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句小说助我成长

2018-09-13  胡素屹夏...
——写于绝句小说创立并倡导三周年之际
   ○江西·胡夏莲
  
  绝句小说是继法国波特莱尔创立的散文诗150多年以来,由山东省著名作家纪广洋老师创立并倡导的另一种新文体。
  结缘文学,得感谢纪广洋老师创立的绝句小说。
  对于我来说,文字是陌生的。一向文科成绩特差的我特佩服别人能把自己的文字变成带着油墨香味的铅字。经历了那个黑色七月,我以几分之差被狠狠地挤下了高考独木桥。在那痛不欲生的日子里,尽管知道自己的文学底蕴很薄弱,也不甘心就那么沉沦,于是每天完成忙碌而劳累的农活之后,开始试着学习用文字倾诉内心的苦闷,也零星地投过几次稿,但都如泥牛入海。我的文学梦也很快被击得粉碎。在此后的二十五年岁月里,我不再沾染文字,甚至一些最普通的常用字也被扔进被遗忘的角落。
  重新提笔学玩文字,缘于网络。在百无聊赖的空暇里,跟众多的网友一样开始学玩QQ空间,在空间里与一些文字爱好者相遇相识,那也只是玩玩网络文章而已,但也未敢奢望让自己的文字见诸于报刊。
  真正开启我文学之路的是在2015年5月底的一天,在我玩了四个月的网络文学后,闲游在江山文学网的文字里,一个新的文学体裁(绝句小说)闯入我的视线,是翟德生老师的绝句小说,短短两百多字,既具备小说的三要素,又在字里行间比普通小说多了一层绝句风格的节奏感、韵律感和隽绝感。那精短的文体、精绝的句式,深深地打动我的好奇心与探求欲,带着那份不泯的探求欲我开始照葫芦画瓢地临摹起绝句小说。
  没想到,绝句小说这一小精灵犹如一位曼妙的女子很快深深地占据了我的内心,使我不能自拔地爱上了她,因为她的体内盘结着儒雅、高贵的文字血脉。
  在进入绝句小说交流群后,那个酷暑炎炎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上着班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是贺英姿老师打来的,她告诉我,我的绝句小说《真爱》刊登在第7期的《祥城祥韵》上。这对于别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对我来说,第一次听说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内心的喜悦无与伦比,真可谓是比吃了蜜还甜。我在忙碌的工作里扳着手指数日子,细数着我能收到样刊的那一刻,期盼着那一激动人心的时刻早日到来。
  感恩有你,绝句小说!感恩有你,《祥城祥韵》!是绝句小说让我上了《祥城祥韵》,是《祥城祥韵》让我第一次将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从此引领着我走上文学之路,给我写作的鼓舞与信心。
  那么,什么是绝句小说呢?绝句小说是小说格式的诗化撰述,300字以内,既要体现小说的描写风格,体现小说的人物、情节和环境三要素,又要体现新诗、现代诗的意境融彻和韵文特色,是一种介于小说和诗歌之间,独立独创的小说格式新文体。
  绝句小说这一新文体一问世,很快就获得众多文学爱好者的欣赏与喜爱,从2015年1月5日创立并倡导以来,已经有几百位作者先后加入绝句小说的创作和实践队伍。
  不少报刊也先后为绝句小说留了一席之地。其中《山东文学》《微型小说月报》《星星》《北极光》《含笑花》《关东文学》《关东诗报》、台湾《青溪新文艺》、《新青年》《速读》《语言文字报》《语文报》《教育学》《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素质教育》《作文周刊》《苏州大学·学桴》《中学生作文选读》《自学考试报》《人民日报》《羊城晚报》《周末报》《中国财经报》《广西日报》《厦门日报》《农村大众》《包头晚报》《荆门周刊》、美国《伊利华报》、德国《欧华导报》、加拿大《中华导报》、澳洲《大洋日报》、苏里南《中华日报》、新西兰《先驱报》、印尼《讯报》等数百家海内外报刊发表绝句小说新文体及其评述6600余篇次,数十家报刊开设了专栏和专版,数十家报刊在副刊头条和头版头条刊发与推介;《2016<诗探索>年度选》《视野》《乌兰山文学作品集》《中国当代微小说精品》等书刊入编转载;姚桂霞、常玉好、许桂华讲师已经将绝句小说新文体的教学实践引入中学课堂;刘海涛教授已经将绝句小说新文体列入他主讲的“微文学与新读写”的大学课堂;湖北襄州电视台、辽宁省阜新电视台分别对李虹和谭红芳采录播放有关绝句小说新文体的专题片。袁淑香的绝句小说被拍成电视绝句小说;王对平的绝句小说手稿被宁夏西吉中国首个文学之乡文学馆收藏。绝句小说作品和辞条辑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7诗歌年选》、中州古籍出版社《太康县文学作品系列丛书》(第二辑,2017年版)、《兖州春秋·郭家楼村志》等年选、文选和地方志。
  如今,将迎来绝句小说三周岁生日,也将迎来我学习文学创作三周年。在我的文学路上,是绝句小说助我成长;我愿与绝句小说相依相伴。
  绝句小说这一新文体与历史悠长的其他文体相比,只能算是萌芽于莽莽原野中不显眼的一抹浅绿。但我相信,绝句小说在众多作者、众多文学爱好者的共同努力下,有着“贵族文学”之称的绝句小说将会赢得更多人的喜爱,迎来更加葳蕤盛长的明天!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