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红的木棉花(绝句小说) 作者朱兴泽

2018-09-04  朱兴泽
 作者朱兴泽

 

 

      夕阳落下疲惫的眷恋,弦月孤伴寂静的山峦。他在后山挥汗如雨,种植木棉。

  爸——山湾又回荡盲丫揪心的哭喊。

  别喊!这么晚,我家的仇人肖国千会听见。他粗糙的手掌,无奈地为她抹去眼角的心酸。

  日月如梭,织着生活的艰难。他常常咳喘,脊背渐弯。大雪纷飞的春天,他却被娘和仇人用担架抬进医院。病床上他抚着她的脸:对不起,原谅爹平日对你的冷淡。

  他终长眠屋后的山湾,同时埋葬了盲丫的声声哭唤。

  她被推进了手术室,如一粒春天的种子酣睡深眠。梦醒时分,她看到爹的一纸遗言:“丫头,你娘与爹打架误伤你眼。原谅你娘,原谅肖国千,其实他才是你亲爹。我的眼角膜给你,你终能看到山上我种的木棉。”

  清明雨又湿青山,木棉花纷落遍野殷红的思念。(299字)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