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intang / 数字技术(区块... / “恶棍”吴忌寒:千亿比特大陆发家史

0 0

   

“恶棍”吴忌寒:千亿比特大陆发家史

2018-08-27  bointang

如果时光倒退70年,吴忌寒可能就是那个在美国西部淘金热中,靠卖水和牛仔裤赚得盆满钵满的人。

在疯狂的比特币世界里,这个神秘而低调的比特大陆掌门人,被传拥有目前全球比特币矿机市场80%的份额。与此同时,比特大陆被认为是唯一有能力对比特币发起51%攻击的实体。

在过去的10年里,虚拟货币比特币犹如过山车,从0.3美元起步,最高被爆炒到2万美元左右一枚。在最疯狂的2017年,一年增长近20倍。在最低迷的2018年,从年初的每枚2万美元左右,跌至目前的六千多美元。

比特大陆的办公室位于北京奥森公园对面一座四层小别墅里,这家外形并不起眼的公司,2017年的营收为25亿美金,纯利润过11亿美金,上一轮融资估值达到了120亿美金。按照胡润的独角兽指数,2018年比特大陆的排名是第13位,排在它前面的,仅有蚂蚁金服、滴滴、美团等12家公司。

“恶棍”吴忌寒:千亿比特大陆发家史

何为挖矿?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使得多数国家法币(法币是“法定货币”或“法偿币”的简称。国家以法律形式赋予其强制流通使用的货币)贬值。同年11月1日,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发表著名论文《比特币白皮书: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详细描述了如何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电子交易系统。

2009年1月,中本聪进行首次挖矿,获得了创世区块中的50个比特币,比特币淘金热由此拉开序幕。

挖矿,简而言之就是通过计算机的算力来生产比特币。按照这个模式,谁拥有的挖矿设备越多、性能越强,赢得比特币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也就挣到更多钱。

从2009年比特币诞生之初到2012年,比特币大多限于极客圈,通常使用CPU(中央处理器)和GPU(图形处理器)等传统计算机芯片“挖出”比特币。

2012年6月,美国一个开发比特币挖矿机的机构“蝴蝶实验室”声称,他们准备研发一种功能远胜过当时水平的集成电路式(ASIC)矿机。如果研制成功,蝴蝶实验室很可能将掌控比特币世界超51%的算力。

2012年下半年,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南瓜张”和“烤猫”蒋信予先后宣布制造ASIC矿机的计划。虚拟货币开始迈入矿机时代。

吴忌寒和比特大陆的神奇之旅,就是从生产矿机开始的。2013年,吴忌寒和芯片专家詹克团一起成立比特大陆,在经历几次熊市后,洗掉了几乎所有的竞争对手,覆盖了目前矿机市场80%的份额。与此同时,比特大陆旗下三家矿池,掌握了比特币算力的命脉。

比特币和虚拟数字货币以“去中心化”为宗旨,没有人会成为绝对权威的拥趸。但随着比特大陆在算力和矿机上的“垄断”,业界开始有人指出,吴忌寒是“拥兵自重”的野心家,“独夫之心,日益渐甚。”

而他在去年夏天的一意孤行——对比特币进行硬分叉,从而产生了“克隆”比特币的“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又使其承受着“中本聪”背叛者的骂名。区块链的权威媒体Coindesk称他为(Valient)“恶棍”。

“恶棍”吴忌寒:千亿比特大陆发家史

初入江湖

在中本聪挖出第一块比特币的2009年,吴忌寒从北大毕业,进入了一家投资机构,任分析师和投资经理,直到他2011年接触到比特币。

2011年初的比特币,一枚只值0.3美元,到吴忌寒接触的5月份,涨到了一枚几美金。他花了三天的时间研究技术层面的可能性,认为它颠覆了以往所有关于货币的认知。随即他打电话从亲朋好友那儿凑了十万人民币,并用这些钱在淘宝和Mt.gox买入了比特币。当2014年他卖出这些比特币时,价格已经超过300美金,这是他的第一桶金。

同年,吴忌寒结识了广西国土资源规划院里的一名工程师刘志鹏,也就是长铗。长铗16岁时开始科幻写作,那时恰逢他处于创作瓶颈期,为了寻找新灵感,他也在研究比特币。

长铗是吴忌寒遇到的第一个贵人,认识不久后,两人凑了几千块钱,租了一个服务器,搭建起了国内最早的比特币交流社区巴比特,吸引来了当时国内比特币圈子里仅有的十几人注册。

2011年8月,吴忌寒在巴比特发了第一篇专栏文章,讲的是他用比特币购物的经历。他帮同事在淘宝上购买了一次云服务的内存升级,只需8.88元人民币,商家接受比特币支付,他花了0.1个比特币,将同事的云服务内存从2GB的空间提升到了18GB。

吴忌寒把这次购物的美妙体验形容为“像是小时候第一次放风筝”。

“恶棍”吴忌寒:千亿比特大陆发家史

巴比特上线后不久,比特币就迎来了2011年的大“崩盘”。从6月份的32美元跌到11月份的2美元,币值暴跌超过九成。

到了年底,吴忌寒做了那件奠定江湖地位的事——翻译中本聪的《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吴忌寒的翻译版本流传很广,加上他经常在巴比特发言、翻译一些国外的比特币咨询文章,因此一度被看作是“比特币布道者”、“中本聪的信徒”。

这个时候,人们眼中的吴忌寒,一张娃娃脸,是融合了热爱哈耶克的理想主义和自由学派经济学家的新新人类。

成为霸主

2013年4月,吴忌寒辞掉了投行工作,走上了挖矿之路。刚开始,他花了几百万预定了比特币“四大天王”之一南瓜张做的Avalon矿机,但是南瓜张跳了票,到了时间吴忌寒却没有收到货,恰好赶上彼时全网算力价格疯长,他间接损失了一大笔钱。

也就是从这时起,吴忌寒意识到必须拥有自己的挖掘比特币的技术,才能不受制于人。他毕业于北大经济学,同时辅修心理学,但想要建立一个技术性公司,就必须找一个懂技术的人,吴忌寒想到了詹克团。

詹克团是吴忌寒的第二个贵人。他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是Sophon芯片设计师,在2010年运营一个名为DivaIP的创业公司,主要经营机顶盒业务。两人之间的缘分,归结于一次“路边推销”。

准备做挖矿技术后,吴忌寒给詹克团发了封邮件,内容是他对比特币的认识和理解。据詹克团后来回忆,他花了两个小时阅读维基百科上有关比特币的内容,意识到比特币具备不可限量的发展潜力。随后,志同道合的两个人一起成立了比特大陆。

当时,吴忌寒给詹克团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在最短时间内开发出可以高效运行比特币加密算法的ASIC芯片。时间至关重要,因为比特币价格波动很大,这意味着比特大陆可能会错过唯一的从持续的反弹中获利的机会。

38岁的詹克团不负众望,仅仅用了半年时间,2013年8月,比特大陆推出第一颗BTC芯片BM1380流片,比当时竞争对手烤猫的BE100功耗少了很多,在矿工中大受欢迎。

不过真正将比特大陆带上矿机霸主地位的,反而是比特币的寒冬。

2014年初,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中心Mt. Gox发生欺诈和盗窃事件,比特币价格在短短三个月内遭遇腰斩,并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从最高点1100美元,一路下滑到200美元。

彼时,整个挖矿行业哀鸿遍野,没有人愿意付出昂贵的电费来挖掘一个价值不断下降的数字货币。

在这一次的“大整顿和清洗”中,国内另一家矿机制造商“烤猫”消失了,美国的ButterflyLabs被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龙头企业KnCMiner破产了。只有比特大陆,还在不断的迭代矿机。2015年11月,比特大陆最新型蚂蚁矿机S7量产。

等到2015年下半年比特币价格逐渐回暖,矿工回归时,他们惊奇地发现,这个市场上的选择几乎只剩下蚂蚁矿机。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蚂蚁牌”矿机目前占有市场份额的70%—80%,比特大陆在比特币挖矿专用ASIC芯片的市占率将近8成,占据绝对垄断地位。比特大陆不仅仅卖矿机,也参与挖矿,直接和间接掌握着50%以上的比特全网算力。

回头看,S7的发布正是比特币矿机界的分水岭。在此之后,虽然嘉楠耘智等对手还在负隅顽抗,但矿机行业大局已定,比特大陆正式站上金字塔顶端,进入垄断时代。

走火入魔

中本聪创造比特币,最初是一个关于技术与梦想的美好故事。随着这个故事的广泛传播,技术极客们的乌托邦世界也逐渐被入侵——权力似乎越来越集中了。

2018年第一季度,比特币价格腰斩,比特币矿机价格随币价暴跌而崩盘,矿机价格跳水“坑杀”的除了食物链底端的散户,还有无数的矿机经销商。而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比特大陆,在币价暴跌、“矿难”频发的这一时间段,赚得盆满钵满。

“恶棍”吴忌寒:千亿比特大陆发家史

国盛证券的报告显示,比特大陆2018年Q1的净利润为11亿美元。

7月31日,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发布推特,称“所有比特币Q1的总价值为13亿美元,挖矿的奖励要么归矿工所得要么归矿机制造商,所以如果比特大陆赚了11亿美元的话,矿工们的份额就所剩无几了。”

有矿机投资者认为,“掌控着全球算力,且拥有极为庞大的矿场,随着其挖矿规模的扩大,持有大量比特币的矿机厂商实际已经成为了影响币价走向的庄家。

对于比特大陆控制了比特币50%以上的算力这一说法,吴忌寒回应称,“比特大陆并没有那么多比特币算力,而是“受托”了很多比例的算力。客户自己运维矿机,只是把算力指向比特大陆经营的矿池,这种算力指向随时可以变化。如果比特大陆作恶,矿工会把算力切到其他矿池。”

此前,比特大陆被部分矿工指责在销售机器前预先挖矿获益。比特大陆曾向财经网否认了这一指责,称比特大陆对秘密采矿实行“零容忍政策”,并且只在小批测试中使用这些非公开设备。

同时,比特大陆生产的蚂蚁B3矿机,被矿工们曝出涉嫌虚假宣传、矿机算力不足、二手矿机卖散户等系列问题,比特大陆陷入矿工维权的纠纷之中。

比特大陆成为众矢之的,而吴忌寒的“布道者“身份,也在2017年的夏天后受到质疑。

2017年初,比特币的价格突破了1500美元/枚。狭小的区块容量已经无法满足市场对比特币旺盛的投机需求,而且大大影响了交易速度。比特币区块网络的崩溃程度就好比支付宝每分钟只能处理2笔交易。

解决比特币区块链网络被社区提上了日程。但很快出现了解决的路线之争——一个是吴忌寒的比特大陆(Bitmain)所支持的“硬分叉”方案;另一个是缪永权所领导的比特核心(BitcoinCore)所坚持的“软分叉”方案。两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前者要求给区块扩容,好比由双车道变成4车道;而后者则要求给区块适用“闪电协议”,犹如在道路上方造了座桥。

2017年5月,来自22个国家的58个公司代表从全球各地飞来,聚集在纽约的酒店里参加了一次秘密会议,当比特核心团队代表试图参与这个会议时,被拦在了门外。

这是吴忌寒所代表的大矿池的主场,他们决定不让比特核心所代表的另一派参与他们的方案讨论了。这次“纽约大会”同时也奠定了吴忌寒在币圈的地位。

“恶棍”吴忌寒:千亿比特大陆发家史

在对比特币原链上的所有数据备份后,该方案取消了隔离见证的升级和1MB区块大小限制,采用动态区块大小,最高限制到8MB。比特币原有的主链上,硬分叉产生的新货币诞生了,你可以理解为比特币就这样被克隆了,比特币发行了一种新的货币。

最终,在2017年8月,一款叫比特币现金(BCH)的克隆币从比特币主链分裂出来。吴忌寒也随之成为“BCH之父”。反对者开始群起而攻之,在一些比特币拥趸眼中,吴忌寒毅然成了分裂比特币的“魔鬼”、背叛中本聪的“恐怖分子”。

登高跌重

“比特大陆在今年以前确实独领风骚了,但是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比特大陆的市场份额、江湖地位其实会受到很多冲击。整个市场会进入到更加复杂的一个竞争局面,而且价格战一定会出现。”F5Tech集团创始人、LoMoStar创始人、Xstar创始人熊立健(高原飞熊)曾对财经网透露。

事实的确如此,由于技术瓶颈,币价波动,营收单一,政策风险,一不留神,比特大陆似乎登高跌重。

8月13日,比特大陆第二季度财报曝光,加密货币评论员WhalePanda转发区块链技术公司Blockstream CSO Samson Mow推特消息,称比特大陆Q2亏损超6亿美元,有12.4亿美元的库存,而S9的价格则下跌了85%。 比特大陆回应不予置评。

此外,比特大陆还被爆其AI转型是虚晃一枪,其AI芯片是简化版的GPU,可以用来做以太坊、zcash等所谓显卡算法的数字货币矿机。其AI芯片大量出货并没有在AI行业,而是用于制造了矿机。

“挖矿需要大量重复的逻辑运算,挖矿芯片重复大量简单的逻辑运算单元即可,设计比较单一。而AI芯片不仅需要海量运算,也需要高度的灵活性、高效的数据交互效率,去迎合快速多变的深度学习算法的演进,不断适应神经网络的奇思妙想,这和ASIC挖矿芯片的设计思路天差地别。”深圳地区一家AI公司芯片业务负责人曾表示。

比特大陆早前宣布,正式完成150亿美元的Pre-IPO轮签约,投资者包括腾讯、软银等。公司计划于9月上市,并有可能在IPO之前获得约300亿美元的估值。

不过最近,腾讯、软银纷纷否认了该信息。腾讯表示,公司并沒有参与比特大陆公司的投资;软银则表示,无论是软银集团还是软银管理的愿景基金,均没有参加比特大陆公司的投资。

数字货币下跌、挖矿难度增大、以及监管趋严,使得矿机业务前景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

根据加密货币行业网站CoinDesk的数据,比特币自去年12月的高点以来已经下跌了大约60%。同时,美国科技类博客TechCrunch的一份报告称,截至2018年6月30日,1000多个加密货币已经“死亡”。

业界预期,监管对虚拟货币的高压态势将继续。

8月21日晚间,金色财经、币世界、大炮评级、Tokenclub、比特吴、火币资讯、深链财经等多个区块链媒体公众号被腾讯封号。目前,登陆上述区块链媒体微信号,均显示账号违反《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并停止使用。

最近,由于市场和政策的双面施压,很多人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币圈还有明天吗?这个问题,同样适应比特大陆,以区块链行业的发展速度,即使强如霸主,扩张一旦失衡,踏错了路,也难免会一脚踏空跌落云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