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冶学 / 待分类 /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0 0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2018-08-23  闲云冶学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 榉木矮南官帽椅 明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长77.8厘米、宽75厘米、高46厘米、座高30

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的馆藏家具中,有一件形制独特的“榉木矮南官帽椅”,是传世椅子中的罕见精品,并且也是一件有故事的家具。

据黄苗子先生回忆:

还记得清楚的是,和工艺美术家张仃(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一起到东不压桥一家德国人开的古董店,看到一件榉木矮扶手椅,造型十分考究,每一根直线和曲线,每一个由线构成的面,配合呼应形成的空间分割,是如此恰到好处,让人产生一种稳重中有变化,严谨中带灵活的美感。

中国艺术是善于把畸和正、简和繁、动和静、险和夷这些矛盾统一起来的。而从水墨画到家具,都巧妙地发挥简和静之美,艺术家们追求的是用极其简练的艺术语言恰到好处地表达事物的外在与内涵,宋玉形容美女:‘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施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在明式家具或八大山人的水墨画中,都给予我们这种感觉。这是中国明式家具给予我第一次美的诱惑。我当时心头突突,很想买回去据为己有,但终于由张仃替学院买了下来”。(黄苗子:《明式家具珍赏》代序)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 榉木矮南官帽椅(侧面) 明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此椅形制独特,搭脑向后弯曲幅度较大,两端与后立柱相接处加装透雕草花角牙,扶手与前立柱相接处也装角牙。

座面以下,四面直券口牙子。椅盘为软屉原装,未经改换,下有穿带支撑,并披朱砂灰。这种在穿带上髹漆的做法,常见于苏式家具,“目的在于使穿带避免受潮,保持木料不至弯曲,同时也有遮丑的作用。”(胡德生:《清式家具的风格》)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 榉木矮南官帽椅 底部细节图

两扶手向外弯曲,扶手下的镰刀把和鹅脖也做成两弯形式,一方面增大了坐具的使用空间,一方面也使得整个造型线呈现一种曲线美。

靠背板以方形铲地浮雕为装饰,较之一般的圆形雕花,则更容易使得这个空间充盈起来。当然,这件椅子最值得称道的还是结构上的特点,椅盘高度只有一般明式椅的一半,仅30厘米,加上垫子仿佛就是一件现代家具。

对于这件椅子的椅盘高度,王世襄、濮安国等明式家具研究专家均提到“明清坐具中,矮者甚少,近年市上所见,多为截腿改造。此椅则确是原制。”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 榉木矮南官帽椅 扶手细节图

那么,这件矮南官帽椅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

据王世襄先生推测:“很可能是寺院禅椅,专供趺坐而制的。”(《明式家具研究》)禅椅原是僧人打坐所用的椅子,比一般扶手椅大而宽阔。

《遵生八笺》载:“禅椅较之长椅,高大过半,惟水磨者佳,斑竹亦可,其制:惟背上枕首横木阔厚,始有受用。”(高濂:《遵生八笺》卷八《起居安乐笺下》)

明刊本《鲁班经》中正好有一幅插图显示了禅椅的使用场景,图绘一僧人手执拂尘,结跏趺坐,神色蔼然,禅椅旁有桌案,上置屏架,其后有供坐卧的榻,以及禅杖。无需赘言,这当然是一处僧人修行之所。

不过,在明代,禅椅的使用却不仅限于寺院高僧。高濂在《遵生八笺》的《高子书斋说》中写道书房中的家具陈设,有长桌一、榻床一、床头小几一、笋凳六、禅椅一、塌下滚脚凳一,既简洁疏朗,又清雅宜人,这里便明确提到禅椅,是明代文人修身养性、静坐参禅的重要道具。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 明刊本《鲁班经》插图

禅椅或许是椅子的最早形态中的一种。椅子并不是中华文物中的传统器具,而是随佛教东渐传入中国的。

中古时期,用于坐禅的家具有绳床,还有木床,绳床与木床是寺院中的基本设备,“配合文献与图像的资料时,我们可以确定,有时‘绳床’及‘木床’的确指有靠背的单人坐具。”(柯嘉豪:《椅子与佛教流传的关系》)

也就是说,早期的绳床也是一种禅椅。绳床与僧人恬淡自在的生活相联系,自然也与文人静坐冥想的要求相契合。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 明刊本《环翠堂园景图》(局部)

《旧唐书·王维传》中便说王维“斋中无所有,唯茶铛、药臼、经案,绳床而已。退朝之后,焚香独坐,以禅诵为事。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绝尘累。”(《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下《文苑下》)

这种古已有之的禅悦之趣极大地影响了明代文人的书斋陈设,有时也在以会客交友为主的书斋边侧别设供清修之用的小室。

如《环翠堂园景图》中的“无无居”,书斋正中置椅、凳,是主人汪廷讷会客的重要场所,斋中两侧分置四面平长桌,一置书册、鼎彝,另一角则有童子正欲焚香。“无无居”的一侧设“全一龛”,内设一圆形壸门榻,想来即是主人的清修之所。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 榉木矮南官帽椅 背板浮雕

当然,既为清修,这样的禅椅便始终不会成对,而总是单独使用。既为文人坐具,其审美风格便要符合文人情趣。

清华大学馆藏这件榉木矮南官帽椅,除了形制上的特点外,其靠背板的浮雕,则是文人情趣的绝佳体现。与一般明式椅背板部分的圆形团花雕刻不同,这件椅子靠背板浮雕采用大长方形的变体龙凤纹图案,造型线粗犷有力,规整自然,有仿古铜器的意味。

想来文人禅修,其意终究不在遁入空门,而只是在仕途颠簸之中表达一种出世的闲雅,以此化解尘世中可能产生的种种失意,仿古铜器纹样所凝聚的先王之思,又隐隐约约地提醒着他们修齐治平的人生理想。

静坐观心,闲中一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