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娜谈32年前出走美国:不后悔当年决定,51岁依然幼稚

2018-08-09  武当书苑
                                             在中国体育史上,胡娜是一位极其特殊的人物,她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位“出走”的体育明星,甚至在中国外交史上都有留下了一笔。
       近日,胡娜回来了。她的最新身份是画家,与两位朋友的联合画展正在北京展出。与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攀谈时,胡娜慢条斯理,娓娓讲述着自己颠沛的人生。
       51岁的胡娜身材修长,岁月打磨了她眼角的皱纹,却增加了一层画家的端庄气息。
胡娜与两位朋友的联合画展正在北京展出。

那次出走,她只带了一个冰桶
        1982年7月的一个午夜,胡娜在美国圣克拉拉市消失了。
       正在此地参加联合会杯的中国网球队陷入了混乱中。这酿成了当年轰动一时的“胡娜事件”。
       在个人自传《胡娜的灵性对画》中,胡娜讲述了二岁半时的“医院逃脱记”。她当时因为生病住在重庆工人医院里。院方规定,父母夜晚不能陪床。入院后的第二天,从未离开过妈妈的胡娜选择夜奔,她走下了楼梯,来到了篮球场。
       她的面前是一片森林,夜色将小小的胡娜吞没。“我仰望天空明亮的月亮,那时心很平静,大口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在黑夜中我竟然毫无恐惧之感。”胡娜自传中如此讲述道。
       这一幕与她十几年后的出走如出一辙。“深夜十二点以后,待室友李心意进入梦乡,我手里仅拿了一个装冰的桶,什么东西都没带,又再次上演了出走计划。”她的自传中包括画作、诗歌以及回忆录,内容详实,但关于出走只有短短几十个字。
       与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回忆这段往事时,胡娜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的表达,就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与二岁半时被护士发现宣告出走失败不同,这一次她消失在美利坚的茫茫夜色中。她的未来也一片迷茫。
       “时代背景的不同,造成了个人选择的不同。其实就是一个小女孩追求梦想,就这么单纯。就像现在的单飞情形,其实是一样的。那个时代不同,所处的语境是不同的。现在大家看到李娜单飞后取得的成就,就明白了网球运动员需要在国际性的大环境中磨练。如果知道这一点,大家就明白我为什么要参加职业赛了。”胡娜说。
胡娜和她的作品。 微博@摄政王爷有话说 图

“胡娜事件”导致中美外交冲突
       胡娜出生于网球世家。7岁时,她拿着木制球拍对着土墙练习的场景,打动了她的外公温岭。作为前全国男子单打冠军,温岭在外孙女身上发现了网球天赋。
       十六岁的时候,胡娜获得了单打、双打和混双的全国冠军。那一年,她第一次赴美训练,得到了名教头布雷顿的赏识。三年后,她用一种令人吃惊的方式追逐着自己的职业梦想。
       从酒店出走之后,胡娜钻进了朋友的车中,对方已经在停车场等候多时。胡娜当时只有19岁,完全无法预料事态的发展。“胡娜事件”直接导致了中美外交的冲突。
       没有身份的日子里,胡娜借冰激凌消愁,体重增加了十公斤。直到一九八三年四月,在她二十岁生日前夕,美国移民局发来了通知。“我终于获得合法居留权了。”胡娜在自传中说。
       这让她终于有机会征战职业网坛了。一九八五年,胡娜职业生涯的春天到了,她的排名升至130名左右,获得了参加温网资格赛的机会。她最终打到了第三轮,因为击败过英国一号选手安拉,连出租车司机都能认出她来。后来,她的世界排名一度攀升至前50名。
       职业生涯的成就无法遮掩孤独的苦楚。她的身边没有家人、团队,冷暖自知,“我一个人背着两个大球包,到处比赛,从意大利、德国、法国,一路打到英国。这么多年一个人都是这样。”
       经历了八年的等待之后,胡娜终于在美国见到了自己的父母。母女重逢之时,母亲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变得又黑又瘦”。胡娜沉默着,流下了眼泪。一路走来的艰辛无人分享,“我这个人从来不后悔,你做出的每一个选择,一定要有坚定的信念做支撑。”
       胡娜曾背负着骂名。压力面前,胡娜有化解之道,“说我的天真也好,幼稚也好,我不太去想太多,只是把专注力全放在训练和比赛上。”即便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她仍用天真、幼稚来形容自己。如今往事随风,2004年,她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当年胡娜与张德培的合影。 微博@牛怡茗Zoe
胡娜在球场上高举奖杯。

因为一个梦决定改行画画
       2009年,胡娜造访成都宝光寺,从此诗兴大发,灵感源源不绝。后来的一个梦境,让她与绘画结缘。诗歌和绘画让胡娜的人生迎来了新的章节。
       在梦中,她正在打一场网球比赛,用力挥打着手中的球拍。突然之间,面对对手的来球时,她无论怎么挥拍还击,却总打不到球。“我焦急万分,低头一看——原来握在手里的球拍不见了,握住的却是有一尺长的笔。”胡娜在自传中说。
       回到老家重庆之后,她画下了这幅梦境,取名为《蓝色的幻影》。蓝色的夜空下,两个人在打网球。其中一个站在树上,另一个则在空中高高跃起。两个身影一明一暗,仿佛是对她运动生涯的解读。
       从此之后,胡娜在绘画这条路上一发不可收拾。至今已经拥有了三百多幅作品,包括外星人、宗教、天国、运动等八大系列。她的画颇具印象派画风,天空色彩斑斓,令人捉摸不透。
       “现在虽然是新时代,也讲灵性。我的画风是自由的,就是把一瞬间的灵感完整表现出来。这就跟我打网球很像。我把画画当成打网球,随心所欲,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没有任何束缚。”胡娜说。
       胡娜已经在台北和新加坡举办过两次大型画展,坎坷的人生历程让她拥有了更丰富的阅历,这也成为她创作的源泉。“冥冥之中,上天都做了安排。我的上半人生是打网球,跑遍了全世界,我也利用那个机会,看了很多博物馆。”胡娜坦言现在很多绘画的灵感来自当年在博物馆的经历。
       现在的她,通过绘画和诗歌寻找到了新的乐土。“年轻的时候,四处打比赛,人比较容易轻浮,情绪处于比较紧张的状态。这几年通过写诗、绘画,心境自然平静下来了。”胡娜说。附:胡娜“出走”事件
       1982年7月,随中国女子网球队赴美参加联合会杯的胡娜突然离队失踪。
       1983年4月4日,美国政府正式宣布给予胡娜“政治庇护”。同年4月7日,文化部宣布自当日起,中国政府停止执行1982年和1983年中美文化交流计划中尚未执行的全部项目。同日,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决定停止中美1983年双边体育交往。
       1992年胡娜因伤退役,并于1996年移居中国台湾。

(原标题:胡娜谈32年前出走美国:不后悔当年决定,51岁依然幼稚)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