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都西征(七):炮火震碎了匈牙利的黎明!

2018-09-05  DLLC1234

大主教逃回城里,城里的匈牙利军民一片恐慌,因为如此少的生还率,在过往的历史中几乎是没有的。这个大主教也犯了一个错误,或许是他误会了,或许是他有意趁机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我们前面说过蒙古入侵的借口就是那部分逃难来的钦察人,而且后来这些人的首领给匈牙利杀了,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大主教宣布,他在军中看见蒙古军队里有很多钦察人,于是几乎所有匈牙利人都要求贝拉四世处置钦察人,最后贝拉四世迫于压力,杀了他们的汗。导致钦察人逃离匈牙利,让匈牙利一下子少了四万可征召的游牧骑兵还给自己惹下一个往后为了报仇会经常骚扰侵掠匈牙利的敌人。就这样,布达佩斯在一面聚集兵力一面人心混乱中过了2个星期,到了1241年的4月初,贝拉四世除了守备的兵力,还聚集起了十万的野战兵力,他一面派人把自己的家小和国库里值钱的东西送到接近奥地利的边境地区,以防备万一失败,另一面也把军队整合起来到多瑙河东,出佩斯城准备与蒙古大军决战。

匈牙利大军的出动,对蒙古大军造成极大的压力,在佩斯城下交战,地势对蒙古的有利并不太大,双方打的极有可能是消耗战,这是蒙古人最害怕的。于是速不台和拔都主动向东后撤,但是保持与匈牙利军队一定的距离,以便寻找战机抓住匈牙利军队的薄弱点加以打击。这样,双方在彼此寻找对方弱点,创造己方有利因素的对峙下,经过几天的向东行军后就来到了蒂萨河。

后来被作为战场的地方,在布达佩斯东北160公里远,是蒂萨河的一段河段的两边,河上有一条大的石桥,当匈牙利军队来到河西岸的时候,蒙古军队已经在河东岸选定了大营,那里离河大约有8公里远,三面被水环绕,不会被突袭,而且周围多沼泽地,不适合重骑兵的机动,营地周围又有许多树木,能够很好地隐蔽蒙古军队的动向。并且,蒙古军队派出一只小部队驻扎在河上的石桥上,扼守住交通,由此看来,速不台有意于此展开他的决战。

贝拉四世率领的匈牙利军队达到河西后,就向守桥的蒙古小部队发起进攻,击败了这部分蒙古军队,夺得了桥梁的控制权,由于不能向蒙古大军发动冲锋,贝拉四世就决定在河边扎营,为了控制住桥梁,他把主力留在河西,在河东以部分兵力建立一个坚固的桥头堡,另外以一千精兵驻扎在桥上专门来守护桥。对于匈牙利人来说,河宽而且深,蒙古人渡河的唯一可能,就是从桥上过河,所以重点的注意力都在桥上。

当然,为了防止万一,贝拉四世下令用车辆围成圈加强营寨的物质防备,但是匈牙利人就无可避免地因为以为蒙古人只能从桥上这么过来而在思想上麻痹大意造成防御上的松懈。这时候是公元1241年4月10日傍晚。

速不台已经制定了发动总攻的计划,首先的一步,就是要让拔都带兵直接突袭石桥,从匈牙利人手里抢到石桥的控制权,同时,速不台的军队于河流南边偷偷渡过河,并迂回攻击匈牙利军队的侧后。然后两路夹击匈牙利军队。但是在开战之前,蒙古军队中的一个俄罗斯俘虏偷跑出去,把蒙古人的夺桥计划告诉了匈牙利军队。

虽然知道有俘虏逃脱向匈牙利军队报信,速不台却不慌张,因为蒙古军队与匈牙利军队本来就是在对峙,战术的突然性可以实现,战略的突然性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战略上匈牙利军队防备遭到进攻,是时时刻刻防备着的,蒙古军队的进攻日期泄不泄密根本就无关紧要。而战术上的突然性,由于匈牙利人坚信蒙古军队只能从石桥上过河,因此只要蒙古军队能够从这点上达成突然性,就能形成战术上的突袭。何况,一个小俘虏最多知道蒙古要发动进攻,是不可能知道蒙古进攻的详细的计划的。更主要的是,速不台是老谋深算的统帅,他只决定要在原来的计划上做一点小小就修改,就反而能够利用这次俘虏泄密事件了。同时,速不台为了增加胜算,把当时蒙古大军中的器械都准备好,把蒙古西征中的一切优秀战术都准备上,对于速不台来说,他只是在准备一场有绝对把握的胜仗,而对于我们来说,这场战争将永载欧洲历史典籍里。

速不台带领蒙古军队悄悄地从石桥南边的河东岸渡过蒂萨河来到河西,与此同时,拔都率领剩下的蒙古军队也做好了对匈牙利军队在河东的桥头堡的进攻准备,在此之前,一支蒙古的先锋部队根据速不台修改后的作战计划,悄悄地向桥头摸过去。逃脱的俄罗斯俘虏向匈牙利军队的报信,使匈牙利军队紧张准备起来,大主教玉果麟(又是他)和贝拉四世的弟弟戈罗门带了军队四周巡视桥头,于是他们就理所当然的发现了这支试图偷袭石桥的蒙古军队,于是就激战起来,并理所当然的击退了这支蒙古军队。于是匈牙利大军认为,蒙古今晚的偷袭行动已经完全失败,在检查和补充了前线哨兵之后,匈牙利大军就回营睡觉了。这时候是半夜三四点最冷的时候。他们茫然不知蒙古大军正准备着真正的进攻。

等匈牙利大军入睡了,拔都的大军于黎明之前,突然向河东的匈牙利军队发动进攻,其进攻的猛度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当匈牙利人仓促应战时,他们发现向他们飞来不只是箭,还有火、石头和炮。这是欧洲有记载的第一次火药应用于战场上,也是欧洲历史上的第一门加农炮,虽然它射出的是石弹,严格来说应该称为(石包)而不是炮,但是匈牙利人何尝见过这样的事物?除了炮之外,蒙古人也利用抛石器投掷鞭炮,毕竟那时候的蒙古人,炮也不多,威慑力也不大,而从天而降散入人群的鞭炮,即使在今天仍然是一种极具威慑力、非常让人产生恐慌的工具,就更不用说在800多年前了。骑兵控制不住他们的马、步兵组不成队列,一盘散沙的河东匈牙利人被迅速的击溃,疯狂从石桥逃往西岸,蒙古军队顺势一冲,石桥也就到了蒙古人的手里。

而这时候,河西岸匈牙利大营里的军队,才刚刚列好阵势,准备抵御蒙古的强袭。所有的匈牙利人都以为强袭石桥渡河而来的蒙古军队才是主力,所以把正面对向了东边,准备与拔都的军队交战。这时候,速不台的军队动了。速不台已经在凌晨渡过寒冷的蒂萨河,此时突然出现在匈牙利大军的侧后方并发动了进攻,而当匈牙利人仓促把阵势转过来准备对付速不台时,拔都也发动了新一轮的进攻,杀过石桥到了河西。蒙古军队原本的作战计划,就没有规定哪路是主力哪路是牵制,而是两路都是主力,哪路都可攻可守。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