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鬼谷 | 因为人丑被灭国,又因为丑人而复国

2018-09-09  创意笑谈

春秋时代,有个小诸侯国叫陈国,位于今天河南省东部淮阳县和安徽省西北一带。别看弱小,但陈国却经历了一场跌宕起伏的亡国、复国的悲喜剧。

陈国有一个丑得超出人类想象范围的使节,叫敦洽雠糜。俗话说得好,破锅自有破锅盖,丑鬼自有……咳咳君王爱。尽管这敦洽雠糜奇丑无比,但陈侯就稀罕他,对外让他搞外交,对内让他当自己的贴身衣食管家。

在楚庄王举行盟会时,陈侯有病不能去,于是,就派了敦洽雠糜去给楚庄王赔礼道歉。

楚庄王一瞅名单,觉得这个陈国使臣的名字好奇怪,于是,就想最先接见他。然而,想象很性感,现实却很打脸,当敦洽雠糜进去拜见后,一见到他那丑陋的模样,颜控晚期的楚庄王就觉得眼睛被闪瞎,自己的小心心也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再听他的名字,这么丑的人居然还有脸叫这么奇特的名字,一听他说话的声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楚庄王气愤之余,马上召集众位大臣,对大家说:“如果陈侯不知道派这么丑的使臣不合适,那就是陈侯不明智;如果明明知道他这么丑不可以出使,却硬派他出使,这就是有意侮辱我们这些诸侯,想用丑人计辣瞎我们诸侯们的眼睛,这么狂妄的家伙,不能不揍他!”

就在楚庄王筹划伐陈的时候,陈国内部发生了叛乱,陈侯被执掌兵权的司马夏征舒给杀了。原来,郑穆公有一个女儿嫁给了陈国司马夏御叔,所以叫夏姬。他们生下的儿子,就是夏征舒。

夏征舒12岁的时候,夏御叔病死了,夏姬成了寡妇。这时的夏姬,虽然年近四十,但是人生的漂亮,风韵犹存。而陈灵公是个荒淫无道的家伙,跟自己手下的大夫孔宁、仪行父两个色狼一起先后与夏姬勾搭成奸,后来,干脆三人串通一气,与夏姬同欢同乐。



夏家住在株林,陈灵公就经常到株林去鬼混。老百姓见国君这么放荡,就很不满,就专门给他编了一首讽刺性的民歌,诗中说:“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匪适株林,从夏南!”后来这首民歌还被收录到《诗经·陈风》中。

夏征舒十八岁的时候,已是个英俊的翩翩少年郎,陈灵公为了讨好夏姬,让夏征舒当了司马,执掌兵权。有一天,孔宁和仪行父陪陈灵公在夏姬家里聊天,陈灵公对仪行父说:“夏征舒身材魁梧,有些像你,是不是你的儿子?”

仪行父谄媚地笑着说:“夏征舒两个眼睛炯炯有神,很像主公,是主公的吧?”

孔宁插嘴说:“主公跟仪大夫年纪小,生不出来。他的爸爸应该很多,是个杂种!”说完这句话,三个人拍掌大笑。

夏征舒听到这些话,忍无可忍,带人冲了进来,陈灵公一见是他,顿时慌了神,急忙掀翻了案子,往马厩那边跑,结果被埋伏在马厩里的伏兵用箭射死。孔宁和仪行父俩人从狗洞里钻出来,仓皇逃往楚国。

夏征舒杀了陈灵公之后,就通告天下说:“陈灵公酒后急病归天。”然后他和大臣们立太子午为新君,就是陈成公。

楚庄王一听说陈国内乱了,就想趁机吞并陈国。楚国大夫屈巫也是个贪色之徒,数年前他出使陈国,见过夏姬一面,见过就见过吧,结果他还一直忘不掉。现在一听说陈国内乱,他就打算“浑水摸鱼”,积极鼓吹怂恿楚庄王去征讨陈国。

楚庄王于是就先派侦察兵去了陈国。几天后,侦察兵回来报告说:“陈国的城墙很高,护城河也很深,他们仓库里蓄积的粮食和财物很多。恐怕一时不好进攻啊。”

但是,大夫宁国却提出了异议,他分析说:“如果是这样,陈国倒还是可以进攻的。”大家很奇怪,都问这是为什么?宁国不慌不忙地回答说:“因为陈国只是一个小国,蓄积粮食财物很多的话,说明税负繁重,人民多怨。城墙高,城河深,证明他的民力凋敝,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

令尹孙叔敖很欣赏宁国的逆向思维,急忙帮腔说:“大王啊,现在陈国内乱,帮助邻国平定内乱这种事儿,是霸主的职责。”

楚庄王一听,我就是霸主啊,我该去帮他们平定内乱,于是就率领大军打到陈国去了。

这时候,陈成公到晋国去还没回来,大臣们一向害怕楚国,不敢正面迎敌,只好把一切罪名全都推在夏征舒身上,打开城门,迎接楚军。

随后,楚庄王查明陈国的地界和门户,把陈国灭了,改为楚国的一个县。

就这么因为人丑,陈国被灭国。等一切都安排好了,楚庄王就回去了郢都。大臣们都来朝贺,南方的属国和许多小部族也都争先恐后地来到郢都进贡道喜。

这时,出使齐国的大夫申叔时回来了。他向楚庄王报告了出使的情况后,什么也不说,转身就走。

楚庄王很不高兴,责问他说:“陈国的夏征舒杀死国君作乱,罪大恶极,是我主持公道,惩处了他。诸侯都庆贺我做得对,为什么你却对这件事置若罔闻?”

申叔时说:“我还可以有申辩的机会吗?”

楚庄王说:“当然有啊。”

于是,申叔时说了一番很耐人回味的话,他说:“夏征舒杀了他的国君,罪行确实很大;出兵处死了他,您也确实主持了正义。假使有人判案,只因有个人牵着牛踩坏了别人田里的庄稼,就没收了他的牛,这样做是对的吗?牵牛踩坏了人家的田,当然有过错,但是,却因此没收了他的牛,处罚就太重了。诸侯拥护您,是因为您讨伐有罪的人。现在您把陈国并吞而成为一个县,却是由正义而变成了贪婪。用讨伐罪人的名义取得诸侯的拥护,然后趁机侵占别国的土地,归自己所有,恐怕将来名声不会太好吧?”

庄王问陈国大夫辕颇:“陈侯现在在哪里?”

辕颇说:“还在晋国。”庄王说:“我恢复你们的国家,你们快去把陈侯接回来做国君,世世代代归附楚国,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

然后,又对孔宁和仪行父说:“你们回去好好扶助陈侯。”

就这么,又因为这个丑人,陈国又复国了。陈国恢复后,中原诸侯个个都佩服楚庄王的道义精神。陈国君臣和老百姓十分感激,于是,都死心塌地地做了楚国的附属国。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