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古诗词中的移情于物

 wshiqing 2018-09-08

    读古诗词,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是面对一样或类似的事物,不同的诗人因所处环境不同、经历不同,写词时的心境不同,则对同样事物发出的爱或恨的态度也不同,有时甚至是截然相反的态度。其实,物还是物,只不过是词人将自己的心态移情于物,仿佛物亦有了情感,或悲或喜、或有情或无情。

    请看下面这两首诗:

1、寄人 (作者:张秘)

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曲阑斜。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2、《山房春事》(作者:曾参)

梁园日暮乱飞鸦,极目萧条三两家。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

     我们来看第一首,此诗写的是作者的一个梦境,回到了曾经的恋人家里,庭院中回廊四合,阑干迂曲,小径、回廊、曲阑,是那么熟悉、真切,忆往昔,有多少花前月下,幽会此处, ,说不尽的绵绵情话,道不完的海誓山盟,如今,不见伊人,只有满庭的春月,俯照着簌簌的落花。这里,诗人对月亮表示出了崇敬和钦佩之情,在这个家,尽管伊人离去,留下了孤零零的花儿无人照料,但是月亮却不离不弃,主动承担起照顾花儿的责任,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一件事情,其实不是月亮多情,而是诗人多情,他是将自己美好的希冀转移给春月,希望她来照顾离去的恋人。

     第二首,此首为吊古之作,描写的是曾经热闹非凡、百鸟鸣啭,繁花满枝的梁园,在暮色乱鸦聒噪,一片萧条,唯有三两处人家,梁家园内,只见庭园中的树木,繁花满枝,春色不减当年。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这里,作者对庭树表达了不满,不满之处在于,庭树没有随庭院主人的变化而变化,不理解主人的变故,春天来了,依然我行我素,照旧生芽开花,没有任何情感。其实庭树就是庭树,无论主人在与不在,它都会生长开花,只不过是作者此时的心情是郁闷的,沉重的,反倒说是庭树无情,自然是自己内心情感的投射。

    其实,作者的心情投射到物体上的诗句非常常见,也是诗人常有的表达方法,尤其在吊古的诗句中,如下面这首:

台城 (作者:韦庄)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此句与“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可说是后句的翻版,本是作者不希望如此或者说与作者的预期相反,反而说台城柳最为无情,以台城柳的繁茂反衬六朝的衰落。

    看来,事物的无情与多情,不是取决于事物本身,而是取决于诗人作者的主观心情,是作者的移情,致使事物的有情,如诗人高兴,豪情满怀,则物亦如是,看下面这首:

秋波媚( 作者:陆游)

秋到边城角声哀,烽火照高台。悲歌击筑,凭高酹酒,此兴悠哉。
多情谁似南山月,特地暮云开。灞桥烟柳,曲江池馆,应待人来。

    “多情谁似南山月,特地暮云开”,在诗人把酒临风,壮怀激烈的情形下,诗人把无情的自然物色的南山之月,赋予人的感情,并加倍地写成为谁也不及它的多情。多情就在于它和作者热爱祖国河山之情一脉相通,它为了让作者清楚地看到长安南山的面目,把层层云幕都推开了。

    如诗人伤感,则移情与物,对该物亦产生怨恨和不满,视之为无情之物。如下面这首:

一剪梅咏柳(作者:夏完淳)

无限伤心夕照中,故国凄凉,剩粉余红。金沟御水自西东,昨岁陈宫,今岁隋宫。
往事思量一晌空,飞絮无情,依旧烟笼。长条短叶翠濛濛,才过西风,又过东风。

     在国破家亡,妻离子散、朝代更迭的情况下,飞絮显这样无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依旧烟笼,怎不引起作者的不满和怨恨。

     总而言之,对诗人而言,事物是有情,也是无情的,无情和有情完全在于作者的心境,让其有情则有情,让其无情则无情。无情与有情其实都是作者注入的感情,无情也是有情,有无是相对的。我们在欣赏古诗词时,应关注这一现象,以更深刻体验作者的感受。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