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风的起点 / 心学馆:人有... / 女子深夜惨遭奸杀,38人却袖手旁观? | 5项...

0 0

   

女子深夜惨遭奸杀,38人却袖手旁观? | 5项经典心理研究,直击人性

2018-08-13  轻风的起点



今天这期周刊,从美国一则杀人案说起。



上图中的这位女性,名叫 Kitty Genovese(基蒂·吉诺维斯)。1964 年 3 月 13 日凌晨 2:30 分, Kitty 下了夜班、开车返回住所。当她停稳车子、正走向 30 米外的公寓入口时,一位男子突然手持刀具向她追去。


Kitty 拼命朝着公寓跑去,但歹徒速度太快。被追上后,歹徒用刀捅进她的背部,Kitty 大声呼救:


“Oh my God, he stabbed me! Help me!”


天啊!他捅了我!救救我!


一个邻居在窗口后大声警告歹徒:“Let that girl alone! 放开那个女孩!”


歹徒一开始跑开了,但他发现其实没有一个人出来干预他、寂静的街道也没有警察出动的迹象,于是他又返回公寓,将 Kitty 一刀刀捅死、并实施强奸。


歹徒 温斯顿·穆斯利 Winston Moseley

以上2图来源:纽约警察局


断气之前,Kitty 多次呼救,直到最后终于有人报警。警察接到报警后两分钟便赶到了现场,但一切已经太晚,Kitty 已经死于非命,香消玉殒,歹徒也不知去向。


事后,警方调查记录显示:从歹徒第一次刺伤 Kitty 到最后的奸杀,公寓周围共有 38 个人目睹了这一袭击事件,整个行凶过程一共长达 35 分钟,最终才只有 1 个人报了警。


没错,上面那句 “天啊!他捅了我!救救我!”,就是目击者事后提供的证词。


你一定还记得:那是 Kitty 第一次被刺时的呼救。这是纽约一个安静的街区,周围的居民以美国中产阶级为主,街坊四邻明明清清楚楚地听见了、也记住了她的呼救,却并没有帮助她、也没有报警。


人心,人性,凉凉。我们不禁要问:“怎么会这样?就算你怕自己被歹徒伤到所以没有出手救人,那你就不能马上拿起身边的电话、报个警吗??”


这个问题,心理学家也很想找到答案。虽然这起谋杀案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在心理界,关于它的著名心理研究,本本教科书里都能找到,可谓人尽皆知。


本期心理0时差,笔者将为你呈现 5 项经典到不能再经典的心理学实验。从这些实验中诞生的 5 个社会心理学原理;每一个,都拷问人心,直击人性。



 01 

「责任扩散效应」

袖手旁观的人,良心不会痛吗?


第一个经典实验,就因上面 Kitty 被杀的案件而生。


美国心理学家 Darley 和 Latané 认为,我们的常识思路反了:不是 “怎么 38 个旁观者里都没一个出手相救”,而是 “正因为旁观者人数多达 38 人,所以每个人出手相救的概率才变小了”。


这就是社会心理学概念之「责任扩散效应(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


救人的责任就像是分子,可施救的人数就像是分母。当人们认为可施救的人数越多时,救人的责任就像被做了除法。等到分子扩散到所有观者身上,每个旁观者所感知到的责任就变得微乎其微了。


—— 结果,每个人感受到的不是 “我有一分责任”,而是 “我只有零点零几分责任”。所以,无人施救。


在心理实验室里,Darley 和 Latané 模拟了一个随机配对聊天的场景。想象一下,你来到这个实验室,研究人员告诉你:“今天和你一起参加实验的,另外还有 1 人、或是 2 人、或是 3 人…… 为了保护彼此隐私,你们每个人都会在单独的小房间里通过对讲机来沟通。”


突然,讨论进行到一半,你的耳机里突然传来讨论组内某位参与者痛苦的求救声:


“我…… 我好好好…… 好像遇到了问题………… 我好难难受,抽筋,痛痛痛苦…… 如如如如果有人能、能、能帮帮我………… 有有有人,能帮帮、帮帮我吗……”


接着,是痛苦的呻吟,然后对讲机那头陷入静默。


如果是你,你会出去报告研究人员、或是主动寻找那位需要帮助的人、向 ta 伸出援手吗?


其实,这是个假的求救声,没人遇到了任何问题。研究人员关心的是:你在听到求救信号后,要过多久,才会出来帮忙?


事实证明:在参与者进入实验室时,研究人员说的 “今天和你一起参与讨论的共有 X 人”,这个 X 数值越大,参与者迟疑的时间就越长。


为啥?还是责任扩散效应。你以为在场可以帮忙的人越多、分母就越大、分子上那份救人的责任、就扩散得越淡。



Darley 和 Latané 指出:必须要注意的是,旁观者不伸出援手,不代表他们无动于衷。研究人员发现,在犹豫施救的过程中,参与者们手心出汗、紧握拳头、身体颤抖、心跳加速……


这说明,旁观者们虽然保持着 “旁观” 的状态,但他们确实是在关注的、在关心的!


所以当我们发现有人需要帮助时,危机关头我们需要跳出 “我们都是旁观者、谁都可以伸出援手” 这种群体观念。这样,你就不会是 “旁观者群体分母中的一员”,而是勇敢守护分子上那份责任的,人性守护者!


不然我们换位思考一下:某天当需要帮助的人是你自己时,放眼四周,你看到的是不是也都是、那一个个和自己一样的 “分母组成部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可能我们都要对这个社会,都要绝望了。


这个理论对受害者也是有指导作用的。如果你需要紧急帮助,不要只叫 “救命” “帮帮我”,而是应该冲着人群中一到两个特定的人喊:“你!那位穿着黑色衬衫的男士!能不能救救我!” “那位红色衣服的姐姐,求求你帮我报警!”


这样可以促使被你指着的 “旁观者”,从 “旁观分母” 中分离开来。心理研究表明,这样做确实有效。


1968 年 4 月,在 Kitty 遇害后的第四年,Darley 和 Latané 关于旁观行为的研究终于发表成书。来到 2018,差不多 50 年过去了,我相信:如果求救者、施救者都能多一份意识,悲剧会更少、人性也就更禁得起拷问。



 02 

「认知失调」

从欺骗别人,到欺骗自己


接下来 4 个心理理论和研究,不像上面第一个那样自带血腥味,但同样都是对人性的探索和洞察。擦亮眼睛,我们继续。


1959 年,斯坦福大学的心理本科生,正在参与一项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事后会名声大噪的研究。这项研究由 Leon Festinger 利昂·费斯廷格 教授设计主导,而这位教授是当之无愧的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理论鼻祖。


Leon Festinger

图源:百度百科


假设你去参加了这项实验。实验很简单,你需要执行超级超级超级无聊的一个任务:在一个盒子里绕线,绕啊绕啊绕啊,但要绕整整一小时。(笔者还记得自己小时候帮我妈和外婆整理毛线,能撑住十分钟就已经很不错了……)


一小时过去了,正当你准备走人、终于要获得解脱的时候…… 研究人员拦住你说:


“诶诶诶,同学,我跟你说啊,之前来做这项实验的人,都觉得很有趣呢~ 你能帮我个忙吗?帮我去和下一个就要开始参加实验的同学说一声,这真的很有意思~ 我们主要也是想测量一下,对这件事情抱有有趣预期的人,会怎么看待这两项任务,所以你这么做也是在为科研做贡献。”


而且为表感谢,只要你违心地去跟下一位同学说:“这项实验很有趣的!”,研究人员就会给你 $1 美金 作为报酬(这可是 1959 年的一美金啊)。


你照做了。然后良心开始痛了:


“我怎么能这样撒谎害人呢?怎么不跟那同学说这其实是超级无聊的浪费时间的实验,还不如去做点别的呢?”


“等一下,也许是我自己刚才没仔细体会这个实验吧?研究人员也说了,其他人都觉得挺有趣的,所以是我自己的问题咯?”


“对哦,刚才实验中碰到的器具,都很精美呢,旋转的韵律也很有节奏感,所以没能发现有意思的点,是我自己的问题咯?”


“嗯,一定是这样的,实验本身很有趣,是我辜负了它!”…………


说服了自己,良心不痛了,然后你回到宿舍,遇到一个小时前刚参加完同一项实验的室友。


要命了,你们俩一交流,发现实验过程都一样,室友也被要求去告诉下一个人说 “实验很有趣”。但是!你室友拿了 $20 美金!


(再次提醒,这可是在 1959 年!$20 美金在那个年代值多少钱我是不太清楚,所以我问了我妈:“¥20 人民币,在 1959 年值多少钱啊?” 我妈诚实地回答我:“反正如果你要是弄丢了,我一定打到你屁股开花!如果你还有胆回家的话!!”)


羡慕嫉妒恨!你追问室友:“那你自己的真实想法呢?这实验是有趣还是无聊啊?”


室友笑道:“当然是无聊!!无聊透顶!!要是最后没拿到这 $20 美金,我都要怀疑人生了~”


你开始反驳:“不对啊,我觉得是挺有趣的,你自己没仔细用心体会实验过程中的细节吧?”


……………… 你们开始争论,也不知道是针对实验本身,还是那 $19 刀的悬殊差距。



这背后的心理学道理,就是 Festinger 想通过证明的 “认知失调”。


其实无论是你还是室友,都觉得无聊、都在撒谎后痛了良心。之所以良心会痛,是因为你们对自己的认知都是 “我是个基本上还算比较诚实守信的人”,然而你们今天却作出了 “对一个无辜的人撒谎、造成对方浪费时间在无聊事情上” 的后果。


—— 这层对自己的认知、和自己今天实际行为之间的差异,就是所谓的认知失调


认知失调可是很难受的事情!尽快回复调和,是你唯一的出路。


怎么调和呢?你必须说服自己:我今天撒的这个谎,是有理由的。


对你的舍友而言,他因为收到了一笔不小的金钱回报,所以可以这样说服自己:“作为一个穷学生,$20 美金这种收入实在难得,为了这份收入,我只是撒了个小慌,也没给别人造成太大的伤害,所以难得撒次谎,也并无大碍,平时不可能天天有 $20,我还是个有节操的人” —— OK,他搞定了,失调问题顺利解决。


而你呢?你只拿到了区区一块钱啊。对你而言,解决失调的方式只剩一个:试图说服自己,其实这个研究是真的有趣的、不是无聊的,心里才过得去这份良心上的自我拷问。


好吧,从欺骗那个无辜同学导致认知失调、到欺骗自己重新把认知调和…… 这个闭环算是完整了。


认知调和在现实生活中的应用比比皆是,这里我举个简单的例子:


假设有两加公司设开发上架了新的 APP,两家公司提供的服务种类、价格、质量都一模一样。第一家公司只要你下载后注册就可以直接使用 APP 了,第二家则设置了障碍:你需要获取个人推荐二维码、截图发给朋友帮你扫码、或是发到朋友圈集赞、达到一定数目才能开通账号使用。


你认为:哪个公司的用户粘性会更高、对服务更买账、APP 使用率更高?


—— 认知失调理论告诉你:必须是第二家!想一想为什么?想通了可以在文末评论区发表答案,第一个说出正确答案的人,我给你置顶上墙!


弄清这个道理,当你再感觉到不舒服、脑子里好像有个圈子绕不出来的时候,先别冲动急着下决定。


你应该把影响自己感受和决策的因素都尽可能写下来,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可能左右你心绪的因素也写下来。慢慢培养这个习惯,认知失调虽然还会存在,但你重新调和心态的方式,会更理智、漏洞会更少、后悔也就更少。



 03 

「光环效应」

Ta 长得好看、又和蔼可亲

说的话一定也错不了~


接下来,我们再来认识 3 个心理学上的经典理论。为了节省大家的阅读时间,笔者会适当缩短篇幅。如有专业读者对各项理论对应的研究细节感兴趣,可查看文末参考文献列表第 [3]-[5] 号。


先来看第一个:光环效应,Halo Effect。


这个效应,名字起得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这两天有人去看了最新的《爱情公寓》电影没?爱情公寓一行人就是戴上了赤果果的 “主角光环”,从头耍帅到尾!



这光环到底有什么效果类?我是不会剧透滴,因为剧透是不道德滴~ 总之很牛X就是了。


在社会心理学上,这个 “光环” 效应也是一样牛X,具体是指:


当我们对一个人作出某项特定的评价时、这项评价会自动延展到对方整个人身上的方方面面。


听起来有点复杂?举个例子:


为啥广告公司要找明星来代言?心理研究表明,如果我们对一个人做出了 “具有吸引力” “亲善” 的判断,那我们就会把这种好印象铺张开来、进而认为这个人 “聪明” “判断力高” “可信赖” 等。这自然就意味着 ——


明星推荐的产品,真实,可靠,亲测有效。


嗯哼~ 你还不买? 


这当然不是说广告公司在故意欺骗我们,但这种心理效应确实好用。作为一名消费者,你一定要清楚的一点就是:


这个产品到底好不好、适不适合你,这和拍广告的人本身如何,并无任何必然联系。


光环效应最经典的研究之一,莫过于 Nisbett 和 Wilson 教授 1977 年的心理实验。


他们发现:学生对一个老师的评价高低,受这个老师讲课的语气影响。同一个老师讲的同一堂课、同样的内容,一次用和蔼可亲的语气授课,另一次则非常严厉,学生们给前者的综合评分高于后者,这就是 “好老师的亲切光环” 啊!


有兴趣查阅 Nisbett 和 Wilson “教学评价” 研究详情的专业读者,请看文末文献 [3] 号。



 04 

「社会认同理论」

作为团队的一部分

我无论如何都要维护组织!


人都是群居动物,有社会需求。古往今来,我们都依靠自己所从属的群体、依靠大家的力量,达成了生存的目的、保护自己、也争取到生命资源。


我们会和自己有血缘关系、认识一段时间的人 “组队”,这很好理解,但心理研究表明:哪怕是尚未谋面的人、这些人对我们也未必能带来什么好处,我们都会心甘情愿和对方 “组队”。


1971 年,心理学家 Tajfel 找来一群市民,每人都要看两幅油画,选出自己更中意的一幅。


“一会儿,你会和那些同样喜欢这幅油画的人,分成一组,” 研究人员如是说。


然而事实上,这只是个幌子(是的,心理学家又双叒叕骗人了  )。


接着,市民被邀请进了一个小单间,从研究人员那儿领到一堆虚拟货币,并被要求按照自己的喜好把钱分配给今天在场的两组实验参与者。


结果你肯定已经猜到了:人们都给 “和自己喜欢同一幅图” 的人分了更多更多的钱。


这些和你喜欢同一幅油画的人,你认识吗?有血缘关系吗?对方长什么样你都不清楚,更别提这个人人品如何、将来是否会保护你、帮助你、为你提供什么好处…… 相反,另一组人就是和你在油画上的喜好不同而已,而且每个人看油画的平均时长也不到 30 秒…… 你就这么容易 “偏心”?


Tajfel 教授用 “社会认同理论” 来解释这个现象。我们其实很难说清楚 “自己是谁”,而是要用社会上的群组标签来定义自己。比如:“90后” “吃货” “作家” “单身狗” “南方人北方人” 等等。


认同这些社群标签,就是认同自己。维护这些群体、提升自己所在群体的整体价值,不也就是在维护自己、为自己提升档次吗?


这个效应,在我们东方文化 “集体主义” 的背景下,更为显著。


群体标签会降低我们表达自我的成本、也的确会帮助我们快速地找到 “志同道合” 的 “朋友”。但同时,它也是把双刃剑,很有可能导致自我的迷失


有多少人,为了合群,而已经忘了去寻找真正的自己?在人群中左右逢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回到家面对镜中自己的脸,却是无比厌倦?


请记住:对群体的认同,不能反过来绑架你对自己的认同。真正有高度的人,是到哪里都能找清位置,也会适时调整、作出取舍、维护平衡的人。这份对自我的追索和认同,你,值得拥有。


有兴趣查阅 Tajfel “油画实验” 详情的专业读者,请看文末文献 [4] 号。



 05 

错误共识效应

谁都觉得自己是半个心理学家


1970 年代,斯坦福大学 Lee Ross 教授做了这样一个实验,简单粗暴:


参与者先阅读了一个场景:有两个人在吵架,矛盾重重。然后,研究者给出了两个可能帮助他们解决纷争的选项。接着,参与者需要回答三个问题:


1. 你会选择哪个解决纷争的方法?

2. 你觉得,别的实验参与者,他们会怎么选?

3. 如果有一个人跟你做了不同的选择,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结果很有意思:


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别人和自己选出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哎哟喂,哪来的蜜汁自信?)


—— 此为错误共识效应(False Consensus Effect)


另外,对于那些和自己作出不同选择的人,参与者的评价都非常极端


“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这个人肯定是从小受到的家庭和学校教育,跟我们很不一样。”

“什么人才会选另一个选项?我们肯定合不来,性格差了十万八千里!”


甚至还有的实验参与者,也不知道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还是咋地,直接报出了自己的性格测试结果,然后表示:那些和自己作出不同选项的人,肯定在性格的这个那个维度上,和自己的分数正好相反…………


好嘛,一个个都当自己是心理学家了是吧?


这个 “错误共识效应”,是在上面那个 “社会认同理论” 出世后不久发表的。细心的读者已经发现了两者之间的微妙联系:


我们都希望这个世界上有自己能从属的群体(会和自己作出同样选择、站在同一阵线的 “友军”),进而错误地以为:自己和完全不了解的人之间能轻易达成 “共识”;而那些和自己作出选项不同的人,就是 “敌军”,和自己大相径庭、八字不合。


勇敢地表达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不合群、不一样,真的很难。但如果你和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达成 “共识”,而且默认那些抱持不同观点的人都 “合不来”,你要怎么和这个世界相处?




—— —— ——



—— —— ——


References 参考文献 / 对应文中 01-05 五个章节:

[1] Darley, J. M., & Latané, B. (1968). Bystander intervention in emergencies: 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4p1), 377.

[2] Festinger, L., & Carlsmith, J. M. (1959). Cognitive consequences of forced compliance. 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58(2), 203.

[3] Nisbett, R. E., & Wilson, T. D. (1977). The halo effect: Evidence for unconscious alteration of judgment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35(4), 250-256.

[4] Tajfel, H., Billig, M. G., Bundy, R. P., & Flament, C. (1971). Social categorization and intergroup behaviour.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1(2), 149-178.

[5] Ross, L., Greene, D., & House, P. (1977). The “false consensus effect”: An egocentric bias in social perception and attribution processe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13(3), 279-30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