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婚姻 / 经营二人世界,让婚姻升华为温馨的家庭

分享

   

经营二人世界,让婚姻升华为温馨的家庭

2018-08-16  江山携手

 河之洲点评:婚姻就像正在生产运行中的一组齿轮,再精良的齿轮,在口角前都会磨擦造热,而幽默恰好是润滑磨擦的润滑剂。

 

经营二人世界,让婚姻升华为温馨的家庭

 

■婚姻是两性的二人世界,家庭是亲情的世界。而婚姻与家庭的结合,是人们生活中最安宁的温暖的港湾。那么,如何经营好自己幸福的婚姻是当代人最为关重的一个话题。

  婚姻中的男女,往往都会精心经营自己的二人世界,让婚姻升华为温馨的家庭。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在当代,婚姻家庭始终被视为幸福的命脉所系。  

  生活中的男女即使在事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倘若在婚姻上失败了,他也会觉的自己非常的不幸。所以我敢肯定的说:家庭是婚姻升华的最终产物,婚姻与家庭是两个不可割舍的理念,始终保持着非常默契的关系。它不像爱情,爱情是无形的,只存在于恋爱者心中。恋爱中的男女是浪漫的,是一种对了解的渴望。而婚姻就不同了,婚姻中的男女都要极力去精心经营自己的幸福。婚姻的幸福是感情、理智、意志三方面结合的结果。如果双方在情感的世界里没有处理好情感的纠葛,随之而来的便是离婚的悲剧发生了。爱情是基于幻想与渴望,是以情感为基础,仅是感情的升华。而婚姻则是以爱情为基础的两种不同因素的结合,才能有婚姻的幸福和美满。  

  对于这一点,法国哲学家阿兰认为:婚姻的基础应是逐渐取代爱情的友谊。但莫洛亚给予他的观点作进一步的修正:“在真正的幸福的婚姻中,友谊心得与爱情融和在一起”。  

  一对相爱的男女,在婚姻的二人世界里,都懂得在婚姻的门前设一道防火墙。正如《围城》中所说的那样:“婚姻就像被围困了的城堡,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结了婚的人是城里的人,没有结婚的人是城外的人;而那些没有结婚在一起同居的人,我们把他称之为是骑在城上观看的人”。现实中的婚姻在多如此,城里面的人对城外的新鲜事物感到稀奇,而城外的人却对城里的繁华的所吸引。但不管是城外还是城里的人,都懂得婚姻的幸福在在于双方的情感投资。感情是相互的,夫妻之间的感情都要自己去细心经营。经营的好坏取决于夫妻双方的感情支出的多与少;付出的多,得到的回报自然也就多了;反之则导致婚姻的不畅,矛盾日益激化,最终结果可想而知了。  

  研究婚姻问题的狄克斯说:“世界上50%的婚姻婚姻是彻底失败的”。在现实生活中,幸福美满的婚姻并不多,少之属少。新婚的破碎大多都是因为生活中一些琐碎的小事而造成的。这就说明夫妻之间缺少沟通。因此,热恋中的男女,要以宽容和理解去对待对方,尊重对方的选择,善于发展爱的情感,造就幸福的婚姻。然而,婚姻负担的东西不能太多,也不能太过苛求。过于苛求完美的婚姻,不但违背了它的天性,而且会使我们离完美更远。  

  婚姻就像是大自然的一条河流,在两性的情感中时而出现暗流,支流,波澜起伏的涟漪。经得起考验的婚姻是幸福的,而经不起考验的婚姻会随着暗流沉入时间的河流里。倘若有人违背天性,加以人为的修筑成一条平坦无波澜的湖面。看似平坦无痕,正当你为自己的杰作高枕无忧的时候。殊不知暴风雨的来临,随时都有决堤的可能,苦心修筑的防护堤最终又回到了原点。  

  夫妻间的生活是甜蜜的,两性的生活是一个完美的结合。自从上帝创造了人类,就注定了两性的结合。在两性前,上帝很公平,不会让男性或是女性的任何一方得到满足。只有在两性结合的前提下,才能达到性爱的高潮。  

  两性的亲密故然重要,但也要有一定的距离。结婚是一个信号弹,表明两个人如胶似漆的仿佛融成了一体的的热恋有它的极限,然后是降温,适当的拉开彼此间的距离,重新成为两个独立的人,又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回升结合。然而人们却误解了这个信号弹,反以为结婚后更是一体了,结果纷争不断。婚姻之所以容易酿成悲剧,就是客观上使得这个距离难以保持,一旦没有距离,分寸随之丧失。  

  婚姻中的男女在相亲相爱的同时,不仿给自己留有一定的空间供自己放松心情,或是彼此分开一些时日。偶尔的离别,让彼此思念着,牵挂着,这样的小别最适合爱的发展,爱的可贵。人们常说“小别胜新婚”就是这样的一个道理。当然也可以和你心爱的人去海边,或是去你们想去而未去的地方度蜜月。这样不仅有利于感情的积累,又可以饱览沿途的风景,对调情也有很大的帮助。说到调情,昆德拉的定义是颇为准确的:调情是并不兑现的性交承诺。调情是双方认可的淫意,以玩弄的方式宣泄了对对方的爱慕与情欲。  

  世人常说,男性爱慕女性的“美”,女性爱慕男性的“力”。但莫洛亚却说:“女人之爱强的男子只是表面,且她所爱的往往是男子的弱点”。而周国平补充道:“强有力的男子在千百个知其强的崇拜者无动于衷,却会在一个知其弱者的女子前倾倒。”由此可见,调节性爱的情趣也是婚姻幸福的一种方法。  

  只有一次婚姻的人是幸福的,婚姻的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在封建社会里,婚姻往往都是由父母做主。子女的婚姻必须是门当户对的人家,棒打鸳鸯鸟,活生生的拆散一对恩爱的伴侣。《罗密欧与朱丽叶》、《奥涅金与达吉斯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近代的社会生活中,难免还存在着这种封建思想。子女的婚姻,老一辈的人还是会出面干涉。父母介绍的子女不喜欢,而子女喜欢的,往往是父母的极力反对。他们选婿的标准往往是看重对方的家庭背景和财产,一点也不顾及子女的感受。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可以抗议。当然在我们在做任何决定前,也要和父母进行沟通,听取他们的意见。毕竟他们处事比我们要深,经验比我们也要丰富。如果你对自己的婚姻有信心,那么你要把握好,不要在意别人对你们的看法,齐心协力营建一个幸福的婚姻,  

  当一个值得你去爱的人向你求婚时,不要犹豫不决,也不要拒绝,你应该答他。不要把心目中的那个唯一者定的太高,貌似“潘安”的唯一者,不一定就能给你幸福。也许你在人生的道上极力寻求的唯一者,而那个唯一者却迟迟未出现。也许根本就没有那个唯一者,所谓的唯一者很可能就是生活中的一个幻影。唐璜有过一千零三个情人,但是他始终未找到那全唯一者。缘份来了就要珍惜,别让它从你的指缝间溜走了。  

  伯拉雷《巨人传》中的巴奴越去向邦太葛吕哀征求结婚的意见。他在要不要结婚的问题上陷入了两难的困境:结婚吧,失去自由;不结婚吧,又会孤独。  

  而印度有一位哲学家,饱读经书,实有才情,很多女子迷恋他。一天,一个女子敲开他的门说:“让我做你的妻子吧!错过了我,你将找不到比我更爱你的人了。”哲学家虽然也很喜欢她。却回答说:“让我考虑考虑”。  

  哲学家用以往研究学术的思想,将结婚与不结婚的好坏分别罗列下来,发现两好坏均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他陷入了长期的苦恼中,无论推出了什么新的理由,都只是徒增选择的难度。  

  最后他终于得到了一个结论——人若面临选择无法取舍时,应该选择自己尚未经历过的那一个,不结婚的处境我是清楚的,而结婚会是怎样的一个情况,我不知。对,我应该答应那个女人。  

  哲学家来到女人的家中,问其父亲:“你女儿呢?请你告诉她,我考虑清楚了,我决定娶她。”女人的父亲冷漠地回答:“你来晚了十年,我的女儿现在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的了。”  

  哲学家听后,几乎崩溃了。他万万没想到向来引以为傲的哲学头脑,最后换来的只是一场悔恨。而后两年,哲学家抑郁成疾,临界终前,将所有的著作都丢入火中。只留下一句对人生的批注——如果将人生一分为二,那么我们前半段人生的哲学是“不犹豫”;而后半段人生的哲学应该是“不后悔”。  

  什么时候结婚最适合?“年纪还不到的时候,年纪大了已过了时候”。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我们应该朝着即定的方向走去,越直越好。瞻前顾后,最终和幸福擦肩而过。  

  在现实生活中,夫妻之间拌嘴,吵架是常见的。不少妻子埋怨丈夫吹毛求疵,其实原因不在于男人不做家物。而是男人总是保持沉默,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报纸,或是坐在电视机前,不与妻子闲聊。女性需要交流,希望男人能听她絮絮叨叨。似乎是无聊的话,但实际上,这是女性通过这种方式沟通情感,倒不在意其中说的些什么。因此,聪明的男人会带着妻子去散散步,在散步的途中并没有说些什么有意义的事,但这让妻子感觉的到丈夫在关心她。妻子并不在丈夫做不做家务,只是在她做家务的同时能赞赏她两句,顺便帮个忙什么的,也就知足了。可怜的女人不是辛劳的女人,而是没人关心的女人。女人更重心理上的感觉。  

  两人经营的家庭中。高明的男人,只需要动动嘴,满足爱人注重和关心的的虚荣心。就可以悠哉游哉了。  

  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女人需要骄宠才能焕发魅力。有人说,爱情能改变一个人的天性。的确,当女人爱上一个男人时原本脾气暴躁的的她,也会随时改变自己,成为一个温柔驯服的贤妻良母。而一个男人也会因妻子的改变而约束自己的行为与思想。水上无形无状随意流动的,而男人就像湖岸框定水的形态。  

  有一对恩爱夫妻平时感情甚好,一天夜里突然吵了起来了,原因在于妻子下班误了车,回家晚了。丈夫等急了说了两句:“你去哪了?回来这么晚,你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啊”!结果妻子听了就火了,夫妻吵了一场,气得妻子声称要回娘家。丈夫一时也没好气:“你走好了,把你的东西都带走,不要再回来了。”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丈夫见外屋听出没什么动静,他推开门一看,见妻子坐在床边抹眼泪,床上放着一个大包袱皮。丈夫问道:“你怎么还不走”?妻子看了一眼丈夫,哽咽地说:“你躺在包袱皮上吧。”“干嘛?”“我想带走属于我的东西。”两个人扑哧一笑,拥抱在一起。  

  像这样类似的处境皆有之,当你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时,不仿像苏格拉底那样,借助幽默的方式化解婚姻中的冲突。  

  苏格拉底是古希腊的大哲学家,娶了一个心胸侠窄,性格冥顽不化的悍妇为妻。有人问苏格拉底,你是世上享有盛名的哲学家,怎么娶了这样的悍妇。苏格拉底自嘲道:“诸位有所不知,善于骑射的人,总要挑选列马骑,我若能忍爱我妻子,恐怕天底下就没有难于相处的人了。”  

  一次,苏格拉底正在和学生们讨论问题。他妻子不知道又为了什么事突然跑来,当着学生的面,把苏格拉底嗅骂了一顿,走出去后,随手操起一盆水,泼了他一个落汤鸡。当时学生们,都呆了,看着可怜的苏格拉底。可是苏格拉底一动也不动,很平静地说:“我早知道,雷鸣闪电过后毕有甘霖。”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这种场合下,苏格拉底并没有向常人那样去和妻子理论,而是用一句幽默的话语就成了很好的润滑剂。一味执着的去理论,最容易酿成悲剧;有时适当的退让反而最易获得和谐的婚姻。  

  婚姻就像正在生产运行中的一组齿轮,再精良的齿轮,在口角前都会磨擦造热,而幽默恰好是润滑磨擦的润滑剂。  

  有一种观点认为,相爱的夫妻要以坦诚相待,忠诚,不能有半点的隐瞒,否则即赎牍了纯洁的爱情和神圣的婚姻。在我看来,现中的婚姻大可不必如此,男女双方应该尊重对方的隐私。人生在世,漫长的岁月里,谁都有那么一点的隐私和若干小秘密。问题就在于恋爱者本身是否真实。只要是真实的爱情,那么男女双方的隐私也是真实的,  

  水至清无鱼。相爱的男女要知道:“美满幸福的婚姻是由视而不见的妻子与充耳不闻的丈夫组成的”。如果睁开双眼,扯开耳怜听,看清楚了对方的所作所为,从而导致了婚姻的破裂。尊重对方的隐私,不要因为自己的需要而免强对方去改变,有分歧前求同存异,能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善于发展爱的情感。  

  有人提出开放、宽松的婚姻。但开放的婚姻不能称其为婚姻,只能说是一种带有情欲性质的行为。大搞婚外恋与婚外性关系,就算免为其难的凑合成婚姻,也是不长久的。虽然得到了自由,但失去了安宁,  

  宽松的婚姻就前一种婚姻来说,还比较行的通的。所谓的宽松。用周国平的话来说,就是善于调节距离,两个人不要拥的太紧、太死,为爱情留出自由的呼吸空间。但它有一定的极限,只极于门栏里的自由,对门栏外的自由只能保持沉默。  

  但也有人调侃婚姻道:“夫妻两人总是按照他们中比较平庸的一人的水平生活的“。最有趣的是肖伯纳。有人向他征求婚姻的看法,他却说道:“太太未死,谁能对此说老实话”。这虽然是俏皮话,但俏皮中蓄意着真实,同时也包括了肖伯纳本人的真实。  

  在婚姻决择时,大多数的人都会问自己:是选择自己爱的人,还是选择爱自己的人呢?对于这个问题,谁都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也许有人会说:“爱和被爱同样重要,都是婚姻幸福必不可少的条件。无论是和自己爱的人,还是和爱自己的人结合都不会幸福。当然,一个人如果遇到了自己深爱同时又深爱自己的人是,那肯定是幸福的了。问题就在于没有遇到这样理想的对象,那就只有退而求次了。这就验证了一句俗语:“为不了解而结婚,因为了解而分离”。拜伦在《唐璜》中写:“一切悲剧因死亡而结束,一切喜剧因婚姻而告终”。恋爱中的男女一结婚,喜剧就开始上演了,再是发生小口角;和解;疾妒;猜疑;解释;最后便是离婚的悲剧闭幕。也许就如马德尔所说的:“恋爱有趣如小说,婚姻残酷如历史”。  

  林语堂说他最欣赏家庭中和摇篮旁的女人,他却把婚姻比作鞋子。他说:“美满的婚姻,不过是夫妻彼此迁就和习惯的结果,就像一双旧鞋子,穿久了便觉得合脚了”。  

  人不论伟大还是平凡,真实的幸福是很平凡实在的。事业和财富只能说明一个的优秀,不能称其为幸福。讲究实际的中国人往往把婚姻与家庭推崇为人伦这首,把婚姻看作生活的最高成就之一。  

  世人都渴望有一份纯洁的爱情和神圣的婚姻,幸与不幸,在于两性的情感生活该怎样去驾驭,该怎样去筑建一个幸福和谐的家。倘若夫妻双方能兴趣相投,随遇而安,婚姻也就自当高人一筹了。大千世界,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走到一起相亲相爱的机率几乎为零。这是莫大缘份,应当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情感。美丽的爱情之花也会结出苦涩的婚姻之果,开始饱满的果实也可能中途蛀虫腐烂。原因就是我们不曾珍惜。  

  恋爱中的男女请记住:人生最宝贵的不是财富,而是无私无我的一份情义。没有谁义务爱你一辈子,除了你自己。婚姻的幸福也只有自己精心经营,其中有争吵,有苦恼,但只要希望倘存,便会有幸福的美满的婚姻家庭。

  (文章转自书迷日,作者:山野怪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