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小花轿(绝句小说) 作者 朱兴泽

2018-09-14  朱兴泽

麻雀叽喳着孩童,院落石凳上,偷瞄她的花裙,显摆天蓝的太阳帽。

“咱俩过家家吧,石凳放上花草当花轿。”懵懂的甜馨,迷漫着手中的花草,但她愣是不让他抱。他手舞足蹈地比划着:“人家新媳妇都让郎抱,俺爸说娶媳妇就是小鸟归巢,能生宝宝。”

她脸红害臊:“不跟你玩!”花裙子远去,拽着他长长的寂寥
  她随父母回城,离别的不舍淹没昨日的烦恼。“小夫妻”相别时突然泪水滔滔
  寒假的雪人追着暑假的知了在梦中嬉闹。岁月的风车吹出含羞的花苞和狡黠的菁草。又见别枝惊雀,他俩竟考进同一所院校。流云在脸上窃笑,他欢快地哼唱:树上停着一只,一只什么鸟……
  忆起童年的过家家,她笑比花娇:“哪有鸟,分明是一个傻瓜跃在林梢。”300字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