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烨艺述汇 / 王烨文章 / 王烨:蝉鸣

分享

   

王烨:蝉鸣

2018-08-09  王烨艺述汇

文:王烨

夏天的炎热的确让人难耐。我是一个怕热怕冷的人。所以在母亲眼里我一直都是一个没出息的人。我还真是一直未解,在母亲看来为什么贪吃的人,怕冷怕热的人统称为没出息。

贪吃还好理解,怕热怕冷也是没出息,理解不了。这是中国老一代人的认知。只要他们看不上眼的孩子,都会一概而论加上三个字,没出息。也许他们是对的,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好像老人对孩子的预见都是有一定见解的。

小时候我很喜欢蝉鸣,经常站在自家的老叔下往上看,就想知道这么小的一个玩意儿,怎么能发出如此大的声响。

站在树下看不着,就想办法找梯子,有时候几个玩伴一起搭人梯,踩着肩膀扎进高高的树枝里,就想抓几只,放在手心里看它叫,可是记得抓住的几率非常低。有人说抓住了可以烧着吃,我们还从来没有吃过,想想都难受,别说是吃了。

不过,前不久我还在黄昏时分看到有人一人打着手电筒,一人顺光仰头上观,试图觅到蝉的踪迹,问其缘由,他们说”蝉好吃。

蝉这个小东西不容易,资料说‘它的一生头两三年,都是在树根部位的土里度过。然后在某一天破土而出,再慢慢爬上树开始他的后半生的一点时光。会鸣的蝉是雄蝉,声音很大,人人得知。

蝉的叫法非常多,山东方言称节溜龟。机溜狗子是江苏地区对蝉的称谓。

母亲称蝉不叫蝉。她和父亲都会操着很重的口音说“马寂寥天天,寂寥,寂寥的吵,吵得人午觉都睡不了,吵死了。

我当时特别不解,我怎么就不吵呢?反而刮风下雨听不到蝉鸣还觉得没意思呢。

直到昨天中午时分躺在床上准备小睡一会儿,才发现蝉鸣的我辗转反侧一直没睡成,突然想到母亲当年的抱怨,瞬间理解了。

不过现代人好,住在高耸入云的高层里应该不受蝉鸣其扰,可耳朵里的自制蝉鸣声却扰声不绝,不分时节,不分场合,所以即使没了蝉鸣,很多人的入睡也变成了奢侈的事,不是吗?——王烨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作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