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羞呢 / 光线艺术 / 展览 | Dan Graham 与时空共生

0 0

   

展览 | Dan Graham 与时空共生

2018-08-26  老羞呢
 

艺术家、作家、策展人Dan Graham

75岁高龄的丹·格雷厄姆(Dan Graham),作为艺术家、作家、策展人,经历了丰富多元的创作和生活旅程,是美国战后当代艺术的深度参与者和变革者。丹·格雷厄姆在中国的首个大型回顾展在北京红砖美术馆开幕,我们和他聊了聊这50多年来的艺术创作历程。

1964年,22岁的丹·格雷厄姆开始在纽约John Daniels画廊策展,此后受到合作艺术家的影响,以“门外汉”的身份自学并开始艺术创作;他打破常规,将作品登在报刊杂志上做广告,开启了观念艺术的先河;1970年代初,他开始利用双向镜与金属材料创作情境化雕塑,构建环境空间,并将这一系列作品命名为“馆”。他还戏称自己是“写作艺术家”,文章内容涉猎广泛, 包括摇滚乐、绘画,甚至还有电视节目。他的作品受到历史和文化事件的深刻影响,包括民权运动、越南战争、妇女解放运动等。

展开剩余85%

Dan Graham屋顶花园装置《树篱双向镜之间》

在过去50年中,丹·格雷厄姆一直通过写作、照片、影像、行为艺术等形式,折射人与历史及环境之间的关系,他的革新与创造力使他成为美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触发人们的视觉体验与哲学思考。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最近公布了近年来观展者最多的10个展览,排名第一的就是由丹·格雷厄姆与景观建筑师Gunther Vogt共同接受MET委托,共同创作的屋顶花园装置《树篱双向镜之间》——一面波浪形的双向玻璃,伫立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屋顶草坪上,两侧是爬满常青藤的铁丝网,镜面上映出的曼哈顿摩登都市与自然景观交相辉映。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巴黎时装周秀场上,Céline春夏系列选择了通过丹·格雷厄姆的艺术装置向世人呈献最新作品——人们透过木色地板上的曲面双向镜,看到服装,也看到自己。

Céline 2017春夏系列秀场上出现的来自Dan Graham的艺术装置

丹·格雷厄姆以其特有的语言,展开了当代艺术与时尚的对话。

Numéro:能不能讲讲你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印象?

Dan Graham :我是中国艺术家黄永砯的超级粉,也曾在广州三年展看到一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像黄永砯一样进行戏谑式创作,我很喜欢。这些艺术创作也许和我早期的“杂志观念艺术”异曲同工。比如我1966年刊登在杂志上的作品《普通药物的副作用》(Side Effects of Common Drugs)就是与普通药物治疗的真实经历有关。我认为最好的中国艺术应该就是这样,蕴含着反叛式的幽默,好像是对官僚势力的某种“治疗”。

Dan Graham作品《普通药物的副作用》

这次展览有什么特别想对中国观众表达的?

我在纽约的市郊边缘长大,自小对郊区房屋着迷。因此早期艺术作品都与房屋有关。那时我还是个门外汉,没经过任何专业训练,也几乎没有任何设备,就开始业余的艺术创作。作品起初以幻灯片形式展示,展览起名叫“放映的艺术”。

Dan Graham作品《录像展厅的设计》

反光玻璃、不锈钢

这次在红砖美术馆也会展出早期的行为影像,还精选了过去几十年收录的音乐——《精选辑(Greatest Hits, on going)》,观众在一间专门打造的影音室可以用耳机收听这些CD。听过之后就会发现音乐是我的热情所在特别是摇滚乐和乡村音乐。以某种意义上讲,我其实也想探索和表达中国流行文化的不同。

在当今美国和欧洲的文化环境和政治背景之下,你觉得接下来十年,人们会更青睐哪种艺术形式?是极简抽象主义,还是有可能回到曾经的艺术装饰热潮?

我想说,现在不幸的是,艺术博物馆都喜欢大型艺术作品,或者说以奇观异景为导向来展览或收藏。所以一些新生代艺术家,正在通过违背或脱离历史的互联网手段开展创作,而另外一些更像是通过模仿创作而成的“新1960年代”作品。

Dan Graham作品《无题》

双向镜面玻璃、铝、纤维素、中密度纤维板

作为一个艺术批评家、策展人,同时也是艺术家,你会用怎样的思维模式、行为模式以及评判标准来面对自己的多重身份?

首先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艺术批评家,我更觉得自己是一个“写作艺术家”。我的理论写作和 文本创作,无论是关于摇滚乐、电视,还是艺术,整体来说都是在讲“文化”。我爱写自己喜欢的艺术家,或者不太出名的艺术家;也会写我重新审视发现的艺术家,有时会在写作过程中对他们有新的了解。当我写自己看过的艺术作品或建筑时,会尽量表达个人感受,抨击人们对于艺术的普遍性误解,而不是粗暴地将作品进行归类或评论。

Dan Graham作品《摇滚我的信仰》

单频道有声黑白和色彩录像

你曾经说,对自己影响最深的是美国艺术家,能聊聊他们吗?

我曾经深受Dan Flavin的影响,特别是他对俄罗斯构成主义和哈德孙河画派的研究;Ed Ruscha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因为他对于艺术的态度就像是充满激情地面对一项爱好;还有Judd对我也有很大影响;而Sol Lewitt促使我涉足城市计划;从Larry Bell那儿我学到了使用双向镜;Bruce Nauman的行为艺术启发了我,也是我开始做行为艺术的原因。另外我也很喜欢Michael Asher的作品,我们经常在一起对比作品,探讨想法。

你自学的经历很有意思,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学习和汲取养分的方式,有时是阅读科幻小说,或者读萨特的作品,也会因为听摇滚乐而灵感迸发,我也深受戈达尔的早期电影作品的影响。最重要的是和其他艺术家一起欣赏和讨论艺术作品。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教学,我在我的学生身上学到了很多。

Dan Graham作品《表演者/观看者/镜子》

单频道有声黑白录像

你的作品会将观众纳入其中,参与是其中很重要的部分。“看”与“被看”带来了什么?

我的行为艺术作品中,表演者和观看者同样重要,观看者的反馈是作品的一部分。“馆”的创作核心就是互为主体性,观众注视着其他的观众,加上双向镜的应用,使得一个观众注视着另一个观众的注视,同时也注视着外面的世界。

你认为艺术应该映射眼前的世界,还是超越现实之上?

是的,艺术应该映射当下的问题,但同时也应该与流行艺术的教条开展争斗。比如我在1960年代的作品都是基于现象学,让观察者意识到当下事物的存在。我更希望艺术作品能够折射出历史的积淀。

丹·格雷厄姆——精选辑

北京红砖美术馆

即日起至2018年02月25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