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1岁女孩峨眉山跳崖,遗书曝光:有多少人,在笑着崩溃。

2018-09-09  华宇家具城   |  转藏
   

如果抑郁症患者向你倾诉了一分痛苦,那么他的心里至少还有九分痛苦;

但这一分的开口,就已经花了他十分的勇气。

——尚姐

作者:姑苏

2018年9月4日,在峨眉山景区金顶“瑞吉山石”旁,一个21岁的女孩从高高的悬崖上一跃而下,没有一声道别,迎着呼啸的山风,坠下崖底。

医务人员多番抢救检查,最后遗憾确认,她已经死亡。

9月5日,女孩家属认领了她的尸体,人们发现了一封女孩留下的遗书:

“我得了一种病,叫抑郁症。”

“很多人把这种病当成是脆弱,想不开。我想说的是,不是的。

我从来不是个脆弱的人,就像不经常喝酒的人也会得肝癌一样,没有太多的诱因,就这么发生了。”

“我只知道我活得很累很痛苦……希望大家多关注抑郁症这个群体吧,愿世界多些善意和美好,少些伤害。”

从来没有人发现,表面总是乐观积极的她患有抑郁症。

朋友们说,她是一个非常开朗积极的人,不管大家遇到什么事,她都会积极站出来帮忙解决,她还曾经跟学弟学妹说,要去当兵保护他们。

但是,哪怕她总是微笑着,内心深处,仍然有一个声音叫嚣着:我想死。

这就是抑郁症,不是矫情,不是想不开,而是你表面笑着,内心却关着一只悲观绝望的野兽,一天一天把你拽进深渊里。

陈奕迅在《孤独患者》里唱,“我像个孤独患者,自我拉扯。”

这就是抑郁症患者最真实的状态。

有个饱受抑郁症折磨的病人去求医,医生对他说:“我们这里有全世界最棒最搞笑的小丑,你去看看他的表演就能痊愈了。”

病人沉默很久后,说:“可我就是那个小丑啊。”

越是会逗人大笑的人,越容易患上抑郁症。

有双向情感障碍的戏剧演员Fry曾说,有时候我在节目上一边说“ha,ha,ha,yeah”,但内心里其实在说,“我真tm想死。”

他们在人前带上面具,努力炒热气氛,仿佛是所有人的开心果,但实际上一旦回到家,他们就会在黑暗的房间里,沉默坐上一整晚。

16岁的Maisie生活在英国诺丁汉郡,她活泼开朗,不仅常常逗家人开心,也是朋友们的开心果。

但就在2017年一个寻常的下午,她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天早上,她还和往常一样,对着出门上班的妈妈甜甜说了声“再见”;但第二天凌晨,警察就在附近的森林里找到了她的尸体。

家人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她手写的便签条。

正着看,上面写着:I`m fine(我很好)

但倒过来看,家人才发现,原来这句话还可以念作:help me(救救我)

她总说着:“没事”“我很好”“别担心”……但她一直没说出口的,其实是那句“救救我”。

她以为靠自己的努力能熬过黑暗,最后还是没能战胜抑郁症。

有时候,我们不明白那个在路边吃夜宵的姑娘,为什么突然情绪崩溃;

我们不明白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为什么突然在街边蹲下痛哭;

我们不明白那个带着孩子的妈妈,为什么突然抱着孩子冲向阳台。

但如果我们看见那张悲伤压抑的脸,就能知道,那是他们面具脱落的瞬间。

曾经有个抑郁症患者说:没人觉得我病了,他们只觉得我想太多。

上兴趣班时认识一个爱画画的小姑娘,叫小碗。

初二那年,小碗开始有抑郁症倾向,她整晚整晚失眠,经常性情绪暴躁,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犹豫很久之后,她决定告诉闺蜜,但闺蜜只劝她:你应该只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别想太多,慢慢会好的……

她看着面前温柔体贴的闺蜜,忽然明白,原来自己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

后来直到小碗开始在手腕上自残,学校打电话给小碗爸爸劝退,爸妈才赶来学校把小碗带走。

小碗父亲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上车,直接去了精神病院,然后把她甩进去,对医生说:“你帮我看看,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那个小城镇里,得了抑郁症就像得了精神病,小碗在父母眼里等于疯子,等于废人,等于丢脸。

在医院治疗的期间里,小碗一直按时吃药稳定情绪,但有次半夜惊醒,小碗突然爬上窗台跳了下去。

她不是不想活,而是挣扎过后,仍然找不到痛苦的出口。

父母视她如瘟疫,同学觉得她只是想不开,她孤军奋战,只剩手里的药可以偶尔给她解脱。

而“孤军奋战”,是大多抑郁患者的处境。

如果可以,谁不想好好活着。可他们真的太累了。

对抗世界的不理解很累,假装自己会痊愈很累,强撑着笑脸很累,一个人面对巨大的绝望,很累。

所以最后,他们身心俱疲,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但其实抑郁症不是无法治愈,只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暴走大事件》做过一期节目,叫作“你了解抑郁症吗?”

他们采访了抑郁症患者,有的正在接受治疗,有的已经痊愈。

他们说:

其实劝我乐观、告诉我“一切都会好的”没有用,因为道理我都知道,但是仍然控制不了情绪。

唯一的途径,是理解。

理解他们的抑郁不是脆弱无能,

理解他们看到的世界不够美好,

理解他们突如其来的崩溃,

理解他们积压已久的痛苦和恐惧。

就像蔡康永一句“你拍戏不累吗”,就能让成龙整整哭了15分钟,他们也只要一份善意的理解,就能慢慢打开封闭的心门。

这时候我们不需要劝导,只要能陪伴他们,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孤军奋战、不是一无是处,那就是给他们最大的力量。

张国荣有首歌叫《取暖》,里面唱:

你不要隐藏孤单的心,

尽管世界比我们想象中残忍。

上帝给的快乐和痛苦是等量的,只是有些人分到的快乐更多,有些人分到的痛苦更多。谁都没有错,谁都有资格被爱。

世界很残忍,但爱很温柔。

愿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能被救赎,愿每一张面具下的灵魂都能得到解脱。

也希望,看过这篇文章的你,如果遇到抑郁症患者,能对他们多一分尊重,你一个理解的眼神,或许就是支撑他走下去的,最大的动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