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都西征(四):当蒙古骑兵遇上日耳曼步兵!

2018-09-05  DLLC1234

1241年3月18日,两军相遇于西特拉夫,波兰军全军覆没,前线将领全部战死,勃烈斯拉夫即刻带了家眷仓皇逃跑,波兰贵族随之作鸟兽散,纷纷逃往匈牙利方向或日尔曼。1241年3月23日,在击破微弱的抵抗之后,蒙古攻占了波兰首都克拉科夫,并于24日放火焚城,全军继续向西挺进。

蒙古军队继续前进,直指波兰王国西部,西部两公国的领主,勃烈斯拉夫的堂哥米切斯拉夫不敢迎战,弃城逃往西里西亚,依附亨利二世。于是拜答儿的军队便顺着奥得河(奥得河距现代德国首都柏林60公里,1945年4月,苏军于此强渡奥得河发动柏林战役)前进,来到西里西亚。

当蒙古军队穿过波兰的时候,惊慌弥漫波兰乡间,慌恐之极的难民纷纷西逃。由于一座又一座城市被攻占、摧毁、焚烧,恐怖的感觉被渲染,并被无限扩大。到4月初,拜答儿到达西里西亚的时候,在他前面的欧洲人都以为他的军队有20多万人。许多大小领主根本连远远地望下蒙古人都不敢,在蒙古人面前望风而逃。这时候唯一敢跟蒙古人对战的,也只有中欧的正规职业军人出于骑士的荣誉感和军人的责任感了。而且,随着蒙古的前进,他们也开始在西里西亚一线集结起来,特别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如果他不愿让蒙古人进入德国腹地的话,西里西亚就是他最后的防线。所以,他派出了初期匆忙集结起来的兵力,以及听从皇帝指挥的条顿骑士团前往西里西亚帮助亨利二世抵抗直到他在后方集结更多的兵力去跟蒙古人决战。同时,波希米亚军队也北上前往西里西亚帮助亨利二世。

于是,波日波联军(波兰、日尔曼、波希米亚)就来到了蒙古军队的前面。然而,北线战略上的主导权完全在蒙古人手里,欧洲的联军是不能随他们意愿来选择时间选择地点作战的。于是,正当联军快要集结起来的时候,拜答儿率先进攻联军的集结地,西里西亚的里格尼茨。此时波希米亚王文西斯劳斯率领的5万波希米亚军队还在离战场还有两天路程的南方正在赶来。欧洲人的缺乏战略联系再次展现出来,亨利二世没有与波希米亚军联系,连两天也等不了,仓促出城迎战,于是原先计划的波日波联军少了一个主力,变成了德波联军。德波联军的数量,向来众说不一,以最少的数据来说,是三万的野战兵力,以不夸张的最多的数据来说,是大约七万的兵力,但是不论哪种数据,都不会比蒙古军少。

少了一支部队,并不意味着指挥上的统一性能更好些,相反,已经集结起来的部队五花八门,什么旗号都有,彼此之间毫无配合,不能混编,于是不得不分成五个主要成分来分别指挥。所以德波联军这点并不算多的兵力,还分成了五个军。再在战场上布成三个批次的阵势,更加削弱了原本就很弱的兵力。

德波联军的这五个部分是:

第一阵一个军,以日尔曼步兵和波兰西部的志愿矿工两部分混编而成,由波兰西部的领主莫利维亚侯爵的儿子,也叫勃烈斯拉夫(与波兰国王同名)的指挥打前锋。

前锋全部是步兵,因为亨利二世事实上并不敢直接与蒙古人决战,他意图以步兵做试探性的攻击,并消耗蒙古人的部分实力。

这里我又要说句题外话,也算是重复前几天说到亚历山大的话题时的话。西方的小战术,战场上的应变并不差,何时投入左翼,何时推进右翼,何时根据地形列什么阵把兵力做什么分配等等,欧洲一向有大把人会,然而他们没有中国的孙子兵法,中国自从孙子兵法之后,军事上看重的是战略,不是战术,对于这种全盘的战略观,中国即使是个书斋里的穷书生,也能聊上两句合纵联横远交近攻,但是实战的战术指挥就会差很多。而欧洲不缺战术名将,甚至可以说是名将辈出,然而却一直缺乏战略将领,所以欧洲特崇拜战略名将,亚历山大、汉尼拔等人才被欧洲捧上了天。中国缺乏战术名将,所以反过来就对战术将领特别崇拜,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等是否战略错误并不重要,多数人喜欢看的是如何埋伏中的埋伏,如何这边一冲那边一堵。这样,当亚历山大作为一个战略家被西方介绍进中国,多数的中国人注意的是亚历山大如何跟大流士三世打伊苏斯,而不是亚历山大如何利用战略各个击破希腊,利用希腊的人力物力去对付波斯,还有看出波斯的外强内弱,调动波斯军队到对亚历山大有利的地方进行战争等等。其实想一想,当时的希腊世界里,知道怎么更好地发挥步兵方阵的优点,知道需要用骑兵去掩护方阵的两翼,能够指挥部队击败波斯军队的希腊将领,就算没一百个,也肯定有十几二十个,而能够看出波斯的弱点,能够战略判断进攻波斯的有利时机,再知道虽然大了胜仗,但必须先征服埃及之后才能去对付两河流域的希腊人,就只有亚历山大这么一个。这才是西方特别崇拜这些战略名将的地方。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