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园7 / 文件夹1 / 民企500强: 四川云南排名滑坡, 西部怎么办

   

民企500强: 四川云南排名滑坡, 西部怎么办

2018-08-30  百草园7

  

文丨西部君

2018年度的民企500强榜单,在沈阳揭晓。

相较往年,今年的榜单有不少新特点,这里西部君仅举三点:

变动较大:与去年相比,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发生较大变化,有104家企业新进入榜单。这可以说是民营经济更具活力,竞争更激烈了,也可以说是经济的不确定性更大了。

门槛继续提高:去年的入围门槛为120.52亿元,今年达156.84亿元,增幅达30%。

产业结构持续优化:第三产业入围企业数量连续5年增加,从2012年的117家增至2017年的162家。而第二产业同期从380家降至333家。此外,2017年,第三产业资产总额超第一、第二产业资产总额之和。

1.4个省区零入围,东部地区块头大跑得快

都说民营经济是地方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对应榜单来看,的确如此。民企的区域分布失衡局面,非常显著。

来源: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调研分析报告

比如,浙江、江苏、山东、广东四巨头的入选企业数量就达312家,占据总数的62.4%。

在全国31个省市区中,入选民营企业500强的只有27个省市,西藏、贵州、甘肃、海南四地仍为零进账。云南、新疆、黑龙江也分别只有1家企业入围。

四大直辖市中,上海、北京、重庆、天津的入围数量分别为18、15、14、7。对比之下,天津明显属于另一个梯队。

而在去年天津还有13家入围,今年几乎减少了一半,这与天津经济这两年的断崖式下跌,倒是呈现出直接的对应关系。

这里有必要说下重庆。虽然重庆这次拿到了西部第一的成绩(实为2017年表现),但今年上半年重庆的经济增速也创下了多年来的最低。

不过与此同时,今年以来重庆在民营经济上的布局,从政策到产业,都可谓发力明显。现在来看,应该足见管理者的前瞻性。

不出意外,尽管今年重庆的经济暂时陷入低谷,但明年的民企榜单,重庆应该不至于出现像天津这么大的波动。

分区域看,东部地区的入围企业达到396家,同比增加4家,占500强比重为79.2%,比去年上升0.8%;中部地区为52家,同比减少5家,占比为10.4%,比去年下降一个百分点;西部地区43家,同比增加1家,占比8.6%,上升0.2个百分点;东北地区9家,与上年持平,依然占比1.8%。

纯粹按数量算,东部地区是最大赢家,且比重增幅依然最高。西部、东北基本持平,中部降幅最大。但总体格局基本没有变化。这与整体的区域经济水平是紧密关联的。

2.近五年,广东民企增速最快,东北、川滇、内蒙古下滑较大

观察一个地方的民营经济状况,仅看某一个年份的数据,难以看出趋势。若从近5年的数据看,一个地方民营经济的发展轨迹,就显得更清晰了。

  

  

从2012到2017年间,我们发现,入围500强的民企数量波动最大的情况,也恰恰发生在四大民企头部省份之间。

浙江的数量处于持续的下降过程,从2012年的139家滑到了2017年的93家,直接减少了46家,接近三分之一,减少数量是全国最多的。但即便如此,目前浙江的民企实力依然可以说是傲视群雄。

同样是民企强省,江苏也略有下降,山东增加了19家,广东则增加39家,成了全国500强民企数量增加最多的省份,与浙江的下滑形成鲜明对比。

其他增加数量在10家以上的省份,还有福建的16家;5家以上的有,河北、北京。

减少5家以上的有,四川、云南、天津、内蒙古、辽宁。

内蒙古是典型的资源依赖型地区,民企的下滑与近几年的去产能严格对应。天津、辽宁则是整体经济滑入低谷。由此可见,民企的发展状况与地方整体的经济表现有着很强的关联性。

仅以云南为例。据当地媒体报道,云南民营经济增加值在2012年达到了同比增加23.6%的峰值后,从2013年开始整体呈现下滑态势;民间投在2013年同比增长36%后,也开始大幅下滑。变化与入围500强民企的数量走势非常吻合。

至于原因,一份云南民营经济发展调研报告曾指出,这反映的是云南省民营经济在去产能、去库存和经济持续低速运行的大背景下,以及受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和资源型、投资拉动经济的影响,云南民营企业“失去了投资方向”。

综合看,过去5年,民营经济头部企业增长最快的,无疑算广东、福建,较慢的则是东北、川滇、内蒙古。而其原因,可以参照云南。

3.西部民营企业偏传统

西部地区今年入围民企500强的共43家企业,较之2012年的59家,下降了27%。

正如上述云南的例子所表明的,西部地区的民营企业对于资源依赖性较强,相应的,抗外部风险的能力也较差。考虑到最近五年经济转型升级、去产能的大背景,西部地区的民营经济其实同样处于相对的下滑通道。

前一百强民营企业的构成,就可以看出其中的问题。在这个区间,西部共有10家民企入围,分别是:

新疆广汇,陕西东岭,西安迈科金属,内蒙古伊泰,宁夏天元锰业,四川新希望,重庆龙湖,重庆金科,内蒙古伊利、四川通威。

这些企业的主业都集中于批发、零售、矿业、农业、房地产这样的传统产业。与之相对,互联网科技、制造、金融等现代主流、新兴产业,几乎没有。

这样一种产业结构,注定很难孵化出太强的头部企业,其发展也容易受到外部环境、政策的影响,脆弱性和风险性都较高。这是西部地区民营经济仍待克服和超越的短板。

而置于全国版图来观察,民营经济的马太效应,值得注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