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如何用32个子女征服民国?

2018-08-08  八面楚风

1

 

称帝前一年,1914年,为了给55岁的老部下冯国璋找个续弦的小老婆,大总统袁世凯可是绞尽了脑汁。

 

话说,当年在天津小站训练新军时,袁世凯手下最为得力的有王士珍、段祺瑞、冯国璋三个人,号称“北洋三杰龙虎狗”。但“北洋之龙”王士珍对政治意兴阑珊,不好笼络。于是,袁世凯想出了法子,利用“北洋之虎”段祺瑞的大老婆病故的机会,于1900年,将自己的养女张佩蘅许配给了段祺瑞,名义上,将爱将段祺瑞收为了自己的准女婿。

 

在袁世凯看来,无论是笼络爱将还是制衡对手,政治联姻都是最佳的方法,为此,他心心念念着要为爱将、“北洋之狗”冯国璋找门婚事,已经酝酿了多年。

 

民国成立后,袁世凯的“爱婿”段祺瑞,留守在北京协助老袁掌管军务,冯国璋(1859-1919)则率兵南下镇压“二次革命”,攻陷南京后被袁世凯任命为江苏都督,成为北洋军中首屈一指的地方实力派人物,为了防止手握重兵的冯国璋尾大不掉,袁世凯急得要命。  

 

袁世凯(中)与自己的北洋系将领合影。

 

为此,一直热衷于成为“太子”的长子袁克定,给父亲袁世凯献上了一个妙招,袁克定提出,不如把袁家的家庭教师周道如(周砥)嫁给冯国璋,通过联姻把“北洋之狗”笼络住。

 

周道如,是当时民国的头号“剩女”,已经36岁了。

 

话说,出身书香世家的周道如,毕业于北洋女子公学,十几年来一直被袁世凯聘请为家庭教师,为了教育袁世凯名下几十号人的妻妾和子女读书识字,多年来,她耽误了婚事,一直待字闺中。

 

战斗力旺盛的袁世凯,一生娶了一妻九妾共十个老婆,共生了32个子女:其中17个儿子、15个女儿。本来,他是想弄个亲生女儿嫁给冯国璋的,无奈,冯国璋年纪太大,再加上亲生女儿如果嫁过去,顶多只能当个偏房小老婆,在那个年代,终究有点受歧视,所以多年来,袁世凯一直想“套狼”,却又舍不得孩子。

 

所以,当大儿子袁克定提出,用为家庭教师周道如张罗婚事的名义,笼络住冯国璋这位日益崛起的爱将时,袁世凯立马决定了主意。

 

 ▲民国初年头号“剩女”周道如与北洋将领冯国璋。

 

于是乎,大总统亲自出马,当起了红娘。

 

出身河北农村的大老粗冯国璋,一看袁世凯亲自说媒的虽然是位大龄“剩女”,但却是位高级知识分子,心中也极为满意,于是,1914年3月,江苏都督,日后成为民国总统的冯国璋正式迎娶周道如,为此,安徽督军倪嗣冲写了副对联祝贺道:

 

“将略褐轻裘,夺龙蟠虎踞,好作洞房,从兹儿女莫愁,想顾曲英姿,当不愧小乔夫婿

家风起芜蒌,喜裙布荆钗,迎来琼岛,为报湖山罨画,有执柯元首,始得归大树将军。”

 

2

 

读民国史,很多人对北洋军阀纷繁复杂的关系,经常有点摸不着门道,然而,如果从婚姻的角度入手,亲们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可以通过政治联姻,来进行透视观察的军事集团。

 

而这个政治联姻的始创者,自然是北洋系的老大:袁世凯。

 

话说在袁世凯看来,他一生共生了17个儿子、15个女儿,这么庞大的子女集团,足以拿下全国所有的政治山头,为此,袁世凯一直很热衷于联姻。 

 

袁世凯不仅权术了得,生育能力也非常强大。

 

亲们且随最爱君,看看这么一个关系表——

 

袁世凯的五子袁克权:娶了原两江总督端方的女儿;作为政治交换,老袁的次女袁仲祯,则嫁给了端方的侄子;

 

六子袁克桓,娶了江苏巡抚陈启泰的独生女陈徵;

 

七子袁克齐,娶了前清山东巡抚、民国总理孙宝琦的女儿;作为交换,老袁的六女袁籙祯,则嫁给了孙宝琦的儿子;

 

十子袁克坚:娶了民国陕西督军陆建章的女儿;

 

另外,袁世凯的长女袁伯祯,嫁给了两江总督张人骏的儿子;

 

十四女袁克度,则嫁给了后来的民国总统曹锟的儿子曹士岳(后离婚)。

 

通过这么一番介绍,亲们大概可以知道,袁世凯的政治联姻体系之强大,但老袁,可不满足于此。

 

3

 

1914年,就在用家庭教师“搞定”冯国璋后,袁世凯又盯上了当时作为“副总统”、号称革命派元老的黎元洪,也想跟他搞搞联姻,缓和下和革命党人的关系。

 

对此,黎元洪的大女儿黎绍芬在《黎元洪事略》中,有过这么一番回忆:

 

“1914年春,袁世凯请我们一家到他家做客。袁世凯把他的儿子、女儿都叫出来,见我父亲。袁说:‘我们两家要交换,你给我一个女儿做儿媳,我也给你一个。’我母(吴敬君)坚决不愿意,他们多年的和睦夫妻,竟因此失和,一月之内互不理睬。不久袁家来要八字合婚,我父向我母询问,她闭口不谈,后来还是由婶母口中探听出来的八字。订婚时,我母不出来招待亲友宾客,后经众人一再劝解,才勉强出来应付。”

 

后来,黎元洪的老婆吴敬君虽然勉强同意小女儿黎绍芳,嫁给袁世凯的第九子袁克久,但却坚决不同意黎元洪的儿子迎娶袁世凯的女儿,对此,吴敬君嚷嚷着说:

 

“袁世凯的女儿要做我的媳妇,我这个婆太太吃不消!”

 

1914年双方订婚时,袁世凯的九子袁克久才11岁,黎绍芳只有8岁,日后,这起政治联姻的悲剧,将证明黎元洪的老婆,是多么的明智。 

 

黎元洪。

 

尽管号称革命领袖,但通过政治联姻,黎元洪这个政治山头,也被袁世凯拿下了。

 

为此,袁世凯非常得意,他甚至突发奇想,提出想将三女儿袁静雪嫁给已经退位的末代皇帝溥仪,在袁世凯看来,自己作为大总统,如果还能当上前朝皇帝的老岳父,那可就打通前清和民国两朝的最高层,牛逼大了。 

 

袁世凯一度想将女儿嫁给溥仪。

 

没想到的是,此时已经落势的满清皇室,却仍然记得袁世凯出卖光绪帝、在辛亥革命时期“逼宫”清廷的恶仇,因此坚决不肯同意;另外一方面,袁静雪也对父亲袁世凯的想法非常不满,强烈反对,对此,袁静雪后来回忆说:

 

“关于我父亲是怎样向清室提出来的,我们事先都不知道。他向清室提出以后,有一天,大哥袁克定向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三妹,我把你送到宫里去当娘娘好不好?’我听了大为不满,哭闹起来,一直闹到我父亲的面前。”

 

满清皇族不愿“俯就”,女儿袁静雪又强烈反对,为此,袁世凯这个惊世骇俗的联姻计划,才搁浅了下来。

 

4

 

但溥仪不买袁世凯的账,天底下可有的是大把豪门,想跟袁世凯攀上姻亲关系。

 

想想,如果跟袁世凯结上关系,那得是多么强大的政治资源啊。

 

为此,后来通过贿选当上民国总统的曹锟(1862-1938),就急得要命。

 

曹锟,原本出身自一个贫苦的造船工家庭;曹锟本人年轻的时候,是一个走街串巷卖布的小贩。由于自己出身卑微,所以曹锟就一直想着,给子女们配上门好婚事,从而也为自己打造更高端的人脉资源,将自己与北洋系统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于是乎,通过运作,在老袁的首肯下,当时作为北洋军陆军第三师师长的曹锟,让自己的长子曹士岳,迎娶了袁世凯的第十四女袁怙祯。 

 

北洋军阀的后进曹锟,一度也跟袁世凯搞成了亲家。

 

没想到的是,这曹士岳却是个花花公子,他跟袁怙祯结婚不到一年,就闹出了大事,看不惯曹士岳花天酒地的袁怙祯有一次跟他争吵,没想到曹士岳竟然直接开枪,打伤了袁怙祯的肩膀。

 

这一枪,直接就把曹锟苦心经营的与袁世凯家族的政治联姻,给打掉了。

 

当时,袁怙祯的生母、袁世凯的八太太郭氏愤怒至极,坚持要将曹士岳告上法庭,最终经过调解,袁家才撤销了对曹士岳的起诉,于是,双方协议离婚,最终,曹家赔偿袁怙祯医疗费、赡养费等共63000银元,另外还将袁怙祯结婚时的陪嫁全部退回,才算了结了一桩豪门恩怨。

 

原本想着通过与袁世凯家族的联姻,提高政治地位和打通顶级资源的曹锟,不仅赔掉了儿媳妇,还在民国的时政圈里沦为了笑话,对此,曹锟仍然不死心。

 

为了缔结强大的联姻,曹锟,又盯上了新崛起的奉系首领张作霖。 

 

东北王张作霖。

 

作为绿林土匪出身的“后起之秀”,张作霖其实也想跟北洋军阀攀上关系,于是,1920年,在曹锟和张作霖的操作下,曹锟答应将年仅7岁的女儿曹士英,许配给当时年仅4岁的张作霖的儿子张学思

 

可是长大后,张学思却坚决不愿承认这门政治联姻,为此,张学思离家出走,再后来,他投奔延安,新中国成立后,张学思官至新中国少将、海军副参谋长。

 

5

 

至此,亲们也大概可以知道,以袁世凯为中心,北洋系中的袁世凯、段祺瑞、冯国璋、曹锟,以及民国初年的政要孙宝琦、陆建章,后来的张作霖,还有前清的两江总督端方、张人骏,彼此之间所存在的错综复杂的政治关系网络。

 

对于袁世凯谋划的这张超级网络,张作霖也是羡慕得很。

 

为此,同样也是战斗力旺盛,一生共生下了14个子女(其中8个儿子、6个女儿)的张作霖,也想着学习袁世凯的那一套,搞搞政治联姻。 

 

张作霖的六个女儿,许多成为了政治联姻的牺牲品。

 

经过一番谋划,张作霖先是将大女儿张首芳,嫁给了北洋系出身的黑龙江督军鲍贵卿的小儿子鲍英麟。没想到1928年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后,认为老岳父靠山已倒的鲍英麟,就向张首芳提出了离婚,张首芳死活不同意。此后,夫妻双方形同陌路。1949年后,张首芳靠着政府补助凄凉度日,一直到1954年病逝。

 

二女儿张怀英,则被张作霖作为政治工具,嫁给了蒙古王爷达尔罕患有精神病的儿子包布,婚后,由于经常被疯丈夫暴打,张怀英多次自杀不成、也发了疯。

 

三女儿张怀瞳,则被张作霖运作嫁给了前清东三省总督赵尔巽的小儿子赵天锡。

 

四女儿张怀卿,也被张作霖运作嫁给了拥立溥仪复辟的前清遗老张勋的儿子张梦潮,没想到张梦潮也是个疯子,双方最终离婚。

 

五女儿张怀曦,原本被张作霖许配给皖系军阀靳云鹏的儿子,但是双方还未成婚,张作霖就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于是婚事不了了之,张怀曦后来远赴美国定居。

 

张作霖的六女儿张怀敏,由于当时年纪还小,所以并未被张作霖指定婚姻,后来,张怀敏去了台湾,嫁给了原奉天省长翟文选之孙翟元坤。

 

6

 

至此,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政治联姻,北洋系也以一种盘根错节的关系,稳固扎根在了清末和民国的政坛上。

 

只是袁世凯和张作霖们想不到的是,1927年,一个名叫蒋介石的小子,竟然通过与宋美龄的联姻,一下子打入了宋氏家族,成了国父孙中山、财阀孔祥熙的连襟,从而将民国的政治联姻史,推上了最高峰。 

 

1927年,蒋介石与宋美龄实现了超级联姻。

 

而回到袁世凯家族,早在1914年,当时仅有11岁,就被父亲袁世凯指定,要迎娶黎元洪的小女儿黎绍芳为妻的袁世凯的第九子袁克久(1903-1973),在美国留学十年后,于1930年回到国内。

 

尽管当时袁世凯和黎元洪都已去世,自己则是留美归来、风度翩翩的高才海归,但袁克久却始终坚持、遵守父亲袁世凯当年许下的政治承诺,决定迎娶黎绍芳。

 

当时订婚时仅有8岁的黎绍芳(1906-1945),则在民国初年风起云涌的婚姻恋爱大解放的时代思潮中,多次向家人恳求、希望解除与袁家的婚约,无奈父亲黎元洪生前一直不肯,后来,黎绍芳逐渐患上了抑郁症、最终发展成了精神病。

 

鉴于黎绍芳的精神状况,黎家向袁克久表示,黎绍芳已经“不太对劲”,因此询问袁克久是否还愿意成婚,没想到袁克久,却是个情义很重的公子哥。

 

袁克久说,以当时的时代环境,如果女方遭退婚,是一个奇耻大辱,更何况这宗婚姻还是当时他作为大总统的父亲袁世凯,与当时作为副总统的老岳父黎元洪共同许下的婚姻,所以为了顾全黎家的面子,袁克久仍然坚持迎娶了黎绍芳。

 

后来,坚持“一诺千金”的袁克久对黎绍芳的姐姐、黎元洪的大女儿黎绍芬说:

 

“我是为我的父亲,才答应和令妹结婚,牺牲我自己的。”

 

两人婚后不久,黎绍芳就因为精神病发,被送入了北京香山精神病疗养院,一直到1945年因病去世;后来,袁克久在无奈下,娶了小妾李熙,没想到李熙是个交际花,竟然离他而去;后来,袁克久谈了个女朋友张雅丽,但由于双方文化差距过大,始终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袁克久也一直没有孩子。 

 

▲在欧美,拥有《大不列颠百科全书》是贵族的象征;文革中被抄家后,学识渊博的袁克久凭借记忆,自己编写百科全书词条。

 

文革开始后,温文尔雅、学贯中西的袁克久被发配去扫马路,1973年,他在文革的风雨中凄凉离世,临死前,他将文革期间所有接济过他的人和别人接济的钱款,一笔笔记录下来,并嘱咐张雅丽,用他临死前终于被允许解封的银行存款,一一还给自己的“恩人”。

 

在殡仪馆火化前,袁克久身上仅仅穿着一件破中山装、脚上裹着一双破布鞋。这位为遵守政治联姻的诺言、选择“牺牲”自我的公子哥,以一种凄凉的姿态,告别了人世。

 

他的死,是一个政治联姻时代的彻底结束。那些被政治和父辈所裹挟的无辜儿女,最终消散在时代的风雨中,哀逝得无影无踪。

 

或许愿如刘美君的粤语歌曲所唱:

 

“红颜每多薄命,公子多情……愿君相偕老白头,永远不负我柔情!”



参考文献:

王碧蓉:《百年袁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傅林:《黑白民国》;九州出版社,2016年版

环球人物杂志社:《百年政治家族》;现代出版社,2016年版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