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avijnana / 思想文化 / 辜鸿铭的北京印象

0 0

   

辜鸿铭的北京印象

2018-09-06  alayavijn...


1921年前后的北京城,生活这这样一位吸引中外人士侧目的怪才:他满口“春秋大义”,亦能流利的道出yes、no,好辩,好骂人。这便是辜鸿铭先生——一位文化史上的“怪物”。


20世纪初,西方曾流传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但不可不看辜鸿铭。”这位文化奇人有着曲折复杂的人生经历,他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同时拥有西方各著名学府十三个文、哲、理、神博士学位,也能娴熟运用包括拉丁文、希腊语在内的九种语言,与此同时,他对祖先民族的所有文化又有着一份近乎执拗的维护和坚守,一生都在致力于向西方宣传中国文化,尤其是东方的孔孟哲学与精神道义。其中辜鸿铭英译经典三部曲中的《中庸》与《大学》已在中华书局出版,欢迎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购读。


本期,我们就来看看这位游历世界的怪才——辜鸿铭在北京留下的那些印记。



北大红楼

当年,辜鸿铭大摇大摆地走上汉花园北大文学院红楼的那一刻,在众师生眼里,他“颇是一景”。

(上世纪20年代的红楼门口资料图)


这位老先生拖一条细小焦黄的长辫子,还是红丝线夹在头发里辫起来的,戴一顶青缎子加珊瑚顶瓜皮小帽,穿缃色小袖稠袍,系深蓝色腰带,冬天则穿枣红宁绸的大袖方马褂;上课,带一童仆,为他装烟倒茶,他坐在靠椅上,辫子拖着,慢慢吞吞上课,一会吸烟,一会喝茶……“尤其妙的是那包车的车夫,也是一个背拖大辫子的汉子,同课堂上的主人正好是一对,他在红楼的大门外坐在车兜上等着,也不失车夫队中一个特殊的人物。”为此,陈独秀颇有微词:“蔡元培能容忍他摆架子,玩臭格,居然一点也不生气!”而辜鸿铭则说:“现在中国只有两个好人,一个是蔡元培先生,一个是我。”并最终为维护被他视为北大皇帝的蔡校长而同他一起炒了北大的鱿鱼。


(北大红楼门口图)


在红楼里,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典故当首推“论辫子的有形与无形”。而一堂课从头到尾痛骂袁世凯,与学生约法三章,严格要求学生将英文诗背得滚瓜烂熟,以国风大雅小雅和离骚分类英文诗,且教授学生用英文翻译“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也正是这位拖着有形的辫子一副“洋人面貌”的“清末怪杰”。


当年北大的同事、学生讪笑他的不少,赞誉和叹服的也颇多。李大钊盛誉“中国两千五百余年文化所钟出一辜鸿铭先生,已足以扬眉吐气于二十世纪之世界”;凌淑华则记忆父执辈门议论:“他大概没出娘胎就读了书的……别瞧那小脑袋,装的书比大英博物院的图书馆还多几册吧?”


椿树胡同故居

北大红楼南去数里,就是灯市口椿树胡同。也即今天的柏树胡同。胡同东口的十八号门牌是一个独门小院。他的主人虽是一位“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的“东西南北之人”,却还是不忘祖籍,将这小院命名为 “晋安寄庐”。读易老人在这里坐拥书城,沉潜经籍,虽从不出去登门拜客,却拦不住小院门庭若市。因为那时的西方上流社会广泛流传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


可是他对他的客人常常很不客气。当他的欧美客人因被他家的煤油灯熏得呛鼻子睁不开眼,故而说煤油灯不如电灯明亮时,辜鸿铭道:“我们东方人,讲求明心见性,东方人心明,油灯自亮。东方人不像西方人那样专门看重表面功夫。”老先生不卑不亢不失时机地向西方人宣讲东方佛理和中国哲学。


一排左起:王文显、张歆海、徐志摩、张彭春,二排左起:辜鸿铭、泰戈尔,三排右为清华学校校长曹云祥。


毛姆、芥川龙之介也都曾想尽办法,无比恭敬地来拜见小院的主人。而这位中华文明的卫道士,却以一脸嘲弄的表情揶揄他的访客,以示对先前表现得傲慢无礼的洋人以教训。


可他也利用洋人发泄对袁世凯的鄙夷和不愤。袁世凯“驾崩”的三天国丧期间,就是在这个小院里,他请了洋人做宾客,摆开了堂会,足足唱了三天大戏。而当时的政府竟也拿他没辙。


六国饭店演讲地

与今天的沉寂相比,半个多世纪前这里可曾风光一时。翻看上世纪前半叶的文字,我们不难在各种著述中寻到发生在这里的故事。


(六国饭店)


辜鸿铭在东交民巷使馆区以“中国人的精神”为主题的著名讲演,就设坛在这里。这次英文演讲,非但开了中国人讲演历来没有售票的先河,且票价还要高过当时最炙手可热的梅老板。听梅兰芳的京戏也不过一元二角,听他的讲演却要两元。尽管如此,在京的外国人仍趋之若鹜。这次演讲稿后来出版成书,辜氏以《大义春秋》为题。


辜鸿铭以他一贯的金脸罩铁嘴皮的姿态向西方世界指出,“美国人博大、纯朴,但不深沉;英国人深沉、纯朴,却不博大;德国人博大、深沉,但不纯朴;法国人没有德国人天然的深沉,不如美国人心胸博大,不比英国人心地纯朴,但拥有这三个民族所缺乏的灵敏;只有中国人具备了博大、纯朴、深沉、灵敏四种精神特质。”估价一种文明,必须看它“产生什么样子的人”,“产生什么样的男人和女人”。他告诉西方人,“中国式的人性中灵感与理性的绝妙结合,赋予了真正中国人那种无法言表的温和的宁静与祥和”“宁静祥和的心态让我们洞察了万物的生命,这正是一种充满了想象力的理性,也正是中国人的精神”!


同时他也告诫国人:“我确信,当我们都由中国人变成欧式洋鬼子时,欧美人只能更加蔑视我们。事实上,只有当欧美人了解真正的中国人——一个有着不同于他们但却毫不逊色的文明的民族时,他们才会真的尊重我们。”


因此张中行说这个怪人是:“在举世都奔向力和利的时候,他肯站在旁边喊:危险!危险!”的那个人。

选自《北京文化创意》杂志


>>> 辜鸿铭英译经典三部曲 


✿  辜鸿铭 英译 王京涛 评述

  • 2017年1月

    ✣ 辜鸿铭(1857—1928)是中国近代著名学者,学贯中西,是第一个独立完成《论语》《大学》《中庸》三部儒家经典英译的中国人。不同于理雅各等传教士,辜鸿铭翻译儒家经典的目的是要向西方传播中国文化和儒家思想。尽管精通西方文化,但辜鸿铭并不认为西方文化优于中国文化。他希望他的译介工作,能够改变西方对中国文化的不公正态度,重新认识中国。

    ✣ 林语堂先生指出:“辜氏的翻译是具有创作性的,经典古籍之光通过深邃的哲思得以投射。事实上,他扮演着东西观念电镀匠的角色……他对于儒家经典的翻译甚优,这源自于其对原文的透彻理解。中国古代经典从未有过好的译本。西方汉学家的翻译做得很糟,而中国人自己又疏忽此事。”这次能以最完整的形式和内容,推出完整的辜鸿铭英译儒家经典,对中西方文化的比较研究,具有极大的价值。

    ✣ 辜鸿铭英译《论语》《大学》《中庸》,构成辜鸿铭英译经典三部曲,是国内迄今为止,第一次以中英文对照的形式,完整呈现出辜鸿铭英译儒家经典的全貌。同时收录原始经文以及评述者深入的解读,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论语》《大学》《中庸》这三部经典以及辜鸿铭的哲学体系。



中华书局聚珍文化

传统思想现代化 古典内容时尚化 古代趣味雅致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