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风 / 历史风云 / 明英宗的老师:一门吃香的技术活

0 0

   

明英宗的老师:一门吃香的技术活

2018-09-16  八面楚风

每周带你读一本好书



一门吃香的技术活 来自有听读书 16:30


点击上方音频收听

主播 | 读书君 · 编辑 | 绿豆


前文中我们提到,秀才王振进宫当了太监,因为做了皇太子朱祁镇的老师,受到了信任和重用。后来,终于熬到朱祁镇登基,这个宦官的官职也一路跟着水涨船高。只是,随着一步步的高升,宫中的权力诱惑,让王振的野心越发膨胀……


打破惯例


《明史》记载,正统六年,重建三殿,治杨村河,并有功。正统六年十月,奉天、华盖、谨身三大殿重建竣工,杨村河顺利治理,明英宗在皇宫大摆筵宴,进行庆贺。按照明朝宫中制度,即便宦官非常受皇帝恩宠,但是绝对没有资格参加外廷筵宴的。

可王振作为重修三大殿的总指挥兼治河功臣,朱祁镇在宴会上见不到王振,就像少了点什么,就去找王振,看他在干什么?一见,顿时把小皇帝感动的不得了,他蟒袍也不穿,淡茶粗衣,如同一个老农似的忙着批阅奏折。英宗立马给王振发了一张超级好人卡,下令打开东华门正大门,让王振进入宫中参加宴会。突然受到这么高的礼遇,王振顿时懵了,“陛下,使不得,与祖制不符。”

“老师,您受得起,我说行就行!”

等王振赶到东华门时候,看见中门大开,参加宴会的百官都在门前鞠躬等候。王振顿时被感动了,心情无法言喻!真是我的好学生!


大权独揽


正统七年(1442年),太皇太后张氏病逝,王振头顶上终于绿了,不,应该说终于蓝了。这时候,内阁中的“三杨”老的老、病的病、退的退,王振蛰伏了七年,终于能扬眉吐气了,终于能施展胸中的抱负了。皇帝亲政,王振主政的格局终于水到渠成了。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王振主政伊始,就放了四把火。

第一把火就是烧祖制。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明太祖为防止宦官专权,特意在宫门处悬挂了“内臣不得干预政事,犯者斩”的铁牌。王振命人把牌子撤了,砸了,太监们齐声喝彩,“王公公,真牛!”

第二把火就是烧太监。仁宗、宣宗喜欢新奇的东西,就派太监到全国各地采购,太监们强取豪夺,惹得各地怨声载道、遍地鸡毛。王振一声令下,机构全部裁撤,人全部滚回来,全部接受审查。太监们齐声哀嚎,“王公公,太狠!”

第三把火就是烧文官。他严肃官员考核,自仁宣两朝官场颓败、奢靡之风明显改变。大明律规定,官员不允许嫖娼。他就派出东厂到花柳之地抓嫖娼的官员,弄得烟花之地一片萧条,酒楼停业,妓女改行,重罚犯事的官员,让他们斯文扫地。文官们齐声惨叫,“王公公,太猛!”

第四把火就是抓军备。他鼓励明英宗关注军队建设,提高武将地位,研制军械,提高军人待遇。组织京城大阅兵让勋贵扬眉吐气,武将们齐声称赞,“王公公,真男人!”四把火下去,博得满堂彩!明英宗朱祁镇公开称他为先生,公卿大臣见到王振,都俯首下拜。一时间,王公公的声望达到了顶点。


权势熏天


俗话说过犹不及,人达到了巅峰,不免就要走下坡路了,没人能够长盛不衰,王老师也绝对不能免俗。

人一多,心不齐,队伍就不好带!以王振为核心的集团,什么样的鸟都有!很多人借着王振的名声干着伤天害理的坏事。王老师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前提下,在各种力量有意无意的作用下,被黑化,被开启了人品断崖式下跌。在这里,引述两个小故事作为佐证。

一是王佑无耻巴结的故事。据说有位工部郎中,名叫王佑,最会阿谀逢迎。一天,王振问王佑说:“王郎中,你为什么没有留胡子?”王佑无耻的回答:“爹爹你没有胡子,儿子我怎么敢有呢?”王振大喜,王佑立即升官。这个故事被很多的小说桥段借用,也在很多太监的故事中被重新包装设计过。

二是于少保蒙冤下狱的故事。正统十一年(1446年),于谦外放期满,进京述职,朋友们都劝他给王振带点礼物。他严辞拒绝,两袖清风,两手空空回到京城。结果还没轮到述职,就被王振党羽李锡找了个莫须有的罪名而关进监狱,差点杀头。后来在山西、河南两省官民进京请愿的压力下,王振赦免了于谦。

以上两个故事不辩真伪,我想或多或少都与王振有些关联,至少有领导责任。王振依仗明英宗的宠信,虐焰之炽烈已达顶点,已经引起了朝中其他势力的不满,也为他最终悲惨的人生埋下了伏笔。


祸起朝贡


元朝在退到漠北后,在明朝的强力打击下,逐步分裂为鞑靼、瓦剌和兀良哈三部分。正统年间,瓦剌部日益强大,统一了蒙古三部,成为明朝北方的严重边患。两方打打停停,最终商议以“通贡”的形式解决双边贸易,维持脆弱的和平。

按照原来规定,瓦剌每年到明朝的贡使不得超过50人。到王振主政期间,瓦剌首领也先竟一次派出2500人的贡使集团,虚报为3000人进京朝贡。

这些人一路抢一路祸害,沿途百姓苦不堪言。瓦剌通贡冒领,原在“三杨”主政期间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文官轻利重名,“三杨”习惯用财物消除争端。但是这次也先一脚踢到钢板上了,也该着他倒霉,遇到了王振这个老愤青,别忘了他的偶像可是朱棣,他可是一贯对外强硬派。

王振把礼部尚书叫了去,臭骂一顿,推翻了人人有赏的方案,让礼部就按照50人的标准发给赏赐。针对瓦剌贡马质量参差不齐,老马、病马居多,涉嫌以次充好,他将瓦剌贡马削价五分之四,仅付给瓦剌索求物品的五分之一。瓦剌贡使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亏,恼羞成怒,愤怒而归,并添油加醋地做了汇报。边界战事顿起。


惨败背锅


兵者,国之大事也!王振感觉有点玩大了,马上去向他的好学生朱祁镇汇报。朱祁镇正是青年期,幻想着能像其曾祖父朱棣那样数入漠北建立赫赫军功,名留青史。两人其实都是愤青,脑袋一热,干脆御驾亲征,一起去削也先这个土鳖!

土木堡之变的详细过程我就不再讲述了,根据各类史料记载,简直就是一部王振犯错史,大错小错连续犯,把皇帝、大臣、大军甚至整个大明都拽到坑里去了。乱军中,朱祁镇的护卫将军樊忠,一怒之下锤杀了王振!就如同他的偶像朱棣,也算是马革裹尸了!

土木堡大败,整个明朝都陷入了空前的国家和民族的危机。逃回北京的当事大臣李贤,他在朱祁镇复辟时成为大明首辅,在其日记记载,皇帝被俘,百名文武官员丧命,明军总计伤亡超过三十万,衣甲兵器辎重尽失,几近全军覆没。是大明开国以来从未有过之大败。大明帝国最精锐、配备先进火器的京师三大营毁于一旦,此后虽经重建,再不复从前战力。帝国国势亦就此中衰,大明与蒙元实现了优劣互转。

当然了,王振对土木堡惨败负有很大的责任,可以说是罪魁祸首之一。但其他责任人呢?也许我们能从更高的“文官治民、勋贵治军”与“皇权与相权相争”等维度去看待呢?可谁叫大明打输了?史官们为了遮丑,就把所有的责任一股脑的推给了王振,谁叫他是太监呢?反正他也死了,他不背谁背呢?真所谓天降陨石雨,王公公死后背锅忙。


秋后算账


消息传回北京,百官在大殿上号啕大哭,北京城一夜之间白布都卖空了。朱祁镇的母亲,也就是皇太后命令英宗的弟弟成王朱祁钰监国议事。文官也不是什么好鸟,乘你病要你命,都御使陈鉴等人历数王振之罪,“王振罪不容诛,死有余辜。立正典刑灭其族,否则臣等今日皆撞死在大殿上。”王振的死党马顺、毛贵、王长为王振强出头,痛斥陈鉴。文官们怒不可遏,一拥而上,在大殿上将三人活活群殴致死。该还的总要还的,兵部侍郎于谦在朝堂上提出了“诛王振九族定人心,抄王振及同党家资充军资”的具体建议,朱祁钰早就看呆了,吓傻了,立即从谏如流。王振及其党羽一扫而空,合计抄得金银百余箱,玉盘百余个,六七尺珊瑚树20余株,其它珍玩则不计其数,王公公又以另一种方式为北京保卫战做了巨大的贡献,也算是变相赎罪吧。


复辟树碑


七年后,朱祁镇咸鱼翻身,夺门成功,囚禁了朱祁钰,重新当回了皇帝。没有了王老师,他觉得人生很寂寞。就在重新登基的这年(1457年),朱祁镇开祖宗之先例,下诏为王振正名,在北京智化寺北院为王振建立旌忠祠,并为王振立了一个彩色泥像,祭葬招魂,祭祀亡灵。还竖碑为他立了传。过了几百年,大至相安无事。直到清乾隆七年(1742年)七月,山东道监察御史沈廷芳跑到北京旅游,进智化寺观光。见王振雕像,而且祠外还保存着英宗褒其忠义、李贤赞其贤良的祭碑时,怒气难平。回山东后,他立即给乾隆上折子,历数王振罪恶,请求拆毁王振像,推倒祭文石碑。乾隆准旨,派人砸塑像,断石碑。


后人评价


作为明朝首位权监,他并不是一名大奸大恶之人,他没有劫民资、掠民田、抢民女的斑斑恶行,但为后世太监们树立了一个模范的坏榜样,原来太监也是一门吃香的技术活!原来太监也可以建功立业!原来太监也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成为后世太监竞相效仿的“楷模”!最后就引用冯梦龙的评价来结束王振的故事:

君子之智,亦有一短。小人之智,亦有一长。小人每拾君子之短,所以为小人;君子不弃小人之长,所以为君子。


文章来源于投稿作者:有才有德;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