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生活 / 文件夹1 / 最大的学问——生命学

0 0

   

最大的学问——生命学

2018-09-16  标准生活

 

  在这个世界上博学多才的人不少,更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能人,但真正懂得生命学的人很少。科学家们在不断地研发新的产品,为了满足人类不断上升的需求……,但真正有益于人类的产品很少,有的也只是提供了暂时的舒适而已。造物主提供我们人类所需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可确保一切物种享尽天年,然而人类享尽天年是最少的,这是高智商的人类说不过去的!问题在哪里?是我们对造物主没有真正的认识造成。自然世界四大要素——空气、阳光、水、泥土,我们没有把这四大要素利用好,导致多灾多病,这是我们活着的每个人都需要思考的,尤其是那些有着高的地位、高的学历的人,因为你们对这个社会能起到引领作用!

  人来到世界上一生短暂,什么都可以重来唯生命不可重来,你得到再多带不走丝毫,在正常情况下人活到天年是做人最大的成功,不仅仅是多活了几十年,而是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好人。因为你很少生病,为国家、社会、家庭省了许多钱,没有给家人为服侍你而添累添烦,你既不欠经济债又不欠感情债,离开时没一点的遗憾与痛苦,可谓一生圆满。做人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更值得追求的呢?但现实中得到这样福报的人不多,是因为难吗?不是,是我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偏离造成,大自然之神给予每一位都有享尽天年的权利。一切都是造物主喜悦所造,没有一个父母不爱自己所生的子女,给予的爱总是满满的,是我们自己认识不到造成。

  总之了解生命学不单关乎生命的长短、得到福禄的多少,除了不可控因素外,人应该享受到的而没有享受到,不只是个人的亏损,而是一种犯罪!因为你必牵连到别人……,懂得生命学无需翻教科书,更无需花许多的精力心思去研究,把看到的一切进行深入的思考便清晰可知。古圣人老子曰:大道无形,大道至简!主要是我们没有把无形的运用好,现在大多人只注重有形的,不注重无形的,因为科学讲证据。表面上看现在科学已很发达,其实在茫茫宇宙中我们只知道一点点而已,真正重要的是无法量化却又是最重要的,浩瀚宇宙井然有序足可以证明造物主的存在!

  造成我们享不尽天年的原因大多是病死,要知道病是怎样产生的,首先要知道人的属性、组织结构及最小单位的需求……。就人本身来说绝对是平等的,都属动物类,都是由骨骼经络组成,最小单位都是细胞组成。人生病是因为细胞病了,细胞的病变是它的需求得不到满足造成,是我们没有完全了解它的需求造成。我们总以自己认为是最好的方法对它,事实上经常在不知不觉中伤害它,当细胞被伤害到一定的程度时,它们就会抱团反抗,此时我们往往是采取镇压手段了之,置它们的合理诉求于不顾,没有给予及时疏导,不断反抗不断的镇压,埋下了仇恨的种子,等到“遍地开花”时,你失去了镇压的能力,因各个重要“机关”已被占领,只能同归于尽。

  为了活好自己,享受到大自然的恩赐,我们必须重新正确认识自己的生命,最最重要的是用对方法爱细胞,特别是细胞的第一需求给予满足。不断提供充足新鲜的氧气给细胞,让细胞有力气去工作——能及时吸收消化摄入的营养,排泄掉滞留体内的毒素,让全身的经络通畅。细胞的第一需求得不到满足,哪会有健康的身体?人不吃不喝几天不会死,断气几分钟就救不过来了,气是一种最小的精微物质,是一种特殊的营养。要成为一个有福气的人,体内必须始终保持有新鲜充足的气!

  满足细胞的第一需求光靠自主呼吸是远远不够的,尤其已是中老年的人,体内的通路已变得狭窄,血液里的垃圾又多,实际是年龄越大的人越要活血,否则经络更加淤堵,病会更加重,坚持运动年龄大了本身缺力气,反而伤身体,这是一个大的矛盾。运动的方法非常重要,古人云:跳不如跑、跑不如走、走不如抖、抖不如颤,颤不如高频螺旋运动,但人自己无法做到,只能借助外力。除非太极功练得好的人能做到。

  为什么螺旋运动是最好的呢?因为宇宙所有的星球是螺旋运动,地球如不是螺旋运动,不会有一年四季,就不会有生命的存在,当然还得有合适的温度与磁场。人是个小宇宙,细胞DNA是螺旋形的,螺旋运动能让细胞始终保持圆滑,圆滑的人不好,圆滑的细胞一定好,细胞是你的百姓,只有你懂得善待它并满足它的需求,你的“连任”才有保障!如何能做到?使用我们貂王太极气功机能做到。凡是缺少合理运动的人都需要,它可为你享尽天年保驾护航。我自己说好没有用,能得到你的见证才是真。欢迎来公司实地了解!

 

 

 

                                         寿官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