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丘山 / 岳飞之…… / 岳家军郾城大捷和颖昌大捷到底给金兵造成...

0 0

   

岳家军郾城大捷和颖昌大捷到底给金兵造成多大损失?

2018-09-15  老丘山

谢诸位友邀



这个答案异常啰嗦,原因在于

人家只需要动动嘴,我却要跑断腿

友情提示:没耐心阅读者慎入



关于宋绍兴十年(金天眷三年)宋金之战,金史的描述是


~《金史.卷七十七.宗弼传》

从宗弼传中可以看到,金军南下势如破竹,兀朮一边砍瓜切菜抢占地盘,一边好整以暇避暑休养,兀朮边玩边打,仅用了两个月便完成了作战任务(估计金国没有闰六月),因为太轻松,所以到底打了哪些胜仗也没有详细记载

不单兀朮是战神,兀朮手下也都是小战神,孔彦舟下汴、郑,王伯龙取陈州,李成取洛阳,貌似也很顺利。通过传记印证


~《金史.卷七十九.孔彦舟》

汴京不但是北宋故都,还是一座人口稠密的繁华城市,占领汴京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孔彦舟传中没有占领汴京的记载,估计这家伙一激动就跑偏了


~《金史.卷八十一.王伯龙》

宗弼派王伯龙攻占陈州,王伯龙却跑到许州去打了个乒乒乓乓,估计王伯龙耳朵有点聋


~《金史.卷七十九.李成》

看起来兀朮手下大将也就李成最靠谱,至少他的确是在洛阳跟宋军作战。但是,李成是不是真这样轻松地攻占洛阳了呢?印证一下
~《三朝北盟会编.卷二百六》

宋将李兴带着一万多人与李成在白马山相持,直到绍兴十一年六月十七日才奉诏班师鄂州


所以,关于河南之战

金史因讳败和粗疏而极不靠谱





岳飞、韩世忠、张俊三位的排序,宋朝一般是
~《宋史.卷二十九.高宗.六》

绍兴十年六月,三位都任职宣抚使,官位却有差别,排序应该是韩、张、岳,印证一下
~《文献通考.兵考六》

绍兴元年底,南宋第二次军队改制,岳飞便因战功跻身一线将领行列,与韩、张、刘同领行营护军


在金国,南宋名将排序是
~《金史.卷四.熙宗》
~《金史.卷七十七.宗弼》

宋朝的爵、官、职金人可不管,只要有岳飞的名字出现,一定排在首位

另外,宗弼为了合理避暑,硬生生把淮东韩世忠移防到了河南与岳飞并肩作战


敌方将领排序一般代表威胁程度





宋方记载就绝对可信吗?也不见得


~《宋史.卷三十一.高宗八》

所谓愧之越深,恨之越切。绍兴二十五年六月,秦桧都快翘辫子了,也不忘鼓动赵老九彻底抺去“岳”字印象,印证一下
~《宋史.卷三百六十五.岳飞》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三十六》

就连岳飞的任职命令都可以被秦熺从高宗日历中删掉,关于岳飞战绩的记录,估计秦桧、秦熺也动了不少手脚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九十八》

不单是岳飞,因秦党禁私史、改官史,建炎~绍兴十二年很多事件已经失真





因为种种原因,虽然孝宗上台当年就替岳飞平了反,但泼在岳飞身上的脏水却很难清理干净,为此,岳家后人与宋朝史官一直在努力。相对来说,岳珂以辩诬为目的写的《鄂国金佗粹编》和《鄂国金佗续编》因保存了大量往来书札、诏书等原始资料,可信度最高

因为岳飞冤案,所以宋史中关于岳家军的战争记载也是最简单可靠的,比如

牛皋“战于汴、许间,以功最”,牛皋到底立了什么功,却毫无记载


~《宋史.卷三百六十八.张宪传》

称“破其溃兵八千”,金军都已经成溃兵了,还用破?感觉极其不威风。然而,结合杨再兴传看,张宪破溃兵才是最符合实情的描述

宋金史书中从未有这样卑微的获胜描述

换作其他将领,当然是破其精骑一万八千



卿家纪律,用兵之法,张、韩远不及”~宋孝宗

遗憾的是,将门之后的岳珂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文人,不知兵事,所以,岳珂叙事明晰,逻辑完整,但在关于战斗部分的描述上不免露怯。以下结合多方史料,试图还原郾城、颖昌之战







正题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吴玠》

金军作战坚韧,对骑兵的要求是能打满一百个回合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吴璘》

破辽后,金军习汉制,仿《武经》布阵,以步兵为主阵,辅以左右骑兵
~《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刘锜》

女真人口很少,由女真士兵组成的兀朮亲军主要任务是督战,在关键时刻也上阵作战,充当突击队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三十六》
,《续资治通鉴.宋纪.卷一百二十三》,两书记载相同

女真军因“阿里喜”制度,汉军因“签军”制度,金军可以很快获得补充


金军从未以单一军种进行攻坚作战,顺昌是这样,郾城、颖昌自然也是如此,只不过半道上被岳飞截糊了



~《三朝北盟会编.
卷二百四》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三十七》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三十七》

首先明确,宋史、会编、要录都记载郾城、颖昌之战岳飞部获胜

这两战发生的背景是

顺昌之战后,刘锜部大部奉诏班师;张俊兵不血刃占领毫州后,因为天降大雨,张俊留宋超领一千兵守毫州,全军班师回朝避雨

如此一来,获得盖天大王完颜宗贤增援的金兀朮得以“并兵以御飞
~《续资治通鉴.卷一百二十三》



七月八日郾城之战结束后,岳飞奏捷
~《粹编.卷十六》

从文中描述看,这明显是连续的两场战斗,首先是骑兵对冲,继而步兵登场

兀朮志在夺取郾城,谁也不能骑着马爬上城墙,金军在郾城之战投入的不可能只有一万五千骑兵,应该是前锋骑兵跟岳飞部交战不能获胜,兀朮便将预定用于攻城“堵墙而进”的亲军重步兵“铁浮屠”派上战场,欲图切割宋军骑兵,却遭到岳飞早就训练好专门对付重装步骑兵的军队阻击


赵构接到岳飞第一封捷报的回复是
~《粹编.卷二》

因为战事结束时已是黄昏,大胜之余,宋军无法统计具体杀伤数字,战马是战略物资,所以岳飞第一封捷奏里有获马数而无杀敌数

天亮后宋军应该对战果有进一步统计,岳飞对郾城之战应该有一道有具体杀敌数字的捷奏,可惜已经遗失。赵构接到第二道捷奏的回复是
~《粹编.卷二》

赵构在回复中明确提到“戕其酋领”,承认岳飞在这场以一军与大敌决战的战斗中获胜



获马两百馀匹需要杀死多少敌人呢?先看一个战例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三十七》

“锜”是笔误,应为“璘”,吴璘派杨信袭击金军中条山寨,获马二十馀匹

~《宋会要辑稿》

此战杀、俘敌各两百多名,保守估计平均每消灭20名敌人可缴获一匹马


岳飞部与伪齐刘豫作战中,缴获了大量战马,除杨再兴袭击西京马监一战外,其它各战获马数与毙俘敌比例也基本在1:8~20之间

郾城、颖昌之战对手是兀朮亲自带领的主力部队,以金军顽强的作风,缴获战马会更难

“射人先射马”,麻扎刀、重斧等兵器首先招呼的就是敌人的坐骑,被砍了蹄子或遭受过重击的马无法继续使用,伤马和死马不会被统计进战果,按古代军队惯例,大捷后的晚餐通常就是马肉

另外,兀朮并兵后的军队总数达十二万之众,郾城之战的目的是乘虚打掉岳家军的指挥部,断不会因为小数字的伤亡就放弃行动


所以,郾城之战真实的杀敌数字可能十分惊人

这一点从赵构的郾城赏赐诏书中也可以体现
~《金佗续
编.卷四》

军队功赏只有参战军队人员才可以享受,比如李兴部得到的赏钱跟牛皋部无关,牛皋部得到的赏赐跟张宪也没啥关系。赵构掏的这二十万关子钱自然由郾城岳飞部分领

郾城之战不仅仅是给金军造成极大伤亡,更因为此战不依靠地利形势,在与金军骑兵的对冲中获得大胜,证明

此时的宋军已具备收复失地的能力





再提供一个小佐证,岳黑可以拿去爆猛料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三十七》

赵构训岳飞:大将应该以打胜仗为己任,你怎么能计较功赏多少呢?仗还没开打不就给你们几个升官了吗?士兵们有了功劳后,朝廷自然也知道封赏

估计岳飞还朝面圣时跟赵构谈及自己军队与xx军队的战果,一比较,发现自己部下很吃亏,便向赵构提出增加封赏,才引起赵构当众耍赖皮

赏罚分明是岳飞一贯的治军原则
~《三朝北盟会编.卷二百七》

这个旁证表明,岳飞郾城大捷的战果可能超出了某某大捷




颖昌大捷后,王贵捷奏

杀万户(万夫长)一人,千户(猛安)五人,证明金军精锐遭受到了毁灭性打击,“贼兵尸横满野”,五百人?

导演表示,这种特技目前也还是很有难度的


从“见行根刷,续具数目供申次”看,这份捷奏也是写于战后短时间內,尚未对战果进行进一步查证,连获马数目都没来得及统计

如果缴获战马仅几十上百匹,统计起来就很简单,没有马的具体数字也证明,颖昌之战的战果也是巨大的。已缴获的战马数尚未统计,却统计了遍布山野的敌尸数,十分不合情理

估计这个“五百人”的来历有两种,要么“百”是“千”笔误,要么是有人恶意篡改

从行文来看,理应有续奏,但是也已遗失

所以,岳珂在《粹编.八》中称,颖昌之战共杀敌五千,俘二千余的数字是相对可靠的




金军经过顺昌、郾城、颖昌三战,精锐尽失

九月三大帅尽还镇,“是秋,知代州王忠植举兵复石、代等十一州”~《宋史.高宗六》

按宋史王忠植传的说法,复石、代等十一州后,忠义王忠植获封知代州

此时的金军,连宋朝的小规模地方部队(或民兵)都无力应对。所以


十年之功,废于一旦,乾坤世界,无由再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