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连哭都要躲起来

2018-08-08  陈三蜂



–  I  –


昨天晚上失眠了,半夜起来看了一会书,看完书又刷了一会朋友圈,准备睡觉的时候,刷到了好友A发的一条朋友圈,是一段很丧的文字。

在微信通讯录里找到了他,本来想点进去安慰一下,但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吧,这么晚了,万一人家并不想别人打扰他呢。

于是,辗转反侧,我也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再去刷朋友圈,发现好友A昨天晚上的那条动态已经删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句看上去积极向上的“早安”。

我心想,还好昨天晚上没有去找他,因为人家根本就没有让别人安慰的打算。

可是又一想,什么时候我们连表达脆弱都这么小心翼翼了,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敢卸下自己的面具,孤独地舔一舔伤口。



–  II  –


A的经历,我感同身受。

一个人独自在外,受委屈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失恋了,表面装得很酷,不在意不在乎,其实心里早就翻江倒海,但还是只能强忍笑笑还要说一句祝你一切都好;失业了,还是要挣钱,还是要顶着大太阳四处找工作;生病了,也是硬扛着,等实在扛不住了,就等到下班后自己一个人去医院,心想,这一周又他妈白干了。

虽然感觉很操蛋,但是还是要笑着,对自己说:加油,你可以的。因为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那个哭一哭、撒撒娇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年纪,早就过去了。

有时候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看着来往的车流和人群,其实早就绷不住了,真想放声大哭,但是心里另一个声音有告诉自己:哭给谁看?谁又会看呢?

毕竟当你听着伤感歌曲的时候,听欢快歌曲的大有人在,而你的声音,对他们来说只是噪声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追寻的声音,你的声音能引来别人的驻足,就已经是很大的善良了。

有时候也想发个朋友圈,但是朋友圈能看到的,只有你发出来的文字,却看不到你在打字时,掉下的一滴一滴的眼泪。更何况,很多时候你发出来的,在别人手里轻轻一划,就不见了。

在意你的,只会让他们担心;不在意你的,发着也没有意义。算了,删了吧,我不想让他们以为我是一个充满负能量的人。

要哭还是偷偷躲起来哭吧,找一个没人的时间,没人的地方。哭完之后,擦一擦,笑一笑,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  III  –


都说医院是考验人性的地方,因为在医院,生老病死,四个全占了,也是最容易见到脆弱的地方。

曾经有段时间,因为工作,经常出入医院,见过了很多人的无奈,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姑娘。

当时我和她同在走廊上,她拿着一张化验报告,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捂着嘴哭。话也说不清了,只是一个劲地哭,半个身子靠在走廊上的椅子上。

我不知道她的报告上写着什么,也不知道她在跟谁打电话,但是我知道,她那个时候一定很痛苦,不然,也不会不顾形象地哭成那样。

不过,再痛苦,对于路人来讲,她带来的也只是感官上的冲击而已,没有人会去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对于身边人来说,她也只是茶余饭后的闲谈:“诶,你知不知道,XX年纪轻轻就得了什么病,真可惜啊。”

“嗯,真可惜”。

我当时,真的很想走过去,什么话也不说,拍拍她的肩膀,抱一抱她。

可惜,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勇气,也只能叹叹气,走开了。

哪怕你哭得天昏地暗,那也只是你自己的世界而已,在别人那里,天照样蓝,地照样绿。



–  IV  –


以前,看《快乐大本营》的时候,一直以为谢娜是一个傻乎乎,对什么事情都会开玩笑,笑哈哈的人。我心想,她活得一定很快乐。

可是,有一次在一档节目中,朱茵对谢娜说:“娜娜,你真的好美”。谢娜一愣,笑着说:“你这样夸我,我有点想哭。”

没想到几秒后,谢娜真的抱住朱茵,嚎啕大哭。

后来谢娜解释说,这么多年,由于工作需要,自己一直以极具喜感的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把柔软细腻的一面隐藏了起来,其实自己也很容易感伤,只是一直装作刀枪不入的样子,不让别人觉得自己脆弱。

只是这样装久了以后,本以为自己都习惯了,可是别人简单的一句“你还好吗?”,依旧会击中自己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你可能每天都看到我笑呵呵,以为我是个乐观的人,其实大多数时候那只是我的面具而已,我表面有多风光,内心就有多苍凉。

晚上的时候,那么多亮着灯的格子窗里面,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偷偷抹着眼泪,因为只有夜里,他们才敢卸下防备。



–  V  –


有时候,真的想做一个傻子,或者成为一个恶人。傻子不会想太多,也没有那么多顾忌,想哭就哭,想耍赖就耍赖;恶人不去想太多,从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判断,想要的,可以用各种手段,没有良心上的不安。

可惜,我既不是傻子,也没有成为恶人,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才最怂,所以也才最痛苦。

也只有普通人,才最不甘。

白岩松说过一句话:

一生中总会遇到这样的时候,你的内心已经兵荒马乱天翻地覆了,可是在别人看来你只是比平时沉默了一点,没人会觉得奇怪。这种战争,注定单枪匹马。

谁都会有兵荒马乱的时候,有些人单枪匹马走赢了,有些人没能爬起来,我希望你我,都能成为前者。

躲起来哭就哭吧,我哭并不是因为我认输了,只是我偶尔也需要洗洗眼睛,让我看清前面的路。

眼泪,从来都不是我的白旗,死也不是,面对生活,我从来都没有白旗。

哭完之后,总是要笑的。

愿你,流过的眼泪,终究成为右手的利剑;受过的伤,最后成为左手的强盾。一手利剑一手盾,成为生活的王!


共勉


End



文:陈三蜂

图:《天气预报员》

排版:陈三蜂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