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理直气壮的怨言”

 doremefaso 2018-09-02
“理直气壮的怨言”

“理直气壮的怨言”

文/孝道学人

社会里总有理直气壮的声音在说,“我是好人,平生也没有做过坏事,怎么好的事都是别人的,而自己总被欺负?”怎么被欺负?“我资历比人高,老板升她而不升我。她家境也不错,又不需要负担家庭开支,怎么就那么好命?”那也是个别情况,一次的不如意不代表永远。“什么一次,我人生里就没有如意过,我也不做坏事,在单位里对那几个同事都不错,岂料她们都是虚伪的,让我寒心非常,还有我的对象又不争气,真不明白当初为何自己看不上他……同学个个都嫁得不错,就我还在这感情上浪费时间,可能我心太善良所以才这样,这社会做人真不能太善良。”嗯,好像有点道理,那你别做好人,做恶人吧。“我一定会的,迟早给颜色她们看。”

数月后,理直气壮的声音还在说,“我没有做过坏事,怎么说也是好人一个,怎么命就那么苦……”不是说做恶人吗?“我没有她们那种心机,也不会演戏,我性子耿直她们做的那些脏事儿,我可做不出来。”那么,就是说好人也不是,连做恶人也不能做得出色!那唯有继续理直气壮的怨天尤人了。

还有一种理直气壮的声音,“最近家里老催结婚,对象找不到,命好苦啊!”你不是已经有交往对象吗?“那种不是固定交往对象,人会寂寞的找个伴也是正常的。”对方知道她不是你的固定对象吗?“这不用说的,心照不宣,现在很多人不也这样?”那你想找什么类型的对象?“娶妻娶贤,找个好的,我也不要求高。”你相信真爱吗?“相信,但我知道没有,不存在的。”那你觉得你找到你心仪的理想对象吗?“随缘吧,尽力而为。有时候不是自己想就可以有的,我的恋爱经验一直都不顺。”为什么不顺?“命啊,命没有别人好……有钱就有女人,没钱就等吧!”也许,迷失和玩世不恭也是命吧。

“理直气壮的怨言”

其实,任何行为不管可能受到什么样的赞扬或责难,这赞扬或责难,必定或者属于心里面行为所根源的意图或情感;或者属于这情感所导致的外在行为或动作;或者属于这行为实际上与事实上所引起的各种好坏的后果。行为根源的情感、行为本身以及行为的后果,这三个不同的项目构成行为的全部本质与情况,因此,必定是所有可能归属于行为之性质的基础。

苏格拉底曾说过,人生就像一场戏,而这场戏是由上帝导演的,上帝善意地把灵魂放入人类肉体里;死亡,则表示灵魂获得释放。他认为人死后都会被带到神灵那里去,无论心地善良或作恶多端,都必须在阿凯龙河乘船,前往雨凯希雅斯湖接受审判。作恶多端的人,必须接受生前的报应,而后才会获得灵魂的解放;相反的,心地善良、乐善好施的人,则会得到好报,受到奖赏。苏格拉底认为灵魂不灭,人类的身体只是灵魂暂且住的躯壳。人类的灵魂才是真正的自己。人会迷失因为找不到真正的自己。苏格拉底的哲学影响了世人二千多年,同时也促进了基督教的传播。

生命真的如一场游戏,一关又一关的考验,等待着人们抉择。人从出生落地,经历了无数的酸甜苦辣,翻阅了各种人情冷暖,心也不再象儿时般纯而真。因成长而累积睿智、因生活而发展城府,岁月带来的变化即藏于心,也躲不过眼神的告密。如今,从人们眼神看到的,依然还是还怀疑与迷茫。这也多少有点讽刺,现今的世界各种发达与便捷,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传达消息也不须象老时代般以书信数月传达,因何人反而对人更多猜忌呢?

最关键的原因就是人类急速的发展外在而忽略内在的。购销两旺的商业时代,使人纷纷涌入分一杯羹,广告效应的成功使商人注重产品包装而忽略产品质量。城市生活的繁华昌盛给人们带来更多的舒适,同时也夺走了内心的安逸。在频频忙碌的步伐里,人们为了使居家增添安逸感,纷纷给居家添加装饰与设备而忽略了家庭成员的和睦。人在追求理想同时,原本可以以一份耕田一份收获的进取,却因欲望的冲击,注重餐腥啄腐的美丽而忽略朴实无华的志向。新时代新人类,为了让自己能够沾上这份光茫,纷纷注重外在的修饰而忽略精神的填补;注重他人的眼光而忽略内在的感受;注重别人能给及的而忽略自己能给予的;注重浮华的语言而忽略乏味的道理。就连文墨气息的领域,也抵不过颓废虚无的急流推挤,开始注重广告商而忽略内容与读者。

这些价值的冲突,真正是客观价值社会的矛盾,无法圆融却又那么环环相连如蚁慕膻。对于未知的后果之后果而导致的后果,我们不能为之立法。马克思主义者告诉我们,一旦战争结束,真正的历史开始了,新的问题出现了,也会有新的解决办法,借助和谐的无阶级社会的统一力量,这一点可以和平地实现。但,这只是一种形而上的乐观主义,毫无历史经验为证。如果说,在一个社会里,所有人都接受同样的目标,通过技术手段,所有问题都能解决;这样一个社会,就根本谈不上有什么人的内在生命、道德、精神和美学的想象力。

“理直气壮的怨言”

在这宇宙的每一角落,我们观察到,各种手段都被极其巧妙地调整琢磨,以适合它们被预定要达成的目的。人们很容易把得以增进那些目的的情感与行为归因于客观性理智,把客观性理智当成是那些情感与行为的动因,乃至把事实上属于相互配合而兴荣的成果,想成是人类独我智慧的结果。就肤浅的表面而言,这原因似乎足以产生机械性的效果;而当人性所有不同的行为和反射反应,都可依此方式从某一单独的原理被推演出来时,整个人性的理论基础似乎也就比较自欺欺人的简单。对于,共同面对的问题只要指出罪魁祸首,其他人都可以事不关己地继续避开最现实的共同问题。

这样的社会效应,人又怎么不迷失、浮躁不安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