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痴

2018-09-13  胡素屹夏...
  文/胡夏莲
    
  据说安徽蒙城有个庄老汉,最近两年爱上了花,不是一般的喜爱,爱得有点痴,认识他的人都叫他“花痴”。
  庄老汉在自家门前种了一大园的花花草草,哪棵草开了几朵花、什么颜色的花,哪种花有几个花瓣、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凋谢,他都研究得一清二楚。
  庄老汉视花如命,自然,花园里的花比野外的花鲜艳,比公园的花更娇泽,也就少不了嘤嘤嗡嗡的蜂飞蝶舞。说来奇怪,那些蜂蜂蝶蝶,看到他也不惧怕,甚至飞到他背上、停在他肩膀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庄老汉静静地坐着,不去动它们,怕吓着它们。
  庄老汉整天侍弄着花花草草,跟蜂儿蝶儿说着话。有人说,庄老汉,你的日子倒是过得惬意。他笑笑,不说话。可是好景不长,庄老汉种的花不知得了什么病,几天之间,全蔫了!
  那些蜂蜂蝶蝶呢,也不再来他的花园飞舞。
  从此,庄老汉总是痴痴地坐在门槛上,看着门前的空园子,不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没人陪他说。他想那些花草时,眼里含着泪,他死死地噙着,始终不让泪滴下来。
  一天,朦胧中,庄老汉仿佛看到那些草儿又开花了,满园、满院。那些蜂蜂蝶蝶又在花丛中飞呀飞。来!陪我聊聊天,他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
  此时,门前停了几辆小汽车,庄老汉的儿女们回来了。
  庄老汉爱上花,是在他的老伴走了之后。(508字)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