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高权力层里的“叛变者”

2018-09-12  三只小星星

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海外掘金(ID:gold1849)


太平洋这一端,杜撰的《延禧攻略》在中国大热;另一端,白宫上下却倾情上演了美国百年难遇的“宫斗”真人秀。


作为男主角的特朗普,一边要斟酌着如何对中国挥出最重的一刀,一边则要接受对他个人政治生命的生死考验。


美国政府,正面临着史上少见的分裂局面。


这场戏正渐入高潮,特朗普成为罕见的、被下属直接逼宫的总统。


一封匿名信,揭开了美国政坛的分裂,和特朗普的“职场”危机。


9月5日,《纽约时报》9月5日刊登了一封来自白宫高级官员的匿名信,信中猛烈抨击特朗普的执政方式,并指出,为了“对美国负责”,保护美国,白宫内部出现抵抗特朗普的势力,甚至曾密谋使用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要求国会罢免总统。


(纽约时报: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


林肯是上一位遭遇类似危机的美国总统,时间是1862年,当时麦克莱伦将军和其他高级将领都认为,林肯不适合担任最高统帅。


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特意提到了这一点。


更巧合的是,这封匿名信刊发一个周后,亚马逊畅销新书排行榜第一名的《恐惧:特朗普在白宫》(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上架,这本书里,再一次用白纸黑字,展现了特朗普与白宫官员的敌对情绪和争执。


这本书的作者是曾经揭露“水门事件”的前《华盛顿邮报》记者伍德沃德,就在匿名信公开后的第二天,伍德沃德就向纽约时报的作者透露了新书的内容。在书中,特朗普的白宫被描述成一个变化莫测、经常失控的运作系统,被一个冲动、孤陋寡闻、无章可循的总统心血来潮的念头所左右。


用幕僚长约翰·F·凯利(John F. Kelly)的话来说,这是一座“疯狂城”。


1


特朗普一边在建立“疯狂之城”,一边在分裂他亲手搭建的核心权利圈。


2016年11月9日凌晨,纽约竞选总部。


特朗普在胜选演讲上,呼吁大家团结起来。会场下人声鼎沸,“让美国重新强大”的喊声此起彼伏。


“现在是时候让美国分裂的伤口愈合了,我们必须要团结在一起。所有的共和党人、民主党人以及独立党派的支持者们,我要说,现在到了我们走到一起、团结众人的时候了。”


击败希拉里时,特朗普已是一名71岁的古稀老人。在商海浮沉多年的他,在此之前从未踏入政界的名利场。在如同凶猛的鳄鱼蛰伏于白宫的众官员面前,特朗普就像一头俯身饮水的瞪羚,矫健却孤独。


这头瞪羚在2017年初高昂着头宣布就任时,不会想到中期选举前,用“安静的抵抗”给他带来危机的,不是民主党人,不是东方的黄种人,不是深陷战乱的中东百姓,恰恰是那些蛰伏于白宫、帮助“美国重新强大”的鳄鱼们。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因为“斯蒂尔黑材料”引发的特朗普“通俄”指控之声不绝于耳。在内外压迫下,特朗普开始变得易怒、反复无常。


终于到了清算的时刻。2018年2月16日,负责调查“通俄门”事件的特别检察官穆勒,透过华府一个联邦大陪审团,起诉13名俄罗斯人,以及3个俄组织,罪名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起诉书中列举了大量干预选举的证据。


在穆勒愈发强硬的调查中,没有人有勇气站出来为特朗普撑腰。焦虑不安的特朗普,把涉及通俄指控调查的内阁成员一一辞退,将他与白宫的分歧,推向了高潮。


从特朗普上任至今,这样的事情,几乎随时都在上演。


2017年2月,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上任不到1个月就宣告辞职。他被发现曾在特朗普就职以前,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谈及美国对俄制裁,并就该谈话误导副总统彭斯。


2017年5月,白宫前通讯联络主任迈克尔·杜布克被要求离职。理由是认为他没能处理好有关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各种指责。


2017年7月,前政府道德办公室主任沃尔特·肖布辞职。此前,他与白宫就特朗普的复杂金融资产发生争执。据称,肖布曾称特朗普政府是个“笑柄”。


就连曾经为特朗普登上总统舞台立下汗马功劳的军师班农,最后的结局也是被白宫辞退,与特朗普彻底决裂。


斯蒂芬·班农被认为是特朗普经济民族主义政策的旗手人物,在2016年选举前数月成为特朗普选战负责人,后来又在2017年1月特朗普上台后,被任命为白宫首席战略师,和米勒为特朗普共同打造了“美国优先”的战略。


但班农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治经济政策,与特朗普政府“建制派”顾问的立场格格不入。班农大力反对对叙利亚实施导弹袭击,并认为美国绝不会运用军事手段解决朝鲜问题。


不过此后美国对叙利亚开火的事实证明,特朗普一点也听不进去。


2017年8月,在职仅仅七个月的班农,就被特朗普扫地出门。


随后,班农在美国记者沃尔夫出版的书籍《火与怒:特朗普的白宫内幕》中,爆料了特朗普阵营“通俄门”事件的诸多内幕。


班农走后,特朗普便对叙利亚发起攻击。


2018年4月13日,特朗普下令美军联合英国、法国对叙利亚军事设施进行“精准打击”,作为对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的回应。105枚导弹,呼啸着砸向叙利亚。



在中国最高领导人访美期间,特朗普在会面中直接通报了这次袭击行动,据说这很让中国人意外。


特朗普似乎更喜欢冒险,也更任性。他决定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相信也很出乎中国方面的意料。


2


因为特朗普的任性,他身边的人,也在孤立他,不断抛弃他。


他们担心特朗普的无知和鲁莽,担心美国人民的未来。于他们而言,特朗普就像一个幽灵。只有在这个幽灵面前,他们才会为顾全大局显得忠诚。


但这样的忠诚显然维持不了太久。


先是被视为华尔街守护神的美国前首席经济顾问科恩离职。


据报道,科恩曾经从特朗普的办公桌上“偷走”了一封特朗普打算签署的文件,这份文件宣布美国将退出北美自贸协定和美韩自贸协定。


科恩强烈反对特朗普提高钢铁、铝材进口关税的做法,积极提倡全球自由贸易。但即使偷文件、公开严厉反对,再加上11小时的轮番游说,依然无法让特朗普回心转意。


特朗普高举贸易战旗帜的做法,让坚定支持自由贸易的科恩失去了信心,于2018年3月宣布辞职。


科恩此前被市场视为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的稳定器,也被视为特朗普团队中最为冷静的一员。科恩离职的消息传出后,市场避险情绪迅速升温,美股期货暴跌,黄金、日元、国债等避险资产纷纷上涨。


上一次(2017年8月)传闻科恩离职,就曾引发市场大跌。


(去年8月科恩离职传闻引发市场大跌,来源:MarketWatch,FX168)


支持自由贸易的科恩走后,特朗普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 2018年7月6日,美国开始对进口自中国的818件商品征税,价值340亿美元;


· 2018年8月23日,美国开始对进口自中国的279项商品征税,价值160亿美元;


· 2018年9月,美国即将宣布对额外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具体方案。


· 特朗普还暗示,可能会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2017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总额超过5000亿美元。


即便是经历了几次中美谈判,特朗普依然任性地贯彻了他最初的动机。


在国际战争问题上,特朗普的任性与固执,也让他与白宫的高层们貌合神离。美国的国防部长马蒂斯,与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就是其中之二。


马蒂斯曾经是特朗普最喜欢的人,但马蒂斯却在公开场合,直指特朗普的表现就像一个小学生。


2018年1月举行的一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特朗普问美国为什么要在朝鲜半岛上花那么多钱。


国防部长马蒂斯回答说,美国政府是在试图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特朗普离开房间后,马蒂斯告诉在场的人,特朗普对这方面的理解像是一个“五、六年级的小学生”。


美国媒体认为马蒂斯与特朗普貌合神离。他表面上虽然对特朗普言听计从,但实际上却并不执行总统的命令。


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对于特朗普在国际议题上的态度,与马蒂斯的反应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7年7月,在五角大楼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军方高层以及特朗普的内阁成员试图向他阐明阿富汗战争的目的时,特朗普发牢骚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开始打赢几仗?我们看到的都是这些图表。我们什么时候能打赢几仗?你们为什么总给我讲这些东西?”


特朗普用言语攻击了在场的将军和内阁成员,令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蒂勒森怒不可遏。据称,蒂勒森在特朗普离开后说,他是个“白痴”,还用了一个脏字。


2018年3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解除国务卿蒂勒森的职务,并由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Mike Pompeo)接任。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自己作出了将蒂勒森解职的决定”,原因则是“政见不同”。


蒂勒森在职期间,曾多次与特朗普就各种重要的外交政策发生冲突。据路透社的报道,特朗普和蒂勒森不止在朝鲜问题上存在分歧,在伊朗核协议、对俄关系、巴黎气候协定、卡塔尔“断交”危机等重大事务上都意见不一。


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一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特朗普现在决定替换蒂勒森,是为了在他5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之前,以及为了众多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组建一支新团队。


颇具戏剧性的一幕是,这位在推特上得知自己被“炒鱿鱼”的蒂勒森,当时正在非洲收拾因为特朗普不当言论造成的“烂摊子”。


3


“特金会”,是特朗普任上罕见释放善意的一次大举动。剩下的时候,他不是在签署对别人制裁的文件,就是在威胁要发起制裁。


不过,蒂勒森的继任者蓬佩奥,也因为特朗普的任性而焦头烂额,特金会差一点就泡了汤。


2017年,朝鲜和美国之间的关系以导弹试验和激烈的言论为标志,紧张局势达到了多年未见的高度。


文在寅坚持在2018年初举行朝韩高级官员会晤,打破了朝韩关系的僵局。平昌冬奥会也在这时开幕,朝韩两国同举半岛旗帜,表面上其乐融融。


然而美朝关系仍然不见曙光,2月23日,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辛宣布对朝鲜实施新的制裁,目标是航运和贸易。


朝韩关系则持续升温,3月初韩国国家安全局长访问平壤后宣布了朝韩两国领导人会面的消息。


这个代表团同时向华盛顿传递了朝鲜领导人愿意与美国总统会面的信号。特朗普接受了会面邀请。


当时的美国中情局局长兼国务卿蓬佩奥,担心不懂半岛局势的特朗普又做出危害美朝两国领导人会晤的冲动行为,在复活节周末加班加点秘密前往平壤,与金正恩会面,要求朝鲜释放三名被拘留的美国人。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4月27日,金正恩、文在寅如期会晤。两国领导人承诺致力于和平条约,并“确认通过完全无核化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共同目标”。


这让蓬佩奥感到,美朝会晤的可能性大大上升。于是,5月10日再次赶赴平壤与金正恩磋商,后者计划6月12日在新加坡与特朗普见面,并承诺释放三名被朝鲜拘押的美国人。


蓬佩奥心满意足地回到美国,却发现特朗普又与韩国开始了“超级雷霆”联合空战演练。心头一紧的他赶忙让人联系朝鲜方面,却发现金正恩已经宣布取消朝韩高级会谈,同时提醒美国考虑朝美领导人会晤的前景。


5月22日,趁着美韩联合军演的东风,文在寅来到华盛顿与特朗普握手言欢。当天晚些时候的新闻发布会上,蓬佩奥绝望地走上台,告诉记者他仍然保持乐观。


终于,在特朗普宣布取消峰会后两天,金正恩与文在寅再一次会面后,特朗普转而决定6月12日前往新加坡与金正恩会面。心惊胆战的蓬佩奥终于松了一口气。


美朝领导人还是能够在朝鲜战争结束65年后,几经波折,反反复复后,终于坐在了一起。


2018年6月12日8时53分,金正恩专车抵达峰会举办地新加坡嘉佩乐酒店。金正恩下车时,右手提着眼镜腿,左手拿着黑色文件夹,若有所思地边走边朝左侧望,一反他在峰会举行前出现在公众前的戴眼镜造型。


9时整,特朗普专车抵达另一侧的门,先行抵达的保镖提前挡在他的车门外,警惕地注视着各方面动向,确认安全后,反身扶着车门,打着一袭红领带的特朗普信步而出。


会议开始,特朗普并没有使出那招曾让很多国家领导人吃过苦头的“握手杀”,长时间的大力度握手。特朗普边握手边拿左手拍着金正恩右肘,以示友好。


90分钟的集体磋商结束后,双方进入午餐时间。在三四十平方米的小餐厅里,早一步到的金正恩妹妹金与正为哥哥拉开餐椅,她没有列席会谈,午餐会是她出场的开始。朝鲜一方的高官随之入场,他们紧紧跟着金正恩,先行站在餐椅后列队,而餐桌对面只有特朗普和华裔女翻译在。两国高层对秩序的认识可见一斑,晚入席的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迟疑着在特朗普身后走过寻找座位,美方座位次序并不和闭门会谈时一样。


12时42分,一上午形影不离的两人第一次分开,背向而行,各自招呼本国代表团进屋讨论。半个小时后,当两人再次合体出现在镜头前,已是签字仪式。


签字后,金正恩握着笔,愣愣地不言语。而特朗普则主动向媒体展示两人签名的文书,随后探出身子跟金正恩握手,而金正恩的坐姿依旧不变。直到离席,金正恩才主动地轻抚特朗普后背,以示亲近。


签字完,在走向主舞台的走廊里,翻译不再跟随,只有他俩人独行。在32度的燥热天气里,酒店走廊的仿古吊扇呼呼地吹着风,没有人知道他俩谈了什么。只能看到快走到转角拐弯处,特朗普的右手又搭在金正恩的后背上,似在给他指引方向。


历史性的一天其实常常就这么平淡无奇。


4


旷日持久的“通俄”指控,和随时爆发的白宫信任危机双重冲击下,特朗普经常在无力地怒吼,希望在社交网络上得到虚拟的信任,来建构任期持续的梦境。


本来,白宫众官员与特朗普的分裂,只是美国政府分崩离析的信号。但是在日益临近的中期选举面前,这种不团结让特朗普的总统之位摇摇欲坠;在日益严重的中美贸易争端面前,这种不团结也给美国人民蒙上更深的阴影。


不稳定的政治内部带来的是不稳定的民众信心。中国是否在中美贸易争端中大获全胜还不得而知,但是中国人民的团结却是显而易见。如果美国人民都失去了保护自己贸易利益的信念,如果特朗普的任性,与白宫众官员的抵抗势力一直存在,那美国很难在中美贸易争端中达成要价。


特朗普不是昏君,也不是庸君,而是一名精明的商人。他懂得如何简单地在资产数额后增添一个零,却不懂得如何为政治大厦添砖加瓦。这位家族企业式的总统,正在一步步的清理门户。


但或许正如那封匿名信里的白宫高官所说,他们最终的忠诚和责任是要献给国家,而特朗普不等于美国。


所以,即使白宫再分裂,对中国征税恐怕还是会继续下去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