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玲5 / 待分类 / 绿眼睛

0 0

   

绿眼睛

原创
2018-08-31  林晓玲5
这个城市的夜晚,总有凉飕飕的风。拐角处精品店里只剩下一盏苍白的灯。 这是整个城市最小,可是最受欢迎的精品店。孩子们说,它仿佛能够装下所有花花绿绿的糖果,在橱窗里像一群群剔透的精灵。年轻人说,他们喜欢那里层层叠叠在墙上挂着的小饰品,透着眩目可是俏皮的色彩。那店中间的一个四面柜,总是一排排堆放着卡通的布娃娃,向周围露出灿烂的笑容。加上那里的电子乐和摇滚,不管是谁,总是会被那里的晶莹明亮所吸引。 “我们要下班了,真是抱歉,请问,您需要什么吗?” “嗯,就要那个。” “哪个?” “就是它,那只猫,绿眼睛的那只。” 黑猫娃娃软软地趴在角落,在那些五光十色的玩偶中间。像个被搪塞的谎言,放在最深处。可是现在,一只手却伸了过来,很艰难地够着想将它拖出。结果却让许多加菲猫和多啦A梦掉在了地上。老板的鼻子上有细密的汗,可是他却如同一个终于把逃犯抓住的警察一样用骨节凸出的手指紧紧勒住它柔软的身体,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地将其他的娃娃捡起来。 随即他将它放在了一双宽厚的手掌上。 “给你吧,姑娘。” 涩生生的女孩苍白着脸,眼睛里闪过一丝欣喜。她怀疑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人,仿佛不敢相信他慷慨的馈赠。但她最终还是伸出细细瘦瘦的手臂,将毛茸茸的它紧紧揽进自己的怀抱。 都说一只猫的眼里含着一千个灵魂。小柒想,自己已经用胸脯安慰了它的一千个哀伤。 一 小柒的家在市中心。可是,这并不代表小柒的生活与精品店一样那么的多彩和美丽。她的房间打开窗可以看到外面一直延伸到天边的路灯和来来往往的车流。十字路口亦是非常清晰。有时候小柒会感觉到面前的街道像一串巨大的根,匍匐向四周无限地延长。它吸收走了那些原本属于这一带的精华,使得小柒的家和门口的小巷如此干瘪和破旧,从外面看,这黑色的口子像老妪没牙的嘴巴,更是繁华中一道突兀的伤痕。 小柒有一个姐姐,有一个母亲,还有一个父亲——这个人对于小柒来说,只是一个被烟雾模糊的灰色脸庞以及永远跟随他的酒腥气。她的母亲,像极了隔壁小孩使用的乒乓球拍,永远是一张平板的脸。仿佛被雕刻上去一样永远不会变换。她总是在收拾,收拾厨房,客厅,卧室……然后往自己手臂上抹廉价的烫伤药。父亲拿烟头戳她,她也只是轻皱一下眉头,抿紧嘴巴然后离开即将进行一场摔打浩劫的房间。等父亲睡着了,她就会出来进行下一轮的收拾和擦洗。小柒有时亦会出来帮忙,小小的她笨拙地拿起扫把扫地上的烟蒂,然后像拾缀着宝贝一样将烟蒂都用撮箕拢起来,拿进自己的房间,在地板上摆出好看的图形——这是最原始的拼图,也是小柒最乐衷的玩具。她总是想象自己是一个小巫女,能将地上的烟蒂站立起来,一步一步跟随她跳好看的舞。小柒听过太多的童话——她在每天下午的时候会守在收音机前面听那个甜美的声音讲令她幻梦的故事。她感到着迷,自己亦时常拿起旧灯泡和捉到的飞蛾在手上比划,演绎一段好玩的故事。她可以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玩上大半天。尽管她穿着白色简陋的裙子和小摊上处理的塑料凉鞋,她却能够想象自己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小公主,并且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对着亮晃晃的灯优雅地行起礼来,嘴角也能露出高贵的恬静的微笑。 姐姐常常捏着小柒粉粉嫩嫩的脸颊,笑嘻嘻说,小柒可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女孩儿。可是小柒那时却会摆露出惊慌的表情——姐姐一定又偷偷看她房间里的表演了,她一定又在嘲笑她了。她会像犯了错一样低着头,用脑门来迎合姐姐的目光。她从来没有看到过此时姐姐的表情,可她想,那一定是鄙夷和虚伪的怜爱——大概她还不懂得这样的词语,但她真真实实感受到,自己就像一块突兀的墙,挡住并且弄混了所有姐姐的顺畅的气息。 她的姐姐,很早就辍学。大约是街头上地痞以及深夜飙车族的一员,有着刻意凌乱的时髦发型和服饰,和男孩还有女孩彻夜不归。小柒还不懂得姐姐的样子意味着什么,只是在姐姐偶尔回来的时候,她看到自己母亲的脸变得越来越平,越来越平……甚至五官都要深陷到脸颊中。小柒并不讨厌的她的姐姐,因为她那漫不经心的笑尽管让人不舒服,却十分好看。更因为,小柒只是一个未满十岁的稚气未脱的女孩。 就在今天,小柒,七岁了。 二 七岁对于小柒来说,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年龄。 “七岁的小柒……七岁的小柒……”小柒早上醒来咯咯地笑了,嘴里不停地像念咒语一样说着这样一句话。 可惜没有人记得呢……不过,照顾我的隐形天使,一定会默默祝我快乐。她想。小柒有时很奇怪,总是无法分清现实与童话的差别,笃定地认为它们都发生在一个世界。可是却并没有抱怨过自己为什么不是那童话的女主角。她觉得是时候未到,觉得是自己太小了。所以,她总是企盼着自己的长大。长大永远是她通向那个云彩中水晶宫殿的幻梦阶梯。但是她又从来不表露出自己这一伟大的理想。邻居议论说,这个年纪不到十岁的小孩恐怕心理有问题:沉闷,总拿眼睛呆呆瞪着别人。像个瘦削苍白的幽灵,从巷子一头轻手轻脚走到另一头,然后折回。这样可以走一个下午。偶尔,她会停下来,嘴里咕哝什么话,然后咯咯地对着空气笑。他们哪里知道,是小柒和她的仙子在银河上闲逛呢? 今天小柒的心情格外好,但是当她走出房门,别人只会感到她的眼睛比平时亮一些。父亲不在家,母亲下的酱油面放在桌子上,人也不见踪影。小柒津津有味吃完了自己千年未变的早餐,洗了碗,还把新的桌布拿出来铺在桌子上——她哗啦哗啦抖着桌布,仿佛是承载她翱翔的飞毯,绕着桌子转了几圈,轻盈降落在中央。 大晴的天气,她想出去走走。 小柒从来就是自己拿主意,想干什么干什么。只要不是深夜,父母亦不会管她。于是她走上了街头。走上了那个曾被自己比喻成根的延伸到天边的公路。她想看它通往哪里,会不会是葵花娃娃的居所。 她走啊走……突然发现原来这条街上面一个人也没有啊……太阳晒着她的肩膀和脚趾,把她瘦瘦的影子拉长在地上。她同它握手。大型的车辆呼啸而过,带起的风将她吹得摇摇摆摆。她是柔弱的植物,用匍匐根前行。 小柒只感觉自己走得越来越快,最后像飞一样。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她在一个路口看到了一个老乞丐,略微停了一下看到他畸形的身子和豁歪的嘴,心想要帮助他找到他的守护者。接着便是更加大的风声,两边的路灯变成灰色的巨大的墙将她拦在里面。这是一个通往天堂的跑道吗?接下来她有些惊惶失措了……周围在慢慢变黑,黑下来。她觉得自己已经被风吹得仰面三十度角。忽然她看到了人群,只是他们都是黑影,从她两旁匆匆走过。拥挤不堪。甚至听到女子淡定的高跟鞋脚步。接着是呼啸迎面而来的车子和喇叭声——也是黑色的影状物。人影和车影一遍又一遍像顽固的录像带重复着,向她晃过来……晃过来……是幻觉,抑或是小柒在之后的回忆中不小心按下了快进……本来她就将梦幻与真实不分,但是这段记忆却与其他的记忆衔接成一个链条,这样保存在了她的脑海里。 当她气喘吁吁停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盏发着晕黄光芒的路灯下。不知什么时候到晚上了。前方是一样的路灯,而后方也是一样的路灯,延伸到夜色中的天边,没有尽头。一个个十字路口像望着老朋友一样从近到远排开,发出隐隐的光芒。街上有人了。可让她奇怪的是她依旧无法看清那些人的面貌 这是在哪里呀?在哪里…… 脚底下好像有地铁在隆隆开过。她记得姐姐说起过地铁。于是她感到踏实了。她把耳朵贴在地上,好听清地铁的方向,让自己找到回家的路。 就在这时,仿佛是一个时间路口必然遇到的交叉,一个恍惚的影子停了下来,注视着她。 “你在干什么呢?姑娘?” 小柒不说话。她站起身子来,瞪起大大的眼睛。 “你是魔鬼吗?”她直截了当地问。 “我怎么会是魔鬼呢?”对方温和地笑了,他拉住她,竟然直直穿过了一面灰色的墙。小柒好像突然醒了一样。街道的寂静消失了。她看到了其它的路口,偶尔彳亍而过的零散过客…… 刚才……是梦魇了吗? 再看眼前的这个男人,小柒认为他是一个正直优雅的神祇,有着淡定的表情和宽阔的手掌。胡茬并没有显出他的粗鲁,与她的爸爸很是不同。她喜欢上眼前的叔叔,觉得他是把她从魇魔手里救出的英雄。 似乎已经很晚了。街道上没有多少人。而小柒却感到踏实和安全。 “你刚才哭了吗?”他看到小柒脸上的泪痕。 “没有。”小柒尽量让自己平静——可是,她心里像装下了一架温暖的秋千,晃晃荡荡,从四面八方吹出来和煦的风。这是有人第一次真正关心过她脸上的泪痕,而且没有嘲笑。 “是吗 ……”那男人看着小柒。 “叫什么,能告诉我吗?”他笑吟吟问。 “小柒。” “好小柒,”他的脸上舒展开慈和的纹路,“这么晚了,你没有回家吗?” “我……不知道!”小柒眨着眼睛,“我沿着街边一直走……就看见自己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只能看到影子,像飞一样,然后,就天黑了。” “你是说你出现了幻觉?”他皱着眉头。 “我不知道……” 男人抿紧嘴巴,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她穿着粗布的白裙和劣质的凉鞋,可能是穷人家的孩子。这个城市只有一片还没有拆掉的旧房子,她可能就在那里住着。 “小柒,你的家,房子是什么颜色的?” “灰色。”小柒说。 他点了点头,说:“乖小柒……这么晚了,很饿吧,要不要什么吃的?” “不,”小柒摇摇头,“我不饿。” “那你想要什么吗?” “我……”小柒望着眼前刚刚熟识的陌生人,觉得他特别亲切,仿佛自己真正的父亲。 “我想要个娃娃。”她说,那些娃娃们,都是童话里最美丽的主角。 他摸摸女孩的头发,“没有问题,我带你去吧。” 三精品店已经要关了。小柒和那个男人就站在了半开的卷帘门前。 小柒不认识这些娃娃。在那个没有电视的家里,所有的动画都来自于隔壁小男孩炫耀的怪兽卡和自己的想象。她望着咧嘴大笑的,或是嘟着嘴撒娇的可爱玩偶,却莫名感到恐慌起来。她觉得那些笑容因为轻而虚所以被夸大,仿佛下一秒沉甸甸的嘴角就要破碎掉。它们是那么累啊,要一直被紧紧的棉线牵制住,小柒如果把它们抱在手里,一定会为它们难过的。 那只黑猫玩偶,软塌塌趴在不起眼的角落,小柒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它。它的身子被两边的小猪和加菲猫挤。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