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不可见 / 浪潮 / 出轨,只有0次和10000次的区别

分享

   

出轨,只有0次和10000次的区别

2018-08-23  此用户不...


出轨才是人类社会的常态。


无论哪一社会阶层,何种教育程度,无论当时风行何种道德、宗教或法律规范,而且婚外情比婚姻更加坚韧,以至于被两次写进圣经的戒律中,即使严刑峻法也无法遏止,人类史就是一部出轨史。


既然知道出轨伤人那么深,为什么人类一直乐此不疲?因为出轨的人也控制不住他们自己啊。

出轨才是人生的常态


出轨是一种远古的动物性本能。人类眼中美好爱情象征的天鹅和鸳鸯天生都不是忠于伴侣的物种,约有六分之一的天鹅都不是亲生的,而鸳鸯在交配之后即刻分道扬镳另觅新欢。


在与人类更为亲近的灵长类动物中,出轨更是种交易手段。雌性的白头叶猴会主动地和群外的公猴秘密出轨,以保证这些公猴成为新的首领后不会轻易杀死自己的孩子。


而在与人类基因相似度超过98%的倭黑猩猩的字典里,出轨是不存在的。因为性在它们的社会里是一种社交方式。它们可以跟任何异性同类性交,也可以与同性兄弟或姐妹欢好。它们用性来缓解冲突,也用性来释放压力。




跟他们的多配偶制比起来,一夫一妻制的人类才是哺乳类动物中的异端。事实上,仅有大约3-5%的哺乳动物遵循一夫一妻。即便在狐狸、水獭这样的一夫一妻制物种中,他们的出轨行为也不会藏着掖着。

 

在北美生活着一种橙腹草原田鼠,它们堪称人类的榜样,不靠道德和法律约束,就能主动遵循一夫一妻制。科学家的实验发现,假如给这种雄性田鼠注射后叶加压素(一种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它会变得强烈依恋某只雌性田鼠,爱妻护妻。即便如此,仍然约有25%田鼠会变成隔壁老王。


美国奥斯汀德克萨斯大学整合生物系教授菲尔普斯(Steven M. Phelps)的研究团队发现,很可能是一种名为AVPR1a基因的修饰方式,在决定雄性橙腹草原田鼠到底是顾家好男人,还是好色的登徒子。 


人类难道也跟田鼠一样,自带出轨基因?答案是肯定的。

 

AVPR1a同样存在于人类的体内。一个瑞典研究团队检测了500对与伴侣结婚或同居5年以上的成年男性双胞胎大脑中的AVPR1a基因,发现携带了这种基因变异副本的男性,对伴侣的忠诚度相对较低。未携带该基因变异副本的男性,只有15%婚姻出过问题,而携带两个变异副本的男性出状况的比例却超过三分之一。芬兰的一项研究将研究对象扩大到7400对双胞胎和其兄弟姐妹后,类似的关联仍然存在。


除了出轨基因,人类的祖传DNA里还附赠了滥情基因。


来自宾汉顿大学的贾斯汀·加西亚(Justin R. Garcia)和詹姆斯·麦基洛普(James MacKillop)发现了一个叫DRD4的多巴胺受体基因,与人的滥情程度呈现高度相关。他们还发现,携带滥交型DRD4的人不一定会出轨,但一旦出轨,他们往往会去发展更多的滥交对象,拥有更多的性伴侣。


而其他针对DRD4基因的独立研究显示,拥有滥交类型DRD4基因的人,更享受多巴胺分泌带来的快感,喜欢追求刺激性体验。当科学家们对DRD4基因进行溯源时,他们发现DRD4基因变异早在距今4-5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已经出现。



看来出轨基因不仅是来自于远古人类祖先的一份馈赠,还牢牢地篆刻在一部分花心大萝卜的遗传密码里,并传给他们的下一代。难怪在讨论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哪个更不能接受时,蔡康永形容“肉体出轨”是人性需要的出口,蔡老师明白人。

浪子绝不可能回头


老祖宗传下来的出轨基因大礼包,既然人类难以控制出轨,那么出轨后他们有可能浪子回头吗?

 

美国丹佛大学的一项近期发表的研究给出的答案是:“我觉得不行”。

 

无论是曾出轨的人、被出轨的人抑或是怀疑伴侣出轨的人,只要经历过,这辈子都可能活在阴影中。


在第一段感情中出轨的人,第二次婚外情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3倍。曾被伴侣出轨的人,被新伴侣出轨继续伤害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2倍。而曾经怀疑伴侣出轨的人则更加糟糕,他们会在下一段感情中继续怀疑新伴侣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4倍之多。


出轨者总是在出轨,怀疑者总是在怀疑。


出轨这档子事儿简直是诠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完美案例。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演化心理学家金泽智博士(Dr. Satoshi Kanazawa)有一个有趣的论调:一个男子越聪明,就越不可能对他的配偶不忠。金泽智认为自私和态度保守是原始品行,无私和自由主义是更高级的追求,这与智力水平直接相关。


现今社会,那些不能抵御诱惑有外遇的男人往往意味着自控力更差,只能屈从原始本性的操纵,这也透露出他们在智力上的不足。一言以蔽之,出轨的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假如出轨终究无法避免,那么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哪个令人更加难过?

 

演化心理学家戴维·巴斯团队在调查这个问题时,他发现,大约80%的女性认为比起肉体出轨,精神出轨会让她们更加难过。而对于男性来说,结果却正好相反。大部分男人在得知自己的女性伴侣与别人共度春宵,他们会更加沮丧。


研究人员在日本、韩国、德国、荷兰和瑞典也发现了同样的差异。在密歇根大学的一项研究中,25.9%的人认为说有色笑话也算出轨,其中绝大部分是女性。而一家美国报社在一份关于不忠行为的调查报告指出,在1832个参与调查的美国人中,却有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认为一夜情不算出轨。


颇为有趣的是,在《奇葩说》讨论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的那期节目中,辩手们根据自由意志站队,站精神出轨一方是清一色的娘子军,站肉体出轨的一方则是三位男性。

 

这种差异直接导致出轨方是男还是女,婚姻的结局往往大不相同。男性在外寻欢被发现,女性往往会选择原谅他。而女性的性背叛却更有可能导致分手、离婚收场。


男女在出轨的容忍度存在的有趣差异是父子关系的不确定性(paternal uncertainty)在作祟。除了在医院抱错孩子的情况之外,女人对于孩子是否亲生都没有怀疑。


而对男人来说,父子关系的不确定性使得他们不得安宁。2016年,上海亲子鉴定中心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的亲子鉴定数量比2014年激增400%,而在亲子鉴定的申请人中,男性占绝大多数。


如果发现自己孩子是隔壁老王的,在很多司法系统中,离婚后的男人仍必须继续为婚内所生的孩子提供抚养费。撇开经济上的损失不谈,这顶绿帽子,还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精神痛苦。然而即便如此,男人们仍然执着于寻求真相。


英剧《黑镜》第一季第三集中,被父子关系的不确定性困扰着的男人 / 《黑镜》第一季第三集


对于女性而言,配偶在外拈花惹草,她和她的孩子则随时有可能失去他的经济支持。在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罗子君在与出轨丈夫陈俊生的律师对谈中,仍然天真地发着陈太太梦的她,坚持相信丈夫说过离婚后会负担她和孩子的生活。

 

变心是永远存在的风险,不变的是传宗接代的渴望。


因此,从演化的角度来看,人类男女之所以恋爱、结婚,形成这种合伙关系,是因为这种分工合作的关系可以保护他们孩子的收益,帮助他们更好地将自己的基因传承下去。相比于爱,这种契合的合作才是双方维持婚姻的根本。


一旦合作破裂,曾经的爱意霎那消散。双方在谈分手、离婚时,对曾经付出的时间精力金钱锱铢必较,为争夺每处房产、每张椅子和每幅画争执不下,同时常常会觉得自己是被辜负的那方。

科学应对出轨


既然出轨是人类的天性,恋爱、婚姻是压抑天性的合作关系,怎样才能对抗人类这种天生爱出轨的本能?

 

有人认为出轨既然是一个生物学问题,必然能用生物学办法进行解决。一位网友在看到人民网一篇名为《科学家发现“忠诚激素” 可防止男人“出轨”》的报道后,立即在淘宝上购买母猪催产素并下到男朋友的水杯里。


其行动效率堪比深圳速度,其用药之大胆堪称现代神农。


很可惜,催产素对人类也有效,但由于它的有效成分可以轻易被胃液破坏,因此即便男朋友干了这杯水,该出轨时还会出轨。更为重要的是,并没有任何临床数据和有效事例表明催产素真的能防出轨。


对很多已婚人士来说,出轨不仅是一场生物冲动,还有很多经济考量。男女结婚,说白了就是组队开黑,有人负责打野推塔、发展经济,就得有人守着大本营,抵御侵犯。


虽然一夫一妻是违背天命,但正如奥利维雅·贾德森在《性别战争》中所说,当他们的后代比那些朝三暮四的人类后代更多时,一夫一妻制是最稳定的双赢策略。

 

试想,如果大家都开始开放式关系了,以人类对传宗接代的渴望,会直接推升新娘市场里女性的紧俏程度,进而提升新娘的价格,也就是聘礼。这将导致有实力的男性,拥有多个女友,甚至妻子;而贫穷的男性,则有可能直接丧失将基因传下去的机会。


新娘的供需关系一旦失衡,人们在生育上的投资甚至可能超过房子。所以,很多普通男性真的要感谢一夫一妻制,要不是它,你可能要单身一辈子;普通女性也要感谢,不然很可能还会沦为小妾。


当男人无法拥有多个妻子后,市场对新娘的需求降低,生养多个小孩只会增加成本。此时人们就会把资源转到其他方面,比如储蓄、培养下一代和提高生活质量。


在盛行一夫多妻制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德国曼海姆大学的教授Michele Tertilt发现,推行一夫一妻制后生育降低40%,储蓄率提高70%,人均收入由975美元升暴增170%达到2648美元。

 

既然一夫一妻制的根本优势在于保障两性收益最大化,那么恋爱、婚姻的本质就是一份经纪合约,保障双方收益,并约束对方不得做出有损双方共同利益的事。作为一种典型的分工合作机制,当其中一方认为双方对家庭的贡献出现不对等时,出轨和被出轨的概率都增加了。

 

《昼颜》里敢爱敢恨的利佳子对此看得格外通透,“结婚就是用失去热情来换取安稳,过了三年,丈夫就只会把妻子当成冰箱一样对待,觉得只要打开门就随时有食物吃,如果坏了会很不方便,却从来不去维护。”


大部分婚姻、恋爱关系中,男方的职责是贡献维持经济开支。而女性则需要维护双方亲友的人情往来、家务、照顾孩子等等,同时兼顾工作,2016年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超过63%(世界平均水平不足50%),她们往往竭尽全力才能维持家庭运转。


而这些日常点滴的贡献,如墙上的蚊子血和衣服上的饭黏子那般被伴侣漠视和嫌弃。女方的贡献和情感需求长期被丈夫忽略,她们才会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他人的怀抱中。


世间永远存在更年轻的肉体,也存在更加贴心的人。一旦遇到合拍的出轨对象,人人都控制不住自己。


说到这里,应对伴侣出轨的最佳策略也就呼之欲出——不断为对方付出,增加出轨可能带来的损失。


举个例子,同样是离婚,如果出轨一方和没有经济能力的家庭妇女离婚,会比对方是职业女性,经济风险小得多。但离开家庭妇女的照料,可能会带来更高的健康风险,同时可能会带来道德上的审判等等。


若能根据出轨伴侣的特性,将对方无法承受的某项或某几项风险提高到极致,在认知上和情感上,让他们意识到根本无法承受出轨所带来的后果,那么出轨和再度出轨的可能性将被极大地压缩。


因此,简单来说,想要伴侣不出轨,双方在生活中不断调整、妥协,配合对方的节奏,满足对方的需求,这种长期磨合所带来的高契合度,让对方再找或者培养一个合拍对象的成本变得难以想象的高,从而在对方还未出轨前,便主动放弃。

 

电影《莎翁情史》中说:“我的生活应该充满诗意、充满冒险、充满爱。不是矫揉造作的爱,而是穿越一生的爱。”


其实了解婚姻和出轨的本质之后便会发现,哪有什么穿越一生的爱,伴侣能倚赖的只有永恒的合作与威慑。

 

参考文献:

[1]爱、欲望、出轨的哲学,哈洛德·柯依瑟尔,欧依根·马力亚·舒拉克,张存华(译),商周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5月

[2]Perel. E. (2015). Rethinking infidelity... a talk for anyone who has ever loved. TED Talk.

[3]Swans like a bit on the side,ABC Science

[4]2017年物种日历5月1日,白头叶猴,果壳网

[5]Mariam Okhovat, et al. Sexual fidelity trade-offs promote regulatory variation in the prairie vole brain. Science, 11 December 2015 DOI: 10.1126/science.aac5791.

[6]Cherkas, L. F., Oelsner, E. C., Mak, Y. T.,Valdes, A., & Spector, T. D. (2004). Genetic influences on femaleinfidelity and number of sexual partners in humans: a linkage and associationstudy of the role of the vasopressin receptor gene (AVPR1A). Twin Research,7(06), 649-658.

[7]Associationsbetween dopamine D4 receptor gene variation with both infidelity and sexualpromiscuity. PLoS One, 5(11), e14162.

[8]Verweij, K. J., Yang, J., Lahti, J.,Veijola, J., Hintsanen, M., Pulkki‐Råback, L., ... & Taanila, A. (2012). Maintenance of genetic variation in human personality: Testing evolutionarymodels by estimating heritability due to common causal variants andinvestigating the effect of distant inbreeding. Evolution, 66(10), 3238-3251.

[9]不是10年,不是50年,是21年,小庄,科学松鼠会

[10]爱乱搞,可能是打开基因的方式不对——出轨变奏曲之五,小庄,科学松鼠会

[11]理性动物,道格拉斯·肯里克,弗拉达斯·格里斯克维西斯,魏群(译),中信出版社,2014年8月

[12]上海DNA亲子鉴定业务两年增四倍鉴定结果80%为亲生,上海司法亲子鉴定中心博客,2017年3月

[13]Daniel J. Kruger, Maryanne L. Fisher, Robin S. Edelstein, William J. Chopik, Carey J. Fitzgerald, Sarah L. Strout (2013). Was That Cheating? Perceptions Vary by Sex, Attachment Anxiety, and Behavior.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vol. 11, 1.

[14]GOOD NEWS, CHEATERS: MORE THAN A QUARTER OF AMERICANS THINK ONE-NIGHT STANDS DON''T COUNT,MAXIM STAFF

[15]Dibble, J. L., & Drouin, M. (2014). Using modern technology to keep in touch with back burners: An investment model analysis.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34, 96-100.

[16]性别战争,奥利维雅·贾德森,杜然(译),山西人民出版社,2010年9月

[17]Tertilt M. (2005). Polygyny, Fertility, and Saving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13(6):1341-137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