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工作,只有自杀:养老靠自己的社会,正在韩国预演

2018-09-06  孺子雅舍

正说时势,解码财经,洞悉全局



养老靠自己的社会,在韩国预演 来自正解局 09:57

本音频由讯飞配音提供技术支持 


为错误政策买单的,永远是普通人。


正解局出品


韩国人好面子,是出了名的。


可这几年,不少国际知名媒体关注到韩国的一个阴暗面:老年人卖淫,甚至有七八十岁的妇女为了生计,不得不出卖身体。


对此,不知道韩国人会怎么想。



其实,这只不过是韩国快速老龄化所导致严重社会问题的一个侧面。


韩国虽已发展成为发达国家,但韩国许许多多老年人的生活境遇,用一个词形容,就是“惨”,用两个词形容,那是“很惨”。


这不仅让人唏嘘,更是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老年人凄凉的晚年生活,已经成为韩国社会的伤疤。


提到韩国老人,不少人也许会联想到韩剧里的奶奶辈,闲居在家,拥有长辈权威,时不时使唤下儿媳妇,听听孙子、孙女的八卦。


可在韩剧之外,420万老年人不是在工作,就是在找工作的路上。


这些老年人徘徊在各大招聘会上,就有限的岗位展开PK,而这些岗位大都是快递员、保安、清洁工、加油员……



相印证的是,调查显示,韩国就业人口中,60岁以上人员所占比例已经从1995年的2.2%,上升到2015年的6.5%,20年里增长了近2倍。


很多韩国人自嘲:自己必须工作,至死方休。



但对于很多没有多少技能,特别是女性,再就业难度太大。他们为了生存,只能从事很“卑微”,甚至屈辱的工作。


CNA一年前报道过首尔一个金女士,81岁,严重佝偻,但她不论酷暑严寒,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外拾荒,捡100公斤垃圾,以100韩元每公斤的价格卖给废品收购站,能得到1万韩元(约60元人民币),这就是她为生的全部收入。


她解释:要靠这些钱来买药、买吃的,有时饿了,只能喝水充饥。



还有老年女性,不得不从事自己所不齿的行当:卖淫。


以至于有个专门的词“巴克斯酒女”(박카스 할머니)称呼这个人群。


因为她们以向男性兜售一种叫“巴克斯酒”(一种功能饮料)为掩护,卖酒,也卖身。


感兴趣的男人,买下一瓶饮料,接下来就顺理成章地到附近廉价旅馆完成皮肉交易,一次价格在2—3万韩元,如果是常客还能打折。


据研究人员表示,仅在首尔的Jongmyo公园就有400名左右的“巴克斯酒女”。她们年龄大都超过50岁,部分甚至在80岁以上。


韩国深受儒家文化影响,老来从事这个行当,很多女性老年人觉得很不光彩,但为了生活,别无他法。


有部电影《酒神小姐》,讲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韩国老年人贫困是发达国家罕见的。


据调查,在韩国65岁以上老人,其中将近50%生活在贫困之中(就是不到家庭收入中位数1/2)。



首尔Tapgol公园里有寺庙的施粥铺,每天大量老年人排队领取免费午餐,原定每天接待上限为 140 人,后来被迫增加到 200 多人。一名志愿者说:“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他们一天中唯一一顿饭,如果我们不照顾他们,他们只能上街乞讨”。



贫困带来精神巨大压力,甚至侮辱,很多韩国老年人选择自杀结束这种没有颜面的生活。


韩国在所有OECD(经合组织)国家中,老年人自杀率最高,以至于著名财经杂志“经济学人”称这是“韩国的耻辱”。


在2012年,韩国70岁以上老年人自杀率高达10万分之116,其中男性更是达到10万分之192。


2017年,韩国有7391个老人选择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也就是说,韩国平均一天就有20个左右的老人自杀身亡。





韩国老年人贫困,很大程度上是政策错误导致的。


政策错误一:短视的人口生育政策。


当初,韩国政府简单地从服务经济发展考虑,轻率地改变人口政策。


其中,1961—1995年控制人口增长,1996—2003年开始放宽人口生育,2004年之后又开始疯狂刺激生育。


有人搜集了几十年里,韩国人口口号:


1961年,不节制生育的后果就是乞丐;

1973年,不分男女,优育标准2个;

1980年代,优育1个女儿强过10个儿子;

两胎也多

……

2004年,爸爸,我一个人很孤独,我想要弟妹。


错误的人口政策后果是,韩国人口出生率一落千丈,在1960年代韩国一个育龄妇女平均生育5个子女,而今这个数字持续下滑到1.03,比日本还低。


其实,综合出生率低于1.2,就意味着人口规模要萎缩。早在2014年,有人就计算到2750年,韩国将绝种亡国。



人口生育率一旦下降,就很难反转。这些年韩国政府终于醒悟,千方百计刺激生育,但完全无济于事。


与之相伴的是,老年人口在社会总人口中的比重快速上涨,韩国比西方、日本老龄化的速度要快得多。


据预测,到2060年,韩国超过40%的人口将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


年轻人比重持续降低,影响经济活力,和整个社会供养老年人的能力。





错误政策二:迟来的养老保障政策。


作为一个后发国家,韩国从1960年代起,开始埋头一心一意搞经济建设,并创造出举世瞩目的“汉江奇迹”。


韩国人均GDP1961年是83美元,到1979年达到1745美元,并在几十年里保持8%的经济年增长率。



但期间很长一段时间,韩国政府过于偏重经济建设,在社会保障上,几乎没有花什么工夫。


其实,早在1973年,韩国政府计划实行国民福利年金制度。但因为中东石油危机波及韩国,物价上涨,经济不景气。所以,该制度被轻易放弃。


直到1988年,韩国正式开始实行国民年金制度。又过了10多年,所有国民才被纳入年金保障范围。



但实际保障范围仍然很低,现在只有1/3的老人能拿到养老金。


时至今日,韩国政府在老年人福利方面的支出在OECD国家中排名倒数第2,韩国政府并没有拿出更多真金白银来保障老年人晚年生活。


即便如此,有幸领取养老金也只有20万韩元(约1200人民币),根本就难以维持最基本的生活。


下面是韩国物价调查,比如,大米1公斤2900韩元、苹果1公斤6900韩元,12个鸡蛋3300韩元,1公斤牛肉2.4万韩元。


这寥寥的养老金来养老,完全是杯水车薪。



很多韩国老人很愤怒:他们年轻时的奋斗,换来国家经济腾飞,老来却得不到基本生活保障。




而家庭,作为最后一道养老防线也被击穿。


在韩国,传统上也是依靠家庭养老。但是,一方面,由于年轻人受到了更多西式教育,亲情淡漠,有1/4韩国老人独居。


而随着经济发展,韩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也越来越大,很多年轻人就挣扎在贫困线边缘,根本无力照顾老人。



而更触目惊心的是:疯狂的社会掏空了韩国人。


韩国人和中国人一样,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所以,很多人倾其所有来培养子女。


有数据显示,在韩国,将孩子培养到大学毕业,要花大约相当于170万人民币,这差不多是月薪百十万韩元者10年的收入。


孩子结婚,父母也得筹措,有了孙子辈还要帮衬一把。


韩国大城市房价这些年飞涨,以首尔江南区公寓为例,不到6年,房价涨了110.9%。


高昂的房贷、车贷,还有城市精彩、刺激的消费掏空了年轻人的收入和父母的养老钱。


赡养父母,对很多子女来说,即便有心,但却无力。


父母为了不拖累子女,选择自杀的新闻,在韩国也不少见。



韩国错误的人口政策,吝惜民生投入,加上贫富差距、高昂的子女供养开支,最终共同导致几百万老年人晚景凄凉。


对韩国这样一个取得非凡经济成就的国家来说,真是让人费解:经济发展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当然,我们每个人也要想一想:养老靠自己,真的只是来自邻家凄惨的故事、八卦?


但愿如此吧。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