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苏轼最凄凉的一首词, 《江城子》实现了这个领域的首创

 hudip 2018-08-17

苏轼是北宋朝著名的文学大家,在诗词方面更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号称东坡居士。苏轼的诗文成就都非常高,以诗为例,存世的两千七百多首诗歌让他书写的酣畅淋漓,他的所见所闻所感都被他融入诗歌当中。苏轼的文章同样精彩,他写的散文能与王安石相提并论,呈现出风格迥异的艺术特征。

然而诗文上的成就都不及苏轼对词的贡献,苏轼对词的贡献可以说是开创性和历史性的,他将词从音乐中脱离出来,并且突破了词作为“艳科”“小道”的传统,使词真正成为一种独立的文学体裁。苏轼存世的词有三百余首,词风豪迈奔放,蕴含哲理。

苏轼所著的众多词中,《江城子》这首词尤为凄凉哀伤。这是苏轼在结发妻子去世多年之后所写的悼亡词。陈师道对这首《江城子》的评价非常高: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宋代·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首词是苏轼描写的梦中景象,虽然写梦,但是词的上阕却不言梦,而是突出对亡妻的思念。“十年生死两茫茫”转眼十年已过,却仍然觉得茫然无措,想要不思念,感情却还在心底,由此“自难忘”。“千里孤坟”两人之间的距离不仅限于生死,身体竟也相隔千里。“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相逢而不相识,物是人非,凄凉悲痛之感层层叠加。

下阙苏轼开始写梦中的亡妻,一个“忽”字体现了苏轼惊喜意外的情绪。“小轩窗,正梳妆”这是对亡妻平日生活的写照,一个普通的日常景象,却只能梦里才能再见到,蕴含了无数的伤心惆怅。夫妻再见本应该耳鬓厮磨,而苏轼二人却“相顾无言”,通过“泪千行”才能体会二人的凄凉,此时无声胜有声。最后一句“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又从梦境回到现实当中,对亡妻孤坟的景物特写,来体现苏轼内心的孤独痛苦之意。

这首《江城子》通过多种手法的运用,将苏轼思念亡妻的情感表现的淋漓尽致。声声泣泪,字字凄绝,沉重压抑的气氛,让读者不忍再读,却又忍不住再次品味。悼亡诗从《诗经》开始就有,但是这首《江城子》却是苏轼用词来写悼亡的首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