻底失去了干预汇率的能力,只能眼睁睁地任土耳其里拉不断下跌。同时,土耳其国内通货膨胀接近40%,土耳其法定货币里拉几乎沦为废纸。土耳其人绝望中盼望着政治强人拯救。

 


经济危机中的土耳其民众


乱世之中,埃尔多安以其鲜明强势的个性,很快获得了土耳其人的好感,带领所属政党正发党赢得了2002年的大选,并在2003年实现单独组阁。所谓单独组阁,就是政府要职均可以安排埃尔多安自己的人。这样,埃尔多安成了土耳其名副其实的领导人。

 


埃尔多安


若非乱世,埃尔多安是绝对不可能当选为的。毕竟,作为一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土耳其却是一个严格实施世俗化的国家,政府和社会精英对宗教狂热人士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性。埃尔多安曾经多次组建政党并大肆宣传伊斯兰主义,因而数度被政府取缔。但是埃尔多安毫不避讳自己对伊斯兰主义的支持,他曾公开拒绝做礼拜时在地面铺报纸,以表明自己的虔诚,1998年,埃尔多安更是在公开场合颂扬宗教诗篇,被判刑入狱10个月。这就是所谓的 “锡而特反诗事件”。

 

在土耳其,穆斯林主要是底层的农民和工人,而作为社会中坚的中产阶级,是维护土耳其世俗化的中坚力量。埃尔多安明白,如果没有中产阶级的拥护,他很快就会被轰下台,而他鲜明的伊斯兰主义让中产阶级警惕和反感。要赢得中产阶级的支持,他必须在经济上有所成就。

 

于是,老练的埃尔多安收敛了自己的个性,一心一意搞经济。埃尔多安上台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2003年后,土耳其国内经济迅速恢复,到2007年时,经济增长率已经达到了6%,虽然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短暂冲击了土耳其经济,但是此后,土耳其经济继续快速增长。

 

有了钱的土耳其在国际上开始财大气粗,2012年在墨西哥举行的G20峰会上,埃尔多安宣布将协助解决欧元区的危机,并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50亿美元的援助。土耳其这一举动震惊世界,一个中等国家,竟然有能力去拯救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欧元区!而且还可以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资金!

 



要知道,从前都是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土耳其贷款的,现在竟然被埃尔多安反了过来了。埃尔多安这一举动,不仅让土耳其国际形象大幅提升,而且强烈激发了土耳其国内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埃尔多安的穆斯林支持者视埃尔多安为先知派来的使者,国内世俗的中产阶级,也因埃尔多安的经济成就,忽略了其伊斯兰化的倾向,埃尔多安一时名声大震!

 

作为一个政治老手,埃尔多安知道自己地位的巩固和权利的提升是实现自己伊斯兰主义的基石。因此,在因经济成就获得巨大的声望后,他并没有急于实施激进的伊斯兰政策,而是进行了一个小心的试探。

 



2011年,埃尔多安出访埃及说道:“我是一个穆斯林,但还是一个世俗国家的总理,人民可以自由选择在一个世俗政权中是否信仰宗教。”这句话虽然含蓄,但总统公开表明穆斯林身份,并且提到信仰自由,实际上是对土耳其一直以来世俗化政策的批评。埃尔多安话音未落,立刻遭到了国内世俗派的反对,引起了一系列的游行示威活动。

 

这让埃尔多安意识到,他的威望和民众基础并不能够有效的推动土耳其的伊斯兰化。而更让埃尔多安后背冒汗的是,他的讲话过后,土耳其军队开始蠢蠢欲动。土耳其军队一直是维护世俗化的坚定力量,而且历史上,土耳其多个挑战世俗化政策的政府,都被土耳其军队推翻。这更是让埃尔多安不敢轻举妄动。

 



虽然面临压力,但是狡猾的埃尔多安奇招频出。首先,他知道自己一旦下台,他将一无是处,他必须不断巩固自己的地位。埃尔多安于是出兵伊拉克,打压库尔德人,激发国内的民族主义狂热,用民族主演掩盖自己的宗教倾向。

 

同时,埃尔多安开始实现曲线伊斯兰化政策,制定多个政策支持国内的伊斯兰化运动,这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葛兰运动。葛兰运动旨在土耳其培养一代受过良好教育的穆斯林,使得他们能够在政治,经济以及军队担任重要角色,扩大穆斯林在国家权力机构的影响,最终实现国家的伊斯兰化。

 


土耳其的葛兰运动


埃尔多安在上台后,在多个场合均强调自己的穆斯林身份,同时强调国家的世俗化并不等于个人的世俗化,并声称要培养“虔诚的一代人”。埃尔多安政府拒绝执行严格禁止在公共领域进行宗教活动的禁令,同时在教育机构开设各种形式的宗教课程,让更多的土耳其年轻一代能够受到宗教的影响。


在埃尔多安的支持下,葛兰运动这些年发展很快,葛兰运动在130各国家建立了1000多所学校,还建立了各种智囊团,报纸,电台,大学甚至银行。葛兰运动培养了大批虔诚的穆斯林,这些人成为了埃尔多安的政党正发党的坚定支持者,而利用这种越来越高的支持率,埃尔多安在渐进推动土耳其伊斯兰化上更是肆无忌惮。

 

埃尔多安是一个野心极强的政治家,他头脑深处根植着复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宏大愿望,因此,他极力将土耳其的伊斯兰影响扩展到周边国家,期望着能够依靠宗教的影响恢复当年奥斯曼土耳其的辉煌。由于葛兰运动的发展,埃尔多安在周边伊斯兰国家也获得了很高的威望。在黎巴嫩,真主党的报纸《阿赫巴尔》直接就在头版头条称埃尔多安为“素丹埃尔多安”!

 

在渐进伊斯兰道路上的成功并没有让埃尔多安兴高采烈,他继续保持着低调和冷静,因为在国内,还有他最大的威胁:土耳其军队!

 



土耳其军队对埃尔多安始终抱有戒心,毕竟历史传统上,土耳其军队就是国家监护人,同时,军队也是维护国家世俗主义的核心力量。埃尔多安知道总有一天,军队会将他轰走,而要避免这种事情发生,那就必须先发制人。

 

政变,一直都是一个贬义词,而军队维护土耳其的世俗化,往往采取的就是政变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军队这种行为是一种政治不正确,这一点,正是埃尔多安可以反击的军队的软肋。于是,埃尔多安以“军人不得干政”的借口,开始对军队内反对世俗化的军官进行清洗。

 

在埃尔多安多年的渐进伊斯兰化政策下,在土耳其的司法、警察系统以及媒体中,已经有了大批的埃尔多安的支持者,凭借着这股势力,埃尔多安首先在媒体上造势,对军队曾经进行的多次政变进行各种形式的批驳,降低军队的形象和影响。接着,埃尔多安开始对军队进行小规模的清洗,将曾经发动过政变的军官关押受损,这其中就包括前总统凯南·埃夫伦,这位仁兄正是1980年政变的领导人。

 


凯南·埃夫伦


同时,埃尔多安以加入欧盟为借口,不断推行各式各样的改革,在军队中安插自己人,使得自己在军队中的影响力大大提高。

 

在2016年,埃尔多安与军队的矛盾终于爆发了。7月15日,土耳其总参谋部部分军官发动政变。但是此时军队的世俗派势力已经成了少数,埃尔多安很快就平息了政变。而这次政变给了埃尔多安清洗政府、军队甚至教育机构世俗派的极好机会,埃尔多安行动迅速,不到两天,就将各个领域的世俗派代表人物清洗得一干二净。可以肯定,埃尔多安的清洗名单很早就拟好了,只待一个机会抓人。

 


土耳其政变失败


经过这次政变后,土耳其国内已经没有基本没有能与埃尔多安抗衡的世俗化势力了。而此时整个世界进入经济寒冬,各国都自顾不暇,那种往日的政治正确在国际上也将被实用主义所取代。埃尔多安在国际上的形象将仅仅取决于他治下的土耳其的国力。普京与埃尔多安结盟,正是这一点的具体体现。

 

未来的土耳其,埃尔多安可能真能获得素丹的称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