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计划生育司被撤销,影响几代中国人的政策变天!

2018-09-13  XH9T

这是财小妹的第144篇原创文章




靴子终于落地。


9月10日晚,国家卫健委“三定”方案出炉,计划生育司全部撤销。


重磅消息一出,立马引发坊间热议,因为这是关系每个中国公民的事情,甚至影响我们的命运。


显然,作为计划生育政策的直接执行机构,计划生育司现在被撤销,这意味着计划生育这项政策也将取消。


未来,我们国家的人口政策又将走向何方,从现在开始的几代人甚至更多代人的家庭结构又将发生怎样的变革?


这一切,似乎只有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国家如此坚决撤掉相关司局,考虑的不仅仅是简单的家庭伦理结构和社会的问题,更核心的指向是经济发展问题。



多生还是少生左右徘徊


人口政策作为一项基本国策,普通民众少生还是多生,一切都是政策说了算。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从战争中走出来的中国开始健康生育,人口开始快速增长。政府一度鼓励生育,比如奖励多子女母亲,强调人多力量大。


195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37.00‰,死亡率18.00‰,自然增长率19.00‰,年增人口1039万。


到1953年时,全国人口出生率37.00‰,死亡率14.00‰,自然增长率23.00‰,年增人口1337万。


人口逐年增长的态势十分明显。


1956年,时任中央领导表示“社会的生产已经计划化了,而人类本身的生产还是处在一种无政府和无计划的状态中。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对人类本身的生产也实行计划化呢?我想是可以的。”


当年,国家开始公开、频繁提倡“避孕节育”并首次提出“计划生育”的说法。


这是“计划生育”第一次被明确提出。


不过,这仅仅是那个年代人口政策的一个小插曲,因为1958年那场运动,又让中央领导对人口政策有了新想法。


比如,毛泽东主席在《介绍一个合作社》中提出了“人多力量大”的著名观点。“现在看起来搞十几亿人口也不要紧,把地球上的人通通集中到中国来粮食也够用。”


站在当下看历史,我们只能看到历史的局限性,但历史就这么发生的。


在那个狂热的年代,不仅仅是普通的民众,上至中央领导也都认为有人就能创造奇迹。


1959年后中苏关系破裂,全国开展“批修运动”并准备打世界大战,既然要打仗,人多就是重要资源和实力。


想打战还要搞大跃进,生。


1962年,这是中国第二次婴儿潮开始的年份,这次婴儿潮持续了10多年。


在整个60年代,中国绝对人口从6.62亿上升到8.07亿,每年出生人口都在2500万到2700万之间。


当时就有人比喻说,“我们一年就生出两个澳大利亚”。但这样一句充满调侃的比喻,背后其实是全国难以为继的资源承载能力。


上世纪70年代初,毛泽东开始发出“人口非控制不行”的指示。1973年,国务院成立了计划生育领导小组。


当年提出了“晚、稀、少”的政策,即鼓励晚婚晚育,生育间隔至少三年以上,一对夫妻最多生育两个孩子。


从那个时候开始,独生子女越来越多地出现。但这只是故事的开始,远不是结束。



计划生育尘埃落定


1978年10月,中共中央发布69号文件,明确提出一对夫妻生育孩子的数量“最好一个,最多两个”。


1979年1月,全国计划生育工作会议召开,贯彻69号文件,会议达成共识,将“最多两个”去掉,变成了“最好一个”。


1980年9月,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提倡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


从“最多”,到“最好”,到“只能”,只用了三年时间。




从上面这张张图可以看出,独生子女政策的执行力度是非常大的,中国的独生子女率在1980年附近呈现了非常明显的断点。


1981年3月,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成立,首任国家计生委主任提出两个阶段发展方案:

第一个阶段,争取到1985年把人口自然增长率从现在的12‰-6‰左右。第二个阶段,争取在2000年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零。


但是,人口自然增长率为零意味着人口断崖的开始,因此而产生的严重后果,当年是没有人预估到的,


19829月,“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2月写入宪法。


至此,1980年那份“69号文”的修正版文件,开始彻底影响几代人,成了一份生死文件。此后,在法定框架内,谁都不可随便拥有一个亲兄弟姐妹。



带血的执行路径


作为基本国策,计划生育政策的地位当然不可撼动,从上到下对该政策的执行也是相当严厉的。


1983年5月,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提出“一胎上环,二胎绝育”,1983年创下上环、绝育、人工流产手术数量的多项记录。


1991年,《关于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严格控制人口增长的决定》明确贯彻现行生育政策,严格控制人口增长。


这样一来,对地方政府来说,计划生育的执行结果就跟GDP一样重要了。


完不成GDP任务要挨批,完不成计划生育任务也要挨批。当了官,谁也不喜欢被领导批评——被批评多了,这官还怎么升。


结果,执行政策的行为,又成了一场运动,计生队所到之处,血流成河,严重背离中央的精神。


1991年一场惨绝人寰的“百日无孩”运动,将大量的怀孕妇女强制引产。


山东省冠县大地上,挂满了一条条的标语,内容基本为:“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


自此,各地响起各种计划生育口号:“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超怀又引又扎,超生又扎又罚”、“一人超生,全村结扎”、“谁要强行超生,谁就倾家荡产”.......



相信很多80后都有这样的记忆,小时候时不时会有一些亲戚到自己家来躲,这躲的就是计生检查。


基层执行计划生育确实显得非常激进,但这激进的背后也确实有着客观的原因。


当时的中国还处于一个非常封闭的环境之中,人口多资源少,民众的温饱问题,在当年那是头等大事。


为了养活全国人民并且让大家过得更好,当时国家提出了“三步走”的奋斗目标,其中有一项是“人均奋斗目标”,说白了就是两件事:经济总量要上去,人口总量要下来。


中国独生子女政策的总设计者宋健就谈到,减小人口分母,使得“到本世纪末工农业年总产值比1980年翻两番、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


政策执行的激进为了降低人口数量提高人均GDP,但这种充满血泪的执行路径,也是一个事实。



政策的负效应来了


计划生育让人流、节育器成了主流。


截至2012年,宫内节育器使用人数达1亿3185万,女性绝育人数达7089万,男性绝育人数达1131万。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例,位居世界第一。


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生育率仅为1.22,处于世界最低水平。


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18,仍然处于世界最低水平。


举国体制想要干成一件事情,结果确实总是很让人震撼。但经济发展与人口息息相关,一味控制而不加调整,自然也是有悖经济规律的。


时间发展至2012年,情况似乎开始不对了。


2012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开始下降,标志着中国人口红利渐行渐远,特别是人口少子化、老龄化问题日趋严峻,中国进入未富先老的社会。


2014年,各地陆续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但多年的计划生育教育使政策遇冷。


2015年,全国21所高校及科研机构的39位人口学者联名提交建议书,呼吁全面放开二孩生育、取消对公民的生育限制,一胎化的政策开始动摇。


2015年秋,全面二孩政策提前实施,一胎化在中国正式废除。


2016年,全面两孩政策实施。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是2000年以来的生育高峰,出生人口1786万,比2015年多出生191万人。


根据此前有关方面的判断,全面两孩的政策效果体现有滞后性,应该在2017年之后逐步显现。


但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63万人;人口出生率只有12.43‰,比2016年下降了0.52‰,这个数据比日本的出生率还低!


计划生育的余毒还在延续。


独生子女们尚未过完他们的幸福一生,就面临社会老龄化的严峻问题,甚至不得不通过延长退休年限以及增加社保支出来为此买单。


国家也陷入了人口红利消失经济亟待转型升级的挑战中,甚至连财政部门也开始为养老金的发放问题头疼不已。


养老金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是由人口来支撑的,人口下滑到一定程度,游戏自然玩不下去。现在的问题就是,人口老龄化越来越厉害,都等着被养。



2017年,中国老年人口进一步增长,达到15831万人,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比飙升至11.4%。


老人多了,没人工作撑不起GDP;年轻人少了,又养不起老人。



人口颓势难以逆转


无论如何,如果人口数量一直降低,后果很严重。


不管你在不在意,养老金的巨额缺口就在那里,从没有消失过。


老年人口比例越高,越来越少的劳动人口将很难支撑退休老年人的日常开销。社会整体养老压力越大,这一点毋庸置疑。


如今,中国经济红利期已过,一群“老弱病残”难以扭转经济颓势。一旦人口断崖减少,经济便深陷泥潭,国家前路漫长无光。


如今连二胎计划也无法拯救中国人口的时候,计划生育自然再度被推上风口浪尖,变革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于是,有了文章开头所说的计划生育司全部撤销。这无疑是一个重磅信号,全面放开计划生育已经不远了。


一直以来,我们的生育权都不是自己能掌控的,少生多生完全不由自主。


如今,“市场生育”或将到来。


但问题是即便现在全面放开生育,中国的生育率,早已低于人口世代更替水平。正值生育旺季的年轻人们,也都不太想生了。


房价、教育、医疗,是现在最好的避孕药。


高昂的房价、高昂的育儿成本、高昂的医疗让怀孕成了一个念头而不敢付诸于行动。


养活自己已经够困难了,又怎么可能再生娃,生了一个又怎么会生两个呢,生了两个谁还会生第三个呢?


人口出生率降低似乎很难逆转。


况且,女性们大多是有工作的,企业不太愿意招募育龄女性,生育后的再就业困难也迟迟得不到解决,主观和客观上都进一步降低了她们的生育意愿。


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的生育率常年只能徘徊在0.7左右,随之带来了人口素质的逆淘汰。


有趣的是,8月初,《人民日报海外版》一篇《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引发广泛讨论。


你的房事、你的肚皮,无论何时何地,都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干预。


恐怕不久之后,光荣母亲的称号又要重出江湖了,有兄弟姐妹的孩子高考还可以加分呢;而不愿意生孩子的人,就要被钉在耻辱柱上。


无论如何,计划生育很快就会成为一个历史名词。


随之而来的,是促进生育。


那么问题也来了,那只无形的手,能够左右你的房事吗?


如果喜欢本文,欢迎随手转发。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所有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媒体、平台、网站未经本公众号授权不得转载、改编、仿写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对不遵守本声明者,我方律师团队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来自: XH9T > 《财经》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