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藤书屋646869 / 待分类 / 生命的奇迹-秦兆虎如何起死回生的?

分享

   

生命的奇迹-秦兆虎如何起死回生的?

2018-08-21  青藤书屋6...


(根据秦兆虎先生的讲话录音整理:)


为了满足大家要听我的车祸故事这么强烈的好奇心,我只好简单地重复一下2008年9月26日发生的故事。


我在上三线新昌地段出车祸,为了不贬低金华的企业,所以我只能说我开着金华产生的车,不说哪个厂的了。这车我花了三万八千块钱买的,开起来还是很舒服,但上高速公路是不敢撞人家大货车的,可是我就撞上了。


撞上去后,方向盘跑到了后排座,仪表盘和驾驶员的靠背椅贴在一起,也就是说我人可能只有一条缝。你说这是什么样的车祸!现在车壳保留着作为纪念品放在那里。因为除了消防队、交警拍的片子、存档以外,我还得有个实物放在那。


这么大的车祸,从眉毛骨这里开始断了,现在大家也看出来了。眼睛划下来从这里到这里这个脸颊两侧分开,中间露出骨头,然后脖子挂断,管子挂在外面,像放自来水一样。


根据俞梦孙院士的讲法,大静脉管断裂以后,二十分钟可以把我身上的血能放的放了,缺氧三十分钟以后,脑就彻底坏死。也就是说五十分钟多就没救了。


当时,消防队光是把我的车子用电焊切开,就用了半个小时,我的样子像个老农民,开了一辆低档车,又没名字,拉到高速公路的硬路肩上放了二十五分钟,按理论说这已经是火葬场的人了。



新昌医院的病历上写着:车祸后2.5小时到达本院。病历都有红章盖着的。我输的血,王济民是有功劳的,他打电话求人调血。血在新昌输了一部分,拉到浙二输了一部分,总共的输血量是3800多cc。我的体重是92斤,我可以说身上的血基本没有了。外部伤到现在才搞清楚,总之从头、肩、胸、手、腿、膝断了几十块,两个膝盖骨、髌骨粉碎锁骨断了,现在两边不对称。


内伤是什么样呢?抹脖子了,心脏肌肉撕裂了,胰腺破了,胆囊和脾脏看不清楚、肝脏水肿,胸腔积水,腹腔积水。这都是医生写的。


到浙二医院第二天晚上醒过来,我就把所有的药都拉掉了。什么抗生素、乳脂蛋白,全部拉光。

然后,我再过了五天,也就是在浙二医院七天,我就回单位去了。



我上班上到现在,上班的前四十五天我不能下地,腿外边用树皮夹上,躺在浙二医院送给我的可以摇摇的床上。坐着办公或者给人看病,经常一天要看几十个病人。


四十五天的时候,我下地慢走了十几米,四十六天出房间走走,五十天去爬小一点的山路。这腿伤在浙二是要动手术的,骨科说要装钢板,打螺帽,我不干。


我就跑回来了后,就请富阳的张院长来帮忙,大家可能知道张院长是全国人大代表、骨伤科著名的民间医生,他给我外边用树皮夹上,内用中药敷。


大前天,我去富阳与张院长一起喝茅台酒,张院长说:“我是祖传的,从医五十年没见到过这样的事,两个髌骨粉碎性,腿骨头齐刷刷地断开,肯定是要残废的;用我这个方法治疗也肯定是个瘸子,走路要歪歪扭扭的。”

现在他还是想不明白,他说,他想不通,他说到死都想不通。


这个是他的原话,说明什么呢?想不通,但是事实就摆在这里,也就是说人的生命力是难以估量的。今天大家都看到我走路、爬山都正常,但是我的膝盖骨和下面的骨头是错开的,这个地方两根手指可以按进去的,怎么走啊?

这是个科学研究问题,所以要专门研究。


这就证明一条:大家认为常规道理不一定是科学的。像我这个腿断成这个样子,我做一个动作给你们看。(众人开心的笑声)


许多人看我一天到晚都不锻炼,每天早上八点钟到凌晨2点、3点,大部分时间都坐在椅子上,从没有腰椎病和颈椎病的病痛,为什么呢?我是向狗学的,狗晚上的时候是卷起来睡的,它腰椎、颈椎都没有出现严重病变呢,这其中的道理很值得研究。



人的生命现象不是现代科学都能解释的,车祸后我醒来,就面临着生死考验。


按照医生的说法,我把抗生素、乳脂蛋白拉掉,把干扰素拉掉,就只有一条路,死!脸肿得跟猪头一样大,体温三十九度七,你说不打抗生素能行吗!

不吃东西,不输营养液你能行吗!而我把抗生素拉掉,手、脚都断还能手拉脚踢。

所以一医院里的人说,这个人完了,受伤以后得狂躁症,神经出毛病了。


我那个时候面临什么样的考验呢?除非你有把握死不了,否则你就是在与现代科学进行抗衡。

这个抗衡的代价是什么,代价是去不去火葬场。但是,我当时想到,人类作为天地间的精灵,生命是天地造化的结果,不容易。


如果说都要靠抗生素才能活命,那么,抗生素是一个唯一的救世主吗!

我们人类要不要进步了?

我认定现在的抗生素是造成人类疾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那我为什么不能拿自己这条命去拼一下呢?用我这条命换个让社会、医生,让大家知道,没有抗生素,即使是像我这样内外特大型重伤的人,照样能活过来。你说这个教育意义有多大呢!



我是住在ICU,ICU大家知道是个什么概念?

我是在ICU里自己跑出来的,为人类少受毒药之苦,哪怕牺牲自己一条命也值得。现在没机会当黄继光,董存瑞了,那么,就在这个地方进行一次战斗,做实验。

结果呢?成功了!


反正我不用抗生素,我用我的一套东西,用自己的中药,用中华民族的气功。

在短短半天的时间内,整个脸部的肿消掉,体温降到正常体温,因为,能不能控制住体温,能不能把体温降到正常体温是决定我最后能不能拒绝抗生素的重要依据。医院一天量了十多次体温。结果平均体温是36度8,还低温呢!



成功了以后对西医的振动非常大,对周边人群的振动也非常大,现在包括北京那些院士,科学家,他们到了杭州之后看了医疗报告、看了记录、看了录像,他们也主动放弃了用抗生素。


这两三年,我的一些徒弟在网上大力的批评抗生素,现在,终于迎来了国家对抗生素的严格管理政策的实施。



为了进一步证明不用抗生素照样可以防止内外伤感染,我在今年的4月26日(也就是车祸后的整半年),为了把头上、脸上、下巴、眼皮上大的玻璃取出(有七十多块小玻璃是自己出来的),就坐飞机到了重庆,由从西安赶过来的林茂昌教授,还有原驻港部队的眼科陈主任。


两个人联合在重庆泰恒医院对我进行挖玻璃运动。为什么称为运动呢?挖玻璃本来就是麻醉、开刀把玻璃取出,再缝上就行了。


问题是我有许多特殊要求,

第一,我这次挖玻璃要划三十多小刀,划破了不许用止血药;

第二,从我手术开始到我拆线,不许用抗生素;

第三,手术当中要打四十多针局部麻醉的药,心跳、血压不能用任何药物进行控制。


大家知道全麻是一针就倒,而这个局麻是一步一步的麻过去的,要打四十多针。麻醉药进去的时候是很痛的,往里一打,痛的拳头都握紧了。疼痛产生紧张,紧张产生抗衡,这个时候,有两个变化,心跳加快,血压上升。


我的意见就是,万一出现心跳加快、血压上升的时候,你必须要确保不能用任何药物进行控制,死了我自己负责。当然这都要签字,签字这些白纸黑字的东西都带回来存档了。这应该算是一场革命运动了。


实际上,搞这样的科学实验两个医生是不够的,除了医生、助手,还有护士,还得有大量的设备,心电、脑电、血压、含氧量监控,温度、体温监控一样都不能少。


我穿好那种器服躺下,全身盖着蓝布,然后他们就开始了,手术进行了四个半小时。

四个半小时,心跳记录整个过程中始终平均控制在六十左右,血压高压没有超过 100。这都有记载。

止血药我没用,因为我也没流多少血。脸上的血管,学医的人都知道是很丰富的。

医生也不敢给我用抗生素,因为他也想看看实验成果。


我们为了证明人类的生命力,双方都达到目的。

为了确保手术后不用抗生素,给我安排了个特护小姐,我、我夫人、特护住在一个房间,而且是宾馆里,没有经过任何的消毒杀菌。


特护每过几个小时给我量体温。量下来的数据记录在一个方格纸上,一个一个很细的圆点,最终给它连成一条曲线。这张纸也在,记录人的名字也签上。


就是说一直到我拆线为止共七天,体温也很怪,最高体温跟我在浙二一样,浙二36度8,这次也是36度8。体温正常还用什么抗生素!医生也是这样想的,万一体温降不下来,不用抗生素,他还是有点怕的。


这一份材料,我作为科研成果把它带回了杭州。

这样我就凑成了三份:

一、新昌医院抢救的记录;

二、浙二医院ICU的记录;

三、重庆泰恒医院的实验报告。


我用这些东西,试图来劝说大家,来证明人的潜力和中医中药的威力。这就是王主席说的,《创造生命奇迹》的背景。



实际上我认为这不是奇迹,因为,每个人都具有这种能力。

问题是这种能力,在我们生下来以后,爸爸妈妈的教育、爸爸妈妈的爱护、生活环境的影响、成年以后的创业奋斗,现在的所谓营养科学的教育等等,把我们固有的潜能给掩盖起来了。



〖 厚義堂針灸 〗

长按关注厚義堂古中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