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耕耘博客 / 我的原创 / 垄断分配与人的存在形式

分享

   

垄断分配与人的存在形式

2018-08-23  秦耕耘博客

垄断分配与人的存在形式

             秦耕耘

在人的世界,一切现象的源头是人的意识,意识是一切现象之母。如果人的头脑里没有这种意识,某种事物是不会出现的。而在自然世界,不管人的意识如何,应该存在的与应该出现的都会发生。人的意识对人的思想文化,社会制度,对人的生存质量有直接作用。

上帝已经给人一个世界,人还要再造一个世界。

上帝将其财富和世界给了人,而人造的上帝不能给人什么,也并不怎样高明,但却非常有手段,他们将人的生存需要全部夺去,据为己有,然后根据自己的目的利益需要与好恶有选择性地分配给人,而且每次都是那么一点点,只能维持极短暂的生命需要,并通过这种分配迫使人为其劳作,人要想生存,就必须天天为其做事,所有的人都成了他的工具与财富。让一部分人的地位与财富高于其他人,是制造一种吸引力,引诱众生也参与其中,成为他的工具,成为他的拥护者,为其效力。只要民众有财富欲望,他的权力统治就不会结束。这与商业炒作没有什么区别,对于没有价值的东西,无论说得多么美妙,终归是没有价值的。

也许是因为上帝把人的生命需要都给了人,致使人不再记起上帝的存在。而人的每一滴汗水,每一次叹息与无奈,每个货币单位,都含有权力的元素,都感受到权力的真实存在,而且非常强硬。国家与权力虽然不是上帝,但比上帝还要真实,是人无法跨越的阻碍,这种存在给人的感觉比上帝还要具体而深刻,无数人的命运都掌握在他的手中。人都属于国家,不属于这一国家,就属于另一国家,没有游离于国家之外而存在的人。

国家就是权力的征服范围与权力行使的有效范围,还有国家货币的覆盖区域。最主要的是权力的利益范围,权力覆盖的面积越大,所得利益就越多。

人要想有所成就,首先必须要有自由,还需要财富积累,知识积累,技术储备,还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人类的每一项成就都需要一个周期,小的成就需要一个小的周期,大的成就需要一个长的周期。上帝除了给人的生存需要外,还给人充足的时间。在这样的条件下,人就可以根据上述几种要素的总量,根据外部需要与自身的能力来设计自己的人生了。成功是自己的,失败也是自己的。只要人不缺少智慧,不缺少能力与记忆,总是有希望的。

而在权力制度下,人的生存问题已经占去了人的全部时间,人既没有财富也没有时间,更没有成功要素的积累,人根本不可能有所成就,而且人的行动完全听命于权力,人的生存陷于被动状态,命运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能任凭他人摆布了。什么是财富?财富就是生存必须意外的东西,是剩余的时间、精力与物质,利用这些财富,就能提升人的生存质量。权力不会对社会负责,不会对人负责,个人也无法对自己负责,因为人不能自主行事,要受权力制度的制约,一事无成是他们的全部“成就”,这对于人来说是一种悲哀。

把权力的目的与很多人的生存拴在一起,是国家权力统治的又一手段,一切对权力的不利意识行为首先是动摇这些人的生存根基,而一般人很少有人去伤害自己的利益。一个理性的人会时常反省自己,纠正自己,因而不会出现大的错误。而一个愚昧顽固的人是不会改正自己的,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宁可一条路走到黑,宁可牺牲天下人,纠错就等于否定他们的生存与过去,他们宁可做一个魔鬼也不肯拯救自己,不肯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

要脱离权力对人的控制,对于常人是不可能的,因为人不能脱离物质而生存。如果拒绝权力控制,当权者就会将人排挤出利益分配范围之外,停止生存需要的供给,没收人的资产,或打入异类。对于没有积累的人来说生命就不能延续,如果没有脱胎换骨的本领与决心,没有其他力量的支持,是无法成功摆脱的。

在一个没有秩序没有规则的环境中生存,所有的不测都可能发生。而秩序与规则是体现人的高级属性之一,有了秩序与规则才能实现人的价值与效率。失道,则不能长久。所以,人应该寻求规则,而不是其它。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寻求财富利益,是人的本能,因为人不能脱离物质而生存。怎样获取财富,才是规则所要解决的问题。

而蒙昧状态中的人看不见规则与秩序给人带来的前景,所以不闻不问,他们只关心自身的利益。无论做什么,只要有利可得。只有自己和今天。属性是“人”,而“人”不会是只靠本能而生存的,因为上帝已经给了人高于所有其它生命的头脑,人是有意识能力的。

人的存在形式可以是非常尊贵的,也可以是非常低贱的,这取决于个人与群体的意识行为与思想文化,意识行为与思想文化决定了制度的性质。而人之间的关系既可以是相益的,也可能是相害的。尊重他人的权利,自由选择,有序竞争,人之间的关系就是相益的。只有个人的权利得到保护,人才能创造价值,在自由交换时才能得到相应的价值,人才能获得应有的生命质量。

很多人习惯于侵犯他人的权利,出卖朋友,甚至背叛亲人,而人并不是天生就是如此。因为有一种东西不是父母、朋友能够给予的,只有垄断者才能为其提供,这就是地位、荣誉、利益。虽然这种荣誉的标准,职位的性质,利益的取向与人的价值标准是背道而驰的,但对于处于底层社会的人,对于生活窘迫的人,对于饱受压迫的人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而这些现象无不是垄断统治造成的,因为所有的利益通道都被权力所控制。在垄断统治下,人会为了有限的利益、职位,而相互为敌,或为了垄断者的目的利益,对民众进行疯狂掠夺与打压。人之间的关系就变成了赤裸裸的敌对关系。人命也如同草芥,轮番践踏。在有序和自由的状态下,人的生存并不是问题,财富会随着人的能力增长而不断增加,人之间的关系不会过于紧张,因为人有较多的选择。

垄断利益与垄断利益分配对人类的危害远远不止这些,它是人类世界的罪魁祸首,这样说没有一点不实之词。如果这个世界完全是由垄断者来统治,即使垄断者自己也不会得到有价值的东西,因为人的智慧无法产生作用,更无缘于智慧与真理,垄断只能得到有限的物质利益,他们失掉的是人性与价值。这种生存模式是要人回到动物界,人类将要为争夺食物相互残杀。

当人类世界有了利益垄断武力垄断的时候,人自然会向垄断利益分配的权力靠拢,他们挣着为其抬轿子,或想方设法取而代之。垄断者为了延续垄断利益,就会实行愚民政治与穷人政治,会通过权力调动社会人力与财富对异己人士与民众进行欺骗与打压。垄断利益对人类灵魂的腐蚀给人类的危害是无法用数字表示的,它是国家的目的,贯穿于国家形成的全过程,是一段漫长的历史,参与其中的人不可计数。

人类世界如果没有自己的行为标准,把人的能力用于邪恶,受害者只能是人类自己,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生命的无聊与苍白,低级的存在形式,生存的煎熬与无奈,存在与存在形式的不能把握,是每个人所要面对的。

人的财富只能通过生产与自由交换来获取,如果是通过垄断与掠夺同样能获得财富,势必会把人的作用与目的引向人的反面,会使人背离人的高级属性,走向低级与野蛮。

国家就是在阴谋家的目的利益驱动下,由那些不能决定自我存在形式的群体的尸骨堆积而成的,他们既是国家的构建者,也是国家的受害者。因为他们不能主宰自己的存在形式,他们的存在只能由他人来决定。

国家权力形成的三个条件与步骤:

一、野心家有了自己的武力工具。他们只向被征服者索取贡品或劳役,除此之外,两者之间没有其它关系,是两条线上跑的车,被征服群体的社会经济,社会关系,思想文化,不会受到损害,只是从被征服身上割去了一块肥肉,主要机体还能正常工作,被征服群体的力量还在,如古代东方的赫梯帝国,亚述帝国,波斯帝国。他们还不会装神弄鬼,在历史上,这种存在是短暂的。

二、有大量的不能保护自己的民众,即使他们手中拥有武器,也不能形成有效的战斗力量,因为他们的职业不是打仗,而是生产劳动。他们不能与有目的、有准备、有组织、有分工、经过专业训练、有实战经验的武装集团相抗衡,只能被动地从事生产劳动。在这种状态下,一些人会放弃生产,而变为野心家的武力工具,野心家也就多了一分胜算的筹码。需要问的是:如果人们都放弃生产劳动而从事掠夺与战争,人类会走向何处?

为了保护自己的劳动果实,抵制国家侵略,也需要相当的国家力量,因此,与侵略性质相对的国家力量也随之产生,如古希腊城邦式国家。以掠夺为职业的武力集团还要面对被压迫阶层的反抗,就是说,反侵略的力量也在增加。

而国家的性质是有变化的,为防御侵略而形成的国家,也会转变为侵略性国家,罗马就是从共和走向帝制的。

征服者使用官吏制度与王者之法开始向民众“名正言顺”地征收物品与税费,一些征服者知道他们的存在是没有根基的,怎样维持这种统治权力,在他们面前有两道新课题,对内怎样笼络大众,对外关系如何处理。这是统治权力的探索阶段。但有很多新政权还没有给出准确的答案,或在感觉良好的状态下,就被后来的征服者者与民众打翻在地。此间人口的增加为生产与侵略扩张提供了有利条件,民间力量与权力的征服力量都有所发展,自由货币就是这一期间形成的。两种意识与思想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发生激烈的撞击,不同地区各有胜负。

三、生产劳动为人的生存提供了一定的物质基础。统治者通过政治分工的方法维护其统治地位。人们知道生产分工会提高劳动效率,而如果是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上,政治分工同样成效显著。

政治分工主要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1,国家权力成为垄断货币与利益分配的专业机构,自由货币变为垄断货币。只此一项就能够把权力打造成超人,在货币主宰世界的时代,无人能够抵得住货币的诱惑,而这是权力之外任何人都无法提供的,也是不允许他人置喙的。要知道,货币是能够统治一切的。在今天,极少有独立于权力与货币之外的个人存在。

2,全民政治变为独裁政治或寡头政治。在部落时期,有公民大会,有公民权利的个人就能够参与公共事务,而人类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后,政治变成了征服者个人的事情,民众被排除在外。而一些习惯了被强迫、被统治的阶层,像六神无主的小女子一样,他们认为,天下不可一日无君。通过选票产生的权力比枪杆子政权高一个层次,但人们选择的范围同样是有限的。人类要以什么形式存在,应该由人们自己来决定。衡量人存在形式的高低是看人的生存效率与生命质量,还有存在价值。

3,全民防御体系演变为权力的武力工具。部落时期是全民防御,过渡到国家阶段,武力从群体中分离出来,成为阴谋家的统治工具。国家状态下,武力的性质有了改变。罗马的武力不仅是用于对外扩张,而且是用于镇压没有兵役权没有武装的无产者的。当今许多国家的军队都选择异地轮流戍守,但都不是新发明,罗马统治者早已明白。这种办法就是便于使用暴力,而且无法追查罪责。如果武力行为是在本地,看到就等于抓到,权力的黑手就不能恣意妄为。

垄断货币没有武力做屏障是不会存在的;武力没有生存物质为条件是难以为继的,只有两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互为支点得以共存。

人类是通过认知与劳动获取生存物质、创造价值的。人的认知、劳动与秩序是一切人的根本利益,是一切人的生存发展的前提,颠覆人的价值与生存秩序人类就会走向灾难。而在权力制度下一切人都要拜倒在垄断货币及其武力的脚下。在这种状态下,人们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羞耻与罪恶,人无不向往权力,因为谁要想摆脱奴役压迫,想得到荣誉地位财富,都必须通过权力。统治者出现在媒体的频率最高,被包装成人中之杰,不能怀疑。人们无所事事,不知所以,与人的价值标准判断有直接关系,没有正确的价值标准,人类的生存就不会有效率与质量。

为一个人的目的利益而牺牲所有人的目的利益,在明白人看来是根本不会发生的事情,但这已经成为现实,如果没有阴谋,没有愚昧,独裁统治是根本不会有的事情。

用暴力掠夺取代自由交换,从根本上摧毁了人的价值与生存秩序。

4,司法垄断。在国家状态下,法律是按着国家权力的目的利益标准给人定罪,而不是按着人的标准判断罪责。

5,思想文化是作用于人的头脑的,不同的国家制度会选择不同的思想文化。而人的思想文化应该是独立的,不应是国家制度的附庸。

人类社会不怕犯罪,因为每个人都有犯罪的机会。如果是犯罪不受惩罚,或是犯罪惩罚低于犯罪所得,人们就会选择犯罪。

如果没有垄断利益,没有指挥一切,调动一切的表面威风;如果不能选美女、造宫殿,人能够主宰自己,就不会有独裁统治出现。人类的存在形式就是一场闹剧,因为他们不能把握自己的存在形式,不知道人的内在价值是什么,不知道人应该以什么形式存在。而人类自己并不承认这是闹剧,总认为自己是高级动物。

……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