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大哥chen / 未命名 / 顺风车下架了,对女性无处不在的恶意却没...

0 0

   

顺风车下架了,对女性无处不在的恶意却没有下架

2018-08-28  无悔大哥c...

1

在自己家门口,小赵的母亲亲眼看着女儿上了一辆滴滴顺风车离去,母女都不知道这是今生永别。

小赵是从乐清去永嘉参加闺蜜的生日聚会的,小赵喜欢的那个人也会参加。20岁正是青春最好的时候,小赵穿上了她最喜欢的一双鞋,也是她第一次穿。

上车50分钟后,小赵在微信发出了最后四个字:救命、抢救。朋友前往派出所报案,但是已经晚了。由于滴滴平台的拖延和不作为,未能及时阻止顺风车司机钟某对小赵的兽行。

2018年8月24日下午,在寂静无人的山路上,钟某先是强迫小赵微信转账给他9000元,然后性侵她、然后用刀刺透她的颈动脉、然后将她抛下山崖。十几个小时后,被警方抓获的钟某指认抛尸现场时,人们发现小赵的双腿被布条绑起来,左手上满是伤口,手掌和手指甲内全是血。

小赵不是今年的第一位顺风车遇难者。5月5日,21岁的祥鹏航空空姐李明珠,在执行完航班后,从郑州航空港区叫了一辆顺风车赶往市区。她上车后给同事发微信,说遇到了变态司机,“说我特别漂亮,特别想亲我一口。”

顺风车下架了,对女性无处不在的恶意却没有下架

然后李明珠就失联了。三天后在一个土坡上被发现遗体时,全身二十多处刀伤,死前被性侵。又过了四天,警方在郑州的一处河渠中打捞出一具尸体,之后确认该尸体就是杀害李明珠的顺风车司机刘振华。

李明珠也不是滴滴顺风车的第一名遇难者。2016年5月2日晚,深圳的24岁女教师钟小姐在乘坐顺风车后失联。之后警方抓捕了顺风车司机潘某,潘某供称当晚将钟小姐财物洗劫一空后将其杀害。钟小姐是家中独女,上车前还曾将车牌号拍给丈夫,但仍然未能幸免于难。

之前据媒体统计,四年来见诸报道的滴滴司机性侵和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起,其中包括杀人、强奸、强制猥亵等,受害者多达53人。如今乐清事件是第51起,小赵是第54名受害者。

而这54名受害者,全部为女性。

2

如今顺风车下线了,但不坐陌生人的车,并不意味着安全就有保障。在抗侵害能力生来弱于男性的先天劣势下,女性的世界处处危机四伏。就连增强自身身体素质的跑步和健身,都可能藏着莫大的威胁。

2017年12月14日下午5点半,四川乐山的31岁单亲妈妈王某出门去家旁边的公园跑步,一去不返。七天后,警方逮捕犯罪嫌疑人李某。李某交待当晚他看王某孤身一人,遂起抢劫之念。抢走手机和玉镯之后因为王某宣称要报警,李某回身将其劫持到旁边的树林里,用石头将其砸晕杀害,然后趁夜色跑到两公里外埋尸。

2016年12月20日晚,广州市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岁的温州女生戴某在学校操场夜跑时被割喉。遇害前1小时,她还在微信群里和家人讨论回家过年的事。不到十小时,警方就在离事发地约2公里的地方,将36岁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抓获。来自吉林的王某供称动机是:“没钱吃饭,想干点坏事,就可以被抓起来,到派出所就有人照顾。”

2015年10月14日晚,宝鸡文理学院舞蹈教师吕某在夜跑时失踪。一周后,她的遗体在渭河公园一处灌木丛中被发现,下身赤裸。又过了六天,警方宣称已经抓到犯罪嫌疑人:一名从河南流传到宝鸡的拾荒男王某。王某在被抓获后据说一直不言不语,直到现在,其犯罪动机也未见诸媒体。

顺风车下架了,对女性无处不在的恶意却没有下架

在夜跑中遭遇不幸侵害的,很遗憾,也往往都是女性:

2014年,宁波一姑娘夜跑时被歹徒拖进草地强暴并被拍裸照;

2015年9月,合肥一名女孩独自夜跑时被歹徒盯上,遭强暴;

2015年11月,南京一女子疑夜跑遇害被掐死;

2016年8月,杭州某女孩夜跑被摸臀,吓哭;

2017年6月,上海张江某夜跑,渣男搂抱同行女生,动手动脚猥亵女生;

……

对于男性而言,夜跑基本不需要担心安全;可对于女性而言,每一次夜跑都可能遭遇危险,轻则被猥亵被抢劫,重则有去无回。

3

向女性伸出黑手的,不仅仅是忽起歹心的陌生人。许多凑过来的慈祥友善的笑脸背后,都可能怀着不可告人的阴暗秽念。

2017年12月19日,南昌大学2017届本科毕业生小柔发出《南昌大学国学院副院长性侵女学生事件》的博文,称自己被南昌大学国学院副院长周斌性侵7个月。当日下午小柔向警方报案,但警方一直未对周斌采取强制措施。今年7月,小柔正式向法院起诉周斌和南昌大学,这是国内第一起被侵害女生起诉老师及学校的案例。

2018年4月,多名原北大学生实名举报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师、现南京大学文学院文学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涉嫌性侵,并要求其对同学高岩的死负责。据举报人表述,1998年高岩遭到沈阳性侵,之后自杀。

顺风车下架了,对女性无处不在的恶意却没有下架

当月底,中山大学曝出人类学教授在2015年田野调查中性侵女生的恶行。两个多月后的7月8日,中山大学再度曝性侵事件,教授张鹏被指控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性骚扰多名女学生甚至女教师。7月23日,知名公益人雷闯被曝性侵女志愿者,另有多名公益名人也被曝性骚扰事件。7月25日,作家蒋方舟等集体指控媒体人章文对其进行性骚扰。一天后,某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被曝在节目录制期间性骚扰女实习生。

这些女生虽然不幸遭到侵害,总算还能勇敢地发声。还有的女生实在无法承受精神和心理上的伤害,选择一了百了。2017年4月,罹患抑郁症的台湾女作家林奕含在家中上吊自杀,她曾遭遇补习教师陈国星的性侵达数年之久。2018年6月,甘肃庆阳的14岁女生李某,因被班主任吴某猥亵,同样患上抑郁症最后跳楼自尽。

4

小赵在一生前的最后日子里,在从长沙旅游坐动车回浙江时,曾感叹身为女孩子是多么幸福。

顺风车下架了,对女性无处不在的恶意却没有下架

这条微博发出两天后,在另一辆高铁动车上,33岁的渣男孙赫面对请他让座的女孩,厚颜无耻地表示:现在你有三个选择,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你坐在我那个座位上,要么你自己去餐车上坐着去。

孙赫之所以这么肆无忌惮,就因为他面对的是柔弱无力的女孩。如果他面对的是一个身高一米九戴金链子的彪形大汉,他早就乖乖起来让座了。“女的好欺负”,这就是他嚣张的理由。

不管人们是否愿意以及是否承认,当今的社会都是男性占优势的社会。女性由于身体条件上的先天劣势,以及社会地位上的后天劣势,往往会成为第一被侵害的对象。都说强者抽刀向更强者,弱者抽刀向更弱者。但在当今中国,加害弱者的弱者,往往比人们想象得要多得多。

一直以来,女性都一再成为多种恶性事件的受害者。她们被抢劫、强暴、殴打、杀害,她们遭遇就业求职上的种种歧视,她们无时不刻不被邪恶的眼睛觊觎和窥视。男性被顺风车司机侵害、被领导师长们骚扰、被犯罪分子盯上的概率,跟女性相比实在是低得太多太多了。人们在呼吁杜绝恶性事件时,往往忘记了有时受害者被侵害,原因仅仅因为她们是女性。

每一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恶性事件发生,都能激起公众的正义情怀,人人都要求坚决禁止类似恶性事件的再次发生。但悲哀的是,结束一次侵害女性恶性事件话题的,往往都是另一起更恶性的侵害女性事件。女性被伤害并不是因为她穿成什么样、她做了什么,而往往只因为她是女性。

发生第一起顺风车杀人案的深圳,公安部门不久前曾发过一条微信号向女性喊话:“世上好看的小裙子,你尽管去穿!地铁上的色狼,我们来抓!”一个文明的社会,应当从各方面构筑起安全网络,给生活在其中的人——尤其是女性——以最大限度的安全自由空间。希望在不久之后的未来,女性在选择好看的小裙子、自己最喜欢的鞋、出门去赴心情愉快的约时,再不会有小赵那样的遭遇。

到那时,做一个女孩子,才真正称得上幸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